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老板,你的龙!(玄幻灵异)——醉白虾

时间:2019-06-11 08:16:19  作者:醉白虾

   《老板,你的龙!》作者:醉白虾

 
  文案:霸道地产总裁酒后睡了个超帅混血男模。
  男模君很穷,吃不饱穿不暖,
  住在将要拆迁的公园。
  然而,事实上总裁被男模攻了。
  事实上男模不是人。
  事实上……男模家里有一整个恒星系。
  霸总:??!
  (自以为是攻的)暴躁总裁受 X 落魄钉子户(划掉)星际小王子温柔攻
  小剧场
  总裁豪迈挥手:你住的鱼塘,我承包了。
  住在公园湖底的巨龙默默捂脸:好可爱,好想把整颗星球都捧给他。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祝昀、白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一夜风流
  祝昀祝大老板,华东第一建筑集团掌舵人,地产界的钻石王老五,帅气多金,二十多年顺风顺水,直到今早——
  他睡眼惺忪地醒来,结果在被窝里摸到了一条尾巴。
  ……尾巴?
  祝昀又摸了两把,滑溜溜凉津津,鳞片细密……天!
  宿醉未醒头晕脑胀的祝老板,激动之下,从床上直挺挺摔了下去。
  等回过神——
  厕所门落了锁。祝昀坐在马桶盖上,叼着根烟,神经质地抖腿。屏幕上的圈圈转啊转,显示图片已发送。
  (淡定帝【对方正在输入…】)
  五分钟过去了。
  祝昀暴躁:“看完没啊你!”
  淡定帝再三斟酌:“……你这图,不是p的吧?”
  “大清早的p图我有病啊!又不是许覃那傻缺。”
  祝昀哆嗦着爪子又道:“老徐我认真的。你是医生,生物学得比我好,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
  淡定帝:“我们来用排除法。首先,有蛇尾巴的不会是人。”
  祝昀深觉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啪唧咬碎一颗烟卷爆珠。
  “其次,长成人型的也不会是蛇……”
  祝昀大怒:“有完没完了?当你好兄弟才来问你,不肯说算了!读到博士了不起啊!”
  对不起啊祝同志,不是淡定帝不帮你,恐怕就连地球上最高明的生物学家,也无法解释照片上的生物。
  那是一张性感的男模裸背,皮肤细腻,肌肉紧实,腰肢劲瘦,妥妥的可以上杂志。唯一不和谐的……大概是尾椎上生出的一节尾巴。这尾巴又粗又长,覆盖着纯黑鳞片,闪着冰冷的金属光。
  淡定帝:“好吧,你在哪儿拍到的这玩意儿?”
  祝昀深吸一口气:“我床上。”
  “……”
  他用手抹了把脸,一脸的痛不欲生:“真没骗你啊老徐。他还在睡,我搁厕所躲着呢。”
  “在你家?”
  “没,”祝昀转转脖子,眯着眼睛拿过漱口杯:“喜之郎酒店与度假村集团……”
  “……419?”
  “滚,老子是那么随便的人吗?”祝昀骂完,又讪讪道,“只是昨晚喝断片了……”
  淡定帝不屑地:“(/憨笑)慈善晚宴还能喝断片?”
  祝昀恼羞成怒:“不信算了!咱俩绝交!绝交听懂没?”
  大清早逼人看你春宵一度的事后照还有理了?
  淡定帝本名徐文畅,职业外科医生,刚值了一夜的班,期间被叫醒无数次,身心俱疲外加被蛇妖(?)男模的裸|照勾得欲求不满,心态正处在爆炸边缘。
  闻言,他淡定地怒火中烧了,冷笑着打开群聊。
  【群聊-纯纯的爱】6:40
  淡定帝:@发发攻几 老余,醒醒。来解答一下,419之后该怎么处理?
  琴音缭乱:徐医生你不夜班吗???什么时候又搞了一炮!护士还是医生?卧槽病人?
  淡定帝:淡定,是阿昀。
  发发攻几(冒泡):昀崽?一夜情?!靠
  底下瞬间刷了一排消息,各路潜水员纷纷冒泡,疯狂@喷火霸王龙。
  “震惊!昀崽开窍了?”
  “欢迎破除魔法师诅咒,来到成年人的世界。”
  喷火霸王龙:我屮艸芔茻徐文畅你个猪!谁准你告诉别人的!还是不是朋友了!
  淡定帝:咱俩不绝交了吗?
