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天界第一渣男(玄幻灵异)——林云茶

时间:2019-06-20 11:18:03  作者:林云茶

 =================

书名:天界第一渣男
作者:林云茶
晋江2019-06-17 完结
文案
某日,天界玉清真王大殿,南方继明帝君突然问正在走神的下属:“益算,你对血月尊者怎么看?”
下属道:“泼出去的水。”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水清浅,锦铄帝君 ┃ 配角:何红林,姬水成 ┃ 其它:
==================
 
  ☆、第 1 章
 
  西方锦铄帝君众多的属下们,很多时候都想另投门户。在外一报名,就收到很多意味不明的眼光。
  冤枉啊,自家帝君做的好事为什么要报到他们做属下的身上。
  他们的帝君风流天界,不代表他们也是风流之徒,但可惜的是他们只要一解释,别人的目光里都透着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的意思。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了。如此一来,肯听他们说话,乐意与他们交往的水清浅就是众仙中的一朵奇葩。
  水清浅是南方继明帝君手下的益算星君,六星君中掌管凡人的寿数生死的。
  与他相处过的人走向了两种极端,一种觉得他是伪善小人,不屑与他来往。一种是觉得他是风度翩翩的君子,佳言锦句频出。
  今日,空闲着的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目光频频瞄向那上空的九重神霄帝君殿。
  水清浅一路行来,看到就是此种景象,默默无语了会,让跟着自己的天君自行忙去,自己去琼丹苑找连逢元帅。
  琼丹苑中连逢悠闲地在喝酒,对自家帝君的道侣他也是希望早日定下来的,帝君一定下来这样其他的下属们也就可以早日寻到道侣。一寻到道侣整日里忙飞了他也能闲下来了。
  水清浅微微浅笑道:“连逢元帅好兴致啊!”将手中折来的花扔到湖中,看湖中的锦鱼争相夺食。
  连逢笑道:“益算星君兴致也不错啊。”边说边倒了一杯酒递给站在栏杆前看鱼的水清浅。
  水清浅旋身坐到栏杆上,接过连逢递来的酒杯。
  水清浅抿了一口,而后嫌弃道:“这酒不好。”他只尝了一口,就再也喝不下去,一抬手将剩下的酒倒入湖中。
  连逢道:“自是比不得星君亲酿的玉梁酒。若是这次星君大方一回,下次再来可就能喝到好酒了。”
  水清浅道:“若凯旋,自然管够。”作为此次伐魔之战的倡议者,继明帝君自然包办战前战后的琐碎事宜。
  连逢高兴道:“好,到时候我们不醉不归。”
  水清浅微笑着点头答应道:“好。”看一眼湖中绕来绕去的锦鱼,道:“再给我点,我要喂鱼。”方才的酒虽不合他胃口,但湖里的鱼儿到很喜欢这带着灵气的酒。
  连逢看他糟蹋,也不生气,直接又拿出一瓶酒扔给水清浅。
  “多谢。”水清浅用灵力将酒洒向整个湖面,霎时万千锦鱼涌上湖面争相夺食酒滴。
  “多好的鱼,可惜不能吃。”水清浅一边洒一边看着满湖的鱼满面可惜之色。
  连逢闻言,好奇加不解的问他:“星君得道多年还放不下口腹之欲?”
  水清浅摇着头道:“世间最惨之事便是不能品尝美食。”正说着手一顿,抬头看向那上空的九重神霄帝君殿。
  连逢停下饮酒,看向上空,问道:“怎么了?”话音才落,帝君殿爆发出凛冽剑意,雷霆万钧之剑的光芒笼罩整个九重天。
  水清浅看向连逢。“帝君不是应该和道侣在一起……”又凉了?
  连逢道:“这个,就算帝君不满意也不会动手呀?难不成……是魔界的人?”
  连逢跟了锦铄帝君上万年对帝君的性情还是有所了解的,就算不成也不会动用雷霆万钧剑的。
  连逢站起冲水清浅一拱手道:“我去看看。”
  这是西方的事,水清浅没有立场去管,自在的坐在栏杆上喂鱼,心里想着要不要在益算星君殿养点鱼,又想到魔界霍乱人界,自己怕是没时间。
  水清浅无忧无虑的喂鱼。上空九重神霄帝君殿锦铄帝君手持雷霆万钧剑,剑刃上紫色雷电若隐若现间透露出毁灭一切的态势。
  锦铄帝君怒道:“本帝有何处对不起仙子,让仙子不惜自毁道行也要与我同归于尽。”他生的极美,此刻面含薄怒,更添三分颜色。
  空青元君冷笑道:“你不配。”
  锦铄帝君冷哼一声,还剑入鞘,对刚过来的连逢等吩咐道:“问出她的目的。”
  “是。”
  闻到下属身上淡淡的酒气,锦铄帝君问道:“你喝酒了?还是离闻元君的私酿。”
  连逢回道:“是,原以为今日没属下什么事?没想到……”说到这里,耸耸肩,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看着殿内的一片狼藉,连逢道:“帝君,继明帝君下的益算星君来了,在我的琼丹苑,你要不要见见他?”
