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用一碗白粥拐回来的老攻(近代现代)——颜薇

时间:2019-06-11 08:14:50  作者:颜薇

 《用一碗白粥拐回来的老攻》作者:颜薇

 
 
文案
 
开夜宵摊的小老板心地善良,捡了个喝多了的漂亮“少爷”回家。
第二天“少爷”秘书拍给小老板一沓钱!
秘书:我们杨总说了这些钱给你,让你从此离他远一些。
小老板:钱我收下了,你快点领你们杨总看看脑子吧。真心,实劝。
杨英:……
龟毛挑剔豌豆公主攻×大大咧咧粗糙爷们受
短篇,日常文。
 
内容标签: 甜文 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信,杨英 ┃ 配角:罗西西,韩欢,皮帅 ┃ 其它:
 
 
 
 
  ☆、我困
 
  夜还未深,远处直指夜空的高楼大厦上霓虹灯光彩耀眼,更映衬得背阴处的街道简陋寒酸。
  这里是老城区,虽然没有新城区那样富丽堂皇,却因为生活简单房价便宜,还是留下不少跟不上快节奏的人群。
  虽然生活设施经过几十年的风雨洗礼已变得老旧,但是却潜移默化受着时代发展的影响,娱乐美食美容等等店铺,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
  “嗨,美女,四杯奶茶,一个巧克力不要珍珠的,一个草莓放椰果的,剩下两个原味的。”
  只有十几平方的小店中,因为这个如一阵风卷进来的女子,变得活力四射起来。
  外面还是数九隆冬,这女子却穿了件半袖的枣红色针织衫,下身是黑色紧身裤和同色运动鞋,勾勒出美好的曲线同时,散发出青春无敌的气息。
  “哟,西西姐,还没打烊呢?”站在操作台后面小胖妞戴着副圆圆的眼镜,笑得比手里的奶茶还要甜。
  “没呢。”罗西西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
  “好了,西西姐。”小胖妞装好奶茶,不好意思的道:“你跟罗信哥也别熬太晚了。”
  看着小胖妞红得跟个大苹果似的脸蛋儿,罗西西挑眉颇有深意地笑道:“好的,谢谢小凡,我一定把这话带给我哥,嘿嘿。”
  小胖妞的脸更红了。
  清脆的风铃声被掩在玻璃门内,罗西西一手拎着奶茶袋子,一手搓了搓露在外面的手臂,冷风吹过起了层鸡皮疙瘩。
  要不是客人催着非要奶茶,她就穿件外套再出来了,这要是感冒了还要花不少钱。
  罗西西使劲儿吸了吸鼻子,一溜烟跑进奶茶店斜对面不远的“西信家”。
  这个充满日式味道的名字下,却是一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大排档。
  为响应当地“建设良好营商环境”工作的原因,所有街边大排挡不许就地摆摊,必须归入正规门面店铺中,这让无论老城区还是新城区的临街店铺租金都暴涨一波。
  以前搭在店铺外面的临时餐棚也必须拆掉,尤其是烧烤摊更不许用炭炉露天烹饪,同时冬季来临又是烧烤摊的淡季,这让许多老城区的大排档关门大吉。
  不过这家“西信家”却是依然夜夜火爆,来这吃夜宵的人络绎不绝。
  不光是这家有个貌美如花却泼辣难驯罗西西,也是因为七八年来他家的夜宵一如既往美味又干净。并不因为物价上涨分量减少,在大家伙儿能接受的价格中算得上物美价廉。
  人总有一种习惯性,衣食住行哪一方面都会有自己的偏好,并且在时间的作用下形成固定的模式。
  来“西信家”吃夜宵的都是周围的老街坊了,彼此大多都是熟面孔。
  店面不算大只有十张桌子,墙壁刷的雪白,贴着一些水彩画的美食。地面是黑色仿大理石粗瓷砖,擦得能倒映出人影来。
  “西西啊,给我再拿双筷子,明明不太会用。”坐在里面一桌是个妈妈带着三四岁的小男孩,小孩子手还不太灵活,一根筷子滚落在脚底下。
  “好嘞。”罗西西从吧台抽出一双一次性竹筷,掰好了递给小男孩。
  “明明自己能吃饭了,真厉害,不过要小心一些哦。”
  “谢谢,西西,阿姨……”小男孩甜甜笑着。
  “真乖。”罗西西揉了揉男孩的头发。
  “西西啊,上次我给你哥介绍那个女孩怎么样?”男孩妈妈问到。
  罗西西有些尴尬,道:“陈姐,我哥那人没那个福气。”
  陈姐:“我知道你们家的情况,也跟那姑娘说了,她说不嫌弃你哥,你看是不是……”
  罗西西心里有刺又不好意思冷脸,只好敷衍道:“我哥那人死心眼儿,也不想害人家姑娘。谁不是娘生爹养的,哪能让人家跟着我们吃苦。”
  “唉,也是。”陈姐给儿子夹了筷子小菜。“可是你哥都三十了,再不找只能找个二婚的了,可怎么好。”
  罗西西嘴角抽了抽,干笑几声:“可能缘分不到吧……”
  “哎,姐姐,给再拿瓶啤酒!”
  突然响起的声音救了罗西西一命,她对陈姐笑笑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坐在靠窗那桌的几个女孩不知说起了什么,低声叽叽喳喳的笑着,又举着手机拍几张照片,才悠哉悠哉地吃着桌上的食物。
