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夭寿啊,泰迪成精啦(玄幻灵异)——唐隐歌

时间:2019-06-11 08:05:15  作者:唐隐歌

   《夭寿啊,泰迪成精啦》作者:唐隐歌

 
  文案:作为坚决打击封建迷信的无神论好青年,方易言从未想过,有一天醒来,他会发现他身边的熊宝宝,变成了一个身材修长、长相可爱的男青年。
  方易言:喂,妈,我觉得我的泰迪熊好像成精了。
  方母:……有病吃药。
  泰迪熊精攻X网店老板受,1V1,HE
  感谢望十七的大熊人设,么么哒!=3=
  我的微博:酒筵歌席莫辞频丶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美食 甜文 直播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易言,方大熊 ┃ 配角:秦斐,柳敬亭 ┃ 其它:说好的建国后不许成精呢
 
 
第一章 
  方易言算是个小老板,在呆宝开了家网店,名叫“熊宝宝卤味铺”,专门卖一些卤制的零食或下酒菜。因为厨艺不凡,“熊宝宝卤味铺”的销量还蛮红火的,他就买了间百平方米的房子,又买了个小破车,安安心心的继续干了下去。
  作为一个没胆子向爹妈出柜,又不愿意祸祸别的小姑娘的单身老零号,方易言在买完房车,存款又达到了六位数之后就搬离了父母家,住进了自己买的那套房子。方易言买的是套二手房,虽然屋内有些陈旧,但好在小区环境不错,而且也不必再花一笔装修的费用,对于方易言这种没什么要求的人来说,只要再买一些家用电器和生活必需品就可以入住了。
  但是!作为一个靠手艺养活自己的人,他的厨房必须重新装修。
  当厨房装修好、家用电器和家具都采购完毕之后,着重的方向就变成“生活必需品”了。
  方易言虽然是个普通的小叼丝,但是作为这样一篇不知道在说什么鬼东西的小说的主角,他还是要有一些异于常人的地方。比如,异于常人的“生活必需品”。
  当别人提起生活必需品时,一部分会走向卖油盐酱醋的调料区,而还有一部分会走向卖拖把扫把垃圾袋的杂物区,也有人选择衣物鞋袜区,而方易言却和他们全都不同,他的目的地是--毛绒玩具区。
  对,方易言最异于常人的地方就是,他的生活必需品不是大家认为的油盐酱醋、衣袜鞋裤,更不是扫把拖把垃圾袋,而是……毛!绒!玩!具!
  在被无数个他背着爹妈交往的男朋友吐槽“妈的变态”之后,方易言终于选择……
  放弃男朋友,并多买点好看的泰迪熊当男朋友晚上抱着睡觉。
  普通超市里的毛绒娃娃都是给小孩子准备的平价产品,想找到个好看的有时候真的是靠运气,此时的方易言便蹲在一排小熊面前犯了难。这家超市不知道是不是有毒,货架上出售的玩具熊都有些歪瓜裂枣,不是歪了嘴就是斜了鼻子,又或者是两只眼睛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总之五官没一个在正常部位的。
  方易言看着面前明显质量劣质并颜值不高的小熊,有些不服气地伸手往里边一掏,尝试着用自己充满非洲之气的非酋之掌摸出一个颜值SSR级别的熊崽子。其实方易言也知道这是不太可能的,但手心却好像触到了一个毛毛质感很不错的小熊。他果断地抓住那只熊崽子的脑袋,把它从里面给拖了出来。
  看着手里这只毛色淡金、五官端正,瞳孔略带褐色的泰迪熊,方易言十分满意,他伸手揉了揉泰迪熊看上去有些卷曲的毛,意外的发现它毛毛的手感十分柔顺,这让方易言感觉更加开心了,虽然有些大的肚皮让小熊看上去有点儿美中不足,但看到那个圆滚滚的肚皮,方易言就想得出把脸埋进去的感觉有多好,一定是软软的……
  方易言把泰迪熊抱进怀里,还是没忍住又看了一眼贴在货架上的价格牌--打折后二十八块五。
  方易言感觉自己被这便宜的价格闪瞎了狗眼。
  讲真,要不是这只泰迪熊身上的小衣服和吊牌都和它那些劣质的“兄弟姐妹”一模一样,方易言真的会怀疑他手上的这一只是不是被服务员上架时一个眼瞎放错了地方。
  回到家,方易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新买的泰迪熊放在自己的床上。把其它买来的东西一一放好后,方易言走到床前,看着它圆鼓鼓的肚腩,伸出手戳了戳,在感受到从指尖传来的柔软后,一个没忍住把它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盯着这只泰迪熊的脸,方易言真心觉得越看越满意,就这颜值,在泰迪熊界绝对是一等一的帅熊,然而二十八块五就被他给带回了家……嘿嘿嘿……
  方易言一边在心里嘿嘿笑,一边伸出手捏了捏泰迪熊的鼻子:“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半小时后,方易言在众多霸气测漏龙傲天、低端奢华叶良晨的名字中,最终给泰迪熊敲定了“大熊”这个听起来就简单粗暴傻大个儿的名字。
  为什么?因为这是只泰迪熊,而他还喜欢看哆啦A梦。
