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灰飞烟灭后我恋爱了(玄幻灵异)——浅无心

时间:2019-06-11 08:12:33  作者:浅无心

   《灰飞烟灭后我恋爱了》作者:浅无心

  文案:
  一
  前世,玉汶神君顺手捞了个魔族少年回九重天,精心栽培实力护小弟,圆了对方飞升成神的愿望。
  最后,玉汶灰飞烟灭之际,捡回了一条老命,成了个人参果。并且对天上的姬玄帝君一见钟情。
  二
  万年后
  九重天第一高岭之花、万年都不曾近过女色的姬玄帝君被一个人参果无端碰瓷。
  人参果长得丑萌丑萌的,每天屁颠屁颠地跟在帝君身后,还胆大包天地混进了帝君的寝宫,为了引得帝君注意,死皮赖脸各种招数无所不用。
  旁人眼红嫉妒:帝君一定不会喜欢上人参果子精!
  后来,姬玄大帝当众将人揉进怀里,又是痛恨又是宠溺地在他耳边咬牙切齿,“我爱惨了你。”
  #我捡了个徒弟死后他为我思念成狂#
  #帝君他有位白月光#
  假萌新真大佬受x偶像包袱太重高岭之花深情美人攻
  注:1v1,HE,前世今生巨甜互宠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玉汶 ┃ 配角:很多 ┃ 其它:神魔
 
