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道玄机[修魔](GL百合)——曲中直

时间:2019-06-13 08:54:32  作者:曲中直

 =================

书名:道玄机[修魔]
作者:曲中直
文案:
佛系学者型废材老太太研究不需要灵根的修炼法门,被一棍子打死说成魔修,而后被逼跳崖。一百五十年后莫名其妙复生,年事已高老太太变成花季个矮小萝莉。看着一个便宜懒散魔头师傅和两个便宜魔修师姐,璇玑想:好的吧,你们当年说我是魔修,那我这辈子就做个魔头吧。
 
 
 
重生腹黑魔修×天骄冷漠正道
 
 
 
 
前期弱鸡后期腹黑喜好扮猪吃老虎脑力学者与冷言冷语吊唁脸天之骄子剑修第一人,
天才与天才,相看两相厌,却又惺惺相惜。一百五十年后再续前缘,此时却身份地位天壤之别
魔修与正道?武夫与学者?其实都不过是红尘修士里的沧海一粟罢了。
师姐们的感情戏也很OK~风骚爱笑二师姐与愁云惨淡杀胚大师姐以及嗜睡慵懒师尊间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PS.此文慢热.感情线在卷三,前面铺垫较多比较慢热,剧情流哦。但是日更三千,另一个主角在卷一末出现。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璇玑,温君卿 ┃ 配角:花云笙,花秋慈,红尘,各类配角 ┃ 其它:
==================
 