  另一桌的大爷吃完招呼罗西西结账,趁着她找钱的空挡低声道:“小罗,别听那个陈红丽的,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找个老婆成天管你这个管你那个,烦都烦死了。”
  “赵大爷,九点了。”罗西西努努嘴,老头看了看店里的钟,哎吆一声。
  “看,过了九点不回家你大娘就要把我关外头,你说这哪是找老婆这就是找个祖宗!”
  “大娘对您多好啊,你看对面小区的赵大爷一个人过,家里连点人气儿都没有。”罗西西找好钱,送着老头出门。“天晚了,您可小心点脚下。”
  “知道啦知道啦,快回去吧,外头冷。”
  赵老头哼哼着走调的“阿庆嫂”,胖墩墩的身影消失在暗夜中。
  冷风袭来夹着些碎雪粒子,罗西西忙想关上门,却被一个身型高大的男人从外面拉住。
  屋里暖色的灯光照在他那英俊的脸上,却是泛着丝丝凉意。
  “欢迎,欢迎光临。”罗西西打了个哆嗦,这男人也不知被谁惹了,臭着张脸跟人欠他几个亿似的。
  男人不接话只冷冰冰低头看着罗西西,眼神直愣愣有些散焦。
  “冷。”
  男人吐字带着些沙哑的低音,一股酒气淡淡飘散开来。
  罗西西一愣,心说原来是喝多了。
  她侧身把男人让进店里,看着他跟丢了魂儿似的撞上门口的桌子。
  巨大的碰撞声引起了其他食客的注意,靠窗的那几个小女生顿时激动起来。
  “哇,也太帅了吧。”
  “是啊,喝多了也帅啊。”
  “极品帅哥!”
  “我要他的联系方式!!”
  然后她们四个就让罗西西见识到了什么叫有贼心没贼胆,激动完了没一个付诸行动的。
  倒是他哥听到前面的动静从厨房里出来,皱着眉凶巴巴问道:
  “怎么了?”
  罗信的出现,让本来在冬夜里温暖着众人的小小店面,骤然多了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强悍侵略之气。
  老城区没有五光十色的夜生活,也没有长明未央的不夜天。
  过了十点大街上已经没有人影,寒冬的夜里更是如此。
  店里只有一桌的四个女孩,晚归的陈红丽母子,和这个喝多了坐在桌子前两眼发直的帅男人。
  罗信摸出一颗烟叼在唇边点着,从嘴角溢出来的烟雾模糊了他略带戾气的脸庞,神奇的掩盖住了这具身体里散发出来的锋利感。
  “哥。”罗西西无奈道:“遇上个喝多的。”
  罗信皱着眉顺着妹妹的视线看过去,那人也眯着着双眼看过来。像是夜晚在这水泥森林中迷失方向的旅人,带着不知所措的空洞和迷惘。
  “啪”。
  五毛一个的打火机被随意丢在吧台上,罗信走近男人,低头:
  “喝多了?”
  “饿。”
  男人似乎是闻不惯罗信那劣质的烟草味,嫌弃的往旁边躲闪。
  “嘶——”罗信不悦地把烟掐灭。“等着。”
  “哇,这小馆子真是藏龙卧虎啊。”
  “想不到掌勺的师傅居然也是个大帅哥啊!”
  “今晚真是我的幸运之夜!!”
  “会做饭并且做的这么好吃的男人已经稀有了,还长得这么有男人味,更稀有了!!”
  见着罗信转身进了厨房,那四个女生又嘁嘁喳喳起来。
  罗西西见怪不怪,如果不是家庭的拖累,他哥光凭着这副好皮囊早就成家了。
  陈红丽吃完饭结账,罗西西送给小男孩一颗糖,被陈红丽夺过来放在吧台上。
  “小孩子吃糖对牙不好,跟阿姨说再见。”
  “再见了阿姨。”小男孩委屈巴巴看了眼高高的吧台,被他妈妈扯着走出了店门。
  没一会儿一碗冒着热气的白粥放在了男人面前。
  “吃吧。”
  男人抬头看了看挡住灯光的身影,冰冷的胃里似乎被这热气诱惑咕噜噜哀鸣起来。
  粘稠的白粥闻起来是稻米的清香气,入口微烫软糯,几乎融化在唇齿之间,滑过喉咙将一团暖融融的热气坠入胃中。
  半碗粥下去,男人觉得手脚都跟着暖和起来。如春日里躺在暖阳下,被阳光晒得浑身舒泰。
  “你看啊,他吃粥的样子好像一个高贵优雅的公主。”
  “不应该是王子吗?”
  “可是我觉得他给人的感觉好像一个教养良好的公主哎,哪怕隔着二十床垫子也能感觉到底下的豌豆。”
  罗西西趴在吧台上偷看男人,确实这样。
  先不说那身看起来用料就死贵的衣服,就那拿着勺子的手细白柔嫩,一看就是没干过活的样子。
  哪像自家哥哥手上不是伤疤就是老茧。
  可是这样一个与他们这些小市民看起来就不是同个世界的“公主”,怎么今夜会流落民间呢……
  店里钟表的指针指向十一,四个女孩也结了账在店外分开,走向各自回家的方向。
  收拾干净厨房的罗信出来就看到趴在吧台上睡着的妹妹,还有依然呆愣坐在那里的男人。
  “别睡了,小心感冒。”
  他推醒罗西西拿纸巾擦了擦她嘴角的口水,指着男人道:“他怎么还不走?没钱付?没现金不是有微信和支付宝吗?”
  不等罗西西回答,罗信就走过去,对着男人礼貌道:“先生,我们打烊了。”
  “我困。”
  男人抬头可怜兮兮地看着罗信,那眼神让罗西西想起了刚刚被妈妈夺走糖块的小男孩……
  