  淡定帝:哦对,他对象貌似还是个外星人,也可能是妖怪。具体你们问他。
  淡定帝轻描淡写地爆料完毕,闭麦深藏功与名。群里安静了一秒,然后“昀崽开窍”的话题瞬间换作“祝董牛批”,转眼刷出两页。
  祝昀愤然屏蔽,狂躁地捏碎了第二颗爆珠,额头上青筋乱跳。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来电显示:余应绶。
  祝昀摁断,对方又拨,他压下火气接起:“喂。”
  “昀崽?”对面传来一个非常有磁性的男声,几乎能把人骨头听酥了,“一夜情,嗯?”
  可惜,这把低音炮,祝昀已经听了快二十年,早就免疫。他翻了个白眼:“干嘛啊!我还急着跑路呢。”
  “发发攻几”顿了顿,问道:“你在哪儿?”
  “酒店。”
  “把地址发我,我来接你。”
  “够意思啊哥们。”祝昀眼前一亮,又烦躁地挠挠头:“但我现在不敢出厕所,怕吵醒他。”他压低声音,“老余,我真睡了个妖怪!”
  “……昀崽,你睡傻了?”
  “我骗人天打雷劈。尾巴得有一米多长,乌漆麻黑的,贼他娘的吓人,等我给你看图。千万帮我出出主意啊哥,人命关天,我得赶紧开溜。”
  “好好好我信你。那人……妖怪还睡着?”
  祝昀悄咪咪推门探出脑袋:“嗯。”
  “听我的。”余应绶想了想,“衣服穿在身上没?”
  祝昀缩回门内:“……只穿了个衬衣。”
  “去把裤子找出来。”
  蹑手蹑脚地踏上柔软的长毛地毯,他抖抖索索地摸到了自己的西装裤,心下一松。
  突然,床上的人型生物翻了个身,大咧咧地露出完美的六块腹肌。
  祝昀瞬间吓得浑身僵硬,伏地抱头三秒,直到听到均匀的呼吸声,才敢继续匍匐前进。
  小心翼翼地摸回洗手间,祝昀慢动作系好皮带,松了口气,对着镜子捋捋头发。镜子里映出的年轻人面色苍白,眼皮有些浮肿,紧抿的薄唇看着刻薄,却别有一种傲慢的贵族气。
  说起来,他的好相貌遗传自母亲,一双睡凤眼隐隐含光,嘴唇虽薄,但唇珠形状圆润,端的是“一枝秾艳露凝香”。
  这模样美得很有侵略性,旁人见他,首先注意到他似笑非笑的狭长双眼,再将视线移到轮廓清晰的薄唇,便是过目难忘了——前提是他不说话。
  高岭之花“祝英俊”一说话就露馅。他那狗脾气和他家老头子如出一辙,跟吃了炸|药似的。
  然鹅,生平第一回 酒后乱性,却遇到了怪力乱神,天不怕地不怕满世界乱喷的祝同志终于怂了,鬼鬼祟祟地扒着酒店房门:“现在呢?直接溜出去?”
  电话那头声音嘈杂,显然已经上了车。余大少单手转过方向盘,扣住耳机:“回去,把你外套找出来。”
  “火都烧到眉毛了,还要外套干毛?”祝昀咬牙,“老子宁可自切丁丁也不回去。”
  “啧,那你切丁丁好了。”余应绶微笑,“你名片不搁在外套里,嗯?‘祝氏集团总裁’的名头,金光闪闪啊昀崽,就差在人脑门上贴个标签‘是老子睡的’。”
  祝昀怂了:“我去……”
  象征着自由与光明的走廊就在一步之遥,祝昀悲愤地阖上大门,灰溜溜地摸回漆黑的室内。
  大床上被褥凌乱,正中趴着个性感裸|男,身量修长肌肉匀称,而他的礼服外套正被那人卷在怀里,皱巴巴得不成样子。
  身侧垂着的那条超自然黑尾巴实在太具有威胁力,祝昀在原地打了个转,最后慢动作单膝跪上床沿,伸长手指,妄想抽走内袋里的名片。
  可惜,祝少爷的盗贼天赋显然没点满,两根修长的手指刚刚触到纸片,就被一只有力的手牢牢握住了手腕。
  硬着头皮抬头,他看见了一双深邃的蓝眼睛。
  两个人几乎鼻尖对鼻尖地对视了,祝昀呼吸一滞,第一反应……好帅!
  对方有一副混血儿的样貌,眉目深邃,鼻梁高挺,一双眼睛蓝幽幽的,像潜水时神秘的深海,几乎引得人不自觉地沉沦下去。
  纵使见惯了名利场上各色美人的祝老板,也不由心旌摇曳,心跳很没出息地漏了一拍。
  这张脸完全没有死角,白惨惨的手机灯光从下往上照在脸上,仍旧是帅得惊天动地。祝昀头皮发麻,真情实感地震惊了——特么照了扫黄灯还像是在拍硬照,有没有天理了!
