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你可乐变色了(近代现代)——轲西

时间:2019-06-19 10:01:52  作者:轲西

   《你可乐变色了》作者:轲西

  文案:齐久转学到十四中第三天,
  把校霸林染最爱的狗子扔进了小河里,
  从此校园生活每天都能翻出点儿新花样。
  课间,林染往纸杯里狠砸了片腹泻药丸,
  倒上一大杯可乐,笑吟吟递到齐久跟前。
  齐久放下卷子,百忙之中抽空瞥了一眼:
  “兄弟,你可乐变色了。”
  食用说明:校园小甜饼,作者缺乏常识,和谐看文勿深究w
  闷骚牌非典型学霸傲娇攻x奶粉味非典型校霸直球受
  此文又名:《学好数理化,撩遍全天下》、《傲娇攻收割攻略》、《那些年学渣说过的土味情话》
  附:化学反应未经事实依据考究,请勿轻易尝试以免发生意外
  内容标签: 强强 花季雨季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久,林染 ┃ 配角:接档文《世界颠覆》求收藏w ┃ 其它:土味情话撒糖向
 
 
第1章 
  齐久掐灭烟,将烟蒂投进公交站旁的垃圾箱里,略微活动着久站后有些僵硬的身体。
  这种南方小城里的五月不温不火,空气倒是不大清爽。兴许是受这种低气压环境影响,齐久只觉得有些昏昏欲睡,浑身上下提不起劲儿来。
  他情绪上的低气压,更多来源于此刻兜里震起来没个消停的手机。
  齐久换了个站立的姿势,干脆将半个身子靠在公交站牌上,等手机震足了整整半分钟,才摸起来。
  “喂。”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不是说了一周至少通一次电话吗,你上哪儿去了?今天是到新学校报道对吧。”女人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齐久从口袋里摸出烟来,这会儿公交过站带起点风,他废了好大劲才把烟给点着。
  “我正要去。”齐久抽一口烟,说。
  “正要去?”女人像是吃了一惊,“这都九点半了,你怎么搞的,上学头一天就迟到?”
  “知道我上学,还挑这点儿给我打电话?”齐久扯起嘴角,勉强能算个笑。
  明明以前从来不管不顾他的事,现在反倒知道关心起他来了。
  女人被他这话给噎住,沉默了老半天,才接着恢复一贯淡漠的语调说:“你这点儿不也没关机嘛,那以后我尽量晚上再给你打…”
  齐久一手捏着烟,另一只手拿着手机,也没大关注女人到底讲了些什么,倒是身旁有个人突然碰了他一下,让他条件反射地将手肘往身体那边缩了缩。
  “小兄弟,借个火呗。”一个打扮有点儿像上班族的中年男人,嘴里叼根没点着的烟。
  齐久没应声,掐了烟直接将打火机递了过去。
  “呵,又抽上了是吧,跟你爸一个德性。”女人显然是听到了这点动静,“不是跟你说了,到那边就把烟给戒了吗。”
  “我到这儿来,不是改过自新的。”齐久终于没忍住,回了她第一句狠的。
  36路公车入站,给了齐久不去听女人接下来那一连串指责说教的机会。
  齐久快速地说了一句“车来了”,从兜里摸出两个一块钱硬币,没半点儿停留地上了车。
  “小兄弟,你打火机!”中年男人从背后喊了声。
  “不要了,您留着自个儿抽吧。”齐久摆了摆手。
  这口说惯了的北方调调,一时半会还真改不过来。
  小城市的公交车在不那么平整的沥青路上开得慢悠悠的,车上两排吊环随着车身的晃动左右摇摆。
  在这种催人入睡的摇摆中,齐久挑了个靠窗的老弱病残孕座位坐下,耳朵里是这车上自带的bgm。
  《啷个哩个啷》,这司机可以的。
  齐久大致观察了一下,现在这个点早过了乘车高峰期,又是周三,车上就零星三四个老人,也是因为这趟车会一路途经某个公园。
  与这场景格格不入的不只是他,还有另外一个人。
  上车那会儿就注意到了,对面站了个和他看上去差不多年龄的男生,耳朵上挂一副白色耳机,身上套件写了花哨英文句子的红t桖,拿着手机的手臂自然垂下,另一条则很是悠闲地搭在横排扶手上。
  指尖微不可见地打了点儿节拍,可见此人心情还算不错。
  他背靠车窗,在这种晃荡还自带bgm的车里闭着眼嚼口香糖。