  到了夜里,疲惫了一天的方易言洗完澡爬上床,将大熊紧紧抱在怀里,他迷迷糊糊地看着天花板,嘴里还不住喃喃:“等着……阿爸改天就给你买个静香回来陪你……”
  然而第二天一早,受到极大惊吓的方易言表示,静香没必要再买了,这个大熊可能也不能要了。
  把发出恼人噪音的手机铃声关闭后,还有些迷糊的方易言第一反应就是伸出一只手在床上乱摸,找找大熊被自己这个睡相不好的家伙丢到哪儿去了。然而才伸出手胡乱挥了两下,他就感觉自己摸到了一个不太寻常的东西,那玩意既温热又光滑,和毛茸茸的大熊截然不同,很显然是人类皮肤的触感……
  方易言皱了皱眉头,然而下一秒他就猛地瞪大了双眸,卧槽!他床上他妈的有个人!
  难道是来他家偷东西的小偷?发现他家里没什么值钱东西之后,决定把这个家里唯一有点价值的他给睡了?被自己的胡思乱想吓到的方易言猛地攥紧还握在手里的手机,打算随时把它当作砖头,糊在对方的脑壳上。
  然而当他扭过头,看清对方的容貌时,他忍不住把“小偷”两个字从心里划掉了。
  长这么好看一定不会是小偷。
  作为一个肤浅的颜控老零,方易言很快忘记了对方来路不明的身份,他把手中原本打算当作武器的手机丢回床头柜上,双眼开始在这个陌生人的全身扫视。这人身高不低,至少比自己要高些,全身赤/裸的他就这么大剌剌地正躺在被子上面,似乎完全没有拿被子去遮住一些隐私的打算。
  他似乎觉得正躺不太舒服,嘟囔了几下,从喉咙里传出了一些“咕噜”声后就朝着方易言的方向翻了个身。
  方易言被他突然的动作惊了一下,在确认他依旧熟睡,并没有醒来之后,方易言停下了慢慢往后撤下床的动作,又开始正大光明地欣赏这个陌生人的躯体。
  他的视线从他的发上掠过,这才发现他的头发是像外国人一般的淡金色,方易言挠了挠头,不知道他睁开眼,眼瞳会不会也是那种外国人常有的深蓝色……等等,这不是重点,重点应该是这人是个外国人。
  莫非……他漂洋过海来到兔子国,就是为了在自己的床上睡一觉?
  把自己脑中脑残无比的想法一脚踢出,方易言有些烦躁地揉着自己的头,把自己原本就像是鸡窝一般的发型揉得更乱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卧室的空调开得太低,身旁的陌生人又突然发出了一声嘟囔,方易言急忙将注意力又移回到他的身上,视线在他略显圆润的娃娃脸上停顿了一会儿,突然又感觉这家伙不像是个外国人,毕竟他的五官并不像外国人那样深邃,显然是东方人的长相,于是“染头发的小混混”这一想法果断地又闯入他的脑内,挤开了之前那个“漂洋过海睡他床”。
  不过他长得确实不错,方易言摸了摸下巴,看着他的脸多了,突然有一种自己是个对未成年人垂涎的老变态,于是方易言果断又继续往下看,完全没发现继续往下看的自己才更像是个对未成年人垂涎的老变态。
  在在金毛小子大小刚好的胸肌上多看了好几眼之后,方易言的视线又一次往下降去,这一次则是黏着在了他还算明显的六块腹肌上。
  作为一个单身数年无约炮嗜好的正常人,方易言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地伸出手,但却在指尖触到对方的肌肤前生生刹住了车。
  好险,差一点就变成猥亵未成年人了!
  在心里唾弃了自己好几句后,方易言这才想起来,这个金毛小子是个来路不明的家伙,而且还可能是个入室抢劫或入室盗窃犯。
  虽然,能干出抢或盗到一半裸睡在主人家这种事的家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威胁可言。
  但是,作为一个瘦弱的小老板,方易言自认硬拼自己只会得个血溅三尺的结局。
  想了想自己浑身是血的模样,方易言下意识地抖了一下,他急忙轻手轻脚地从被子里钻出来,为了避免发出声音,连拖鞋也不打算穿了,就这么光着脚,踮着脚尖朝房门溜去。
  方易言的想法是这样的,先溜到房门外,之后把房门锁上,去打110。因为方易言买的这栋房子地处六楼,他感觉这个金毛小子发现房门被锁住之后不会那么快选择跳窗,何况按照他现在熟睡的模样,看起来也不会那么快转醒,等他醒来,警察叔叔肯定已经在门口准备搞定他了。
  思至此,方易言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天才。
  然而,缘,妙不可言。
  方易言才朝着房门挪动了两三步,就发现之前还在熟睡中的小金毛突然睁开了双眼,并直勾勾地看向了他。在对视上的一瞬,他俩都是一愣,直到床上的小金毛没忍住打了个哈欠,这才终止了这个十分尴尬的场景。
  方易言:“……”
  MMP一个疑似小偷抢劫犯的家伙在主人家的床上裸睡,睡醒发现被主人发现了,反应居然就是打个哈欠转个身,拉过被子继续睡???
  他是不是该庆幸这家伙的第一反应不是杀人灭口再奸尸啊???
  方易言黑着脸走上前,抓起被子一抖,把这个看起来既没什么威胁又莫名其妙的家伙从床上抖到了地上去。
  “疼……”小金毛以一个十分难看的姿势趴在地上,他似乎撞到了头,一边揉着后脑勺一边慢慢站了起来。方易言瞪大双眼看着他毫无遮掩的某处,嗯长势喜人……呸!!!
  方易言感觉自己明天可能要长针眼了。
 
