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灵魂画手(玄幻灵异)——渣渣巫

时间:2019-06-10 09:49:04  作者:渣渣巫
  卫邑:“……”
  小草:“怎么了?你又不想说话了吗?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卫邑摇了摇头:“已经习惯了。”
  小草:“那你以后多跟我说话,练习练习,说多了就会想说了。”
  卫邑迟疑的点了点头:“好。那,现在……你屁股往回收一点,再往下坐一点,腰要挺直,下巴也往回收一点。”说完这些,他就往后稍微退开了一些,再一次检查了一圈小草的动作,然后在离小草不远的地方,小草视线可及的范围内,慢慢的开始打起了太极拳。动作舒展,一招一式轻缓坚定,看得小草目不转睛。
  小草毕竟是第一次扎马步,才几分钟的时间就开始有点摇晃了,脸色慢慢涨红。
  “要坚持住,用鼻子吸气,用嘴巴呼气,将注意力放在肚子上。”
  ……
  “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就慢慢的站起身,手不要放下来,站起来慢慢的调整呼吸,放松双腿,十个呼吸之后再蹲下去,继续。”
  就这样,一个坚持,一个引导,小草终于完成了他生平第一次平举双手扎马步。当小草终于站起来,放下双手的时候,全身都在摇摇晃晃,感觉双手和双腿已经叛逃。
  早就候在一旁随时准备接住小草的卫邑马上拿来毛巾帮小草擦汗,又递上水壶亲自将水喂到小草嘴边,服侍的非常到位。在小草摇头拒绝再喝水之后,又给他捏捏手臂,拉着他慢慢的走动放松肌肉。
  “呼,累死我了,原来扎马步这么累的啊。怪不得大师兄刚刚叫我一边平举一边扎马步的时候,看起来那么幸灾乐祸。”卫邑看着小草,眼里满是笑意,然后动手比了个太极的姿势,面露询问之色。
  “我可以的,不用再休息了。”说着小草就推开了卫邑的搀扶,虽然还有点摇晃,但在他用力的甩了甩手,又跳了两下之后,切切实实的站稳了。
  小草神情肃穆,双手抱拳,认真的对着卫邑说,“请。”
  虽然因为第一次练习平举和扎马步早就已经累得够呛,但是小草在晚上洗漱完之后,还是挣扎着不肯入睡。卫邑洗漱完回到房间,看到的就是小草坐在床头,用手指强撑着自己的眼皮,不准自己睡着的样子。
  卫邑心痛的快步走向小草,一把把他撑着眼皮的双手拉了下来,“这是在干什么呢?困了就快睡觉。”
  小草一头栽进了卫邑的怀里,眼睛瞬间就闭上了,但是嘴里还嘟囔着不肯放弃:“我不睡……你说今晚要告诉我结果的……我连是什么事都还不知道呢……”
  卫邑扶着小草的脑袋,一边把他往被子里塞,一边哄着他道:“我保证,明早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诉你全部事情。所以现在你快睡吧,早点睡,明早还能早点起来听呢。跟现在听了再睡结果是一样的,乖~”
  “你答应了啊,可不能骗我啊~~”小草的声音越来越小,很快就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秒睡。
  
 
  ☆、第六章
 
  
  一大早,天都还没有亮,本来安安分分躺着的小草突然睁开了双眼,但是眼神还是显得很迷茫,又过了三五秒,才慢慢的变得清明。然后就激动的一翻身,整个人趴在了卫邑的身上。
  “哧~”卫邑被小草压的□□出声,也被迫醒了过来,伸手从枕头下摸出自己的手表,看了一下时间,才5点20,这比平常两人起来的时间提早了足足40分钟。
  在三茅观,早上6点,太阳刚从东方升起,小草和卫邑就从床上起来了。道家修行,提倡道法自然,无所不容,无为而治,与自然和谐相处。所以生活也是严格按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以前卫邑在家一般都是7点才起床,晚上9点睡觉,到了三茅观之后,一直都跟小草在一起,也慢慢的随着小草的作息调整着起床和睡觉的时间。
  小草趴在卫邑身上,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搞得卫邑哭笑不得。
  卫邑:“好了,我知道你心急。想不到急到连觉都不肯睡了。我现在就跟你说,你快回被子里,别着凉了。”
  小草自己也觉得有些冷,于是老老实实的又缩回了被子里,乖巧的让卫邑帮他掖好被角。不过他并没有平躺回自己的枕头上,而是翻身把自己的大半个身子都搭在了卫邑身上,张开自己的小短胳膊,抱着卫邑,把脑袋埋在卫邑的胸前,听着卫邑的心跳。
  卫邑搂着小草,并没有马上出声,而是又安静了下来,但他搭在小草背后,轻抚着小草背部的左手,却不自觉的捏紧了小草的后背,以至于小草忍不住呼痛出声:“卫邑,痛~”
  小草的呼痛声将卫邑从回忆里惊醒,他连忙放松自己的手指,轻轻的揉了揉小草的后背,小声的道歉:“对不起,我刚刚想事情,入神了。”
  小草:“在想什么啊?”
