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王爷不好哄(古代架空)——灵幻新隆

时间:2019-06-16 08:56:50  作者:灵幻新隆

 标题:王爷不好哄

简介:口嫌体正直傲娇攻×大大咧咧喜欢打直球的受
作者:灵幻新隆
图书信息:原创-中篇-完结-BL|古代-HE-轻松-小甜饼
文案:
  季陵觉得王爷特别讨厌他。但他也没办法啊,想做个尽职尽责的男宠怎么这么难。
  第n次勾引失败后,他觉得王爷不喜欢男子。“那家小姐不错,看着像王爷你喜欢的类型。不要大意的上吧!”
  ……王爷脸越来越臭了怎么办
  果然是,非常讨厌我啊。
  王爷攻男宠受,双向暗恋小甜饼
  
 
第1章 一、这个公子不得宠
 
  卯时,靖安王府门前的大红灯笼还在风中摇曳,府里的仆人们就已经开始了有条不紊的忙碌。
  季陵也早早起了床,在院里溜达。
  路过的丫鬟仆人都主动向他问好,“公子早。”
  “你们早。”季陵的目光扫过众人,语气充满愉悦,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都笑弯了,但他的心里其实并不轻松。
  突然在人群中看到自己一直在找的人,他忙凑上前去。
  “沈姐姐!”嘴里亲亲热热的叫着人,伸手就拽住了刚见面就想跑的女子。
  “你小子别动手动脚的。”季陵嘴里的“沈姐姐”正是王府的厨娘沈妙,年近四十,风韵犹存。此刻被叫了姐姐也不开心,一双杏眼圆睁着,抄着大嗓门道:“还想让我帮你做汤,没门儿。”
  “不不不。”季陵忙摆手否认。
  “那你叫我还有啥事?”沈妙狐疑的看着他。
  “这回……是做粥。”季陵羞涩一笑。
  “哪凉快那呆着去吧你。别挡着姐姐干正事。”沈妙一把挥开人,“上次被王爷骂的还不够?”
  季陵当机立断的抓住人,也不害臊,继续低声下气的求着人,“上次是我没想对,光想着姐姐做汤好喝,没想到王爷能认出汤是姐姐煮的。”
  “那是。王爷从小喝着我的汤长大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沈妙不屑中又带着点得意洋洋。
  “是是。所以这回让姐姐帮忙做粥。我知道姐姐的厨艺厉害着呢。你放心,这回肯定不能被发现。”一边拍着马屁,一边给人吃着定心丸,眼看着沈妙神色略有松动,季陵狠了狠心,又道“还是和上回一样,我这个月的例银分姐姐一半。”
  沈妙立马眉开眼笑,笑眯眯拍了拍季陵的手,“你这啥话,咱俩这关系姐姐还能贪你那点钱?我这还是可怜你,为了讨一回王爷欢心,费多大劲。”
  “就知道姐姐对我好。”季陵仍是笑,见人答应了才松了一口气。
  “跟着姐姐走吧。嗳,你那钱什么时候能给我?”
  “…………”
  跟在沈妙身后,一路看她风情万种的扭着胯扭到厨房,季陵还真有点为她那老腰担心。
  毕竟扭到了就没法做粥了。
  没有了粥,他拿什么去讨好那个讨厌他的王爷呢。
  厨房里的人见到他并不惊讶,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都笑着问好,“公子今天起得早。”
  季陵单纯不做作,不像外边那些个妖艳贱货,从不拿主子的架势压他们,他们这些下人都喜欢这个不得宠的公子。
  有的时候真的不明白王爷在想什么。季公子长得好看,脾气又好,对他又是真的上心,王爷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真是可怜了季公子。那么喜欢王爷,真是个痴情人。
  不知道自己已经成功扮演了一回求而不得的痴情人的季陵,依旧大大咧咧的笑着,“是啊,早睡早起身体好。”
  厨房里有很多灶台同时忙碌着,季陵在里边东逛西晃,“呦,今天又做鱼啊。我喜欢。”“今天有桃酥饼呀,我喜欢。”
  一圈逛下来,就没有他不喜欢的。
  沈妙看了一眼踱到自己身边的季陵,“我说,你怎么不自己学着下厨试试呢?还省着你找别人冒名顶替呢。”
  “我可算了吧,实在是做不来。”季陵咬下最后一口顺来的玫瑰酥,双手接过盛在白玉小碗里的碧梗粥。
  “真不错。”小小的碗里香气四溢的粥看了便让人食指大动,季陵真心实意的夸赞。
  “你也不看是谁做的。”沈妙得意的扫了他一眼,随即不耐烦道,“你且出去吧。别在这烦我了,马上传膳了。”
  “是。”季陵端着粥,哼着小曲向外走去。
  他要回房一趟,早上光顾着堵人,还没来得及梳洗呢。
  一会要去见那位爷,还是小心些为妙。
  
