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病入高皇(古代架空)——词却惊怜

时间:2019-06-14 09:09:09  作者:词却惊怜

   《病入高皇》作者:词却惊怜

  文案:世人皆道嘉和皇帝景逸是个百年难得的好皇帝,他不仅平定了匈奴叛乱,给了百姓安居乐业的美好生活,还彻查了朝廷多年来的贪污贿赂克扣一事,解决了朝堂上群臣不合的状况,带领□□国繁荣昌盛,国运强升。
  只叹圣人皆有误,更何况是个重情重义的皇帝陛下呢?
  他不顾群臣朝谏,将与东洋串通的旧朝将军府查封后,毅然决然的留下了将军府的第三子,韶伶久。
  满朝重臣皆跪地不起,“皇上三思啊,将军府乱臣留不得,若他日危及皇上性命,臣等……”
  金銮殿上的九五之尊并未将此言放在心上,挥了挥衣袖,笑得格外儒雅:“爱卿不必挂心,朕看着就行。”
  ————————————————————————
  【笑里藏刀温润病态攻x呆愣散漫多愁善感受】
  攻的内在属性从未改变,受可分为前中后期三段一段儿一段儿的。
  (大概是这么个回事,多的我也不会说。)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相爱相杀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逸,韶伶久 ┃ 配角:白玧沨,赫连皌,习曜 ┃ 其它:不若江湖
 
 
第1章 久逸难安
  “皇上,叛贼将军府的人,留不得啊。”
  左部侍郎宋冠声线豪迈,威严程度可足以令闻者心生退缩之意。此言一出,朝堂之上不少人也开始各自表达自己的观点,多数表示将军府遗孤留不得,恐他日突生事端,应斩草除根,方可永享太平。而少数人却表示,前将军府左锋将军秘密谋反,岂可牵连座下儿女,应宽以待人,留名万年。
  年轻的皇帝静静的看着下方重臣各自表态,并未开口,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似一钩悬月一般,嘴角轻轻弯起,笑意不明。
  见事还有回转的余地,宋冠又赶紧道:“皇上,叛贼将军府三子韶伶久,常得韶府宠爱,反贼韶远程对其亦是关爱有加,定与此次秘密谋反之事有上牵扯,若是将他留下,难不保对皇上发难,若是皇上出了意外,我等……”
  “不必多言。”
  景逸出声打断了宋冠欲脱口而出的危言,眼睛的余光瞥见角落里那道一闪而过的影子。
  “爱卿不必担忧挂心,韶伶久为人如何,朕自幼与他相识,自然知晓,他留在皇宫里,朕看着就行,倒是请爱卿不要低估我的能力才是。”
  温文尔雅的气质在朝堂之上显得格外不受用了些,偏偏此言一出,无人再敢有异言,主张斩首叛贼的宋冠也闭上了嘴,退了下去。
  “今日早朝到此为止,荀德,退朝。”
  “退朝。”
  明黄色的衣摆先行离去,荀德拖长着声音说完这句话,暗自咬了咬自己的舌头,跟了上去。
  穿过一片花海,走过一地石子弯路,景逸走到昭阳殿门口,出声询问门外站立的长青,“今日状态怎么样?”
  “回皇上,比昨日好些。”
  抬脚轻轻的走进去,景逸巡视了一遍屋内,最后在凌乱虚掩着的床帐里看到了人影。
  “阿久,大白天的,你捂在被子里做什么?”
  景逸走过去拉开了床帐,轻轻的掀开被子,露出了陷在里面已经闷得通红的那张脸,韶伶久生来便是这副唇红齿白的貌美模样,美如白玉一般的脸上毫无瑕疵,配上那细长的眉和那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足以令见者心生怜惜。偏偏那张脸竟美得恰到好处,眉宇间的少年英气既让人觉得好看又不会觉得女气。
  只是那双眼里从来都是闪着蠢蠢欲动的好奇目光,而现在拉开被子一瞧,那双眼睛依旧漂亮,却是不得不染上了些许胆怯和不安。
  韶伶久微微抬脸看他,唯唯诺诺的感觉让景逸心里不由得生疼。
  “皇上,您是来拉我去斩首的吗?”
  景逸轻笑了一下,将他从被子里带出来,虽然有些不情愿,但碍于身前人的身份,韶伶久不得不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直到看到了那张全脸,景逸才询问出声,“阿久为何认为,阿景会想杀了你呢?”
  这熟悉的称谓从景逸的嘴里说出来时,韶伶久着实愣了一下,想起自己以前,总是跟在这个从小带给他安全感的小皇帝身边,人小不懂事,不跟着别人叫他太子殿下,却爱叫他哥哥,而这个称谓从来没有不敬过,他对他,一直都是极好的。
  看着坐在床上的人陷入了回忆,景逸伸出手轻捏了一下他的脸,韶伶久顿时回过神来,一下子跪起身来,低头道:“可是皇上,如今我父母已为乱臣贼子,我为乱贼之子,怎么还能这样称呼皇上?”
