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南柯(古代架空)——十八子宸

时间:2019-06-11 08:07:57  作者:十八子宸

 =================

书名:南柯
作者:十八子宸
晋江2019-06-01 完结
文案
我们做着相似的梦,
梦里我们什么都有。
不羁放荡逐渐成长受×家国天下格外被动攻
双向暗恋,以为对方不弯其实都弯得不得了
两个人都是家国天下型的,就是传说中……
谈恋爱哪有保家卫国重要
BE预警
正文哭唧唧,番外笑嘻嘻
严肃脸正文&逗逼傻番外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十六,楚易一 ┃ 配角:程禾琪,昭月 ┃ 其它:湛月
 
  ☆、第 1 章
 
  南楚皇宫,养心殿。
  天气阴沉,正值春寒料峭的时候,风里好像带了小刀子,吹过身畔的时候激起人一身鸡皮疙瘩;素日庄严肃穆金碧辉煌的殿宇此刻也笼罩在一股寒凉的气氛里,来来往往的宫人一个个神情严肃,皆是噤声无言。
  德婉太妃程清瑾坐立不安,手上不停地转动佛珠,目光紧盯着那扇雕花木门,看着里面端出一盆盆血水,手上动作越发急促。
  不知过了多久,换水的速度终于减慢了许多,花白胡子的太医颤着腿走出来,对着程清瑾便要行礼被她急忙唤住:“免礼免礼,皇上怎么样了?”太医胡子抖了抖,缓了口气道:“陛下已无大碍,万幸伤处避开了要害,最迟后日便醒了。”
  “那便好,那便好。”程清瑾舒了一口气,整个人松了下来,方觉里衣都湿透了,摆摆手道,“你也下去歇着吧。”太医颤巍巍跪安了,身边御前大总管苏成上来行礼道:“太妃娘娘守了半夜了,左右现在皇上已无大碍,您请先回去歇着吧,这儿有奴才守着,您且放心。”
  “哀家倒是敢放心,让你们守出了这么大个事儿来,”程清瑾讽笑着瞪了他一眼,顿了顿,还是扶了身边大宫女素秋的手站起来,道了一句,“仔细盯着;你们是皇上身边的人,哀家不便多插手,等皇上醒了自有决断,自个儿好生伺候着。”抬步向外走去。
  “奴才谨记,恭送太妃娘娘。”苏成躬身赔笑答道。
  养心殿一番忙乱暂且不言,这边程清瑾回了寿康宫,沐浴后换了衣裳,阖眼倚在榻上。素秋给她捏着肩,见她眉眼满是疲惫,忍不住开口忿忿不平道:“娘娘就是太过良善,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慈宁宫那位除了派个人过来,连个响儿都没有……”
  “素秋。”程清瑾没睁眼,声音不高却带着警告,素秋怯怯住了嘴。
  “娘娘别恼她,”素夏捧了印香进来,听到对话应声道,“她是什么脾气您还不知道,也就是近前儿说两句,万不敢出去多嘴的。”
  “娘娘且放心着,”素秋也连忙开口,“奴婢还知道好歹呢,是万万不敢出去乱说的。”
  “哀家是把你们惯着了,”程清瑾淡淡抬眸瞟了她们一眼,“你们跟了哀家这么些年了,宫里是个什么光景还不清楚?太后身子不爽利,在自己宫里给皇上祈福也无可厚非;哀家忧心皇上多些来往也有人挑错处。嘴碎些不过是给人添了话柄罢了。”
  “奴婢省得。”知道太妃在提点她们,两人连忙应声道。
  程清瑾轻轻叹了口气摆摆手:“都下去吧,哀家乏了,眯一会儿,等会儿派人寻一下十六,这孩子,也不知道野到哪儿去了。”两人便应声告退。
  南楚皇帝楚易一遇刺一事不小,好在他登基已有数年,朝堂还算稳固,没有掀起太大的水花,只宫里巡防一事却需加紧,此次若不是一个小宫女关键时刻替楚易一挡了一刀,所受之伤怕远不是修养几天能好的。程清瑾小憩一会儿清醒了些,想到这个,连忙吩咐素秋去把小宫女唤来。
  “拜见太妃娘娘。”小宫女很快被素秋领了过来,肩膀上还缠着绷带,怯生生地叩首行礼。
  “起来吧,不必多礼,”程清瑾和善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昭音。”小宫女抬起头,面容清婉俊丽,秀美而不张扬,仪态姿容不若小小宫女,倒似大家闺秀。
  “昭音,”程清瑾念了两声含笑道,“‘昭日惜月华,锦琴闻梵音’,不错,好名字,不必拘束,坐吧。”
  “奴婢不敢。”昭音连忙垂首道,却被素秋拉着坐在小桌旁,手里还被塞了一碗茶,刚要推辞,却见素秋笑意盈盈的:“前儿些日子底下刚送上来的六安瓜片,我问过太医了,碍不着你的伤。”只好道谢接过。
  程清瑾淡笑着看两人你来我往罢,方才悠悠开口:“昭音可是对皇上有意?”
  “奴婢不敢,”昭音慌忙放下茶盏跪下道,“奴婢自知身份低微,万不敢作此宵想。”
  “不敢宵想……”程清瑾噙着笑看她,“可见还是有意?”
  “奴婢绝无此意,”昭音眼含悲切,“奴婢在皇上身边伺候已是万幸,只想着如何报答皇上报答娘娘,怎敢有旁的念头?”
  程清瑾对素秋点点头,素秋会意扶她起来:“你瞧你,娘娘面前不用这么颤颤巍巍的,娘娘就是问问,还能把你吃了不成?”昭音惨白着脸勉强笑着。
  “你为着皇上挡刀受了伤,是大功一件,哀家和皇上心里念着你,你尽管说有什么想要的?”
  
