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见涩起意(GL百合)——一只花夹子

时间:2019-06-11 08:13:48  作者:一只花夹子

   《见涩起意》作者:一只花夹子

 
  文案一:嘉朝颇负盛名的宽王一病不起,久治不愈。
  本是有三个月后才将娶进门的未婚妻,眼下不得不提前完婚,只为冲喜。
  然而在新婚当天,宽王还未掀起刚过门的妻子的红盖头,命就没了。
  王妃:?
  还没等完全反应过来,宽王妃梁漪成为了21世纪十八线开外的女明星梁漪。
  原身没有经纪人没有助理没有粉丝,糊得彻底。
  但却有个签了恋爱合约并小自己三岁的女朋友。
  合约还是原身当初见色起意逼迫对方签的。
  王妃:?
  心态崩了。
  文案二:你我都在跌跌撞撞,请靠近我靠紧我。
  娱乐圈混不下去转行当游戏主播王妃X暂时很穷富二代。
  【穿越到现代的王妃梁漪的自问三连——
  今天打游戏了吗?今天有钱了吗?今天反攻了吗?】
 
  内容标签: 恋爱合约 古穿今 甜文 直播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漪,纪涩言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开新文啦
  略微逼仄拥挤的房间里,一扇玻璃小窗开了条缝。
  任性的阳光并不在意正在屋内睡觉的女人需不需要它的温暖,直直地穿过带着点点污渍的玻璃窗照进去,随后便赖着不走了。
  过了会儿,它这样的耍无赖的行为终于得到了回应——本来在床上闭着眼的女人眼睫颤了颤。
  不过她的眉头紧锁,显然这觉本身睡得也并不安稳和香甜。
  没几秒。
  梁漪还是被阳光给刺到眼睛,她偏了偏脑袋,直到面对着还算洁白的墙壁,这才虚着眼适应光线。
  而当她完全睁开双眼以后,刚睡醒的那一点迷糊瞬间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只有失落与悲戚。
  又两秒。
  梁漪的眼睫再次颤了颤,且鼻尖已经微微泛红,黑白分明的眼里也有了层蒙蒙水雾。
  而就在此刻,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道声音,让她觉得熟悉又陌生:“小漪妹妹,我就说了不行吧。你这一觉睡了六个小时,醒来不还在21世纪还在秘市吗?”
  这是个女人的声音,梁漪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听得最多的便是这道声音了。
  并且就连她自己说话的时候,跟这个女人的声线是一模一样的。
  因为她们是同一个人,或者说……目前都在同一具身体里。
  梁漪紧抿着唇没有答话,她眼神有点复杂,有万千思绪都跑进里面。
  随后她一只手撑在床上,缓缓地坐了起来,接着又往旁边挪了挪。
  她靠着墙,躲着越发毒辣的阳光,没多久曲起双腿抱着膝盖,将额头抵在了上面。
  浓密的黑发随意地散在了周围,与白皙的胳膊对比鲜明。
  从她背部的起伏来看,她正在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脑海里的声音在这时候又响了起来,对方先叹了口气后,随即安慰道:“小漪妹妹,别挣扎了,你不是也说你们那个什么什么嘉朝……那个最会算命的高僧灵心大师也说了这是天意吗?”她顿了一下,声音也有了些悲伤的意味,“天意不可违,你就认了吧。”
  梁漪听完这番话后轻咳了一声,她仍然埋着脑袋,但嘴巴却张了张,说出了今天的第一句话:“我向来不信天意。”
  “但你现在不得不信,因为你已经来到8102年了。”对方“哦”了下,声音转而含笑,“不好意思,是2018年,8102说顺口了。”
  “……”梁漪没有再答话,她抬起头来,环顾了一圈这个房间。
  自从两天前她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以后,除了脑海里的原身的记忆让她看见了这个所谓的21世纪的面貌外,她目光所及处都只是这个房间而已。
  房子不大,甚至可以用小来形容,而且家具也不多——一张小床、一个单人沙发、一个小凳子和摆满了物品的小桌子。
  对方见她没反应也不恼,笑嘻嘻地又开口了:“要我说啊,还是放平心态吧。你之前是丞相之女,后来又是个王妃,但这些身份吧……压根没啥用是不?天意就是天意,我作为无神论者也不得不信了。”
  “还有就是我刚接到地府的通知,要我一个小时以后就得去报道。这两天要不是因为地府也放中秋节,我可能都没这两天假期。”
  梁漪听她这么说,低垂下眉眼,她看着“自己”的手,轻轻地揉了下薄被,缓缓开口:“梁姑娘,那……你之后会去往何处?”
  至于自己……应该是会在这具身体这个世界继续待着了。
  “不知道,地府还没告诉我,让我去报道是投胎还是穿越还是去当杂工。”
  “其实我内心还是感到悲伤的,我只不过是喝了酒而已,结果就......”
  说到这里,她转开话题,音量拔高了一点:“对了,我这两天说的内容你都记住了吗?”
  梁漪仔细回想了下,确定自己记得很清楚明白以后,应了一声:“嗯。”
  “那我们来复习一遍哈,我名字跟你一样,今年二十五岁……”
  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梁漪就被灌输了这个身体主人跟她同名同姓的梁漪的记忆,但这记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到了二十岁而已,往后的五年在脑海里完全是空白一片,因此对方在这两天才捡着重要的事情跟梁漪讲,好让梁漪尽量不出差错。
  现在若是有旁人在场,或许会认为是一个女人正在自言自语。
