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欢迎来到狂欢盛宴(穿越重生)——木寻梦

时间:2019-06-11 08:08:30  作者:木寻梦

   《欢迎来到狂欢盛宴》作者:木寻梦

 
  文案:整个城市中出现了莫名其妙的杀戮,尤雾至此进入了一个大型逃生游戏中
  他不仅要面对一次次的死亡考验和不断作妖的游戏系统
  还要面对一个心机重,套路深的腹黑美人肖陌
  而肖陌为了追到自己的白月光尤雾,自愿进入游戏陪他共生死
  更是把毁三观的事情都做了一遍,包括穿女装
  原以为自己喜欢女人,最后却发现弯成了五环的尤雾:是男人怎么了!本少爷知男而上!
  斯文败类美人攻X不皮攻会死,一皮攻就断腿的受
  排雷:受有成长过程,前两个本略依靠攻,后期副本脱缰疯马
  1V1主受HE,真人逃生游戏,攻受互宠撒狗粮,日更
  攻是心机boy,择情况病娇,受是奶喵属性,择情况炸毛。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无限流 快穿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尤雾(受),肖陌(攻) ┃ 配角:男骚女帅 ┃ 其它:皮皇
 
 
第1章 狂欢开始一
  炎炎烈日下,广场中熙攘的人群被电子大屏上不断飞窜上升的数字所吸引。这一画面以直播的形式传到了尤雾的外设手机中。
  不明原因的,这座城市主要机构的电脑似乎被黑了,以致铺天盖地的全是这幕数字飙升的画面。
  “这黑2客还真是玩得溜,时代广场的主机都能黑进去。”尤雾垂眼浅笑,想看看后续如何,碰巧他正在兼职的咖啡馆暂时还算空闲。
  广场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对着巨幕显示屏指指点点。
  “咔哒”一声,显示屏中的数字最终停留在了一百五十万零二。紧接着,一系统音自耳机传出:“实验体数据加载完毕,初级执行者下放中,请无关人员即刻离开。”
  尤雾一脸懵逼。这黑客怕是真人模拟游戏玩多了吧?
  耳机中不断响起的警告音搅得他心烦:“请无关人员即刻离开,请无关人员即可离开……”尤雾一把摘掉钉式耳机,看向咖啡馆外。隔着明净的玻璃,外面一片祥和,全然无事发生。但是耳机中颇为严肃地警告音,让他一度以为真要有大事发生了。
  再过几月即将接受高阶医学教育,尤雾不管家中贵妇老太太哭得惊天地泣鬼神,提前到了医学院所在的城市,随意找了家离学院近的店铺做兼职,不为赚钱,只为感受自由,体验生活,从父母的庇护下解脱出来。
  这家咖啡馆很安静,冷气开到了人体最舒适的温度。
  但是氛围随即被一叱骂声打破。
  其他闲客迅速被正在争吵的情侣吸引了目光。同做兼职,负责那片区域的服务生匆匆跑到收银台前,对着尤雾一阵挤眉,“小尤,又来了……”
  这是那情侣座中,渣男对学生妹的第三次叱骂。尤雾心道:这种男人到底是怎么找到女朋友的?他母胎单身十九年,至今连小姐姐的小手都没摸过。
  “那个贱.人有哪里比我好!”学生妹终于忍不住,带着哭腔回了一句。
  尤雾走到那座情侣桌前,面带浅笑低声道:“两位客人,打扰一下,公共场合请不要大声喧哗,会影响其他客人。”
  学生妹还算配合,立马止住泪,看得出来对渣男是真爱。只不过渣男还是一脸决绝的模样。
  尤雾环视了一圈,发现其他客人的目光还落在两人身上。毕竟把怀孕的女学生弄哭,似乎还是因为另有新欢,类似道德沦丧的事情最是能引起他人注意。
  但是纵使这对情侣怎么折腾,坐在角落的肖陌却置若罔闻。
  这是一个戴着副极细的金丝框眼镜的男人,文质彬彬的,座位边上还摆着一只质地极好的黑色提包,乍一看应该是尤雾即将入学的那所高阶教育学院的教授。这书香气息缠身的气质,一丝不苟的打扮,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学生。
  白皙修长、指节分明的手指翻过有些泛黄却依然平整的书页,肖陌拿起白色瓷杯,轻抿一口杯中的咖啡。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做得如此优雅。尤雾注意了片刻,这年头电子阅览盛行,有多少人会愿意看纸质书?
  肖陌似乎注意到了尤雾的目光,抬起头来对着尤雾温和一笑。
  尤雾心头一颤,心虚似的将头撇开,目光落在了咖啡馆外边。这教授模样的男人已经连着连着来咖啡馆好几天了,尤雾心道。
  距离咖啡馆不远的路口,马路边的井盖上站了一个人,任汽车喇叭怎么按,他自岿然不动。
  那人是什么时候站到井盖上的?尤雾暗忖一番,回到了收银台,继续做他该做的。
  学院中还有在假期留校的学生。这家咖啡馆因多了个吸引人眼球的收银员而迎来了许多女学生。女学生们进门之时,还在说着直播的事情,乐此不疲的。看到尤雾之后,又遮掩着羞赧坐在了离收银台最近的位置。
  咖啡馆外,货车准备卸货。老板娘知会店里的几个妹子去搬货。有个妹子支支吾吾,在收银台前对着老板娘小声说:“老板娘,我今天例假……不方便。”
  老板娘很任性地耍着她该有的脾气。
  “老板娘,我去吧。”尤雾示意妹子进收银台暂代一下,穿上围裙就跑到外面帮忙卸货去了。