 
  ☆、第 2 章
 
  “奴婢不敢,”昭音连声道,“能为皇上分忧是奴婢之幸,怎敢提旁的要求。”
  “你这孩子,”程清瑾笑着嗔怪道,“金的银的玉的,有什么想要的尽管说,这是大功一件的大好事,哀家和皇上全没有亏待了你的道理,就算太后娘娘虽未出面也自然是感念着的。”
  昭音犹豫了一会儿,悄悄抬眸瞥了程清瑾一眼,伏身道:“奴婢确有一事求娘娘成全,还望娘娘恕罪。”
  “哦?”程清瑾盯着她跪伏在地的身影好一会儿,直盯得昭音身形发颤,方才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轻笑一声道,“说来听听。”
  昭音慢慢从怀里掏出一块贴身玉佩,抖着手递上前去,颤声道:“娘娘可识得此玉?”
  “这是!”程清瑾手中茶盏跌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却毫不在意,只用手指着昭音举起的玉佩,却说不出别的话来,半响,方才哑着声道,“好孩子,过来,过来哀家瞧瞧。”素夏见状,连忙示意素秋扶了昭音过来,自己招了洒扫宫女把茶盏收拾了。
  昭音伏在程清瑾身侧,程清瑾接过玉仔细翻来覆去看了,红着眼抚着昭音的脸,声音里带着哑:“丫头,你受委屈了。”
  “昭音不委屈。”嘴里这么说着,小姑娘还是红了眼眶,在程清瑾的轻抚下轻轻颤着,像一只温柔的猫儿。
  “母妃,母妃!”程清瑾有心多问两句,外头少年的声音炸响,打破了一室静谧。程清瑾使了素秋扶了昭音去偏殿坐着,派人奉了瓜果点心,自己抿了抿眼角看向来人。
  少年一身绯红衣袍,还是初春时节却已是一身轻薄衣衫,腰间挂了几块碎玉,随着走动发出叮铃脆响;面容清俊秀美,眉眼柔和并不锋利,许是还在少年,多些秀气少些俊雅,却也是难得的风流人物,正是慕亲王楚十六。
  楚十六几步走到程清瑾跟前,躬身行了个礼便急切问道:“母妃,我听闻皇兄出事儿了,昨儿发生什么了,苏成那厮,居然拦着不让我进!”
  “住嘴!”程清瑾皱着眉头看他,“你大惊小叫的成什么样子,规矩学到哪里去了!”看着楚十六并不服气的一张脸,叹口气将他拉近了些,取过帕子给他抹去嘴角的胭脂痕迹,葱管儿似的手指戳着他无奈道:“早跟你说别跟那起子浑人厮混,你看看你都往脸上沾了些什么?这衣裳也是,什么节气你就换上这个了,早晚冻得在榻上欸欸哟哟的不愿喝药,到时候就知道受罪了;你这衣服选的什么色儿,内务府怎么挑了这么个花花绿绿的给你,身边儿人也该收拾了……”
  “母妃,”楚十六不好意思的偏头躲了躲,“儿臣知错;衣裳我自己挑的,怪不得他们。您还没说皇兄怎么样了呢?”
  “皇上没什么大碍,修养两天也便好了;你不要过去闹。”程清瑾叹口气,顿了顿又道,“最近不□□稳,你别又撒欢儿了往外跑,多大的人了,还不晓得安定?眼看着你都十六了,也该纳妃了。”
  “我不要!”楚十六一急,“京里的什么劳什子贵女一个个的天天谈什么悲春伤秋,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十六!”程清瑾斥了他一句,见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还是缓和了语气,“母妃不会害你的。”见他还是一脸抗拒,吩咐素夏去将昭音请来。
  “见过慕亲王。”昭音躬身行礼,姿态婉容。
  “起来吧。”楚十六并不多看,连个眼神都没分给她只淡淡应了句。
  “昭音,过来哀家这儿坐着,”程清瑾瞪了他一眼,笑着对昭音招招手,昭音顺从,程清瑾满意地看看她,柔声道,“丫头,可愿许给我们十六?”
  “昭音不敢。”昭音飞快看了楚十六一眼,羞怯地低下头,短短应了句,楚十六却是立刻瞪了昭音一眼炸毛道:“母妃!您许皇兄身边上不了台面的小宫女给我!”
  程清瑾看昭音红了眼眶怒斥了他一句:“住嘴,昭音丫头可是为皇上挡了一刀,收回你不成体统的浑话!”
  “母妃息怒,”楚十六没再跳脚,认真看了昭音两眼,抿着嘴问道,“你是不是对我皇兄有意?”
  “昭音不敢,昭音绝无此意。”昭音咬着唇,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他。
  “呵!下作东西,”楚十六冷笑,“本王看你是勾搭本王皇兄不成来勾搭本王!”
  “混账!哀家怎么教出你这么个东西来!”程清瑾被他气得心口疼,瞪着眼看他,捂着胸口急促地喘气。
  “姑母!”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一声清脆的声音急切响起,来人急忙奔向她,“姑母您怎么样?”
 