  景逸脸上微微划过不悦的神情,深邃的眸子划过一丝阴骘,韶伶久不敢抬头看他,只是就这样跪着,听候发落。
  “你是你,他们是他们,你们不一样。”
  “不一样?”韶伶久抬起头,两人的视线正对上,景逸呼吸微乱,兀自转过了头,起身去拿荀德跟后送来的食盒。
  “不要想太多了,我不会杀你,你好好的留在宫里,我记得你很爱玩耍,整个皇宫你爱去哪里都可以,记得带上长青,他会保护你。”
  将食盒里的菜品都摆放出来,景逸才转头看向他,“起来吃些东西吧,你估计是怕了一天了。”
  “我……”韶伶久慢吞吞的从床上起来,果然,他的景哥哥是从小最了解他的人。
  将筷子递给他,韶伶久习惯性的接过,顿时又不安起来,抬头想说自己错了,可是又不知道该不该说,心里乱得不敢动筷子。
  景逸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坐到了他身边,“你跟我从小亲近,何时这么拘谨了?快吃,不然凉了。”
  “哦”
  韶伶久低头吃饭,心里暗自不平起来,果然,太了解他了。
  看他一直默默的扒白饭,景逸抬手夹起了菜放在他碗里,韶伶久顿时浑身一震,正要开口,就被景逸打断。
  “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身份什么的不要太在意,若是想罚你,早丢你去牢里自生自灭了。懂不懂?”
  “我懂的,阿景。”韶伶久学着以前撒娇的时候的声线,果不其然,景逸整个面部都缓和了许多,本来就温柔的人,现在更加的可亲起来。
  “嗯,吃东西吧。”景逸十分受用,继续夹起了菜。
  吃完东西,荀德上来收拾桌面,景逸伸手摸了摸韶伶久的头,柔软的发丝在他手里蹭来蹭去,没忍住多揉了一会儿,心都软化了许多。
  “我要去御书房批阅奏折了,你若是闲得无聊了,就出去耍一下,带上长青。”
  韶伶久正要反驳,他又接着道,“知道你在将军府学过功夫,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带上他我才放心些,还有……”
  停顿了一下,景逸忍不住出口拆穿了他,“下次不要偷穿太监的衣服跑去金銮殿,若是被抓起来,你就真的要被丢到天牢里去了,到时候看你怕不怕。”
  说完,景逸转身离开了,韶伶久看着人走出殿门,才捂住了脸,果然,什么都瞒不过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真的太没有隐私了。
  到了御书房,景逸一进门,便冷了脸色,“怎么样了?”
  御书房里猛然出现一道黑影,速度之快,实在是令人惊叹。
  来人半跪在地,低着头,“启禀皇上,事情已经办妥,所有证据都已销毁,只是此事恐已为逍遥阁得知。”
  “逍遥阁。”景逸轻念一声,径直走向了上位坐下,“江湖门派调查皇宫之事,真是管得宽,派人与逍遥阁阁主议谈,最好能让他们,忘了这件事。”
  “是,皇上。”
  暗卫应声消失,荀德默默的为景逸添了茶。
  景逸轻轻的抿了一口,悠悠的出了声,“荀德扮起太监来,果真真是不含糊啊。”
  荀德瞥了一眼皇帝,也是叹道:“那也得看主子的命令,主子既然叫扮太监,那肯定不能搞砸。”
  “你是在怪朕不能让你物尽其用吗?”景逸轻轻的拿起奏折看了看,状似询问。
  荀德摇了摇头,“皇上指派之事,无论什么,都是属下应该做的。”
  两人不再说话,御书房顿时一片寂静,景逸看了会儿奏折,终是放了下来,无可奈何摇了摇头,“真是长大了啊。”
  无人应答,景逸用手支着头,想到刚才看到的那张闷得通红的脸,还有那双无时无刻不在闪耀的眼,再次摇了摇头,“果真是长大了。”
  荀德侧头看了一眼这个民颂其德的皇帝,选择不要打扰为好,这种时候,谁打扰那都是不想活了。
  事实证明景逸对韶伶久果然够了解,他天生就是爱闹腾的性子,即便是在这种随时可能没命的情况下,他依然,坐不住。
  刚跨出门口,与站在门外尽职尽责的长青对上了眼神,后者默默的跟上了他的步伐。
  这皇宫他从小就在这里玩到大,皇宫的各个角落,他都一清二楚那里有什么,玩什么,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他几乎全部都做过了,并且,没人敢把他怎么样,因为他是有皇帝罩着的人。
  翻过一座假山,再穿过一片树林,这个皇宫里唯一没人敢来的地方,韶伶久微微转头看向身后的长青,眼里带了些挑战的意味,毕竟这个地方相传闹鬼。
