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总有师弟一战成名(古代架空)——黑夜长明

时间:2019-06-13 08:50:58  作者:黑夜长明

   《总有师弟一战成名》作者:黑夜长明

 
  文案:容渊继承家业之后,成为游走在不同世界的允孕育师。
  每次出门看诊都能碰见一个神经病!
  容渊:对不起这位先生,我这里暂时还没有可以让男人怀孕的药。
  神经病-真大佬:但是我可以让你怀孕。
  容渊os:拜托能不能来个人将这个神经病打出去!
  十个月后容渊看着自己生下的娃........
  那混蛋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QAQ
  高深莫测闷.骚大.佬攻vs温润听话乖巧人.妻受
  1vs1,甜宠双洁,同世界同一个攻。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寒昭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一宗(一)
  层云之下有四海之一,谓之‘劫海’。
  劫海暗锋无数,因此海面上虽看似无风无雨,却常年有雾霭弥散阴云催压,自起惊涛骇浪。
  众所周知劫海难渡,自青玄宗开宗立派以来,能渡劫海的惟有十七人。历史如车轮滚滚向前,如今还能让人记得的也不过厉曜寒昭二人。其一,为青玄宗剑阁阁主,其二为剑阁大师兄。
  厉曜乃寒昭之师,有“天下第一人”之美称,又是个慧眼识珠的伯乐,座下弟子无一不是人中龙凤、出类拔萃——所谓名师出高徒,让人不得不信。
  近些年风波四起,各大宗门中不断有弟子崭露头角,一时群星璀璨。而这些新星中最闪耀的,就应当是厉曜座下三弟子,宴白流。
  自十年前尘海一战大败蛟龙后,他名声大噪被无数凡人追捧,他的春秋双剑便也成为了年轻一辈新的向往。
  是以——
  “宴仙师是你们门派的吗?”
  “宴仙师怎么不在?我是为了他来的……”
  更甚者:
  “欺人太甚!居然不让我见宴仙师,我话放这儿了,不见着宴仙师我就不下山!”
  “啥,我这优秀的天资竟不是宴仙师教?!行啊,不是宴仙师教我我就不入门!你们看着办。”
  ……
  诸如此类,叫人伤脑筋。
  不远处小山上,一个十四五岁模样的少年仰面斜躺树枝上,面上还带着初醒的朦胧。他抬起一脚蹬住树干,两只手在树杈边吊着,斜过一眼望去,懒洋洋道:“哼,真出风头……”
  茂林修竹间,细碎的阳光穿过层层树叶透过间隙半洒在他俊美的脸颊上。他眼半眯,一副昏昏欲睡的困倦模样,身穿一袭剑阁内门淡蓝弟子服,发丝衣襟凌乱,项上挂着一枚小巧的长命金锁。
  忽的,他眼珠一转,手肘撑着树枝半起了身,往后笑意盈盈道:“嗳,大师兄,你说呢?”
  在他身后,一蓝衣男子恰收剑入鞘,手中的剑一声嗡鸣,音似一瞬万鸟归林,势如顷刻八方敛光。他修指还按在剑上,只是眼帘微垂,一对清冷无情的眼眸滑到眼角瞥了少年一眼,在对方刻意卖乖的笑容中将剑收归,转身信步而来。
  而就在他转身那一刹,身后林涧水倏尔沸腾似的迅速迸溅开来,又纷扬洒落。再细看,只见那源源不断的细流已被他的剑气生生阻断,只留微小的水沫在半空浮动。
  朦胧间,一道小小的彩虹穿空而过。
  “何事?”寒昭行至树下,抬眸冷淡道。
  “哎呀,一时看呆了——不过大师兄剑法是越发精进了呢,佩服佩服。”少年一笑。
  与少年交谈这人,身姿伟岸不凡,鼻梁高挺眼眸深邃,剑眉入鬓眸似寒星,一张俊脸天铸般让人难以指摘。尤其一双黑沉眼眸,随意一瞥,便自有一股冷淡摄人之势。
  相处九年,寒昭早就习惯把他的夸赞置若罔闻,脱口便只余一个冷淡至极的字:“哦。”
  少年耸肩拍了拍屁股,坐起身来靠着树干,遥遥指向招新的青松殿,“来找三师兄的人好多,他真出风头啊,是不是?”