  “那个玉梁酒的酿造者。”继明有个星君属下酒酿的特别好同时也很的继明的看重,但锦铄帝君身为一方帝君,却是从来却来没见过的。
  “是。”
  锦铄帝君道:“我去见见他。”伐魔之战在即,他来此多半是来传话的。
  “恭送帝君。”
  这边连逢吩咐收拾宫殿,那边水清浅正和琼丹苑的灵叶仙子聊天,聊着聊着就不免说到刚才发生的事。
  “说起来这是第……”
  水清浅轻轻笑道:“九千零四十八位。”
  “这么多了?”灵叶仙子都惊到了。锦铄帝君成帝不到十万年,招惹的仙子就快达到万位。
  “仙子不知道,我还和连逢他们还约定了,等到了一万位,我们就送那位仙子一份大礼物。”也不知道是那位不幸的仙子得享此殊荣。
  灵叶仙子好奇,问他:“什么大礼?星君透露一下嘛?”
  “是呀,说出来,本帝给你们添点。”锦铄帝君不悦的声音突然出现。
  被吓到的灵叶仙子磕磕巴巴的行礼道:“见、见过帝君。”
  水清浅面不改色的行礼问好:“南方继明帝君麾下水清浅见过锦铄帝君,帝君安好。”
  “你倒是有些胆色。”倒不担心自己一个不爽问罪与他。
  水清浅微笑道:“帝君谬赞。”
  我可没夸你。锦铄帝君心里不爽。
  水清浅对站立在一旁的灵叶仙子说道:“灵叶仙子,你不是说卷丹仙子约你去采花,再不去就要晚了。”
  “咦,啊,噢,是是是。帝君,星君,灵叶先行告辞了。”灵叶仙子递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没错过灵叶仙子眼神的锦铄帝君揶揄道:“益算星君倒是怜香惜玉。”水清浅微笑回应道:“比不得帝君。”
  “听说益算星君剑术不错,不如和本帝切磋切磋。”
  水清浅婉言拒绝道:“三日后,我部打算从藏与山进入魔界。”他可不想带伤参战。
  “很好。”等伐魔之战结束看他怎么躲。
  “魔界乾遇尊者势力范围与藏与山最近,到时还请帝君多加照顾。”水清浅深深拜下去,不是为了自己却是为了部下。
  “同为天界之人,本帝自当看顾一二,何须星君多言。”谈到正事锦铄帝君也神色肃穆起来。
  “藏与山有帝君主导,我部从旁协助。长兴山有枔榆帝君,紫玉京山有敛晖帝尊,梵音仙山则是我主继明帝君。”
  锦铄帝君意味深长的道:“既然继明在梵音,你为何要去藏与,是觉得本帝部下不如你南方。”
  水清浅道:“益算不敢。四方帝君真正上战场只有帝君与我主继明,枔榆帝君和敛晖帝尊则在我们退出魔界后封印四方通道。我主吩咐我将阵眼放入九幽深谷。”
  锦铄帝君道:“封印总有破碎的一天。”
  水清浅正色道:“护得人界一时是一时,或许到封印破碎的哪一天我们能找到彻底绝灭的魔界的方法。”虽然他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
  锦铄帝君斥道:“天真。”
  水清浅笑眯眯的应道:“帝君说的是。”
  锦铄帝君神色不愉,“别笑。”又说道:“你不想笑就别笑,太难看了。”
  水清浅一挑眉,“不好,我不笑不显得帝君太吓人了,帝君的名声本来就不好,就不要雪上加霜了。”
  “你很喜欢惹怒我。仗着你不是我属下就可以言语无忌了。”锦铄帝君手一伸,雷霆万钧剑出现在手中。
  “帝君不喜欢我说实话,我便不说了。”继续作死的水清浅。
  “大胆。”剑刃出鞘,杀向水清浅。
  “锦铄帝君饶命。我还没通知敛晖帝尊,枔榆帝君,先行告辞了,三日后见。”水清浅往后一跳,跳出锦铄帝君的攻击范围。
  “滚吧。”还剑入鞘。锦铄帝君盯着水清浅离开的背影陷入沉思。
  不可能是的。他想,当年那名青年孤傲倔强,如锋利的剑刃般迫人,又怎会是这般跳脱的人。
  离开的水清浅盘腿坐在剑上,摸了摸胳膊,心里一阵后怕。
  还好,锦铄帝君还是有点肚量,不然他今日别想回宫了。不过自己今天是怎么了?缘何要去触怒一位位居四方的帝君,身处如此高位的锦铄帝君并不介意手中多一位星君的命。就算顾忌着继明帝君,但打一顿还是可以的。
  果然,自己心里还是看不惯那种玩弄感情的渣男。虽然和别人谈论的时候都是调笑锦铄帝君风流天下,但心里还是很讨厌这种人。
  清静无为,清静无为。水清浅心中默念,眼前浮现着李雪月和李成纪的脸。
  大哥,一万年了,你在哪?我现在都不敢见他了。每每看见他黯然神伤的脸自己就难免怀疑当初的做法是否是错误的,但理智又提醒自己当时为了保住他的性命,别无选择。
  长叹一口气,调转方向,决定不回继明帝君的玉清真王,而是往人界的藏于山行去。
  算了,有滚滚在想必他也能开心些。至于之前他说要通知另两位,不过是脱身之言,定下这计策的就是这两位,他们只要在天界的将士撤离后,动手封印通道即可。
  三日后是他们大举进攻的时间,而他作为放阵眼的,则是这三天都可以去。
  既如此他就早点去魔界,用两天时间收罗一下魔界的好东西,免得通道被封印后就要辗转一番才能去魔界。
 