 
 
第2章 二、凉了凉了
 
  等到季陵清清爽爽的出了门,那碗粥的温度也变的刚好入口。
  当下心情愉悦的向膳房走去,边走边思索待会见了楚颜要说些什么。
  “王爷,这是我给您煮的粥,趁热喝吧。您最近每天都忙到那么晚,我看着可心疼。这粥厨娘说能清肺缓解疲劳,我就向她学了。第一次煮,可能不好喝,您多担待。”
  嗯,这么说不错,把我的忧虑表达的淋漓极致。
  季陵先在心里洋洋自得的夸了自己一通,可等真见到了端坐在主位上的人时,他却突然怂了。
  青年着一身玄色衣袍,细微处以金线密密绣出五爪龙的样式,昭示着他尊贵的地位。他的五官英气逼人,眸子深沉黝黑,微微眯着,隐藏了其中的锐利,薄唇微抿,一股冷峻之气弥散开来。
  这大早上的,要冻死人啊。
  季陵腹诽着,脸上却露出恰到好处充满元气的笑,“王爷早啊。”
  楚颜闻声扫他一眼,没有做声。目光最后落到他手里端着的小碗上。
  “啊,这个是我今早给您做的粥。您最近常熬夜,我可担心呢。”
  楚颜抬眼看着眼前人。
  季陵红润的唇与狭长的眸一并弯着,露出好看的笑。
  楚颜敛眸掩去其中的情绪,淡淡道,“坐好,吃饭。”
  季陵递过去的碗迟迟没有人接着,他讪笑了下,还是放在了楚颜身边,然后坐在了桌子对面。
  或许是因为长年观察楚颜的情绪,季陵对楚颜的坏情绪异常敏感。清楚意识到此刻他心情不佳。
  只是为什么呢……
  真的这么讨厌他就不要和他一起吃饭啊。
  季陵心不在焉的吃着饭,目光四下一扫,就看见丝丝袅袅的热气正从他的碧梗粥里冒出。
  嗳,小爷半个月的例银凉了,凉了。
  这边正盯着粥不放,那边王爷又有了新动静。
  楚颜重重放下手里的碗,一旁站着的小厮立马察言观色的递上茶,楚颜接了。小厮又捧过漱盂,楚颜便借他的手漱了口。
  以前季陵也尝试着伺候他,却被他皱着眉拒绝了。
  嫌弃简直写在脸上啊。
  季陵一边食不知味的吃着饭,一边漫无目的的发散思维。
  “王爷这就要出门了?”眼看着楚颜换上了长衣,季陵才回了神。
  “嗯。你无事不要乱跑。”楚颜皱着眉看他。
  “是。”季陵应的爽快,又勾起唇角,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楚颜。
  楚颜飞快的移开视线,表情说不上厌恶多还是嫌恶多。“你不要总对着我笑。”
  “…对不起。”
  我果然是全皇城最不受宠的侍君。季陵凄凉的给自己下了定论。
  楚国好男风,天下尽知。上至皇宫贵族将相名宿,下至普通百姓人家,圈养男宠都十分流行。
  楚国的皇族在小时候便可得到一名专属于自己的“侍君”,这名侍君出身必须干净,且不能低微,往往是朝廷大臣的庶子。年龄与皇族相仿。
  被选中的侍君便养在这名皇族的宅邸,服侍皇族。身份地位大抵与侧妃相同,简单的男宠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季陵,就是楚颜的侍君。
  直到现在,季陵对于楚颜选中自己还是十分惊奇。
  总之他能这么讨厌自己选中的人,也更是让季陵惊奇就是了。
  
 
 