 
第1章 
  西天和九重天相连的云层翻滚,厉风呼啸而过,闪电穿梭其间,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两天相接的云层里,一件带着纯正佛光的袈裟如同风雨飘摇的小舟,忽然破空而出。
  急风猛烈地刮在脸上,玉汶头顶上的两片叶子在狂风中瑟瑟抖动,他努力睁大自己豆丁儿般圆圆的眼睛,试图辨认方向。他身子伏低,爪子抓紧身下剧烈抖动的袈裟,生怕在这罡风中被吹下去。
  远远看过去,仿佛狂风暴雨中的小船,让人忍不住替他担忧。
  玉汶现在这副身体,是在西天如来佛座下长了三万七千年的人参果子精。刚开灵智,半点修为也没有,连化形都化不了,只能迈着小短脚和小爪子,顶着两片翠绿极了的叶子。简洁来说,又弱又嫩。
  但这并不阻碍他逃离西天的步伐。
  玉汶精心谋划,甚至把西天如来佛的袈裟都给顺手拿来了,还用了自己的全部灵力操控这件袈裟,用作赶路的坐骑,逃出令他痛不欲生的西天。却不料遇上这坏天气。
  西天什么都好,佛光普照,梵音阵阵,平和宁静,就是佛法令人头大。
  玉汶不爱佛法,他自灵智开化以来,就在如来佛跟前聆听佛经听了整整一年。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楞严经》被每日提上来说上两遍,玉汶听的恨不得当场去世。
  前世的玉汶在九重天做神仙的时候,如来时常邀请九重天诸仙来西天聆听佛法修身养性,他只来过几趟,倒也因此对西天比较熟悉。
  ……
  九重天上的末代玉氏神仙玉汶神君,在一万年前的湮灭雷劫中,就该魂飞魄散不复于三界了。
  而就在他灰飞烟灭的时候,忽然天降大功德,漫天的功德金光,愣是逆转乾坤般救回了他分崩离析的三魂六魄。
  然后就是在西天醒来,扑面而来的诵佛声直接把他震了个怀疑神生。
  玉汶一边忍受如来喋喋不休的谈经论道,一边养精蓄锐,吸收灵气准备修行。
  某一日如来注意到了他。
  慈祥的面容落在他眼中,那带着宽宥和怜悯的目光静静地落在他身上,如来并不怎么惊奇,语气轻松愉悦:“你在我跟前也呆了三万七千年,可终于开化了灵智,你往后就叫灵佑。我给你去找个人,托他照看着你。”
  没等如来给他安排佛僧过来,玉汶拼了命地迈着小短腿就跑了。
  白捡来的命,他可不想在西天当个无欲无求慈悲为怀的佛僧。
  他前世大半时间就呆在九重天,他也厌烦了,不想去了。
  那就只有魔界,四海和人界。
  魔界凶险,他是具有灵性的人参果,是上好的滋补灵药,一入魔界怕是会给直接吃了。四海波涛汹涌一堆虾兵蟹将,难于相处,就只有人界,热闹多彩又不过于凶险。
  玉汶奔着人间去。
  做神仙当然是为了快活,为了顺心意自由自在,他前世鲜少去人间,倒对人间很是好奇。
  ……
  出西天有两条道,一往九重天,在云层之上,终年风和日丽,只是玉汶不会腾云驾雾,故而选了这条比较凶险的路。
  在云层之下,他可以直接飞掠过西海,往凡间去。只是运气一差,就会像玉汶今天这样,遇上劲烈的罡风。
  玉汶整个果子脑袋都被吹得晕头转向。
  他手下艰难地操控着如来的袈裟,忽然前头猛地炸开一道数尺高的浪花,玉汶来不及转向,直接就撞了上去。
  冰冷的海水裹挟着炸裂的石子,袈裟不受控制地翻转过来,玉汶大惊,手下一滑,整个人都摔了出去。
  天地都仿佛翻转了过来,玉汶的小眼睛被海水灌入,刺痛的睁不开,惊慌失措地想要捏诀召回坐骑袈裟,才猛然想起自己没有修为,连灵气都在驾驭袈裟中损耗地差不多了。
  他从半空中猛地往海面坠落。
  海面掀起的巨浪将他整个裹住。
  人参果从本质上来说并非神仙,只是一颗开化了灵智的果子精,脆弱地跟凡人肉胎一般经不起折腾。那种四处使不上力气的挫败感和对未知的潜在危险的恐惧顿时让玉汶整张脸都变得苍白。
  害怕和恐惧是他前世做神仙鲜少体会到的情绪。
  落入海水,他会游泳吗?海面下会有危险的海兽吗?
  坠落只是一瞬,玉汶思绪如同电光火石。
  他距离海面还有三尺的时候,一道柔和的气流猛地席卷而来,将他整个果子都裹住,触感轻柔地不像话。
  玉汶停止了下落的趋势,他爬起来睁开眼。
  明亮的剑光破开波涛汹涌的海面,带着剑主人凛冽的气势,海面四道水柱冲天而起,浪花飞溅,随后坠落,所有的躁动都被镇压,整个海面再度风平浪静。
  玉汶微微睁大眼睛。
  眼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穿着墨青色长袍的男子,背对着玉汶。他背影挺拔颀长,黑发落在背后,只留一个轮廓深邃的侧脸,右手落在身侧,指节分明,是一双握剑的好看的手。
  带着高不可攀的冷然气息,静默肃穆地仿佛是九天神尊。光是背影就让人心生向往。
  玉汶召回了袈裟,稳稳当当地爬了上去,却见对方收回了剑,一句话也不多说,驾着祥云就走。
  玉汶脱口而出:“仙君请留步!”
  那人果然停下了脚步,转过了身看他。
  那双眼睛仿佛是琉璃般漂亮,映着无边的西海,仿佛带着深邃的蓝色。
  那一眼仿佛是上古神尊俯瞰凡尘俗人,不带一丝情绪波动的极端漠然,于万千世界里,偶然转身瞥见一眼,便不甚在意。
  做惯了神仙,那种无欲无求的心境,就是这样。沧海桑田都走过了几百个轮回,万年都是寂静不变的九重天的彩霞,除了日月星河,地动山摇,什么都入不了他们的眼。
  玉汶感觉人参果身体内那颗小心脏砰砰砰跳动地更剧烈了。
  玉汶问道:“请问仙君的尊号是?”
  “姬玄。”
  玉汶有些怔然,他对这个名字没有印象。
  没听过,还是他忘了?
  姬玄长相俊美,黑发垂落在身后,剑眉斜飞,削薄的唇无端让人觉得冷酷,况且他面容冰冷如霜,气质凛然威严,也只有玉汶这样出生牛犊不怕虎的才敢上前问尊号。
  他目光微沉,忽然抬手,落在了面前的小家伙的头顶上。
  人参果子精头顶上耷拉着的两片叶子被他轻轻一扯,又变得翠绿生机。
  他的手带着凉意,玉汶微微睁大了眼睛。
  他又摆了摆手。
  玉汶整个身体都翻转过来,他短促地发出了一声尖叫,随即啪叽一下跌到一片祥云上。
  如来的袈裟恢复了自由,一溜烟儿地飞回西天去了。
  玉汶从柔软的云朵里抬起头,已将看不见冷面神君的身影了。
  那淡漠而低沉的嗓音却回荡在他心上,勾的他心里头痒痒似的有些不爽快。
  那纯正凛然的剑气,和那把出鞘势如破竹锐不可当的神剑,入鞘低调地让人无所察觉,如同他的主人。
  来的时候悄无声息,迅疾如风,去的时候闲庭散步游刃有余,修为高深莫测,灵力内敛气息冷峻,连容貌都是天界上乘。
  而玉汶忍不住,目光被这人吸引过去。
  玉汶转头就往九重天去。
 