  ☆、第 2 章
 
  魔界,幻形过的水清浅一身黑衣坐在茶棚里喝茶看书,面前是三碟茶点,不知是什么做成的,他一点没动,安静的喝茶看书。
  茶棚的经营者是一位老者带着一位长得不错的魔界少女,少女的长相不错放到人界可称得上是小家碧玉了。
  书看了大半,茶也凉了,水清浅招手让店家重沏了一壶。
  店家撤掉凉茶,少女重新端上一壶茶并一盘点心。
  “茶多伤身,公子可尝尝点心。”
  “我不喜欢甜的。”水清浅头也不抬,继续看书。
  少女在方桌前站了一会,看他头也不抬,眼眶微红的回去了。
  风里传来凉意与血腥味,水清浅抬头看向魔界的天空。人界的天空是多姿多彩的,天界的天空是永恒不变的白,而魔界始终是阴沉沉的天色,让人提不起一丝劲来。
  水清浅抬手喝茶,目光却放在街口。须臾,一队魔界士兵从街口走来,身上有着新鲜的血迹。
  “老琴头,拿茶来。”士兵中的头目光扫向茶棚里唯一的客人。见水清浅身着一身黑色九幽灵鲛纱衣,腰间垂下的云色玉佩雕着凶兽饕餮。桌上的扇子不知是什么材质的,泛着乌沉沉的光。此刻安安静静的喝茶看书,好似他不是坐在路边的茶棚里,而是临湖而坐,面临春风。
  魔界的士兵心知这是他们得罪不起的人,遂都老老实实快速的喝完茶,丢下茶钱离去。
  茶棚里的老者和少女面面相觑,少女看向一旁自始自终低头看书的客人,似是明白了什么。
  看完整本书,水清浅抿了一口微凉的茶水,结账走人。消磨了一下午,是时候去办正事了。还有,那暗中的目光也要解决一下。
  水清浅离了茶棚朝此地最高的楼走去,暗中不明的人虽然危险但是也不能打消他先前就计划好的方法,正事要紧。
  锋芒再背的感觉很不好,尤其是暗中的人好像也不打算掩饰,一股杀意渐渐笼罩在身。
  水清浅面色不变,心里已经把此人骂了十几遍。
  走过一个街口,水清浅一个转身来到一个小巷,听着刻意加重的脚步声慢慢走来。
  小巷昏暗,水清浅看着走来的陌生的俊秀青年,思索着这谁?
  “你不是说三日后见吗?”声音有点耳熟。
  “锦……公子。”三日后与之有关的只有锦铄帝君了,虽然很不可思议但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不能他来魔界就不让锦铄帝君来了。
  锦铄帝君冷哼一声,道:“你打算去哪?”
  水清浅笑道:“听闻春上春的姑娘个个貌美如花,在下很想见识一番。”
  锦铄帝君道:“平日里你还没看够?”天界的仙子们个个姿容出众,一个抵得上一城。
  水清浅笑道:“神树画舫,美人在怀,自是与众不同。”又虚情邀请道:“公子可有兴趣与我一同前往。”
  锦铄帝君道:“自是有的。”
  水清浅在心里吐糟道:真不愧是天界第一渣男。面上却是笑盈盈的一伸手,道:“公子请。”
  他们所在的地方乃是魔界第一尊者乾遇尊者的领地,领地正好毗邻九幽深谷,水清浅不想惊动乾遇尊者,只能通过镜子湖前往九幽深谷。而想要名正言顺的接近镜子湖,从春上春租一条画舫是最好的方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