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桃李罗堂前(古代架空)——蜂蜜薯片

时间:2019-06-14 09:17:08  作者:蜂蜜薯片

   《桃李罗堂前》作者:蜂蜜薯片

  文案:
  种植系异能者戎耀从末世穿成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小子,为了活下去,他接手了爷爷留给自己的破宅子,在一片人人都说闹鬼的荒山上,建家搞起了种植。
  时间一长,戎耀发现这山上没有鬼,有的是妖,这个妖俊俏软萌,每天都扬言要吸自己的精气,并对山上众妖宣示了主权,戎耀是他的男人!
  吸取精气第一天,小狐妖吧唧奉上了自己的初吻,第二天小狐妖扒光了戎耀的衣服,第三天小狐妖他扶着腰喊着“窝再也不吸-精气了,呸!屁股好疼!”
  ……
  第N天,小狐妖抱着崽崽,跟在戎耀身后乖巧的喊夫君。
  主攻双洁文,攻有金手指,依旧发家致富苏爽甜,受独占欲超强,在家小可爱,在外大野兽,土味种田,沙雕日常,赏个收藏吧!
  内容标签: 生子 布衣生活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戎耀 ┃ 配角: ┃ 其它:种田文,攻受互宠
 
 
第一章 
  昏暗的房间,因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显得更加潮湿憋闷,雨水不断敲打着屋檐,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扰得本来躺在火炕上休息的人,缓缓睁开了双眼。
  戎耀艰难地翻了个身,不小心拉扯到后脑的伤口,清俊冰冷的脸上有了一丝苦楚,他倒吸一口气,侧躺着身子,回想着这三天以来发生的种种。
  他本来生活在末世,因一次外出任务,被丧尸群包围,从而丢了性命,却不知自己死时是什么姿势,让他一不小心穿越到了一个未知的古代,而且还在一个尸体里还了魂。
  尸体的主人与他同名同姓,也叫戎耀,父母在幼弟出生以后相继辞世,他们兄弟跟着祖父一起过了几年好日子,只可惜后来家里分家,按照当地惯例,大儿子死了,老爷子就要由二儿子一家养老,老爷子放心不下原主两兄弟,便拿着连带原主爹娘的家财,带着他们两兄弟和二儿子一起生活。
  起初,原主两兄弟有老爷子罩着,日子过的也算舒心,可待老爷子寿终正寝,二叔一家就原形毕露,不再像以前那般对待原主,更是在原主到了娶妻之年,直接将原主和幼弟赶出家门。
  原本就无依无靠犹如野草的两兄弟更加彷徨无助,万般无奈之下,原主在雨夜带着幼弟去了山上闹鬼的老宅子。
  可任谁都没有料到,原主的头在之前与二叔一家起争执的时候,被二叔的大儿子打伤,突然被雨水感染,再加上长时间的饥寒交迫,伤口逐渐恶化,让他在那个黑冷的雨夜匆匆离开了人世。
  戎耀回想原主经历的一切,不由得暗叹原主太过老实,他在和原主一样十八岁的年纪下遭遇了末世,在末世苟活了足足十年,这十年里他不仅学会了冷漠和无情,更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如今他替原主活了下来,就不会再任他们欺负,他们若是主动来犯,他一定要让他们吃够苦头。