  和几个妹子一起搬完了货,尤雾被这毒辣的太阳晒得一身汗。再往路边一看,他发现那个环卫工人打扮的人还站在井盖上边。“大热天的,不会折腾出病吧?”尤雾腹诽一句,往那环卫工人走去。
  路面上的空气已被太阳晒得密度不匀,但是那环卫工人依旧面无表情地站着,戴着个小黄帽,脸上竟然连一点汗都没有。尤雾赶紧拉了拉工人的衣衫,照这情况下去,估计得出事,“叔,你要不要去我们店里坐一坐喝点东西,里面凉快。”
  却不想环卫工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身后,喇叭声响起,正是卸了货的货车。司机探出头,对尤雾道:“小尤,你别理他,这人八成有病。刚才我用喇叭叫了他好几下,他一动不动,害我饶了路。”
  尤雾抬起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别管他了,让他受着,热得受不了了自然会走掉的。”司机大叔也心疼这么个白花花的混血小伙子在太阳底下暴晒,“回去吧。”
  尤雾看了他一眼,兀自回了咖啡馆。司机大叔狠狠地按了两下喇叭,宣泄着不满。结果回到咖啡馆之后,尤雾立马听到了熟悉的骂声:“为了那个贱.人你让我去打胎?!我哪里比不上她!绿茶婊白莲花,她来我面前叫嚣的时候你在哪儿?”
  就在搬货期间,那对情侣的争吵已经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而渣男那架势,店里的服务生不敢上前阻止。
  “啪”的一声,渣男给了学生妹一耳光,“我是喜欢过你才想和你好好地说分手,现在不堕掉你打算生?你不准再说她一句坏话!我跟她只是经常打游戏而已。”
  尤雾抽了抽嘴角。都说顾客是上帝,应捧在手心。但是此时此刻尤雾只想捏爆这位上帝的狗头。不过在这咖啡馆他还是得收敛着他的少爷脾气。
  话说回来,这学生妹当初怎么看上这渣男的?尤雾自诩性格比这渣男好多了,但是至今单身。
  他有点心疼学生妹,走过去对渣男道:“这位客人,你不分场合大吵大嚷,又殴打自己女朋友,是不是太过分了?”
  “她是我女朋友,关你屁事?”渣男一脸不耐烦。
  “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妹子的情绪有点激动,放大声音吸引了整个咖啡馆的注意。“她就是个贱.人!假装无辜的绿茶婊!我比她有钱比她漂亮,段位都比她高,她拿什么和我比?”
  渣男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又要打。尤雾迅速抓住渣男的手腕,“这位客人,你别太过分了。”
  学生妹一看有人帮她出头,立马抱住了尤雾的手臂,红着眼带着哭腔,用不削的语气问:“追我的人从这里排到学院,我不信别人看不上我!小哥哥,你愿不愿意做我的男朋友!”
  尤雾:“……”妹子,我帮你抱不平你别拉我下水啊……
  在角落看着书的肖陌抬起了头,略带漠然的目光落在学生妹抱着尤雾手臂的双手上。
  尤雾蹙了蹙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学生妹。渣男凶倒没事,学生妹将烫手山芋扔给他,他还真有点为难了。
  这时候,肖陌轻声唤了同在吃瓜看戏的服务生妹子:“天气热了,那位客人的火气有些大。做个西瓜果盘给他们,要无籽的,结我帐上。”肖陌的声音清磁,非常有穿透力,当即将看戏吃瓜的服务生拉回了神。
  待服务生把果盘端到情侣桌上时,尴尬场面才得以缓和。尤雾耐着性子劝了几句,回到了收银台,并再一次将目光落在角落的肖陌身上。肖陌正在看表,第三次看。
  尤雾的外设手机上还放着时代广场的直播,“游戏开始”四个大字已显示在那串七位数数字之下。他将钉式耳机重新贴了回去。
  肖陌起身,到收银台前付了账,问:“请问后门在哪儿?”
  尤雾懵了一会儿,目不能移地看着肖陌,指了指后边,“为什么不走大门?”
  肖陌一笑。笑颜在右眼眼梢那点泪痣的点缀下,给斯文儒雅的外表带来一丝丝惑感,让人觉得这人很好亲近,却又能至人于千里之外。“后门安全。”
  后门安全?结合刚才吵架的情侣,尤雾心里顿时产生了一个污秽的想法。额,后门确实不会中招。这看着斯文教授模样的人,似乎也并不……
  在他怀想之际,肖陌走掉了。
  然而争吵又开始了,他人的劝阻根本没有用。
  “我不想再跟你说下去,今天必须分手!你把胎给我堕了!”渣男面对死缠烂打,已经怒不可遏。
  “堕就堕啊,死渣男,你给我去死吧——”妹子冲着渣男的背影撕心裂肺地叫着。
  渣男黑着脸,颇不顺遂地拉开大门,却与一个环卫工人撞了个满怀。
  尤雾将目光落在环卫工人身上,却隐约看到他原本空空如也的手上似乎多了一样银晃晃的物件。那是……
  “没长眼啊!给我……”
  一声沉闷的声响过后,只见一把银晃晃的刀子已经横着镶嵌在了渣男的脖子上。渣男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眼神略带迷惘地用手抓着已经嵌入脖子几公分的刀子,却怎么也抓不出来。随即,因为疼痛,他的眼中渗出了泪水。
  高压的颈动脉血水当即喷了环卫工人一脸,工人依旧面无表情。
  整个咖啡馆,顿时如同暴风雨前的宁静,静默无声。
 