  ☆、第 3 章
 
  被这么一打断,楚十六住了口,看素夏素秋端水的端水,顺气的顺气自然也十分担忧,连忙低头认错:“儿臣无礼了,母妃万不可气坏了身子,该打该骂怎么都成。”
  赶过来的姑娘已经走到了近前,见程清瑾闭着眼睛不说话,一边给她顺气一边道:“姑母何苦气成这样?王爷什么性子您最清楚,嘴上说说罢了,心里哪就真是那么想的。您要是气出什么来,王爷得自责成什么样儿,担保比谁都着急。”
  “这个无法无天的混世魔王,哀家是管不了了。”程清瑾也不睁眼,摆摆手气道。
  “母妃息怒,”楚十六凑上前去认错,“儿臣也是一时急了,皇兄还未娶妃,儿臣怎好逾越到前面去。”
  “哀家难道还不知道你想些什么?”程清瑾瞟了他一眼。
  楚十六缩缩脖子讪笑道:“儿臣心里能想什么?”
  “无非是怕有人管着约束你,”程清瑾瞪他,“你若是自己省心些,哀家又何苦费心管教你!”
  楚十六尴尬笑笑,轻轻舒口气觍着脸道:“母妃别气了,儿臣该打、该打,您可千万别不管儿臣,您管着儿臣才舒服,这一天不受管呐,浑身痒痒。”
  “你这小子,就剩一张嘴了。”程清瑾戳了他一指头嗔怪了一句,捏过身侧姑娘的手笑道,“还是禾儿向着哀家,你爱野哪儿野哪儿去吧。”
  “母妃可是有了侄女儿忘了儿子?”楚十六略了程禾琪一眼,“也是,程家姐姐来寿康宫连个通报都没有,底下人拦都不拦,可见是当自己人的,哎,儿臣就是不讨喜的,罢罢罢,还是早点走了免得惹人嫌的好。”
  程禾琪红了脸看着程清瑾,福了福身道:“姑母恕罪,侄女儿逾越了。”
  “哪有怪罪你的意思,”程清瑾剜了楚十六一眼,对着程禾琪笑眯眯道,“你能来,哀家高兴,讲究些子虚礼作甚。往后都是一家子,亲上加亲,”看着她羞红了一张脸,指着楚十六道,“往后还要你费心,常常提点管着他。”
  “她作甚么来管我!”楚十六闻言不满道,“什么劳什子的亲上加亲!”
  程清瑾这下连个眼神都不赏给他,拉过了昭音,对着程禾琪道:“这是你昭音妹妹,往后都是一家人,莫离了心。”
  “娘娘,昭音不敢。”昭音软声应了句。
  “有什么不敢、不敢的,”程清瑾宽和了声音看她,“可怜的丫头,受了苦了。”不觉声音里带了悲意。
  “姑母,”程禾琪见状来拉她的手,“侄女儿定和昭音妹妹好好相处,姑母放心。”
  程清瑾点点头,把手中玉佩递给她:“回去交给你父亲,他见了就懂了,切要收好。”
  “是,”程禾琪点点头,看素夏包好了玉佩郑重接过,方才道,“这次过来一是给姑母请安,二是为着前些日子提的祝寿一事儿,爹爹的意思是问问姑母有什么要准备的。”
  “左不过那一套,”程清瑾想了想道,“看势头也没有要大办的意思,别失了体面就好。”
  “侄女儿晓得了,”程禾琪点点头,福了福身道,“那侄女儿就先告退了,姑母好好歇息。”
  “嗯,去吧,”程清瑾也有些倦意,又拉了昭音,“跟着你禾儿姐姐去吧。”昭音应了声,也便请礼告退。
  楚十六在旁边很是无聊地看她们扯了半天,见此连忙跳起来,行了个礼道:“母妃好生歇着,儿臣也不打搅了。”一溜烟儿的走了,程清瑾看着他的背影直叹气,便在素夏素秋的服侍下歇下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