第3章 三、逛窑子的侍君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烟花巷陌素来繁华热闹,皇城更是如此。
  天子脚下最大最好的一家青楼,便是春风楼。无论白日夜晚,都有无数达官贵人在里醉生梦死。
  一群温香软玉莺莺燕燕倚着朱红栏杆向下看,就是拿着帕子遮住大半张脸,妩媚多情的眼神也能勾的路过的人转身便进了楼内。
  进了楼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桃红软纱,晃得人简直不知身在何处。跟着便是一阵脂粉香,混着二楼唱曲女子的低声吟唱扑面而来。
  今日唱的是: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水风轻,蘋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难忘,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屡变星霜。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娇柔的嗓音和着琵琶的曲调,婉转动人。
  一曲终了,一声喝彩从楼门处传来。“唱的真好!”
  有还沉浸在小曲余韵中的客官被吓了一跳,面色不善的向楼门处望去。
  先只见一双银色小朝靴踏入门内,干干净净,仿佛不踏凡尘。接着目光再向上转,一袭墨色的衣袍,领口袖口用银丝绣着祥云图案,精致非常,腰间的玉佩坠着红色流苏。再入目是一只纤细修长的手,正拿着一把金丝折扇。那折扇原是展开的,挡在主人脸前,只露出主人一双狭长的丹凤眸,如有星子在其中闪烁。此刻那折扇忽然合起,如墨的眉,红润的唇,一时暴露在众人眼前。那薄唇此刻勾起一个漫不经心的弧度,轻佻又风流的气质便隐藏不住的透露出来。
  看清他是谁的人不约而同表现的兴致缺缺,纷纷转过头去,该喝酒喝酒,该听曲听曲。
  “这是……?”偏偏也有不常来的不认识这位。二楼雅座的一个年轻男子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对朋友问道。
  “他呀,靖安王的侍君。”朋友漫不经心道。
  “侍君?侍君来逛青楼?”男子吃了一惊。
  朋友嗤笑一声,道,“人家不是来逛青楼的,是来学伺候人的。你常年不在皇城不知道,靖安王的侍君最不受宠。恐怕这么多年连自家主子的床都没爬上过呢。”
  “这……”男子一时无言以对,沉默了一会又中肯的说,“他长的还不错。”
  “谁说不是呢,人家的事谁说的清呢。不过就算不得宠还有身份在那呢,没看没人敢惹他。”朋友饮了一口酒,忽然又想起身边这家伙往日的累累恶行,忙告诫道,“你可别打他的心思。”
  男子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仍旧打量着楼下的人。
  这边季陵却不知道有人正议论他,否则他一定要跳起来回应:小爷我学伺候人?!这帮庸脂俗粉能教的了小爷?!
  “季公子又来啦!”忙着迎客的嬷嬷凑到季陵身前,满脸堆笑。
  “嗯。”季陵拿扇子轻轻敲着手掌心,矜持问“绿珠有空吗?”
  “绿珠一会还要唱曲。”嬷嬷话锋一转,笑道,“不过既然是公子要找她,她自然是有空的。”
  季陵勾起一抹笑,道,“有空就好。”
  不必嬷嬷领路,季陵自己轻车熟路的向二楼走去。
  
 
 
第4章 四、在唱小曲吗
 
  走过二楼一个个雅间,季陵停在了唱曲的小台前。
  方才在台上坐着唱歌的姑娘笑吟吟的看他走过来,站起了身子。
  “还以为公子忘了绿珠了,这么久都不来。”女子抱着琵琶嗔怪道,娇柔的嗓音让人瞬间酥了大半个身子。
  “怎么可能。”不过是没钱罢了,季陵讪讪的想。
  等到一个穿着桃红色裙子的姑娘代替她坐到台子上,绿珠方眨着眼问道,“去我的屋子?”
  “好。”
  绿珠的屋子不像别的姑娘在后楼,她为了唱曲方便,就在二楼雅间中找了个地方。
  等进了屋子,绿珠一改先前娇滴滴的架势,把琵琶一放,坐在了床上,好整以暇地打量季陵。
  “口渴吗?”季陵不等回答,便倒了一杯茶递给她。
  绿珠接过来,抿了一小口,笑道,“你若天天来,我也能天天享受人伺候。”
  “你不是也有小丫头吗。”
  “能一样吗?这可是王爷级别的。”绿珠得意一笑。
  “人家还不屑呢。”
  “嗳,你还没爬床成功啊?”妥妥的幸灾乐祸。
  “还用说吗。”季陵飞她一白眼。
  狭长的凤眸饶是瞪人,看起来也风情万种。
  绿珠都觉得浑身一麻,“你说靖安王是不是身体有隐疾?”迷迷糊糊就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
  “少胡说!你才有隐疾。”被人说自家男人不行,季陵立马要炸。
  “得得得,我有隐疾我有隐疾好了吧。”绿珠无奈道,“你这么护着他,我会觉得你真的喜欢他的。”
  “我本来就喜欢他啊。”
  绿珠一副听你鬼扯的样子。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你也歇的差不多了,可以开始了吧。”季陵拿扇子轻敲着桌子,矜持的问。
  “我说你啊,一个侍君,为什么要学这些小倌才弄的东西?”
  “侍君不就是小倌。无非是叫的好听点,管得多点罢了。”季陵不屑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