  他脑筋彻底僵死,除了好帅,只能想起两个字——不亏。
  醒来后,祝昀偷偷撩起尾巴看过,对方那处有点红肿,外加自己下|身并无异样。于是他很坚定地认为,一定是自己攻了对方。
  真不亏啊!祝老板有点色迷心窍,美滋滋地想,睡过这样的美人,死也值了。
  美人皱皱眉头,哑声道:“你谁?”
  若说余应绶的低音炮像静电,那这不明生物一开口,简直就是防狼电击棒。祝昀觉得一股子酥麻从尾椎窜到天灵盖,狠狠地打了个激灵。
  余同志知道自己声音上的优势,故而说话总带着点拿腔拿调的味道,可眼前这位不同——天然的,沙哑的,美而不自知的嗓音……
  祝昀觉得腿有点软,嗓子发紧,干巴巴地开口:“我我我……”
  美人旋身,扭亮了床头灯。被褥从他胸前划落,玉白皮肤上,露出零零散散的暧昧红痕。
  “昀崽?喂喂……咔。”手机滑落,打了几个滚,挂断了。
  祝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倒是美人很淡定。他看看赤|裸的自己,又看看衣冠楚楚的祝昀,仰头道:“我们睡了?”
  祝昀:“我我我……”
  美人握住手腕把他拉近了一些,轻声道:“你会负责吗?”
  祝昀不自觉地扭动了一下腿,掩盖住异样,面色涨红:“我我我……”
  美人粲然一笑:“你叫什么?”
  距离实在太近,祝昀觉得自己快爆炸了。他试图抽回手,一下,两下,纹丝不动?
  力大无穷的美人又重复了一遍:“名字?”
  祝昀色令智昏,老实招供:“祝昀,祝英台的祝,日字旁的昀……”
  美人笑意加深,深蓝的眼睛里似乎盛满了细碎星光:“我叫白。”
  喂喂貌似你的尾巴是纯黑的吧!虽然屁股倒是挺白……
  “不是,你,你,你究竟是什么怪……”祝昀满脸纠结地指指尾巴,对着这样的美人,实在说不出“怪物”两字。
  “……”白顺势望去,瞥见尾巴,脸上温柔的笑意“咔擦”裂了道缝。
  “我真不是故意的!”祝昀闭上眼,冷汗直流,“饶了我吧大仙!放心我绝对绝对不会告诉别人!”
  ——昀崽你忘了你刚发的照片了吗?
  半晌,白没有动静。祝昀从指缝里偷偷看去,却见他的美人泫然欲泣地抱着那条尾巴,自怨自艾地说:“是不是很丑?”
  “哎?”
  白咬唇,追问:“你是不是觉得很丑?”
  哎???这展开不对啊!妖怪被识破真身,难道不该恼羞成怒一口吞了自己吗?
  祝昀呆呆顺着他的意思,嗫嚅道:“不,不丑?”
  白眸中似有星光浮动,屋子里渐渐弥漫起若隐若现的青草香气。他声音沙哑,带着说不出的蛊惑:“既然如此……那你摸摸它。”
  祝昀怔怔望着闹别扭的白,心觉自己该拿出老攻的气魄,便抬起空闲的手,大着胆子摸了摸那条裹着鳞片的黑尾巴,小声说:“真不丑,帅毙了。”
  触手温凉,似玉石触感,却偏又柔软灵巧。他本只想做个样子,却不由自主地多摸了两把——从中段摸到尾巴尖,那小巧的尾巴尖竖起来,挠了挠他的掌心。
  在他碰上尾巴尖的刹那,白抖了抖,呼吸有些不稳,面孔泛出醉酒似的薄粉,蓝眼睛竟在瞬间转为竖瞳。
  祝昀没注意,专注地逗弄活泼的尾巴尖,几乎忘记了白的存在。
  白的耳朵动了动,浑身的肌肉绷紧,就在他克制不住欲|望想要翻身扑上的瞬间——笃笃。房门敲响了。
  作者有话要说:
  痔疮上火的佛系攻+自以为是攻的暴躁受=一个啥也没有发生的纯洁夜晚
  (看我正直的眼神儿)
  小可爱们,作者君的新文《教授,你的龟!》3月25日下周一即将开始连载啦!
  戳专栏可收——
  【不小心穿成乌龟的美人受和高冷傲娇的天才教授攻,困在南极科考站被迫同居、相依为命的搞笑故事。
  养企鹅,看极光,还吃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喜欢的可以点波收藏哦!
  开文前三天红包掉落么么哒!
  ★详情简介★
  高考前,纪凡老做怪梦,梦里成了慢腾腾的巴西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