  准确来说,这并不是车内自带的bgm。
  而是对面这傻子没把线插好,从手机里传来的特高调公放。
  公交车穿过靠近居民楼的小路,阳光从一栋栋居民楼的缝隙间撒过来,公放整个歌单的哥们儿偶尔侧过头,耳朵上的耳钉像信号灯忽明忽暗地闪烁。
  “车辆转弯,请站稳扶好。”
  车内广播的声音响起来,急转弯到来的这一秒,对面的男生睁开了眼。
  齐久这会儿头挨车窗边上,男生在急转弯中换了个站立姿势,眼角余光漫不经心地朝齐久这边扫了一眼。
  “汽车前方到站:纪念堂,需要下车的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
  齐久头偏回来,瞧一眼车里贴的站牌信息,还有好几站。
  下一个转弯过去后,对面的男生背过身去,修长的手指攀上掉了点儿漆的铁柱子,连着按了三次铃。
  手机里正播起一首歌词黄暴节奏晃荡的英文歌。
  诶这歌他也爱听,平日里单曲循环着做生物卷子用的,齐久再次把头挨玻璃上。
  车外一棵树挡了阳光,正好把男生的背影映在了窗子里。
  稍微有点儿瘦,但挺好看。
  车门打开,没有半点儿停顿地,那男生跳下了车。
  -
  这十四中比齐久想象得要崭新点儿。
  教学楼清一色的蓝白调,齐久到的时候赶上课间,一条走廊上挤满了学生。
  大都穿得五颜六色的,像齐久这样一件白t配长裤的算新鲜,一路走过去吸引了不少学生的目光。
  “等下午放学了,你就去教材部那儿领份教材,我们这用的课本跟你们那估计不大一样。”
  班主任王仁是个小个子,顶着啤酒肚约莫三十出头,虽然侧脸已经能看出油腻。
  齐久这转学生初来报道,迟到了整整两个多小时,然而王仁竟没半点儿责怪,反倒是乐呵着脸招呼他,活像迎接个贵客。
  “顺便也去领一下校服,我们学校校服做得好看,黄颜色,穿在身上特显精气神…诶,就那个样子的。”
  王仁眼神在一片学生里找了好半天,才终于指了指走廊柱子下边躺地上的一个人。
  准确来说,那是个被压在人堆里,刚挨了一拳揍的倒霉学生。
  “王哥,”齐久看着那个穿泥黄色校服的人又被揍了一拳,“那儿打架呢。”
  王仁瞧了一眼,停下了脚步,“哎哟,真的…这老蓝班的,不让人省心。”
  挨揍的男生在下一拳降临的间隙赶紧爬了起来,没命地穿过人群,一溜烟往走廊那头跑。
  那脚力,跟踩了风火轮似的,参加运动会得拿冠军。
  “干嘛呢干嘛呢!三天两头又闹事?”一个穿蓝短袖的男老师从走廊那头气势汹汹地奔过来,“我看都皮痒是吧,早餐吃撑了是吧!要不我再给你加个蛋啊?”
  动手那人被这自家班主任逮了个正着,冲动完了也得瑟不起来了。
  “记过!处分!处分记过!你是不是还想攒个全图鉴?”男老师领着他,越骂越远。
  “我们学校,稍微有点乱。”王仁尴尬地笑了笑,转过头来,“你不打架吧?”
  还没等齐久回应,王仁又接着说:“你个子高,应该能跑。在我们学校,只要跑得快就没有问题,能跑就是胜利!”
  “噢。”齐久尴尬地应了声。
  还真是,头一回见人把逃跑说出了青春励志那味儿。
  “就这儿了。”王仁领着他走到走廊尽头,不慌不忙地打量了一圈儿走廊上的学生。
  齐久一抬头,看到门口挂着个被撞得有点儿歪了的牌子,写着高一(9)班。
  王仁神色淡定地伸出手,卯起劲来对着教室铁门敲了好几声。
  几乎就是余音绕梁,就站边儿上的齐久下意识往旁边挪了点儿地儿。
  “注意了啊,九班的都回教室里来,新同学来了啊!”王仁每吆喝一句,就得狠敲一下那扇不知犯了什么错的铁门。
  围在班级门外走廊上的学生边骂脏话边推边笑地一窝蜂进了教室,走在最后头的是个绿颜色的胖子,特地回过头来多瞧了齐久一眼。
  齐久眼神平静地看了回去,对方呲着嘴朝他比了对中指。
  那是一对在太阳底下晒久了都能滴出点儿油的肥鸡爪子。
  等人全都进去坐好了,王仁才让齐久由正门进去。
  老实说,来这儿之前,齐久也大致了解过一点儿关于这学校的风言风语,总体来说一个“乱”字足以概括一切。
  即便已经有所心理准备,当他看见王仁一脸淡定地关上那扇被踹出块大凹陷的绿皮铁门时,他还是没忍住在心底挨个儿问候了一遍课室里坐着的这一地人。
  而这一地人,正用那种看新鲜看热闹的眼神注视着站讲台上的他,间或夹杂着像蚊子叫一般的议论声。