  卫邑:“想着怎么向你说我以前的事情。”
  小草的声音里有小小的惊讶:“你也才7岁啊,以前的事情有什么不好说的吗?我今年5岁,我以前的事情就特别的好说:吃饭、睡觉、背书、种地。在你来之前,我连山都没下过呢。”小草说完微微的皱了一下鼻子,表达自己的不满,不过因为他缩在被子里,卫邑并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不过从他的语气里,卫邑也能想象他现在的样子。不自觉的,卫邑的嘴角扬了起来,本来压抑的心情,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卫邑:“是啊,我今年才7岁呢,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
  小草:“啊~那你还说吗?”
  卫邑:“呵呵,当然说,我都答应你两次了,再不说你该不理我了吧?”
  “嗯嗯嗯,所以你快说。”小草在被子里,猛然的点着头,贴着卫邑胸口的头发一下一下戳着卫邑的下巴,痒的卫邑忍不住笑出了声。
  卫邑:“好了,好了,你老老实实躺好,不要再动了,暖气都被你放跑了。”
  小草老实之后,卫邑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让后开始跟小草讲述自己以前的事情。“小草,你知道我们卫家的能力吧?”
  小草:“嗯,师父跟我说过,不过只跟我一个人说了。说你们卫家每一代,都会有一人继承卫家血脉之力,善于卜卦。占卜的能力越大,泄露的天机越多,身体就越差,也会越短命~”讲到最后几个字,小草的声音已经越来越低,语气里还透露出了一丝丝难过。
  卫邑摸了摸小草的脑袋,也没有想到要怎么安慰他,因为他自己对自己的未来也很无措,虽然他现在对于“身体差”这件事情,还没有任何感觉。
  卫邑:“每一代承继血脉能力之人的占卜能力也会有强有弱,好像我叔叔,他就属于能力很弱的。我呢,据我叔叔说,大概算是很强的。不过,就算占卜能力再强,其实也不是不能说话的,只要不占卜,不要用占卜的能力改变任何事情,这个能力对自己,对别人,也是没有什么大碍的。但是,我还有另外一个能力,这是我和叔叔无意中发现的,自从发现之后,叔叔就要求我尽量少说话了,我慢慢的,也就干脆不说话了。”
  小草好奇的问道:“什么能力啊?”
  卫邑:“嗯,大概算是言灵吧。而且基本都是好的不一定灵,但坏的肯定很灵。”
  小草一脸迷惘:“……什么意思?”
  卫邑:“比如说,前天你在山道上,我让你‘小心,摔跤’,那你本来不一定会摔跤的,但是我说过之后,你就肯定会摔跤了。还有前天晚上,我说你‘傻不傻,要着凉的’,那么你昨天就一定会着凉。”
  小草:“哇……这个能力好酷!但是……我没有摔跤也没有着凉啊?”小草困惑的说道。
  卫邑:“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个能力在你身上,好像没用。”卫邑自己也觉得有点困惑。
  小草:“你那个什么‘言灵’的能力,是真的有用吗?该不会只是巧合吧?”
  卫邑:“不是巧合,试验了没有上百也有几十次了,就连我叔叔也招架不住。所以,后来祖地里慢慢就有流言了,说我是‘怪物’。……”
  小草“噌”的一下抬起头,义愤填膺的说道:“他们才是怪物!”
  然后他用力的攀着卫邑往上爬了爬,两手撑在卫邑的头两边,自上而下的盯着卫邑的眼睛:“你不是怪物,他们才是怪物。你又聪明、又厉害,还非常好,心底又善良又有责任心……你看,你才比我大两岁,师父就允许你带着我下山了。你还会教我打太极,又认识好多字……”
  小草一口气讲了一大堆卫邑的优点,卫邑在他的讲述里,嘴角越扬越高,最后大大的咧开,笑容止都止不住。小草反倒越讲越不好意思,猛然抱住了卫邑的脖子,把脑袋埋在了卫邑的颈窝里,喃喃的说:“反正,你就是最好的,才不是什么怪物呢……”
  卫邑:“嗯,我不是怪物,我是小草最好的卫邑。”
  小草:“嗯~”
  卫邑:“你也是卫邑最好的小草~卫邑最喜欢的小草!”
  小草:“嗯!”