  (卷一)第一章
 
  
  “自然为天地之根本,万事万物无法脱离道,道即无穷无尽,超脱生死,大道无名。这便是我们修仙之道。逆道是为魔,逆天而行,当诛。”说到最后两个字时,夫子长到遮住眼睛的白眉里射出锐利的精光,手指狠狠地戳了一下桌子,把三两个听得昏昏欲睡的学生惊醒了。 
  白眉道人满意地环视一周,又敲了敲木桌,似笑非笑地盯着坐在最后一排的一个瘦瘦小小,面色纸白的一个中年女修,问道:“璇玑,你再来说说,修道必不可缺的是什么?”
  所有人都知道,璇玑与夫子白眉道人不太对付,有的幸灾乐祸,有的事不关己,有人暗自担忧,一个个却又都精神了。
  璇玑站起来,垂下眼眸,声音不卑不亢,答道:“须有仙缘,便是灵根。”
  白眉道人便笑了,眼里精光乍现,说道:“灵根是因,成仙为果。我倒是想知道,你这个没有因的人,如何在前日书院比试里,得第六甲之果的?”
  四周响起了大大小小的议论声,这的确是众人都不解的。
  因为璇玑没有灵根,是废人一个,能来到万阳书院修习修仙之道,还是因为璇玑生于一个小的修仙世家,是长女,有名额罢了。虽然道之理、炼药、观星一类的课业都是头筹,也算得有慧根,可是无法进阶也是事实,停留在炼体期已经五十余年了,与她同期进入书院的人,修得最慢的也已筑基,而她还是炼体初期。
  充其量不过是力气大点的凡人罢了。
  不过在前日的书院内筑基期以下境界的门内比试里拿到了第六名。比试是神识相战,点到为止,所以观战众人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拿到第六名还是璇玑六进三时说身体不适辞赛了。
  璇玑垂在桌下的手渐渐捏紧了,抬头看着白眉道人,回道:“但至诚,法自然。”
  “好!”白眉道人一声大喝,笑了,又一次环顾四周,说道:“你们这些人,学得璇玑半点,得道成仙便也不晚了!都滚吧,回去好好琢磨何为道。”对着众人摆摆手,然后又盯着璇玑,说道:“璇玑,想不到你大器晚成,别走,我与你再论论道。”
  白眉道人性格阴晴不定,行为乖张,万阳书院里讨厌他的人数不胜数,听到他的逐客令,众人便都作鸟兽散了,不多时,只剩下了璇玑。
  白眉道人开了灵通屏障,隔绝了外界,嘴角堆起笑,问:“说吧,是得了什么大机缘?”
  璇玑摇摇头,面上镇定,心下却是咯噔一跳,回答:“弟子无缘机缘,一直在院内潜心......”
  白眉道人抬手打断了璇玑继续说下去,叹了口气,却是说道:“璇玑,平日里我待你严厉,我也知晓你私下里定是心怀懑愤。”摇了摇头,停顿了一会,又说道:“你要是能知晓我对你的良苦用心就好了。”
  璇玑眼皮动了动,还是回答:“弟子,却是无所机缘。”
  白眉道人听罢,点了点头,说:“我也是怕,修仙之途,弱肉强食,能者生存。而你有如此异变,许会引得心怀不轨之人对你下手,才想叫你来问上一问的。既然如此,那你回去继续好好修炼吧,尽早筑基才是。”
  璇玑道了谢,回到了住舍,不住地在心里叹气,心想自己还是大意了,第六也还是太过于扎眼了。本想着筑基以下的比试,书院里不会太过重视,不会被人关注,而她需要前十名的筑基丹的奖励,为自己筑基,千算万算却没算到还有一个爱给自己使绊子的夫子。
  她的确没有撒谎,天天待在这一方书院里,哪里会有什么机缘巧合。不过是泡在藏书大殿,苦心钻研修仙之法,看看这通仙之路能否有其他蹊径罢了。
  现在正统的修道,是测试灵根,再配以相属功法,好吸收天地精华。那灵根就像一个容器,当容器满溢,便是进阶。只是这个容器各人不同,大多数人的容器就像竹篮一样,千疮百孔,装下一些,又漏出一些,悟道则能修补一点这个容器。
  璇玑没有灵根,苦心钻研了五十年,身为凡人的身躯,用了生命一半的时间,终于有了成效。便是修炼自己的神识,将自己的神识,变为容器。
  这个方法一是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的,二是还不如正统之法灵根修炼进阶来的快,三是修仙之人十分忌讳有人走其他路,觉得是异类,便是邪法。
  断是不能说出去的。只是......璇玑皱起了眉,不确信白眉道人是否就此罢手了,又是叹了一口气。早知白眉道人如此小肚鸡肠,自己刚进书院那时,就不该在他的课上,指出他引用错了一句名家大能之语。
  ......
  入夜。
  璇玑向来浅眠,夜间总是沉沉浮浮,断断醒醒的。
  睁开眼后,本来想和往常一样,喝口水再度入眠的,却瞥见了有一道人影映在了窗户的油纸上。璇玑随即滚下床榻,躲在了床下。
  璇玑睡前有锁门的习惯,用的还是炼制过的非凡等锁,却听见咔哒一声,锁掉在了地上的声音。
  至少是结丹期的修士。璇玑皱眉,想来想去也只有白眉道人了。她屏住呼吸,回想着之前在藏书大殿看过的龟息术,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
  便是一阵翻动的声音,似乎是没找到,一会儿就停了,璇玑等着白眉道人离开,却听见对方开口了。
  “璇玑,地上冷,睡在地上做什么。”
  也是了,一个筑基如何能躲过结丹的搜查。璇玑狠狠吸了一口气,胸腔里一阵震颤,而后翻身滚出床底,站起来反问:“那不知夫子深夜来访是为何?”
  “我夜间巡视,突见一个贼人行踪鬼祟从万宝阁出来,竟是走进了弟子住舍,便过来捉拿。”白眉道人盯着璇玑似笑非笑。
  “夫子是不是还想说,那个贼人十分像我?”
  “正是。”
  白眉道人虽看起来和颜悦色的,长长的白眉下方的眼里却满是精光。
  璇玑抿了抿唇,而后苦笑,将自己的乾坤袋拿出,解了禁制,递给白眉道人,说道:“夫子,我真的没有什么机缘,无非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罢了。”
  白眉道人翻看了一番,都是些普通的物什,狐疑地看着璇玑。他不信。
  璇玑继续解释:“我之所以能在比试上轻松获胜,是不过是厚积薄发罢了。你知道我平日里都在藏书大殿里,书看那么多,还打不过几个小孩,那我也真是白活了。”
