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灵魂画手(玄幻灵异)——渣渣巫

时间:2019-06-10 09:49:04  作者:渣渣巫
  “是,师父。”小草和卫邑同时起身,弯腰作揖,恭敬的退出了谢清玄的单房。
  “呼,我好紧张啊。第一次讲经给师父听。”小草倒退着蹦蹦跳跳的对卫邑说。
  卫邑连忙一把拉住了他,笑着严肃的摇了摇头。
  “好啦,我以后不这样走路了。你才比我大两岁呢,就像个小老头一样。小孩子就要活蹦乱跳的啊。这是我二师兄说的。他也整天活蹦乱跳的,虽然他已经不小了。”
  小草一路上叽叽喳喳的不停对着卫邑说话,自从卫邑来了之后,小草的话痨天赋渐渐展示了出来,性子也是越来越活泼了。整个三茅观也越来越热闹了。
  小草:“我们今天去捉虫除草吧。”
  卫邑:“嗯。”
  午休起来,小草和卫邑又一起去找蒋明上习字课。进去的时候,大师兄蒋明早就已经等在那里。二师兄曾翰也一并坐在旁边。
  小草:“咦,二师兄,你是来看我上课的吗?”
  曾翰:“我跟你大师兄有点事情要讨论,刚刚讲完,顺便留下来观摩你第一天习字。”
  小草摇头晃脑的说到:“嗯,那你在一边看吧,可别打扰我啊。我可是认真的小草咧。”
  曾翰好笑的扒拉了一下小草的脑袋,“二师兄别动手,讨厌啊,头发乱了。”小草说着就跑到了卫邑的身前,把脑袋摆在卫邑的眼皮下,“是不是乱了?”
  卫邑帮他拢了一下头发,笑着摇了摇头。
  小草撅着嘴巴走到方桌前,向蒋明告状,“大师兄,二师兄真讨厌,你快把他赶出去,我觉得他在这里就是影响我学习的。”
  “好,”说着蒋明向曾翰摆了摆手,“你还是出去吧,多大个人了,还老闹他,小心等会师父又说你。”
  “好吧,看你们都嫌弃我的样子,那我走了。”曾翰说着,摆了摆手笑着走了出去。
  蒋明:“小草,你先等一下,我安排下卫邑。”
  小草:“好的,大师兄。”
  “卫邑,你到这边来。”蒋明将卫邑引到东面窗前的文案边。这间平时蒋明教导小草的单房,是后院唯一一间有两扇窗户的房间,因为是给小草习字认数用的,所以特意挑了光线最好的房间。东边的窗户下面是一张长条文案,北面的窗户下面是一张八仙桌,现在两张桌上都放着笔架,上面挂着毛笔,文房四宝和一个装着清水的巴掌大的木盏放在笔架前,桌子正中还放着一个镇纸。
  7岁的卫邑现在已经有1米3左右了,站在70厘米高的桌前写字刚刚好,“这个宣纸,是你曾师兄早上裁的。你就在这边写字,写累了可以在旁边坐着休息一下,但是时间不能超过十分钟。每次写字的时间不能短于半小时。”卫邑认真的点了下头,“你需要字帖吗?”卫邑将手上的书向蒋明展示了一下,“那行,你就在这里写吧。我们在旁边教学可能会有点吵,但是你不能因此而分神。闹中求静也是对你的锻炼。” 
  “嗯。”卫邑表情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将手上的字帖摊开放在靠墙的位置,铺好宣纸,先是倒了一些清水在砚台里,然后拿起墨条,宁心静气的开始磨墨……
  “好了,小草。今天正式开始我们的毛笔字教学了。”说着,走到小草桌边的蒋明从桌下踢出了一个大概二十厘米高的木台,“你站在这上面写字吧。这个也是你二师兄做的。”
  小草:“哦,二师兄真好人。”
  蒋明:“那你还老跟他怄气。”
  小草微微的嘟着嘴:“是因为他老欺负我。”
  蒋明:“好了,不闹了,我们开始写字吧。”
  说着,蒋明的表情严肃起来,这代表着今天的教学正式开始了。
  “写字之前,先要磨墨。”蒋明让小草将墨和砚拿到了身前。
  “先倒适量的清水下去,何为适量?就是浅浅的盛在砚底,大概覆盖二分之一的面积。”
  蒋明看着小草将水慢慢倒入砚底。
  “然后用手指抓住墨条的上端,将墨垂直按入砚台,按下去的时候可以重点,务必让墨底和砚面充分接触。然后轻轻的推动墨条,磨墨要慢,用力要匀。”
  蒋明看着小草安静的站在桌前,认真的磨着墨,轻轻的点头。“你可以根据师父平时写的字自己判断大概要磨多久,不确定的时候,可以磨一段时间试着写一下,看看墨色。”
  ……
  “好了,我们可以开始练字了。所有的字,都是由基本的笔画组成,那就是点→横→竖→撇→捺→勾→挑→折。”蒋明一边说,一边在宣纸上一一写下了这几个笔画。然后将毛笔递给了小草。“你今天,就先从笔画开始练起。”