 
第2章 
  玉汶在南天门外蹲了两日,才跟在一群神仙后头,变成了圆滚滚的人参果的模样,一路翻滚着进去,避开了守门天兵的审查。
  然后他砰的一下撞上了一个人。
  来人弯下腰,捏着人参果的小脑袋,把圆润极了的小东西提到了面前。
  玉汶又圆又小的眼睛睁开了条缝,偷偷瞄面前的人。
  容貌清秀,眉眼俏丽,秀发挽起,淡青色外袍罩着一件绣花长裙。从外人看来,就是个貌美如花的女仙君。
  玉汶却吓得爪子和脚都冒了出来。
  来人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两人到一棵老树后,仙人伸手摸果子头顶上那触感柔滑的两片叶子。
  “真是稀奇了,九重天上也有你这样开化了灵智的果子精?你这模样我有些熟悉。我上个月往西天去听如来佛祖讲佛经,你跟他跟前那个丑丑的人参果简直长得一摸一样。”
  这仙君叫瑞雪,却不是女的。只是喜欢穿女装,平日总见他在天上穿着女装,实际上真是个带把的男子。
  瑞雪是个自来熟,他万年前跟他有些交情,瑞雪负责凡间降雪、冰封大地,为人不错,最喜欢凑热闹。
  瑞雪猛然想起,“不过今早听闻那人参果偷偷跑出来了,该不会真的是你吧?小东西,你会不会说话?”
  玉汶默默把这人说他丑的仇记下,抬爪子摸了摸肚子。
  瑞雪笑了,“饿了?”
  瑞雪捏了个诀,把他揣在兜里,回了自己的宫里。
  天上的神仙不大需要吃东西,瑞雪只找来两盘点心,端给了玉汶。
  玉汶整个人坐在桌子上。他还没有化形,整颗果子大概比小臂的长一些,把爪子洗干净后才吃东西,事儿多又娇贵。
  瑞雪和万年前一样,住着的是一座偏殿,清净又闲适。九重天是个适合养老的地方。
  玉汶把两盘点心全吃了,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瑞雪说:“想不到你这身板看着又弱小又白嫩,吃的倒挺多。”
  玉汶从石板桌子上站了起来散步消食。
  这颗果子精生长了万年才开化灵智,在如来佛面前沐浴了三万多年的佛光,体内灵气纯正而充盈,几乎源源不断,让玉汶都心中惊叹。
  九重天灵气日渐稀薄,法术要灵气施展,没有灵气,活了万年涨起来的修为也没大用。他这副身体内的灵气充盈,还真是个稀奇的宝贝。
  瑞雪拨弄着他头顶那两片叶子,触感柔软细腻,好摸极了,“我今早出门,还听到大家说起你呢。你来九重天作甚?”
  玉汶皱眉:“我很有名吗?”
  瑞雪道:“你原来会说话?当然出名了。如来佛给你讲了万年的佛经,西天又是个修炼的安稳之地,你却三万年了都没能开化灵智,大家都觉得你资质太差悟性愚钝。当然了小果子,天道酬勤,天赋不足后天也可以努力修炼嘛。”
  玉汶轻哼了一声,极为不屑,问:“你知道姬玄吗?”
  瑞雪嘴角的笑意顿时僵硬,他偏过头,“天帝都要礼让三分的神君,东方太极姬玄大帝,怎么?”
  玉汶问:“他住在哪里?我想找他。”
  瑞雪觉得有些荒谬,“你这一颗果子,跟九重天帝君能有什么牵扯?”
  瑞雪又看了他几眼,竟然从那小眼睛里看出一丝坚定来,“在太极宫,我带你过去瞧瞧。”
  ……
  太极宫后墙,瑞雪带着果子精绕了一整圈,在高高的宫墙外停了脚步。
  瑞雪问:“这可比西天气派吧?”
  玉汶拧眉思索:“我可以进去吗?”
  瑞雪震惊了,“小果子,你是不是本来就想着高攀上帝君来的?”
  玉汶面露疑惑地看他。
  瑞雪道:“九重天想高攀帝君、嫁入太极宫的女仙围起来可以绕整个南天门三圈。你……你是瞧着像个男娃娃,当然这没什么差的。只是帝君无心情爱、高不可攀,你做什么要这样想不开?”
  玉汶:“……你就说罢,我怎么才能进去?”
  这个问题有点难,瑞雪道:“这样吧,你先在我那住两日,我给你想想法子。”
  玉汶便在他宫里暂时住下了,每日吃喝打坐,修炼听八卦。
  此时已经距离他灰飞烟灭一万年,九重天没什么大的变化,天帝还是那个天帝,四方将领八方诸神,略微有些改动。改动最大的,就是如今九重天上的姬玄帝君。
  一万年前还没这个叫姬玄的神仙。
  姬玄是一万年前横空出世的一位神君,传言他经历第二重雷劫后修为大涨,重塑神身,位列神班。几千年后神魔大战,姬玄亲自领兵,把魔族打得落荒而逃。
  因为此战的胜利得益于他的有勇有谋,天帝封他为帝君。
  在神魔大战中,姬玄与魔君裴岳对抗,凭借强大的修为、浑厚的灵力和精绝的剑法,最后将人亲手斩杀
  瑞雪说起的时候,眼里也带着崇敬的神采。
  没有人会讨厌强大的人。
  ……
  瑞雪第三日跨进玉汶的院落的时候,目光落在墙角那两棵早已枯死的梅花树上,他震惊道:“这这这……这树怎么活过来了?”
  梅花树上冒出了好几个花骨朵,地上的杂草被清理干净,栽上了低矮的灌木丛。
  玉汶正盘坐在摇椅上吃点心,面前摆着一本《万年纪事》。
  玉汶说:“这两天我给你打理了一下,就用灵湖里的水浇灌了一下。你这是多久没浇过水了,都快枯死了。”
  瑞雪问道:“你出去打的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