  白眉道人笑了,大笑了三声之后,说道:“璇玑,你可知,修仙界我活了百年载,书上所记千百年,我见过、听过几人没有灵根,却修炼进阶的?”他扬了扬手,璇玑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住了脖子,从地上拎了起来,“惟你一人尔。”顿了顿,看着璇玑越来越红涨的脸,又说道:“噢,不对,我忘了还有那群修邪术走捷径的魔修。”白眉道人说完便松开了对璇玑的压制,看着璇玑跪在地上大口喘气,问道:“璇玑,我再问你一次,拿不拿出来?不然,修炼魔道,我告上去,你也是死路一条。”
  “我、我......咳咳,在外面。”
  “这就是了嘛,藏在哪了?”白眉道人笑得更欢了,脸上的皱纹都揉成了一团。
  “咳咳咳......我、带你去。”
  白眉道人皱起了眉,而后威胁道:“你可别想耍什么花样。”
  璇玑站起来,然后脚刚踏出住舍的门,便立马用一直放在胸口的手,捏碎了本就藏在心口内袋的鱼跃符。
  鱼跃符造价不菲,使用之后便可瞬间传送至十里之外,算是逃生利器,也造就了它一符难求。白眉千算万算没想到璇玑居然会有一张鱼跃符,一眨眼人就没了踪影,立刻祭出了飞剑,放出神识开始搜寻璇玑。
  另一厢,因为鱼跃符完全是随机传送的,璇玑也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四下观察了一番,应该是万阳书院后山的千壁崖上。千壁崖四周是断臂悬崖,因此而得名,唯一的下崖之路是通往万阳书院的。
  璇玑思索了一番,不住地叹气,她拿那白眉道人没法子,毕竟她只是一个人微言轻的废材弟子。现下回书院只怕刚好撞见那个鬼见愁白眉道人,便只好守在这崖上,等天一亮便离开书院吧。
  不过......
  璇玑从心口内袋拿出那张泛了黄的破碎了的符纸,终究是鼻头一酸,回过神来,符纸上已滴落了几滴眼泪。
  这是已经故去的娘留给她为数不多的二件东西之一。虽然璇玑是生于修仙世家的长女,可是她的娘,生她之后身体便差了,在她五岁的时候就故去了。后母待她虽然不是明面上的争锋相对,却也背地里也下了不少绊子,而她的爹却一直被蒙在鼓里罢了,也许可能也知道,但不去管罢了。毕竟她是一个废人。
  至于来万阳书院,只因后母生下的孩子因为年龄不够,璇玑便领了名额,而她的后母顺水推舟又得了不少好名声。说来说去,璇玑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叹了口气。
  “弱肉强食,能者生存罢了。”
  千壁崖上冷风习习,似一把把利刃在切割着肌肤。璇玑坐在崖边,盯着底下深不见底的深渊,回想了自己的一生。
  年过半百,却是一事无成,自己如一叶暴风雨里的扁舟,任谁都能轻易掀翻。
  虽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心怀恶意,璇玑脑中忽而闪过一个人影,却又马上摇了摇头。
  也许是机缘巧合,回过神来时,璇玑觉得自己神识深处,有什么在隐隐跳动,竟是悟了。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破了全身经脉骨骸,她来不及细想,立马就地打坐,不知过了几盏茶的时间,缓缓收功的璇玑,才暗叫一声糟了。
  检查了全身,探了探自己的修为,果然是晋升了结丹,只是那颗小小的金珠子不在丹田,而是浮在了自己的上丘。
  结丹期修士可以御剑飞行,但是她现在被困在千壁崖,无法炼制飞剑,还是得回去万阳书院。再者,也是最严重的一点,每每修士结丹,都会引发异动,毕竟只有结丹了,才算是跨入了飞升成仙的大门......璇玑不敢去细想刚刚自己闹出了多大的动静,白眉道人察觉到自己结丹了没有,也不敢去想狗急跳墙的白眉道人会做出什么事来。
  她立即起身,便要离开千壁崖,却晚了。通往万阳书院的那条唯一的路灯火通明,可以看到很多人正在赶来。不多时,便看到人了,为首的正是白眉道人,而他旁边的是书院的刑戒长老,还有院长。
  璇玑的心一点点凉下去,尤其是看到了勾起嘴笑着的白眉道人。
  “院长,你看这逆徒,我就说她修魔了,明明前五日还是无灵根之人,两日前筑了基,今日便结了丹,这不是走了捷径是什么!”
  “璇玑,你可知道走捷径,带来的后果?”院长盯着璇玑问。
  璇玑低下头,答:“万物有得便有舍,走捷径后患无穷,境界不稳,更多的是入魔发疯。”
  “我们书院院规对于修魔之人是怎样处置的?”
  “废其根基,永不得再修道。”
  刑戒长老握着手中的权杖狠狠锤了一下地,大喝道:“你可认罚!”
  璇玑抬起头,平静回答:“我没有修魔。白眉道人想要杀人夺我机缘,血口喷人罢了。”
  院长扭头看向白眉道人,问:“可有此事?”
  白眉道人笑了笑,说:“你有机缘?日日在藏书大殿里看书,你去哪得的机缘?那你把你的机缘拿出来看看啊。”
  璇玑张开口,刚想说,可是——她睁大了眼睛,四下看着,从所有人的脸上,分明看见所有人脸上都写着贪婪二字。如同一群恶犬豺狼。
  这是天天喊着至善修道的正人君子们吗?
  她心神俱震,突然懂了,只怕她随意拿出什么,便会惹得众人抢夺,将她随意安个名头便撕碎了吧。然后她笑了。所有人见她如此,往后退了一步,皆是有所防备。
  “院长,何为道?”璇玑抬头看着天上圆月,笑够了,忽然发问。
  “璇玑,我知道你也不过是一时做错了事,但规矩就是规矩,你还是早些伏法了吧。”白眉道人劝道,只当她是万念俱灰,说胡话了。
  璇玑摇了摇头,像是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自答:“我看了那么多书,一直很奇怪,为何会有渡劫天雷。如果我们修道是至善、至诚,顺应天道的,为何天道又会降下天雷?”
  所有人看着璇玑,像在看一个疯子。
  “因为,”璇玑又笑了,笑声破碎又癫狂,“本就没有道啊!”
  “本就是逆天而行!”
  “所有人只不过是在谋求长生却又伪善至极!”
  白眉道人皱起眉,手里开始掐诀,对着众人喊道:“璇玑入魔了!即刻捉拿!”
  “所有人都是一样的。”璇玑摇摇头,轻声说道,而后转过身,对身后所有对她用起杀招的人毫不在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