  “哥?你醒啦?”一声清脆的童音打断了戎耀的深思,紧接着一个身着粗布短打的瘦小男孩捧着大碗进了屋。
  来者是原主一直以来相依为命的幼弟戎玉,因从小就没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对戎耀这个哥哥很是亲近,如今他看到戎耀对自己点头,黑乎乎的小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微笑,他手捧大碗跑到火炕前,黑溜溜的大眼睛里盛满了星光似的说道:“哥哥来喝水,小玉煮了好久,可以喝了。”
  “嗯,你先扶我起来。”戎耀忍着身上高烧过后的酸痛,继续对戎玉解释,“我躺了三天也该活动活动了。”
  “嗯!”戎玉答应的很痛快,动作也很利索,把手里的碗宝贝似的放在了火炕旁边的木桌上,随后犹如一个小炮弹似的冲上了火炕,吭哧吭哧地辅助戎耀从火炕上坐起来。
  戎耀自打穿越过来就一直躺着,如今被人扶起来,头稍微有些晕,他扶额紧闭着双眼缓了好一会儿,待他适应以后,睁开双眼对上戎玉那双关切的眼眸,不慌不忙的解释着,“不用害怕,人躺久了头都会昏。”
  “噢,我还以为哥哥又难受了。”戎玉确定戎耀真的没事了,适才转过身把桌上的温水端给戎耀喝,在戎耀喝完水之后,小手捧着已经空了的碗,犹如小大人一般,絮叨着,“哥哥好了就不要再生病了,这几天多亏了郑阿爷上山照顾咱们,咱们才不至于被饿死。”
  家里的种种变故,让戎玉这个正值天真烂漫年龄的孩子渐渐没了笑脸,而且还要像一个大人那样什么都要担心,什么都要后怕,就连戎耀这么一个铁石心肠的人,都有些心酸了,他伸出手揉了一把戎玉的小脑袋,温声说道:“嗯,以后都不会生病了,至于郑阿爷那,咱们今天在他来的时候,好好感谢感谢他。”
  “嗯!”戎玉嘿嘿一笑,随后哎呀一声,“哥,今天早上郑阿爷就来了,他教我怎么照顾你以后就离开了,今天估计不能再来了。”
  郑阿爷是村里的赤脚大夫,心肠好为人和善,每天找他医病的人有很多,所以他只能每天上一次山,而早上那会戎耀身子还有些低烧,所以就没起来,如今知道了也只好作罢。
  **
  下午的时候,戎耀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他在戎玉的帮助下走出憋了他三天的昏暗房间。
  如今时至晚春,虽然绵绵春雨已经停了,但天色仍然灰蒙蒙的,到处氤氲着清新而又潮湿的水汽,院子中央的老杏树被雨水冲刷得新绿油亮,四周的杂草更是生机勃勃。
  戎耀将视线定格在随着春风飘荡的野草上,不由的叹了口气,走上前弯腰开始除草,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却惊到了一旁充当小跟班的戎玉,戎玉眨巴着大眼睛,抹了抹自己的小黑脸,制止戎耀道:“哥,你身上的伤刚好,郑阿爷交代过,你不能干活的,而且这老宅子到处都是草,咱们拔不完的。”
  戎耀知道戎玉说的都对,但他们哥俩现在除了这山上的老宅子,真的再没有其他住处了,这老宅子虽然破旧不堪,到处漏雨,院子里更是野草遍地,可这总好过寄人篱下来得舒坦,他回过身看着戎玉那张惶急的小黑脸,耐下性子说道:“哥的身子骨好了许多,拔草也不是什么累活儿,况且咱们不拔草,怎么规划菜园子,咱们哥俩总不能一直吃郑阿爷家的东西吧?”