  两人默默的抱着,相互依偎着。直到听到了院子里传来响动,三茅观的新的一天,要开始了。
  卫邑将小草从自己身上扶起来,然后两人一起起了床。整理完自己的仪容,小草和卫邑一起肃穆的向谢清玄的单房走去。昨晚卫邑已经告诉了小草,从今天开始,他就和小草一起学经,一起练字,可把小草高兴坏了。
  今早两人虽然比平时早起了大半个小时,但昨晚睡的也早,所以现在精神很好。虽然平时谢清玄也不拘着小草,对他关爱有加,但是涉及学习的事情,谢清玄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首先,态度一定要端正。
  小草第一次手心挨板子,就是因为师父教经的时候不认真听讲,老是走神,玩自己的手指。那一次小手被打的通红,小草哭了整整一个早上,把两位师兄心疼坏了,但是师父不准师兄们安慰他,让他一边哭一边背书。也是那一次,给小草长了记性,从此以后对待学习的态度非常端正,再也没有被打过。
  恭敬的敲了三下房门,得到师父允许后,小草和卫邑走了进去。谢清玄的房间,比小草的房间要大。三茅观已经有了一千年的历史,在宋时更是显赫一时,虽然后来因为天灾人祸几经损毁复建,而逐渐没落,宫观也越来越小,但大体结构仍在,前中后的三路格局,至少可以容纳二十个道士的单房建筑,让目前观里仅有的五个人住的十分宽敞舒服。比如谢清玄的房间,其实就是两间单房合并而成,左边一间是他平时休息的地方,不大,仅仅十个平方左右,仅能放下一张稍大的单人床,一张方桌和一个小衣柜。右边一间算是他的起居室和工作间,平时用于处理一些观内事务,教导徒弟,品茗清修。
  “师父,早上好。”小草恭敬的弯腰作揖,卫邑也肃穆作揖。
  “好,好。你们一起来了。那我们就正式开始讲经吧。小草,你把这个贴在门上。”谢清玄递给了小草一张黄纸,上面用毛笔写着“学习经典,诸神回避”八个繁体字。诵习经典,有度人度己之功,读错一字,伤及万灵,背负无穷罪孽。是以每次学经之前,都会贴上这张黄纸。以前小草还小,都是谢清玄自己贴。在第一次上课的时候,谢清玄就跟小草解释了这八个字的意思。从今天开始,要小草自己讲经了,这是一次巩固学习的过程,也是小草已经长大的证明——虽然他还有一个月才满5岁。
  谢清玄端坐在书案之后,背靠着一个书架,书架上放着一些木盒和书籍,文案的一侧是笔架和文房四宝,还有一个木盒,小草知道那个木盒里放的是上好的朱砂。书案前摆着两张方凳,离文案较近的那张方凳摆在正中间,远些的那张稍微偏右,和笔架成对角。
  “小草,你坐在前面。卫邑,你就坐在后面,你仔细的听小草讲,当然,小草不一定讲的全对,毕竟他还太小,阅历不够。你可以自己思考,要是有什么不懂或者有疑惑的地方,课后可以问我。”
  卫邑点了点头。
  “好的,小草,你可以开始了。”
  “是,师父。”
  “师父,第一次讲经,我选择从《太平经》入手。《太平经》内容博大,天地、阴阳、五行、十支、灾异、神仙等均有讲述,是真人和神人的一问一答。我今天要讲的,就是《太平经》中的‘师道’。”
  “真人和神人,也就是徒弟和师父,所以《太平经》整体所表现的,也就是师父对徒弟的传道、授业、解惑。……”
  “‘道为化首,天为人师法’。这句话说的是,人取法于‘天’,才能明晓、通达万物运行的规律,使行为符合自然之道……”
  “‘承天之心,顺地之意’。这句话说的是,师者当以道生万物、调和阴阳,好生乐善的基本原则,来教人学道、学德之法……”
  两个小时的时间流逝的很快,谢涤初稚嫩的小嗓音不间断的从单房中传出,间中偶有停顿,是他在喝水或是思考。卫邑坐在他的身后,认真的盯着他的背影,眼中也不时闪过思考的光芒。谢清玄摸着胡子,不时的点头或沉思,有的时候也会对小草的某些看法提出自己的见解,但绝不轻易的否定。小草对于师父提出的疑义,会先记下来,表示课后再认真思考一下,以后有新的见解再跟师父讨论。
  终于到了临近下课的时候,“好了,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结束。小草,今天虽然是你第一次讲经,但是我很满意,你的很多想法都很有意思,有着未经人事的天真童稚。我希望你不要把今天的讲经就当作结论,也希望你在以后的生活里要知行合一。”
  “卫邑,你听了一节课,心里想必也有自己的想法。”卫邑点点头,“道家思想讲究顺其自然,无为而治。但无为,并不是让人什么都不做,而是不妄为。修道修心,以信仰约束自身的欲望,以能力承担自己的责任。”谢清玄看着卫邑的眼睛认真的说。卫邑又点了点头。
  谢清玄看着卫邑没有说话,两秒之后,好像突然回过神来,对小草和卫邑说:“下课吧,你们俩也饿了,去吃了早餐后休息一下,该干啥干啥去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