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伯爵只想家里蹲(玄幻灵异)——花间离火

时间:2019-06-18 21:42:45  作者:花间离火

 《伯爵只想家里蹲》作者:花间离火

 
文案
 
血族伯爵一睡万年,醒来后被视为世界救星/灾星,寄予多方厚望。
然而他最大的愿望只是在睡梦中死亡,奈何总有人搞事情。
 
昨天有人惦记我的优秀基因,今天‘后代’拉我统一世界,明天食粮(攻)扒我马甲。
这日子过得好开心,才怪。
 
受不着调,到处惹事生非,被强制沉睡一万年。醒来后积极做好事,每天和攻互怼,上演打死不认,以及各种操作。
 
攻:是不是你咬的,只有你是吸血种族。
受转头抹了下唇角:不是我,吸血未必是血族,还可能是蚊子。
攻面带微笑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是吗,那别让我抓到,否则……颠了颠手中的蚊香。
 
cp:外表妖孽散漫任性受*装作温柔内里腹黑记仇攻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血族 打脸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朔 ┃ 配角: ┃ 其它:
 
 
  ☆、请帮个忙
 
  “结束了吗?”
  “都处理干净了,常言道虎毒不食子,怕是没人看到这景象。”
  “别废话,世家的事说了也没用,与其这样不如顾好自己,再往前就是混乱带了,处理完赶紧走,慢一秒不定碰到什么倒霉事。”
  话语落下,一阵脚步声后,四周彻底安静,伊朔却嗅到一熟悉的气味在空气弥漫。
  血,那是很多的血,直到将地面染红,谈笑的伙伴一一倒地。
  过去画面在脑海一帧帧的回放,所有事情串在一起变得清晰明朗。
  胸口的痛觉慢慢消失,血迹却连着衣服凝成一块,紧紧的贴在身上。
  这空间分外安静,只有水流声滴答作响,节奏力量没有分毫改变,好似永恒般枯燥。
  “咔哒。”不知哪里的齿轮转动了一下,随之便一阵急促的跳动声响起,而另一个声音也加了进来。
  心脏在律动,血液流淌汇聚到了一处,指甲由此染上深红,两颗虎牙刺破唇角,给苍白的脸添了一分颜色。
  睫毛轻颤,一声音打破了宁静,他开口道“好吵。”
  指尖探入衣襟,取出一块古旧的怀表,拇指用力盖子弹开,只见里面的秒针恪尽职守的转动着。
  玻璃表盘倒映出眼底的深红,此时那三根指针指向一处,零点零零,新一天开始旧一天结束。
  伊朔举着那怀表看了许久,慢慢的回忆起一切,随即将表盖合住,闭上眼沉默了三分钟。
  自地面站起指尖卷了卷发丝,从裤兜中掏出一物,据说这是载他们去往边陲小镇的船票,他们能在那里安稳的度过一生,然而……
  伊朔挑起眉讽刺的一笑“真安稳,安稳到将人送到黄泉路上。”
  船票被揉成了一团,捏在三根手指间,看着舱室内倒着的同龄人,瞳孔映出纯粹的红。
  这里倒下的无一不是世家子弟,杀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亲身父母。
  在这世界人们对基因进行解码,以此来判断人的价值。
  像某些基因让人更长高,某些让人聪明,将这一切综合评价,便形成了所谓的基因等级。
  而这个世界处处依仗这个东西,人们以它挑选自己的伴侣,学校以它来分班,医院也以他作为治疗参考。
  等级高的哪怕什么都不做,也有大把人追捧,等级低连的生育都为人诟病,美名其曰不要给世界制造下一个悲剧。
  至于这具身体的主人,便是所谓悲剧中的一个,他基因等级只有E,这意味着比起家族里其余人,他的生命更短,体力更差,学习力更低。
  但若脱离家族以平民做比,他只是平常,可世家向来自傲不屑和平民比较,为了这面子哪怕用满地鲜红维护,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将那一团船票塞入裤兜,伊朔并不着急,他晓得会有算账的时候,至于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先想一想怎么活离开。