  从小经历的事,让戎玉比同龄的孩子成熟许多,他板着小脸,似是听懂了戎耀的话,眉毛又在下一刻蹙了起来,他疑惑道:“那哥哥的意思,咱们要一直在这里住下了?可是我听咱们村里的人说,这山上闹鬼啊,万一鬼来找咱们哥俩,都没有人能救咱们的。”
  “这闹鬼……”戎耀正想教导戎玉,凡事眼见为实切莫道听途说,却被不远处手拍大门的声响惊得收回了自己刚才的话。
  兄弟二人面面相觑,门外有了呼喊声,“戎耀,戎玉快开门,是三叔和三婶儿啊。”
  “哥,是三叔和三婶儿。”戎玉本来有些惶恐的小脸,再一次溢满笑意,他在戎耀点头以后,小跑着去给门外的两人开门。
  这也不能怪戎玉太过激动,因为在老戎家,除了戎老爷子以外,戎三叔就是对他们哥俩最好的人了,当初分家以后,戎三叔还阻止戎老爷子带原主他们去戎老二家生活,可戎老爷子当时也没有看清戎老二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丑恶嘴脸,对于戎三叔的忠告也便没放在心上。
  至于戎三叔为何没有收留原主他们,主要就是因为他家有一个病娘子,戎家三婶郑金花从小就患有很严重的心疾,戎三叔心疼她,在娶了她过门以后,时常带着她和孩子四处求医,这一次更是出了很久的远门,自是不知原主已经被戎老二赶出去的事。
  戎耀站在原地思忖片刻,见人进了院子,快步迎了上去,学着原主的口吻说道:“三叔三婶儿来了,快进屋。”
  戎三叔瘦高身段,虽身着粗布短打,却周身散发着温和的气息,瘦削的脸细长的眼,说起话来总让人觉得那双眼睛在笑着,他见戎耀已经并无大碍,点点头搀扶着身旁的素衣女人进了屋,可就在他进屋以后,脸上的笑意渐渐消退,他看着四处都是尘埃的家具,以及那能看见天空的屋顶,转过头就对戎耀说道:“戎耀你带着你弟收拾好东西,稍后就同我们回家,这哪里是人待的地方,三叔家就算再穷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哥俩在这遭罪。”
  “戎耀是三婶对不住你们,三婶这身子骨不争气,时常出门求医,这一次我们回来,听别人说了这事儿,你三叔连衣服都没换,就带我来了这,你三叔是真的关心你们。”郑金花心疼的抱着戎玉眼圈泛红。
  “三婶儿,这事不能怨你们,要怪就怪戎老二他们。”戎耀是个是非分明的人,他深知戎三叔他们一家不容易,他们一年种田攒下的银钱都花在了郑金花的病上,而且他们家还有一个比自己小一岁的堂弟,他们兄弟二人哪能大着脸和人家回去?
  思及此,戎耀在戎三叔和郑金花再一次开口前说道:“三叔三婶,戎耀知道你们是真的心疼我们,但我们兄弟二人也知道三叔三婶家不容易,如果平白无故多出我们两兄弟,你们这日子会更难。”
  “这不用你们小辈担心,三叔自有办法。”戎三叔眼露赞许的看着戎耀,在他的印象里戎耀虽然老实听话,但绝对不会说出现在这一长串令人感动的话,这孩子这次是真的长大了。
  戎三叔有着自己的想法,而戎耀也有自己的坚持,“三叔,我如今到了成家的年纪,也该试着养家了,这一次不能和你们回去。”
  ……
  叔侄二人争论许久,戎三叔还是没有扭过戎耀,离开的时候,仍在门口继续叮嘱戎耀,“戎耀你长大了是好事,但你不能硬撑着,这老宅子住不下去了,或是遇到急事了,一定要下山找三叔。”
  面对戎三叔的各种交代,戎耀一一应下,送走了戎三叔,戎耀站在老宅子门口看着四周的风景。
  傍晚时分,乌云渐渐退去,天边散漫的火烧云慵懒的舒卷着各种形状,此时的老宅和树林也镀上了一抹金色。
  那抹金色很耀眼,甚至染亮了戎耀的双眼,戎玉见戎耀一直不说话,跑上前学着戎耀的样子,看着面前的老宅,大概是没看出什么端倪,又回头瞄了几眼戎耀,没忍住的说道:“哥哥,你在看啥呢?”
  “没啥。”戎耀回过神,对上戎玉迷茫的眼,继续说道:“咱们明天早点起,把老宅和菜园子收拾了,咱们就能在这安家了。”
  戎耀说完就带着戎玉进了院子,没有注意到草丛间闪过的一抹白影。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大吉!求收藏求鼓励各种求!