  小草郑重的接过毛笔,摆出写字的姿势。“先练点,点为侧,如鸟之翩然侧下。就是说你写点的时候,需要把笔锋侧过来。点为汉字的根源,所有的笔画都起于点。”
  蒋明看着小草在纸上认真的写着点,小手一点一提的,没有丝毫不耐,开始的时候,点有大有小,慢慢的就点的差不多大小了,“然后是横,横为勒,如勒马之用缰。取其不平不直,以点入笔,收笔要勒住笔锋。”
  蒋明一边说着,一边另取一笔,写了一横。然后示意小草继续。
  小草按照蒋明的方法,先一点,然后横向右滑,回收笔锋。“啊,怎么会这样?”蒋明也惊讶的“咦”了一声。“咦”完抬头看了一下卫邑。卫邑已经沉浸在认真写字的世界中,这边的异状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再来。”小草不解的望着蒋明,但是蒋明只是让他继续。
  再写,还是一样,入笔的点还好,虽然力道不足,但倾斜之势已有。但是横画的一笔,如蚯蚓弯曲,收笔的回锋则如抽搐般拖长,看起来像个折。
  蒋明拿起小草手上的笔,放在笔架上,然后把小草的身子转向自己,双手轻捏他那笔的手和手臂。“你昨天练了平举手?”小草点点头,表情有点泫然欲泣。“那你今天觉得手臂累吗?”小草摇摇头,真的要哭出来了。“嗯,我握着你的手带你写一下。”
  “好。”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
  拿起笔,蒋明站在小草的身后,带着小草写下了“一”。这次这个横没问题,和蒋明之前写的一样。“记住了写横的感觉没有。”
  小草点点头,再写,还是发抖的横,抽搐的回锋。小草又写,状况还是没有任何改变,小草憋着一股劲,不信自己写不好,如是再三。泪水已经在小草的眼中聚集,但是他强忍着不给它掉下来。从三岁开始跟着师父背书,四岁大师兄教他认字数数,小草还从来没有在学习上碰到过这种情况。
  蒋明伸手阻止了小草继续写横,神情若有所思。“好了,谁一开始学写字都没有那么顺利的,说不定是你昨天练的太累,自己没发现,所以才没力写横呢。还掉金豆子,丑不丑。”
  “谁说我掉金豆子了。”小草伸手用衣袖擦了擦眼睛,拒不承认自己刚刚哭了。
  “横就是这样写的,你记得我跟你说的准则,之后自己慢慢练。我们现在先练竖。竖为弩,用力也。竖画取内直外曲之势,如弓弩直立。写这个笔画的时候,不能太过于追求直,要有圆润之感,曲中带直,呈挺进之势。具体到独立的字,要配合字的全局。”
  仍是以点入笔,往下……
  蒋明和小草看着纸上那个曲曲折折的竖,面面相觑。
  “撇为掠,如用篦之掠发……”
  “捺为磔,裂牲为磔,笔锋开张也……”
  “钩为趯,如人要跳跃,需先蹲蓄力……”
  “挑为啄,如鸟之啄物……”
  “折为策,如策马之用鞭……”
  八个笔画教完,蒋明发现,短笔画小草都写的像模像样,但是一旦笔画加长,就会横不平竖不直,而且不管小草怎么努力,都无法改善。
  蒋明认真的观察着小草写字的状况,虽然到了最后,小草越来越焦急、紧张,拿笔的手指越来越僵硬,导致笔画变形更加严重。但是一开始,小草写字的状态确实是放松的,不管从哪个方面看,他都不应该出现这么严重的问题,仿佛有个人在捉着他的手,无论如何不给他写出一个正常的笔画。
  蒋明若有所思。然后在宣纸上,画了一个最简单的平安符,寥寥几笔,蒋明随手就勾画完成了,因为没念口诀,也没用黄纸,所以符本身并没有什么效力,就是一个式样而已。
  蒋明将毛笔递回给小草,“你照着这个画一下。”
  小草抽泣着接过毛笔,比着宣纸上的式样,发现看不清楚,抬起衣袖擦了擦眼泪,然后一笔一划的对着式样画了起来。
  片刻后,蒋明看着小草画出的平安符,表情一言难尽,“你这,就是传说中的鬼画符吧……”
  小草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
  
 
  ☆、第七章
 
  
  “呜呜,呜呜,……”
  小草和卫邑的单房里传出小声的呜咽声,已经闷闷不乐、无精打采了一整天的小草,在晚上临近睡觉的时候,仍然是止不住的伤心,趴在卫邑的身上,把卫邑当成了床垫,小声的哭泣着。卫邑无奈的搂着他,右手轻轻的从小草的头顶一直抚摸到后背,一下一下。
  “好了,乖小草,不哭,哭的眼睛红红,鼻子红红的,丑。”因为不常讲话的原因,卫邑的声音听起来比一般的同龄小孩显得低沉,但是很好听,特别是在晚上,贴着耳朵讲话的时候。小草觉得耳朵有点痒,不自在的侧着头,在卫邑的胸口磨了磨耳朵,然后又转回来,继续抱着卫邑哭。