 
  ☆、开房
 
  轰隆隆白色的卷帘门落下,像是一天的舞台到了谢幕时分。
  清冷的街道上只剩下路灯的身影,莹莹撒下一片昏黄的光芒。
  “哎?醒酒了没?”
  罗信整个人裹在黑色的棉服里,看着只穿了一身薄薄西装的男人问到。
  “困。”
  “哥,要不去给他开间房吧,这么扔这别半夜冻死了。”罗西西于心不忍,他们这个冬天能够零下二十几度的城市,喝醉的人倒在路边没人管的话就会冻死。
  “成。”罗信烦躁地点上一颗烟,领着男人走进最近的一家旅馆。
  这家旅馆就是自家房子改建的,门口是接待吧台,里面是用石膏板隔起来的一间间小屋。
  “哟,这不是罗信嘛?”吧台上趴着打瞌睡的老板娘看到进来的两个男人顿时精神起来。
  罗信:“给我朋友开间房。”
  老板娘:“身份证。”
  “你这怎么还突然想起要身份证了?”罗信语气里带着些嘲讽,这样路边的小旅馆管理松散,有没有身份证是不是两口子,只要给钱就可以开房。
  老板娘讪讪笑道:“这不是最近查的严嘛。”
  罗信低头啧了一声,对男人道:“身份证?”
  男人眼神缓缓聚焦到罗信身上,看了半天罗信伸出来的手,似乎才反应过来。
  一个黑色钱夹放在罗信手中,瘪瘪地却入手细腻,能够摸出来这皮子的高级感。
  翻开皮夹没有一张现金,只有几张看不出干什么用的卡。
  “……”罗信牙疼,捡了个醉鬼不说,现在还要帮他付房钱吗?
  抽出钱夹里最上边那个身份证,上面的名字是“杨英”,照片里的男人眼神冰冷嘴唇紧抿,一点也不像现在这种傻乎乎的样子。
  “能不能等他明天清醒了再付钱给你?”罗信又摆弄了其他的卡,根本看不出来哪个是银行卡。就算他知道那个是,刷卡时恐怕这男人也想不起密码。
  老板娘市侩的笑道:“哎哟,我们可是小本生意,他明天要是掏不出钱来,我找谁去啊?”
  “……”罗信斜了老板娘一眼,就凭男人能穿起这身用料考究的衣服,他也不像付不起一晚旅费的人吧。
  “欢迎光临。”
  门口迎客用的电子小玩意再次响起,推门进来两个男人。
  “开房。”
  两个男人拿出身份证开了一间大床房,一个男人付钱,另一个男人却上下打量起罗信两人。
  “要不要一起玩玩?”
  “滚。”罗信明白这俩是什么人,他不歧视但并不代表他可以随便被人调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