  但事实上又怎么会是呢?
  他们不会知道,这张美艳的皮囊下已经换了灵魂,这具身体里,住进了来自另一个时空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对方终于有了要收尾的意思:“好像也没什么要再补充交代的了,只是希望在我离开以后,你别被其他人发现了你不是我,不然小心要被抓去当小白鼠。”
  “小白鼠”是什么含义无需对方解释,因为脑海里有着这方面相关的记忆。
  梁漪点头:“好。”
  “然后你用手机帮我看看现在几点了,我一会儿得去赶通往地府的电梯了。”
  梁漪照做以后,认真回答:“九点五十五。”
  “还有五分钟。”
  “嗯。”
  阳光在这期间又往里面挤了不少,梁漪也往床尾的方向挪了一点。
  一时间屋内安静了下来,两个梁漪的心情都不太平静。
  一个因为要离开,一个因为要留下。
  又过了一分钟的样子,脑海里的声音再度响起:“其实......小漪妹妹,我还有件事瞒着你忘了说。”
  “您请讲。”
  “那就是,我吧......”对方吞吞吐吐,“我有个恋人,但她性别跟我们一样,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大脑里过往的记忆迅速弹跳出来,梁漪语气有点不确定地开口反问:“......女朋友的意思?”
  “快没多少时间了,我长话短说。”
  “她叫纪涩言,可能一会儿要过来找我。”
  “之后你们怎么相处我应该都不会知道了,但劳烦你帮我带句话给她,一会儿见到她以后就直接说。”
  “行吗?”
  “好。”既然是对方的最后一个要求了,梁漪觉得自己占据了人家的身体,这点忙能帮就帮。
  毕竟她连最后一句话都来不及跟她的亲人讲就来到了这里,她明白临走前没能把想要说的话说出口是怎样的遗憾和痛心。
  而等到对方说了那句话之后,梁漪沉默了几秒,犹豫开口:“梁姑娘,可否换一句?”
  因为记忆搜索出来的结果告诉她,这句话说不得。
  “不可以。”对方的态度坚决,而且开始诉苦,“哎,我都快走了,永远离开这个世界,我……”
  小桌凌乱,上面的护肤品化妆品胡乱放着,梁漪盯着桌上的一块合着的小镜子,没等对方讲完整句话以后就嘴唇动了动,心软点头。
  “好。”
  而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脑海里再也没有了那道女声——原身没同自己道别。
  梁漪握着手机,有些失神,没了动作。
  半晌。
  梁漪终于将汹涌的泪意忍住,她紧抿的唇张开一点,轻声对着空气道:“再见,梁姑娘。”
  这是她来到这个陌生世界的第三天,没了对方的指点,往后的一切她都得靠她自己。
  梁漪在床上又坐了一会儿以后便起身下了床,先去更为窄小的浴室洗漱,接着就坐在了小椅子上开始收拾起了小桌子。
  桌子上的东西又多又乱,梁漪自己凭记忆和感觉分类整理。
  当原身还没离开的时候,她就想这么做了,但对方不让。
  桌子虽然小,但收拾起来却没那么容易,梁漪全程拧着眉,最后终于将桌子整理得看起来整齐了不少。
  而在她刚吐出一口气,正打算又整理茶几的时候,门铃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突兀地响了起来。
  梁漪神情带着疑惑,不过她还是站了起来,走了两三步就到了门口。
  不出意外的话,来的人便是“自己”的恋人纪涩言了,因为原身说了今天纪涩言会来。
  对于自己有个女性恋人这件事,梁漪的接受速度并没有那么快,她现在还在不解:互为同性也能在一起的吗?
  想到这个,梁漪又忍不住咳了下,但她来不及再多做思考了。她把手放在门把锁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以后,将门打开。
  梁漪做足了心理准备见这个“女朋友”,但当真的看见站在门口的女人的脸的时候,她一下就像是哑火的鞭/炮,点了线也毫无反应。
  门口站着的女人一头波浪短卷发,微厚的嘴唇上涂了艳丽的口红,眉毛略浓,看起来有点凶,并且因为穿的是旗袍,有点壮硕的体型没有半点遮拦,站在她面前就能感受到一股压力。
  她嘴里还叼着一支没点燃的烟,看见梁漪的惊讶的表情后眼睛都瞪大了一点,随后轻轻扯了下嘴角:“怎么?不认识我了?”
  女人的声音也有些粗犷,低沉且沙哑。
  梁漪暗自倒吸一口冷气,她倒是没想过,原身的眼光竟......
  如此特别。
  不过梁漪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带话。她本就是言出必行的人,既然答应了就得做到,而且这句话早点说完也就早点轻松。
  她想了想,就将手负在身后站直了身体,微微抬头看着比自己高一点的女人。
  但由于对方实际模样与自己想的有点出入,梁漪不禁咽了下口水,随后故作镇定地出声:“我......”她停了一下,看着对方的眼睛,鼓足了勇气,将余下的话说完整——
  “要把你日得喵喵叫。”
  作者有话要说:  又再见了!是我是我还是我!
  我一只花夹子开新文了!
  48小时内本章留言发红包
  谢谢大家收藏~
  预收文:《休想亲我》
  文案1:
  真心话大冒险,输掉的池说选了真心话。
  朋友:“你是不是不喜欢楼下公司的贺临笛?”
  池说没有犹豫:“是。”
  没两局,又输了,池说选了大冒险。
  朋友:“去楼下跟贺临笛说你不喜欢她。”
  池说:“不如把我杀了火化了拿我骨灰盒放她面前你们帮我告诉她?”
  文案2:
  实际上池说年少的时候喜欢过贺临笛,但当时很快她就放弃了对方,因为贺临笛迷人耀眼很受欢迎,根本不认识她也不差她的心意。
  于是池说锁定了另一个暗恋对象,但没过多久,就看见贺临笛将她看上的乖乖女生抱在怀里动作亲密满脸笑意。
  池说:啥他妈爱情不爱情的,我刀呢?
 
