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放纵年代(近代现代)——姑苏赋

时间:2019-06-11 08:06:38  作者:姑苏赋

   《放纵年代》作者:姑苏赋

  简介
  一个超有钱的帅男人,想泡他。
  作为自诩风流的英俊美少年,徐牧坚决不能放过这个送上门来的尤物。
  然而当徐牧沉溺在这段美好的爱恋中时,一段前世的记忆悄然觉醒。
  徐牧眼中的“尤物”,眼中的“完美情人”,前世是将他关入精神病院并逼他最终自杀的大渣攻!
  今生这个人对他的宠爱,究竟能不能抵得了前世的绝情?
  *成熟稳重理智攻x叛逆不羁痞气受,蒋以觉X徐牧,年上
  *架空都市背景,一个植物畸形生长的年代(诸多不现实设定,甚至可能无科学逻辑,切莫较真),受是植物学科专业的大学生
  *攻有前世记忆,受一开始没有,后来才想起
  *感情路线:甜→虐→双结局
  *先甜甜谈恋爱,虐来得慢,资本情调
  *关联文《沉默年代》
 
 
第1章 海
  深蓝色的大海上漂浮着一艘巨型白色游轮,游轮身上有国际环保植物研究协会的标记。甲板上停放着一艘中型潜水艇,十几名穿白色大褂的青年人穿戴好应急装备,陆续进入潜水艇。
  站在潜水艇入口处的人催问落单的那位青年:“徐牧,你准备好了没?快来!”
  “来了来了。”徐牧在研究怎么解锁应急氧气瓶,听见同伴的呼唤,随意将应急氧气瓶一背,跟同伴上了潜水艇。
  潜水艇的门紧紧关上,十几名白大褂在位置上整齐坐好,这十几张面孔,除徐牧外,全长得一模一样。除了相貌完全一致,他们连表情、坐着的姿势、每一根发丝摆放的方向都没有分毫差别。
  徐牧找到他自己的位置坐下,尽可能和他们坐的姿势一样。
  “第一次入海吧?”坐在他身边的同伴主动搭话。
  徐牧点了点头。
  同伴说:“听说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世界上最孤单的一个点。”
  同伴还没将话说完,徐牧便皱眉打断道:“等等,我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
  他耳边隐约响着一段他生平最讨厌的音乐,响一阵、停一阵,如此重复几遍,音乐声消失了。
  “没事吧?”同伴问。
  徐牧确定耳边没再出现那个声音,摇摇头说:“没事。我听错了吧。”
  巨轮上的吊重机将潜水艇像抓玩具一样地抓起,慢慢放进海水中。感觉到潜水艇似乎已与海面接触,徐牧的心脏突然震了一下,像一颗石头在胸膛里面跳动,硬邦邦到处乱撞,咚咚响。
  “地球上的植物已经进入高危期,曾经生物长得最不像样的地方,反而成为研究新生植物的希望之地。我们这次考察如果成功,一定会在人类史上留下辉煌的一笔。”考察才刚开始,同伴已在构想他们未来研究成功后的美好蓝图。
  徐牧眼睛瞟过潜艇内的圆窗,见圆窗外海水渐渐漫上,他呼吸忽地紧促。
  窗外光线逐渐暗下,海水没过整艘潜艇,望着圆窗外取代天空的蓝色海水,徐牧的呼吸越来越困难,窒息感陡然袭来,脖子上像是有一双手,牢牢将他扼住。
  “你怎么了?”同伴关切地问状态不对劲的他。
  “没事……没事……”徐牧喘着气,胸腔中的空气仿佛在被极速抽走。
  脖子上那双无形的手突然加大力度,拧毛巾一样地拧徐牧纤细的脖子。
  徐牧喉间发出痛苦的声音,身子从椅子上滑下来,在地上蜷成一团,双手撕扯自己衣服的领口。
  潜艇里的其他人纹丝不动,唯有同伴一遍又一遍地问“怎么了”?“没事吧”?可除了无用的询问,同伴根本没做出实际的帮助。
  正这时,潜水艇警铃作响, 圆玻璃窗正在遭受巨大的气压冲击,倏然,两排圆窗破裂,海水喷涌而进。
  不过眨眼间,徐牧便感觉到海水从四面八方拥挤而来将他吞没。眼耳口鼻迅速被腥咸冰凉的灌入,他扑腾着双手,抓起背在身上的应急氧气瓶的输氧口罩住口鼻,但是先前出气口忘记解锁,现在急需应急的他呼吸不到任何新鲜的氧气。
  徐牧孤立无援地在海洋深处挣扎,扭头睁眼,竟然见到刚才遇难的潜艇仍在运作,被气压挤破的窗户完好无损,大家还安然无恙坐在潜艇里,只有他一人落入海中。
  “徐牧!徐牧!”同伴在潜艇内拍打圆窗喊他的名字。
  徐牧想喊“救命”,但是喊不出来。
  他放弃挣扎,闭上双眼,等死。
  令他讨厌的音乐又响起了,持续不断地重复地回绕在他耳边。
  妈的大海里哪来的音乐?死都不让他死个痛快!
  “徐牧!徐牧!”
  同伴的声音变成一个中年女人,这个中年女人尖细的嗓音同那段音乐一样令他浑身不自在。
  “都几点了还不起来!闹钟响一早上了!你今天不用上课吗?!这门课还想挂是不是!”尖细的嗓音聒噪不停。
  “……上课!!”徐牧霎时睁开双眼,整个人从被窝中弹坐而起。