  他跨步进去,一溜烟就要没影子了,长青微微颤了一下,也跟着追了进去,跟在韶伶久撒欢了跑的身后穷追不舍,韶伶久笑得一脸开心,一会爬到树上去,一会钻到小洞里面去,等长青上来就一下子跳出来,把长青吓了一跳,然后再笑嘻嘻的转战其他的地方,最后,愣是把还正值青春年华的长青逼得忍无可忍,抓住他的领子就要往外拽。
  好几天处于精神压抑状态,现在皇帝不杀他了,还让他随便到处玩,顿时如脱了缰的野马,被揪住领子之后身子往后一闪,两个人直接在林子里过起招来,林子里惊鸟四起,打得昏天地暗,因为他的身份,长青不敢下狠手,但是韶伶久无所畏惧啊,出手没有留余力,招招都逼得长青东躲西藏,偶尔还挂了彩,快两三个时辰了还是不停歇,长青干脆抓住了他的手,韶伶久顺势一软,直接靠进了他的怀里。
  长青身子一僵,韶伶久轻轻的笑了一下,低着头靠在他的胸前疲倦不已,松开他的手,韶伶久往地上一躺,盯着天空不再说话,长青本是不爱多言的性子,虽然看他情绪不对,却也只是静立不动。
  许是阳光有些刺眼,韶伶久抬起一只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父亲跪在斩杀台上大呼着冤枉,母亲在一旁低低的哭泣,平日里待他不好的大哥二哥跪跑过来向他磕头求他救他们,家丁丫鬟凄凄惨惨的哭喊,历历在目。
  他如何不想救,他连他自己他都救不了,他不知道皇上在斩杀场上将他救下来是什么意思?是想干什么?可是事情不容他多想,他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弟兄的头颅滚落在地上,甚至睁开的眼睛里的恐惧迟迟不散,留下的阴影逼得他好几天没有睡好觉。
  他自己又将明归何处?
  “这就是活着的感觉啊。”
  韶伶久长长的叹息一声,四周陷入了极度的寂静。
  日落西头,景逸寻过来的时候,韶伶久已经睡着了,长久的压抑一次性释放出来,连日来做的噩梦被日光遣散,他终于是睡了个好觉。
  十分自然的抱起那对于他来说娇小了些许的人儿,景逸看了一眼长青,微微点了点头,“还得加强训练。”
  看着人逐渐远去,长青内心忍不住腹诽了一句,所以说,这是嫌弃他了?
  将人抱回寝殿,景逸轻轻的将他放在床上,盖好了被子之后坐在床边紧盯着韶伶久微带红肿的眼,伸出一只手盖住他的眼睛,低下身子,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一吻。
  “对不起了,阿久。”
  收回手,景逸正准备转身离开,手却被紧紧的握住了,他转头去看,大概是感受到了目光,韶伶久轻轻的睁开了眼睛。
  刚睡醒的眼睛十分的朦胧,看不清景色,韶伶久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手,摇了摇头才清醒过来,一看自己握着景逸的手,顿时吓得赶紧松开。
  “皇上,我不知道,对不住。”
  景逸微微叹了口气,坐下身子,摸了摸他的头,“最近都睡不好吗?”
  刚想摇头,景逸的声音再度传来,只是这回,实在是带了些许威严,“不要骗我,我看得出来。”
  韶伶久这才点了点头,“最近,总是梦到,父亲母亲……”
  他悄悄的偷看了景逸一眼,本来不想提起,怕他这个乱臣触碰了皇帝的底线,可是看景逸并未追究之意,才放下心来。
  摩挲着头发的手轻轻的停住,景逸突然道:“需要我陪着你吗?”
  “什么?”韶伶久当场愣住。
  景逸干脆的站起身来,“那就这样决定了吧。”
  “可是我……”还想挣扎,景逸直接走出了殿门,完全没有给他反驳的机会。
  看着人已经走了出去,韶伶久还是忍不住把话说完,“可是我睡觉会打呼噜啊……”
  入夜,韶伶久往床上一躺,面露难色的看向景逸,见他当真没有要走的意思,顿时,有些慌了,“阿景,我会吵着你的。”
  “无事,阿久放心吧。”
  惯往常一般脱掉鞋袜,景逸一上床,韶伶久往里挪动了一下,还是忍不住想要将人劝走,“皇上,您要是睡不好的话,会影响朝政的。”
  “阿久。”景逸转头看向他,将他搂进怀里,瘦削的下巴抵在他的额头上,“你不害怕吗?”
  “我……”连日来的恐惧之情无处发泄,家破人亡的苦楚无处诉说,尽管他已经撑得很好了,却还是抵不过景逸一个温暖的怀抱让他舒心,让他找到了久违的温暖。
  他将脸深深的埋进了景逸的胸膛,没忍住啜泣了两声,眼泪也跟着往外不停的流,打湿了景逸的寝衣,景逸并未追究于他,伸出手像小时候安慰他的时候一样,轻轻的拍着他的背,久久无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