 
第2章 狂欢开始二
  “啊——”学生妹的尖叫声如同一道惊雷,将馆内所有,因为看到鲜血飞飚画面而愣神的人拉回了神。
  尤雾完全不知道事出何由,直到环卫工人拔出刀子,一挥手干脆利落地捅了上前质问的老板娘,他才觉得真出事了。外设手机在尤雾手中震动着,耳机中传出一段小萝莉清亮的语音:“实验体数据已扫描完毕,本次主线任务发布,请玩家活过这场逃杀哦。”
  这是什么鬼!现在发生的事情,难道与直播有关?
  咖啡馆瞬间如水入热油,登时炸锅。大难临头,众人作鸟兽散。
  怪不得那教授说后门安全,他完全会错意了。大门被执行者堵住,来一个砍一个,尤雾赶紧跑向后门。
  惨烈的叫声在周遭不断响起,尤雾甚至还听到了暴炸声。显然,环卫工类似者不止一个,这群不速之客给这座城市带来了动.乱。
  “这到底什么情况!见鬼了吗?!”尤雾边跑边自语。咖啡馆的后门在一条小胡同中,这条胡同里暂时没人。但是,随即,“唔”的一声,像是齿轮高速运转,尤雾看到胡同口,一个女人被电锯锯得血肉模糊,却还抬起了手,对着尤雾做着口势:救我。
  拿着电锯的执行者慢慢抬起头,将冷酷的目光落在尤雾身上。
  尤雾又惊又怕,怕得腿脚发软,心脏狂跳,与站在他眼前冷静的执行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尤雾已经在脑补高速运转的电锯嵌入他的肌肤之后,会如何在一瞬间把他的肉磨成肉渣,将他肢解。
  他立马往胡同的反方向跑。手无寸铁,他又不是铁头娃,拿什么跟这个不知道是什么鬼的东西拼命?他还是很怕死的。
  “唔!”执行者拿着电锯开始追赶。
  尤雾明显感觉到身后的电锯声愈发靠近。他虽然怕到快晕厥过去,但是强烈的求生欲迫使他迈着大长腿没命似地狂奔。
  他拐进另一个胡同,但是他的身后,似能摧枯拉朽的电锯贴着墙,“嗞里卡拉”地割锯着。那追杀他的人似乎很享受这种追猎的感觉。
  这种声音,会让人从心里觉得死亡正在临近,一步一步地,将人拉入恐惧的深渊。
  “精神病院的大门就不能关好吗!”尤雾心中在咆哮,却比刚才冷静了,很快根据错综复杂的胡同甩开了电锯执行者。
  第一次见到这批环卫工人,是在咖啡馆路旁的井盖上。尤雾记得,要是从起初的胡同口出去,那地方也有一个地下水井盖。这些执行者,该不会是从井盖里爬出来的?喘了几口气,稳定心绪后,他打算回他租下的公寓暂时避一避。
  过程中必须避开那些井盖,毕竟现在唯一能推测出来的只有这条线索。
  路上已经一片凄惨,车祸无数,尸陈遍地,宛如末日降临。
  尤雾避开了正在击杀的执行者的耳目,跑进了临时租下的公寓楼。电梯早已停运,尤雾只能爬楼梯。结果楼梯爬到一半,他就看到了趴在楼梯井中的尸体。显然,这座公寓楼已经遭遇过执行者的死亡洗礼了。
  金属刮着地面的声音在楼道中响起,像是有人拖着巨大的斧头在走动。心绪未平,又来一险。
  怎么办,这里也有执行者!到底是回自己租下的公寓房,还是跑到外面去?外面有更多的执行者,但是,公寓内部房间无数,执行者不可能一间间检查过来。
  左右衡量之后,尤雾继续往上走,朝自己的公寓跑去。
  执行者好像听到了脚步声,拖着斧头追上来了。斧头撞击着一级级的台阶,声音令人脚步发沉,愈发窒息。
  尤雾立马放轻脚步,到达楼层之后,跑去打开了楼层另一个通道,制造出他从这通道逃跑的假象,然后回到自己门前,按下指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