  从这里望向窗外,那边是无垠的星空,许多光点在其中一闪一闪,由小到大连缀成一道星河。
  “这颜色真不错,如果可以我真想欣赏一阵,可惜怕是不能了。”
  伊朔摇着头眼中不无可惜,然而下一秒舱体便剧烈的颤动了一下,警告声没完没了。
  “警告,受到攻击,请做好准备,重复一遍……”
  “混乱带,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名字,真让人讨厌。”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连当尸体都不让你舒舒服服的躺。
  伊朔有几分不爽,可无力改变什么,他晓得在这里若将炮火比作烟花,便天天是新年模样。
  今日这个把那个揍了,明日那个把这个烧了,军队,海盗,商船,鸡毛蒜皮深仇大狠打的不可开交,以致不挨两颗子弹,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这走过一遭。
  舱体不断颤动,失控的飞船正笔直的闯入战场,声音一下接着一下,四壁被攻击凿的坑坑洼洼。
  伊朔揉了下耳朵,啧了一声神色不耐,好不容易来到这万年后的世界,可不想早早的将自己埋葬。
  脚边用力身形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只见那墙体掀飞落入太空不见踪迹。
  走廊里一片空荡荡,这艘飞船已被彻底遗弃,只留下满地尸体静悄悄的躺在这里。
  他一路赶到控制室,面前屏幕上火光阵阵,而控制板透着一股陌生的气息。
  伊朔拄着头静默良久,只得出唯一一结论,密集恐惧症的人不适宜操纵飞船,键太多。
  “警报飞船受损百分之三十,处于攻击范围请逃离,请逃离。”
  机器声不断催促,伊朔抬手拉过椅子,坐在起上尝试调转方向,然而此时炮火在瞳孔中放大。
  “喂,这可不是玩笑。”正了正身形,他知道这次要玩不好,怕是船毁人亡。
  手中的动作变得飞快,伊朔试图以此摸索每一个按键的功能。
  奈何时间不等人,哪怕免于被正中指挥室,耳边依旧传来墙体撕裂的声音,还能嗅到一股焦糊的味道。
  他操作着飞船时进时退,在两支舰队中左右突进,竭尽可能的避过攻击,却也招致一片骂声。
  “什么东西,会不会开飞船,不会开让别人开。”舰艇操作官骂着,却不知伊朔正有此意,而他的视线未落到别处,正直直的看向自己。
  面前星火灿烂,飞船内的警报声连绵不绝,这飞船本身就破旧不堪,经过这番折腾逐步解体。
  伊朔此时面带微笑,看了看自己的指甲道“好吧我确实不会,那不如找一个会开的来吧,”
  这飞船里唯有尸体,自然没有合适的人选,不过无所谓这边没有,那边不是有大把大把的人可供选择。
  目光投向战场,抬手将左转开到最大,笑着将速度推入满格,随之引擎发出一阵轰鸣,飞船三百六十度回旋冲入战场,目标直指交战双方。
  这步伐六亲不认吓坏了战舰指挥,他只得歇斯底里喊“快退,快退。”
  然而一切都晚了,只见那物不断扩大,随着一声巨响,两艘飞船直直相撞。
  “警告,警告,受到攻击,请派遣人员维护。”
  “闭嘴,那个畜.生干的我不打死他。”指挥官目眦尽裂破口大骂。
  然而这话音刚落,只听一声脆响,
  在那凸起的墙壁上,五根长短不一的柱状物刺了过来,那东西青葱如玉,每个上面还覆着一片血红的……指甲?。
  指挥一头雾水,伸手触碰那物,却见他猛的收拢向下,随后墙体被直直切开。
  此时他也不骂了,只是拼命的退后,再抬眼只见飞来一脚,那面墙彻底宣告死亡。
  而一人从其中探出头来,将手指甩了一甩抱怨到,“还挺硬,幸好我指甲短,要不然非裂了不可。”
  说罢他蹲在控制台上,拇指对向身后身道,笑着开口到“不小心玩脱线了,能不能请你帮个小忙。”
作者有话要说:  日更3000,九点更新,留个收藏吧亲,我会变长的,真的。
 