  母亲站在他床边,像是唐僧附体般的喋喋不休:“你自己看看现在几点了,闹钟响了几次了你知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到对自己学业这么不上心的学生!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不爱读书的孩子,上了大学老师不管你你得自己管自己,怎么可以就这样纵容自己?晚上你爸回来看他怎么说你!再这样下去你马上给我回学校住,不要住家里了!”
  徐牧自动屏蔽掉母亲戏剧表演式的碎碎念,望一眼时钟上的数字,喊了声:“我靠!”
  他腾地从床上跳下地,怨怪起只会现在才来念他的母亲:“早一点不叫我现在才来碎碎念,我要换衣服了快出去出去!”
  他用两分钟的时间穿好衣服裤子,简单地刷了牙,踩了两只颜色不一样的球鞋跑出门。
  等他下楼后,徐妈妈才想起天大要事,扒着窗户对徐牧的背影大喊:“要记得吃早餐!”
  徐牧转到路口,扔下两块硬币,拿了摊贩一瓶牛奶,以身体最大极限往学校方向狂奔。
  徐牧不在学校住宿,迟到对他来说是常事。以前不管迟到多久,老师对他抱有多大意见,期末给他打多低的分,他都能从容应对。
  但这阶段他从容不起来了,原因是这次碰到的老师。
  这次碰到的老师姓孙,举手投足连带说法方式都像足高贵的娘娘,因而学生们背地里管她叫孙娘娘。
  在孙娘娘的课上迟到,会被罚去管理一个礼拜的学院农田。学院农田虽然面积不大,也才两百多平左右,但管理起来一点也不容易。
  里面的青菜一棵棵都是娇嫩珍贵的小宝贝,稍微一点水浇多了,明天就蔫了。
  这些青菜每一棵都价值千金,死一棵就要动用三甲医院医学专家级别的植物救治团队来强行让它们起死回生。
  当这些农作物的管理员,每天过的是提心吊胆的生活,吃饭都得守在农作物健康监控屏前,哪个农作物健康值低于85了,就得立马飞奔过去找出问题并解决。
  管理一个礼拜下来,足以神形枯萎,神魂俱悴。
  有过一个礼拜的农田管理员体验,徐牧对这位孙娘娘的态度是三百六十八度大转弯,一下子将她奉若神明,再也不敢有半点不敬。
  她孙娘娘,是第一个逼徐牧在手机里定了十五个闹钟的老师!
  这几天孙老师的课都在实验室里上,徐牧赶到实验室时,已迟到半个小时。
  实验室一片安静,穿着白大褂的同学们和老师围在实验台边。
  实验台上一排下来放了十个装有土壤的器皿,几盏太阳灯集中照着它们,土壤中缓慢地长出芽苗,起初十个器皿中的泥土都只冒了点绿,但随着时间推移,它们生长的速度便出现明显差距。有的芽苗冒出点头就停止生长,有的长到中间便弯腰爬藤,有的长到一半快速死去。
  生长得最高的是中间那一个,那是米良涛一组的作业。虽说最终芽苗只生长到十厘米便不再长了,但这株植物无疑是这十个作业里最优秀的一个。
  徐牧快速将最后一滴牛奶喝干,抹了抹沾上奶渍的嘴。随即蹑手蹑脚地走进实验室,打开柜子门,将里面的白大褂拿出来,套在身上。趁孙老师没注意,又蹑手蹑脚走到万砚明身旁。
  万砚明注意到他的出现,小声问:“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来?”
  “去神游太虚幻境了。”徐牧瞧见孙老师顾着看实验台上的植物,没发现他的迟到,松下一口气,问万砚明,“孙娘娘刚刚有没有说什么重要的事?”
  “知识点算不算重要的?”
  “不算。”
  “那没有了。”
  “哦。咱们组的作业是哪一个?”
  万砚明朝最左边那个器皿努了努嘴。最左边的器皿,一抔黑土中,只冒出了两瓣肥胖的绿苗,犹如一个懒散的胖孩子,躲在泥土里睡着觉,不枯死,也不出来。
  十个器皿的植物代表十个组的作业,孙老师一个组一个组打分下去,走到最后一个,脚步停驻,分也不打了。铅笔敲打实验台,望着众人问:“这个组的组长是谁?”
  众人自觉退到两边,视线纷纷移向那位“组长”。还在为没被发现迟到而庆幸的徐牧,一下子成为众人的焦点。
  “徐牧。”孙老师终究是喊了他的名字。
  “在在在!老师我在!”徐牧连忙站直身子,身姿挺拔得就差行个军礼。
  孙老师再度娘娘附体,像清宫贵妃踩着花盆鞋一样悠悠走来,下巴微扬,姿态高傲地说:“从今天开始,学校的农田又交给你管理了。蔫掉一片菜叶子,就扣你们全小组成员的分数十分。”
  作为唯一一个徐牧组小组成员的万砚明“啊”地一声惨叫出来。
  “为,为什么?!我们组的作业,我尽力了啊!”徐牧瞪大眼睛。
  “尽力让它变成发育不全的豆芽菜吗?”孙老师双手叉在怀里,“我说过了,芽苗起码要长到四厘米以上才算合格。全班,只有你们组的作业达不到我的要求。”
  徐牧拿尺子上去量了一下,他妈的,胖大芽3.6厘米。
  终究逃不过管理学院农田的徐牧长抽一口气,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勉勉强强笑着问:“农田,管理一个礼拜?”
  孙老师沉下脸一字一顿:“一、学、年。”
  嘴角干巴巴的笑急剧回缩,徐牧感觉头顶哗啦一声,全身如雷轰击。
 