  “齐久,来,把你的名字写黑板上,给大家介绍介绍自己。”王仁把粉笔递给他。
  他不爱摸这玩意,迫于王仁过分热切的视线赶紧地接了过来,手一挥往本来就没擦干净的黑板上写。
  “哟,好字啊!”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说完,顾自鼓起了掌。
  齐久朝下一看,果然是刚才那绿颜色的鸡爪胖子,坐教室倒数第三排靠走廊的位置,人像个老大爷似的歪在椅子上,用本来就小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齐久把目光收回来,脸上没多少表情,“我叫齐久。”
  “叫齐久!我们新同学够高冷的啊,给大家多介绍几句呗,爱过几个人上过几张床!”鸡爪胖子大声吆喝,笑得肉都在颤。
  “赵钱辉,”王仁敲了敲讲桌朝那儿指了指,“课堂上讲话文明点。”
  被叫做“赵钱辉”的鸡爪胖子收敛了点儿,可能是嘴欠,非得阴阳怪气地多补一句:“我就帮新同学融入集体,找找定位。”
  齐久被赵钱辉盯着看,依旧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他的原则是,到新环境一概不惹事儿。但他不怕事多的人找上门来,别人踏上来多少寸,他能按着尺码毫不犹豫地给踩回去。
  赵钱辉嘴里说的“找找定位”,就是让他心里清楚,他这新人往这个班里该搁老几。
  “我看看,齐久,课室里好几个空位都是没人坐的,你随便挑挑。”像是为了打破沉默,王仁硬是逼着自己说了句话。
  这个班大约四十来学生,大都有自己的同桌,只有几个人是单个儿坐的,嘴特欠的赵钱辉就是其中一个。
  好好的人单人单桌了,还用得着找原因吗?
  “就最后一排吧。”齐久说。
  教室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正好有一桌空位,窗帘吹起来桌面一明一暗地拂动。
  全班人都用一种不敢置信地目光瞅着他,齐久无视这些复杂的目光,顺着组与组间的窄过道往教室后头走。
  一手就拉开了窗边的那把椅子。
  -
  “林哥,”曹影低头发微信,“告诉你个天大的好消息。”
  -“?”
  -“胖子终于挨揍了?”
  “不是,”曹影朝齐久那边看了一眼,“这消息有点劲爆,你把手机拿稳了。”
  -“有屁赶紧的放。”
  “你有同桌了。”
  -“操。”
  “转学生。”
  “人挺帅的,听口音北方男孩儿。”
  -“来的火星男孩儿也一样。”
  -“我不要同桌,你爱吃就端了去。”
  “我觉得吧,他看着不像道能吃的菜。”
  -“那给随便照顾下,打哪儿来的端回哪儿去。”
  “行行行,您就独身一百年吧。”
  曹影打个哆嗦,他该不该顺便告诉林染,他的新同桌现在正一手撑着脑袋,毫无顾忌地坐在他的位置上发呆?
  就冲新同桌这一脸冷的,曹影怎么都不想亲自送人头。
  所以他再次低下头,赶紧地给赵钱辉发了条微信。
  “辉辉,林哥让你给照顾照顾。”
  作者有话要说:
  打个广告w
  安利一下基友皮皮的完结文,喜欢不妨康康
  《被皇上剥削的那些年[穿书]》by春风如旧
  沈初最近看了一本男频爽文《谋断天下》,讲的是男主萧煜,明明是一国皇子却从小失宠受人欺凌,最终凭自己的实力登上皇位,一统天下。
  刚一看完,沈初就穿越了!
  您好,您已穿越到《谋断天下》中的沈雁初身上,请您完成如下任务。
  1在萧煜手下活下来
  2在萧煜手下活下来
  3在萧煜手下活下来
  沈雁初,是文里一个柔弱美人式大反派,他从小欺凌男主,扔过男主的饭,撕过男主的衣服,还把男主大冬天推进水里,最后被男主扒皮抽筋千刀万剐。
  系统:您还好吗?系统检测到您心脏病突发的概率在增大。
  沈初:“……”不,扶我起来,我还能活!
  从此以后每天都要关乎命运の三连问……
  沈初  :“皇上您累吗?”
  皇上您喝水吗?
  皇上需要宽衣吗?”
  萧煜:你,侍寝
 
 
第2章 
  “所谓的万有引力定律,是说自然界中任意两个物体都相互吸引,引力的方向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