  见他说了,寒昭也就往远处随意一瞥,口中应道:“一般罢了。”一顿,又绞尽脑汁想给他一点激励,“……厉曜座下无废人。你若是肯努力,日后定然比你三师兄还厉害。”
  少年笑嘻嘻道:“不要叫厉曜啦,叫师父!大师兄,宗主叔叔知道了又要说你。”
  寒昭从善如流:“好,师父。”
  两人在山头又待了一会儿,少年忍不住打哈欠,眼皮又耷拉了下来,他懒散地捧着脸蛋坐在树杈上看,不久就开始昏昏欲睡。寒昭留心着树上,只见少年脚力一松,从树枝上跌了下来。
  他往前跨一步,伸出手臂稳稳接住少年,弯腰正要把人放下,忽觉腰间一轻。
  少年搭着他手臂站稳了身子,笑容满面地道谢。然而寒昭眉梢一抖,伸了一只手出来,声音还是冷冷的。“玩够了吗?”
  少年困惑:“啊?你说什么啊?”
  寒昭目光缓缓落在他的手上。
  少年只好撇着嘴,把掌心藏着的小玉佩递给他,“……每次都这么不给我面子,真是的。”
  寒昭把玉佩系好,戳了一下少年眉心,淡淡指责道:“没大没小。”
  少年很是不服地切了一声,拖长了音调,“三师兄不也没大没小吗?就没见你说他,怎么我和你开个玩笑你就数落我?”
  “他同你不一样。”寒昭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星来,我们回去吧。”
  厉曜座下四个弟子,而这就是小师弟林星来,年十四,天性顽皮,鬼马精灵。用他的话说,世上快活事有两件,一件玩,一件大师兄陪着玩;世上烦恼事也只有两件,一件修行,一件被大师兄看着修行——当然,没人知道他就偏和寒昭那冰山脸关系要好了。
  听见寒昭催促,林星来不由感慨:“哇,时间过得真快啊……”
  寒昭毫不留情:“是啊,因你从早睡到了此刻。”
  林星来嘿嘿笑了几声,混不在意。他看了看天,道:“话说啊大师兄,听说先生还没回来,要不然今天我的课业——”
  听见他跃跃欲试的语气,寒昭道:“做,或翻倍做。”
  林星来:“……不是吧老大,我们关系都这么好了,不能开个后门吗?!”
  寒昭不为所动,道:“那三倍吧。”
  林星来:“大师兄!同门师兄弟诶!你这也太狠心了吧!”
  寒昭斜睨他一眼,道:“我是督促你。否则就以你这爱玩的性子,需得猴年马月才能去万剑窟选剑?”
  ——万剑窟。
  但凡剑阁弟子,在修为达到某一境地后,就会获得去万剑窟挑选自己佩剑的资格。林星来修为不够,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不过在他这个年纪,他的三位师兄中,除了十六才入门的二师兄外,旁的都已选过剑了。
  林星来:“那不是问题!三师兄的春秋双剑,随便给我一把就是了!”
  寒昭随口说:“还不如把大师兄的剑给你。”
  林星来一想起寒昭的忘川剑就觉得冷飕飕的,忍不住脱口而出:“给我我也不敢要……”
  “?”
  林星来嘴巴甜,眼珠一转便道:“抢了大师兄的剑可没人帮我说话。但抢了三师兄的就有大师兄帮我了!只要大师兄开了口,我看哪个傻子还敢说我?”
  寒昭道:“我这么凶。”
  林星来说:“那可不!不过我不怕你,我俩好哥们——说起这,大师兄,你以后可千万要对我好一点啊……万一我又干了点那什么事,却又没人护着我,我会很难过的。”
  寒昭道:“我如今对你不好?”
  林星来做出一副认真琢磨的样子,道:“好是好,就是严……如果能让我多出去玩玩就更好了!”
  寒昭道:“可以……今夜莲子羹取消。”
  林星来:“……大师兄!”
  寒昭淡淡地:“逗你的,呆瓜。”
  林星来五岁入剑阁,而今十四岁,不知不觉已经九年光景。
  修仙一途,自然是越早踏入越好。只是宗门一般不会收这么小的孩子。其一,是年岁尚幼,不服管教;其二,是心性未稳,难以静心。
  林星来是两样占全了,还比普通孩子多了不少坏毛病。但他是厉曜亲自收的徒弟,自然是无人置喙——更何况,年岁虽说是小了些,可是这孩子确实聪敏,天赋也极高。
  可单就他的坏毛病而言,就足够让人伤脑筋。
  林星来生在赌坊,命途坎坷。未记事时就丧了父,也不得母亲疼爱。
  孤儿寡母在赌坊这鱼龙混杂的地方本就易受欺负,再加上他母亲根本没把他当儿子养……此般境遇便使得他小时候骨瘦如柴,趴在地上时如同一只瘦骨嶙峋的野狗,让人心疼。
  生长的环境如此,受到的对待如此,林星来初来时市井间的坏毛病一点也不少,自己还不觉得错。
  罚也罚过了,骂也骂过了,但须知林星来是个小混账,再严厉的先生跟他说的话他都是左耳进右耳出,一点没怕。他仗着厉曜权势和自己胆大,哪里都敢闯哪里都敢去,厉曜明明还派了人跟着他,他却总能脱身。
  有一次,是真的去了不该去的地方——万剑窟。
  若非寒昭恰好回宗拦下了他,恐怕等厉曜找到他的时候连气都没了。
  万剑窟虽说是个宝地,但是没有达到修为就擅自进去,只会万箭穿心而死。成人尚且难以抵抗,更莫论是个连剑都拿不稳的、瘦成那样的不大点儿小孩。
  眼瞧着小孩都已经迈了一条腿了,寒昭二话不说,提着剑往这位小师弟身前一砸。长剑轰然钉入了地里,凌冽剑光在林星来眼前一闪,剑身上的磅礴剑气一落地就水纹般激荡,唬得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哇哇大哭。
  寒昭冷眼等他哭完。最后还是林星来自己揩了揩眼泪爬起来,眼泪花花地指着他:“你是谁?你知不知道我师傅是谁?”