  摸,摸,摸,因为被小草压抱着,无法动弹的卫邑只能在枕头下摸来摸去,他记得枕头下面有条手绢的,摸到了。拿着手绢,卫邑强制性的抱着小草坐了起来,动作很别扭,再加上卫邑年纪也不大,有点勉强,但好歹坐起来了。卫邑自己靠在墙上,把小草圈在了自己的双腿间,抬起了他的下巴,一点一点的把小草的眼泪擦干净,然后搂着他轻轻的摇,“好了,不要哭了。你就想我说话哄你是吧。”
  小草在卫邑怀里点点头,“嗯。”
  “狡猾的小坏蛋。”
  “才不是,我是真的难过啊。为什么我连个最简单的竖和横都写不好?大师兄还说我是鬼画符~~~”想到自己那难看的不行的平安符,小草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是啊,为什么会这样呢?你练臂力的时候也没有什么问题啊,我也看了你写字的姿势,也没有什么问题。”卫邑也觉得非常疑惑,他自己也是从五岁开始学毛笔字的,非常清楚,一开始的时候,是写的一般般,横竖都容易写飘,但是好像小草这样,抖成了一条波浪线的,也是很少见的,而且小草还那么认真努力。
  卫邑一边想着,一边在小草身上慢慢的摸摸捏捏,因为两人已经睡到床上了,所以没有像白天那样穿的整整齐齐,都只穿了个小裤衩,小汗衫,小草虽然看起来瘦瘦小小的,但是身上的肉也还是有的,捏起来软软的,还挺好玩。“嘻嘻,好了,我不哭了,你不要挠我痒痒了。”因为卫邑摸到小草的痒痒肉了,他忍不住挣扎了起来。
  “不要动,你忍忍,我摸摸看怎么回事,是不是练臂力受伤了你自己不知道。”
  “不是,不是的,白天的时候师傅已经检查过了,我没受伤。”
  “嗯?”卫邑突然停了下来,又来回摸了两下。然后抱着小草沉思了起来,一边想一边不自觉的轻抚着小草,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卫邑好像终于想通了,不过等他回神过来的时候,发现小草已经窝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呵。”卫邑刮刮小草挺翘的小鼻子,抱着他小心的躺了下来,心里想着,“这个小猪,哭累了就睡。”
  又是一天的清晨,小草已经练了几天字了,状况还是没有什么改善,师父师兄们都无可奈何,卫邑好像知道点什么,但是他不说。因为毛笔字写的太差,下午的写字课就改成了一个小时练毛笔字,一个小时用铅笔写。师傅说,“我们三茅观,擅长符箓,不管怎么样,毛笔还是要会用的,写不好也没所谓,就这样练着吧,要是哪天突然开窍了呢?”
  11月11号,今天是小草的五岁生日,一早起来,小草就很开心的和卫邑宣布,“今天我生日哦。”
  卫邑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开心的笑了,抱了一下小草,“生日快乐!”
  “呀,生日要说生日快乐的吗?以前都没有人跟我说过。卫邑,你什么时候过生日啊,你过生日的时候,我也跟你说生日快乐啊。”
  “卦师的生日是秘密。”
  “啊,”小草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巴,“那我以后都不问了。”
  “呵呵,”卫邑笑着摸了摸小草的脑袋,“好的,等你以后长大了,我再告诉你。”
  “嗯,嗯。等我有能力保护你的秘密的时候,你再告诉我。”
  上完早课之后,卫邑决定带小草下山一趟,今天是小草的生日,也是卫邑第一次和小草一起过生日,他想送点礼物给小草。
  卫邑向谢清玄禀告了他想带小草下山的事,谢清玄略一思索就同意了,还叮嘱他带小草好好玩一玩,并且掏了一些钱出来给卫邑带着。不过卫邑摇头拒绝了,他来之前,卫城就跟他说过,三茅观清贫,让他要多主动积极的掏钱。
  小草知道自己又能下山了,欢快的跳了起来,拉着卫邑迫不及待的就要向外跑。不过卫邑还是拉着他回单房准备了一下,水壶是要带的,布包也要背,钱更是万万不能少的,不知道山下有没有生日蛋糕卖,去给小草买个小蛋糕,他一定还没有吃过蛋糕呢。
  一出观门,小草就像放飞的小鸟,拉着卫邑就向下跑。幸好山势平缓,小草平时也是在山间奔跑惯了的。这样跑了十几分钟,两人才放慢了脚步。卫邑掏出手绢,给两人都擦了擦汗,因为太开心,又因为急速的奔跑,两个人的脸都是红扑扑的,卫邑也难得的显出一些他这个年纪孩童的活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