 
 
第二章 
  第二天,戎耀早早起来,在厨房里烧水热干粮,他们两兄弟是贸然搬过来的,锅碗瓢盆等物件儿都没凑齐全,只有一个平时用来烧热水的陶罐子和一个已经快要碎了的蒸笼。
  虽然如今已是暮春时节,但还是有些冷的,食物也能隔夜吃,戎耀热好干粮,戎玉也已经揉着眼睛从屋里跑了出来,他似乎有些急,就连说话都开始带着几分慌乱,“哥,你怎么起的这么早,你的伤刚好,你不能……”
  “那伤算什么,哥早好了,以后这些活儿让哥干。”戎耀适时打断了戎玉的话,把陶罐子顶端的蒸笼拿下来,催促戎玉道,“哎,小子快别愣着了,去外面把咱们洗脸的木盆拿来,咱们该洗脸了。”
  戎耀仍然记得昨晚,他起身去茅房,正好撞见黑夜里戎玉的那张脸,那脸大概太长时间没有清洗,黑乎乎的直接融进了黑夜里,只有那一口莹白的糯米牙在夜里发着寒光,若不是戎耀胆子大,恐怕早就被戎玉那模样吓到了。
  戎玉见自家哥哥说话做事中气十足,适才放下心来,嘿嘿一笑小跑着把门口的木盆抱了进来,待盆子里倒满了水,蹲下身子小手拄着脸蛋儿,眯着眼睛感受热水的蒸腾水汽。
  戎耀走到戎玉面前蹲下了身子,帮戎玉洗漱,一番洗漱以后,戎玉那张小脸终于不再黑乎乎的,脸颊有些婴儿肥,五官圆润的脸上镶嵌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童稚气十足,与戎耀的长相有着些许不同。
  相比戎玉的五官,戎耀的五官更加棱角分明,眼眸深邃,鼻梁高挺,薄唇性感,眉宇间带着冰冷而又疏远的气息,俊朗非凡。
  这样的长相,放在哪里都很受人欢迎,可惜的是原主纵使长相再俊朗,身材再高大,可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他的弟弟戎玉。
  原主父母去的早,他必须抚养自己的幼弟,村里的女人都不想一嫁给原主,就要帮忙照顾幼弟,所以原主成了村里的黄金单身汉。
  关于单身这方面,戎耀倒是没有多着急,他在末世生活了那么多年,已经习惯了孤独,以至于他到最后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来共度一生。
  他一直深信,另一半什么的,缘分到了,应该自然就送上门了,他有什么好着急的。
  吃过了早饭,戎耀就开始领着自家弟弟收拾老宅子,老宅子常年没有人来打理,院子里杂草丛生,光是除草就用了大半天的时间。
  约莫到了中午,院子里的杂草才被他们两兄弟清除干净,同时他们也发现了很多能吃的野菜。
  如今正是吃野菜的好时节,野菜新鲜爽口,用盐腌制,或是煮汤都可以称之为一绝。
  戎耀收拾好野菜,将目光落在院子里,老宅子不光房子多,院子也是十分的大,庭院中央有一棵上了年头的老杏树,生机勃勃的树冠上点缀着星星点点似白若红的花骨朵,看样子过不了几天,就要尽数开放。
  延伸方形庭院的则是一条青石板小路,它间隔着一大片又黑又肥沃的土地,戎耀并不打算浪费这片土地,打算下午将院子竖起篱笆,过几日买些种子把地种上,这一大片菜园子若是种好了,一年的吃喝都是够的。
  “哥!三叔和郑阿爷来啦!”本来在家门口玩土的戎玉,在看到不远处的人影时,回过头兴奋的喊着戎耀,随后小跑着将人迎进了院子。
  戎耀转身去厨房提了一壶热水和几个大碗,一同放在了院子里的残破石桌上,对着已经进院的戎三叔和郑阿爷寒暄道:“三叔,郑阿爷你们快坐下来歇一歇,爬山也是个体力活。”
  戎三叔和郑阿爷也没客气,两个人直接坐在了石凳上,戎三叔喝了口水,就把自己身后的背篓递给戎耀,“你三婶身子骨不好,她不能累着,这些玉米面和盐都是她交代我给你带过来的,你们哥俩若是再缺啥,就和我们说,不愿意住了就告诉三叔,三叔接你们回家。”
  “戎耀啊,我在上山的时候,正好撞见你三叔,你三叔把事儿都跟我说了,你是个好孩子,可这日子不是谁都能过好的,你若是哪里有了难处就和阿爷说。”郑阿爷喝了一大碗热水,见戎耀答应了自己适才说起自己此行目的,“我这次上山也是为了看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你且过来我帮你把把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