  奶声奶气的,狐假虎威的模样却让人有点来气。
  寒昭往前一步,林星来就退了一步。寒昭淡淡看他一眼,抬手把他面前的剑拔.出来。泥土簌簌从剑上掉落,林星来仰着脑袋,看着比自己高许多的寒昭。听见他用冷淡的声音道:“谁准你来的万剑窟?不想活了吗。”
  林星来有点怕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寒昭道:“我是剑阁大师兄,寒昭。你既然穿着剑阁衣服,按理,你应当服我管教。”
  林星来道:“……我不干!凭、凭什么?”
  铮然一声,收剑入鞘。寒昭低下头看他:“——但凡打不过我的人,都得听我的。”
  自那次寒昭回宗后,林星来才终于收敛了点。
  不过那都已是往事了。此时的林星来正乖乖地与寒昭一同前往笃明堂。路过祭台时,寒昭抬眼去看不远处悬浮在青玄宗最中心的,那杆巨大的烈焰战旗。
  厉曜曾于夜幕中遥指这杆旗,醉醺醺道:“阿昭,你记好。我厉曜早晚有天要把这杆子破旗给那群龟孙子拽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刚发文的时候好有激情,激动到手抖……至于现在,修文都要把我的热情磨光了(#-.-)
  下一篇文绝对不找人评,也不修了QwQ
  …………………………
  还有!居然好几个基友都错以为这文主角cp是林星来……不是啊!真的不是!林星来还是个孩子,你们忍心吗!_(:з」∠)_
  寒昭把小师弟当儿子,林星来把大师兄当哥哥。万剑窟一剑结缘,结的肯定不是情缘……你们想想那时候星来才五岁啊m(_ _)m
  ——
  ——
  推一下预收!全文存稿再开文!
  《飞升后我尸骨无存》
  文案:
  谢无风有时候也很疑惑,他又不作奸犯科穷凶极恶,为什么老被天道针对。
  五岁,测灵根,差点被天雷劈死。
  十岁,上山拜师,差点被天雷劈死。
  十六岁,下山除魔,差点被天雷劈死。
  谢无风离飞升仅一步之遥的时候,天雷又来了。
  ——这次不是差点,是真把他劈死了。
  感兴趣可以收藏一下!!么么哒!!!
 
 
第2章 第一宗(二)
  烈焰战旗,四方模样,旗面乌黑。正中央绘一团栩栩如生的橙红火焰,焰势如浪涛。
  这杆战旗特殊之处在于,虽然伫立在天下第一宗的最中心,巨大到整个淮州都肉眼可见的地步,但这并非他们仙修的所有物。
  此为鬼族邪祟之战旗。插在这里,象征厉鬼的胜利。
  正不压邪的那次大战名为‘诛邪’,距今已去四十余年。在仙修老一辈都不愿意提及的这段历史里,寒昭是参与者之一。
  那是场浩大而最终惜败的战役,集师万众,世家宗门联手,妖仙魔三道修士同仇敌忾。而寒昭的师傅厉曜,以仙道魁首之名出战,资历尚浅的寒昭跟随其中。他就在那一战中扬名万里,风头比如今宴白流盛千倍万倍。而与之相对的,是战后厉曜名声的一落千丈。
  势众而输,谋士们多方分析后料定三道联盟中必有内奸。厉曜被怀疑,无数人骂他为鬼魅走狗,不配为仙道修士。
  厉曜骄傲半生,还从未遭此低谷 。那也是寒昭记忆中厉曜最郁郁不得欢的时候。
  烈焰战旗斜浮在巨大祭台之上,飘渺雾气袅袅缠绕,不见全貌。
  寒昭把目光从它身上收了回来,一回过头,林星来刚好拽了他的袖子:“大师兄,招新大会你去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