 
第二章 
  “你到底是谁?怎么进来的?”方易言感觉自己的脑子都要抽筋了,为什么这家伙第一反应是喊疼?他没发现自己已经被房子的主人发现了吗?!
  “我怎么进来的……”小金毛喃喃了一句,看着警惕望向自己的方易言,他弯下腰,伸手在被窝里掏了掏,拿出了个不知道是什么,只能看出是被团成一团的布料递给方易言。
  方易言皱着眉看着他把那块眼熟的布料展开,总觉得这件小衣服越看越熟悉……在想起这件小衣服原本是穿在大熊身上的之后,方易言感觉自己额头的青筋开始一跳一跳,可能下一秒就要爆炸了,他攥紧了双拳,没等那个小金毛开口解释些什么,就狠狠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你对我的大熊做了些什么?!”
  他猜过这人是个小偷、抢劫犯、强/奸犯,但他万万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个喜欢损坏毛绒玩具的死变态!
  方易言这一拳的力量极大,但这个小金毛的反应也奇怪得很,看起来至少一米八多的他居然被方易言这一拳直接揍飞了,在摔到地上之后居然还弹了一下!
  而且最令人奇怪的是,他的面颊上居然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伤痕,这么大的打击力下居然光滑如初!
  方易言被他弹起来的那一下给吓着了,再看了看他就像是没被打过的左脸,方易言果断地一把扯下床单,没等小金毛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时就当头罩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小金毛不仅没有挣扎,甚至连反抗的声音都没有,方易言就这么十分顺畅地将这个巨大无比的“包袱”拖出了房间,并且丢出了自家大门。
  拍了拍手,方易言如释重负地关上大门。真是奇怪,那个男人看起来明明比他还要高些、壮些,但是拖起来却感觉挺轻的,至少不像是他这个体形该有的重量。
  正当方易言还站在玄关内发呆,顺便梳理脑中的那团乱麻时,大门忽然“咣咣”的响了起来……
  “主、主人!主人!开门啊!”带着哭腔的男青年音从门外传入,方易言看着因为外力而微微颤抖的防盗门,呆住了。
  这个带着点儿小奶音的声音恐怕就是刚刚的金毛发出的,但是他刚刚喊自己啥玩意???
  方易言怔愣地看着自家的大门,最终忍不住趴在门上,从猫眼向外看去。不看不要紧,一看他整个人都更加不好了,那个陌生男人丢开了床单,如今正光着屁股砸着自家门,不仅如此他还一副被人欺负了的小媳妇儿模样,而且口口声声喊着自己“主人”。
  方易言发现全小区最八卦的隔壁王阿姨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小金毛的身边,而且双眼放出了诡异的光,并津津有味地看着他光溜溜圆滚滚的小屁股。方易言嘴角抽搐地看着她将视线从小金毛光溜溜的屁股上挪到腰上,又挪回屁股上,当他发觉她拿出手机似乎还想喊人来看戏时,终于无法忍受,猛地一拉门,伸手把那光着屁股的家伙和床单一起捞进房内,“砰”的一下再次关上了大门。
  “你到底是谁?”方易言双手抱胸,看着那个还没回过神来光着屁股坐在地上的陌生男人,男人挠了挠头,有些呆呆地抬起头,看着方易言:“我是大熊。”
  方易言闻言翻了个不太文雅的白眼:“大雄?我还哆啦A梦呢。老实点!别以为讲个段子我就会笑给你看。”
  “我真是大熊啊,”小金毛显得有些委屈,“你不是还说过要买个静香陪我的吗?”
  买个静香?哦,原来是他昨天买回家的那个大熊啊。原来是酱,那是自己人,自己人……个屁辣!他昨天买回家的不是个普通泰迪熊玩具吗?!这小金毛是个什么玩意儿?!你咋不说你是昨天被我喂的那只小金毛猎犬成精来以身相许呢?!
  方易言愤怒地瞪大双眸:“你别告诉我你特么是那只泰迪熊!”
  然而对方似乎没有看出他的愤怒,还嫌给他的刺激不够大似的,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一脸郑重地点了点头。
  方易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