  ☆、一个杀神
 
  见他蹲坐在控制台上,指挥官静默不语看向他那手指,只觉一桶冰水泼在头上,再大的火气也都消了。
  张张嘴想说声不能,但他不敢,生怕这人拿自己试刀。
  要知这舱体外壳不是豆腐做,尚且被如此轻松的破了个洞,若换上自己的脑袋,绝不比那个来的硬朗。
  见他望向自己,伊朔的视线也跟着移动,沉默了一秒“别担心,我会赔偿。”
  “不…不用没事,我去找人修一修就行,等…等我。”说完这句指挥从椅子上滑下,几番挣扎才勉强站起,一缕烟似的消失在远方。
  只留下控制室的其余人缩在角落瑟瑟发抖,谁敢管他要赔偿,怕是老寿星上吊嫌自己命长。
  现在他们能做的唯有祷告,只希望指挥官能带些救兵回来。
  不然不定这怪物发现哪里不对,抬手便拿自己这些可怜虫开刀。
  伊朔并未理会那人的动作,反正在星空上谁也跑不了,而且……
  伊朔不着痕迹舔了舔,看向角落里的人群,肚子咕咕直叫,在他眼里除了同族都是食物。
  ‘薯条’跑出去叫人,带回一堆‘三明治’‘汉堡’,这除了让自己变成套餐外,实在想不出能有什么别的影响。
  伊朔乐得清闲,坐在椅子上安静等待,随后的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半个人影也未得见。
  鼻翼却嗅到远处的血腥味,耳边脚步更是由远及近,其中还伴着阵阵枪响。
  猜测是跑掉的‘薯条’遇到一点麻烦,他求助的人也无暇顾及,毕竟死亡如此之近,怕是招招手边能够碰到。
  血腥气在蔓延,伊朔皱紧眉梢,抬起头不知是错觉还是别的什么,只觉似乎夹杂着一股熟悉的味道。
  那像是同族却又透一种突兀,好似将几种血液草率的搅拌到一处。
  瞳孔的颜色越发幽深,眼眸缓缓眯了起来,两腿交叉迭起,单手拄着侧脸,内心自作思量。
  血族以避世作为戒律,一向不入纷争,以免造成恐慌重复往昔的悲剧,然而现在却嗅到杀戮的味道。
  这绝非好事,只希望不是哪个无知后辈作孽,否则不介意给他来点教训,让他明白何为本分。
  眼底猩红蔓延开来,角落里众人缩入墙角,只觉咽喉仿佛被一只手扼住缓缓上提,他们必死无疑。
  他们以为命运的审判即将到来,不料空气猛地一松,抬头望向那处已无半个人影。
  尽管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却无一不在庆幸,好似梦里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但他们知道那不是梦,毕竟身上的寒意还未散去,墙上的孔洞昭示着过往。
  伊朔的身形穿梭在战场,低头看向交战双方。
  枪声无丝毫间断,他们互不相让,哪怕鲜血四溅也拦不住拼个你死我活。
  从装扮结合记忆得知,这是两国的正规军队,他们几十年交战不断,打成这样并不稀罕。
  然而奇怪的是就在半个月前,他们明明达成所谓的和平协议,难道这是白忙一场。
  战场上‘薯条’抱着一人的大腿哭到“将军呀,太可怕了,就那么碎了,救救我们吧”
  而听这哭号将军满脸不耐,只得提起他的脖领丢到一旁。
  自己已经够倒霉了,不需要再来添堵,本是相安无事,不知道那个不长眼的,向那杀神开了一炮。
  幸而他是访问别国,舰队不是用于战斗,载的也多是礼品而非枪支弹药,否则自己怕都不知道死在哪个角落。
  至于什么用指甲将外壳破开,你怕不是在梦里还没醒过来。
  此时哭止住,只见那人颤颤巍巍的指向他的身后。
  将军似有感知,眼中的杀意一现,刹那间一道白光迎面而至,却见一人轻飘飘的落在远处。
  他并未理会这攻击,只是笑着指了指一旁,男人眉头一紧见此看向那处,却见一角黑袍。
  黑袍?这属于哪支队伍,看他们移动的方向是敌人老巢,可是自己并未下令采取类似的行动。
  难道……,男人若有所思,随之猛的想到了什么,对下属喊喝到“将战场视频调出来,我要看到事情的全部经过。”
  说罢他扭头找寻伊朔,却见那人早已消失不见。
  “快一些,赶在那些蠢货发现之前,我们必须得手。”最前的一黑袍人对末尾喊到。
  而那人依旧不慌不忙“着什么急,他躺在恢复仓里和死人一样,且这舰艇的主力都被调走,我们的人遍布其中,正好里应外合。”
  而另一人也应和到“可不是吗,基因等级高不也躺里面吊着一条命,他的时代早就过了,畏畏缩缩成什么模样。”
  说到这儿几人哈哈大笑,这倨傲的态度让伊朔不喜,但比起教训这些‘后辈’,伊朔更想知道他们想做什么,又受何人指使。
  而且这种味道……,也许是自己过于落后保守,或者这些‘同类’的味道过于前卫,一时让人接受不了。
  只想让人问问他们是哪家的后代,为何会成这个模样。
  伊朔紧紧跟在他们身后,随着逐渐深入,他意识到这次行动绝不是突发奇想。
  防御、地形,人员,他们皆是无比熟悉,其间还有一群人不明人士左右逃窜。
  “请回到自己的房间,舰队很安全请相信我们。”护卫在后面声嘶力竭的喊着。
  那群人却不管不顾,只顾着四处奔逃横冲乱撞。
  战场上的两方还在交火,全然不知后院起火,将军试图制止,然而同伴的血债背在身上,士兵们不肯轻易罢手。
  有着那些人的配合,他们很快便到达目的地,脚步停在一扇大门前,从袖口中抽出去一物,在其上一刷。
  随之大门开启,里面冷气散溢开来,几人看了彼此一眼探入其中,神色格外紧张。
  伊朔虽不知其中有着什么,但见他们的模样也打起精神,蹑手蹑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