 
第2章 
  梁漪知道“日”的另一层意思,因为记忆里有着一堆的……黄色废料。
  因此在当原身要求她带这样一句话的时候,她自然是想要拒绝的,但由于这是原身的最后一个请求,梁漪还是软下了心答应了。
  不过她没有想过说出这句话的后果会是怎样,也由不得她想了。
  对面的女人听见这句话后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她又将圆眼一瞪,微微侧头把整支烟往地上一吐,看着梁漪的眼神凶狠且凌厉:“你给我日一个试试?”
  梁漪顿时惊住,抿着唇不发一语,因为她当然是......试不出来。
  对方也没再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开口说起了别的:“好哇!我看出来了,你又没钱交房租了是吧?”
  女人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肉都在颤着,浓妆艳抹下的面孔透着一丝狰狞。
  梁漪这才完全反应过来——她认错人了。
  但她还没开口问具体情况,对方语气软了一点,又道:“这都24号了,之前你就说中秋节转钱给我,今天中秋节了,钱呢?”
  原来是房东,来催租的。
  由于这五年内的记忆缺失,而且原身走之前也没告诉她这些,以致于梁漪此刻的心情颇不平静。
  但她表面上看不出来内心的一点波澜,甚至非常镇静和淡定:“请问......租金多少?”
  梁漪在这里住了两天,这房子跟她前世住的地方完全比不得,小到她一开始都不能适应。而且小还不是主要的,更关键的是乱,要不是因为实在是太困了,她根本不会在这个地方睡觉。
  曾经她的父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一朝丞相,家里也都对她宠爱有加,因此梁漪自小就享受着荣华富贵锦衣玉食,她金贵得很,但来到了这里,却成了如此落魄的模样。
  “嘿!你真想赖账啊?你在我这住了一年多了,你还在这问租金多少,怎么,以为我会给你少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