 
第2章 树
  “我的命好苦啊,啊啊啊啊,我的命好苦啊啊啊!!我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上!啊啊啊啊,老天你下刀子捅死我吧!啊啊啊啊!!”
  徐牧在万砚明的宿舍里,躺在他的床上,一边打滚一边捶床地叫苦连天。
  “哥,别喊了。一学年就一学年嘛,眨眨眼就过去了。给,可乐。”万砚明递了一瓶冰镇可口可乐给他。
  “说得容易,敢情不是你去管理那块破农地,里面那些小白菜比胚胎还难养活。老子之前管理那一个礼拜就要神经衰弱了,现在要我管一学年?!孙贵妃这是要我老命!”徐牧打开可乐,灌了两大口下去。
  “我也很冤枉好吗,当初我说要红土,你非要黑土。你去管理农田,出什么问题我也要被扣分。你老爸是植物学家,你无所谓大学的分数,我可是很有所谓的,蔫一片菜叶子就十分啊,十分啊大哥!”
  徐牧从他床铺上坐起来:“你现在是怪我了?!”
  万砚明蔫了怂了:“没有,不敢。”
  这时,万砚明的室友,学生会活动组织委员辛流光从帘子里探出脑袋:“兄弟们,下周美国玩,去不去? ”
  “学校组织的?”徐牧问。
  “是啊,要去的话会统一给请假条。”
  “去多少天?”
  “少说半个月吧,一人交个一万块钱,来回机票和头天酒店学校都给包,不贵。”
  一想到可以拖延半个月再去管理农田,徐牧连忙说:“去去去!快给我安排上!你叫远玉了没有?”
  “正想叫叫看,那家伙老喊着喜欢洋妞,肯定会去。”
  辛流光在名单上加上徐牧的名字,又问万砚明:“砚明?你呢?”
  万砚明想了会儿,犹犹豫豫地说:“你们都去,那我也去吧。”
  “这次活动挂的是什么名?”徐牧问。
  “当然是考察了,除了挂这个名还能是什么名?”
  徐牧哂笑几声,倒回床上,望着天花,拿起可乐倒了一口进嘴里。
  窗外,瘦长的树木林立着,树干发白,笔直冲天,没入云端,只有十米往上的地方才能见到一点枝干和树叶。枝叶茂密的地方埋在云层里,唯有坐飞机才能有幸看到。
  而树木旁边的草,长得和人一般高。整座城市都是这样的树木青草,不止是这座城,整个国家、整个地球的植物皆是这样生长的。
  在这个时代,正常的植物已经踪迹罕见了。
  人类文明发展迅速的代价,就是世界环境每况愈下,地球植物吸收人类排放的污染后,从一百年前至今全球绿植枯死近百分之五十,生长率逐年递减,有幸存活的绿植畸形生长。现存于世的绿植虽然形态比以前更高大,但养分却远没有以往正常绿植中存有的多,连制氧功能也在退化,空中的氧气要靠人工制氧机输氧,才能达到常规标准。
  作为日常吃食用的水稻和小麦要人工补充养分,才能继续为人类食用,生长异常的青菜不能多食。健康蔬菜的培育方法这些年摸到了一些门路,但费工巨大,一般人吃不起。普通人缺乏蔬菜中的维生素,唯有买浓缩胶囊补充。
  花朵的生长方向则与绿植相反,它们迅速萎缩老化,寿命越来越短,有些国家的土壤甚至已种植不出花朵,有些偏远地寒的国家花朵已彻底灭绝。
  目前在我国花朵极为稀缺,有钱也未必能买到真花。路边能长出一朵残缺老皱的花,就能被视为珍宝。徐牧从小到大也只在电视上见到过真正的鲜艳花朵。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