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灵魂画手(玄幻灵异)——渣渣巫

时间:2019-06-10 09:49:04  作者:渣渣巫
  “是,师父。”
  “好,我们去吃饭吧。”蒋明看到卫邑进门比了个手势,说道,“小草今早下山跑了个来回,也是很累的,早点吃完午饭,休息一下再开始学习。”
  ……
  “卫邑,”自从在三茅观住下后,卫邑每天下午都要跟着谢清玄学习两个小时。这天饭后,他把卫邑叫到了身边,“你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月了,有什么感想吗?”
  卫邑神色平静的望着谢清玄。
  谢清玄:“你不要太抗拒说话这件事情。你身负卫家血脉,但是像你能力这么强的卫家人,老实说我也没有听说过太多。我们三茅观历史虽然没有卫家悠久,但一千多年来,据历任观中同门的记载,也还是能窥见卫家活动的一些踪迹。卫家占卜,窥天地机密,为天道所不容,也所以能力越大,受到的天罚也越大。不过一些平常的言论,也并不碍事的。”
  卫邑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谢清玄:“大概你心里有些好奇我把你留在观中会教导你什么吧?”
  卫邑又点了一下头。
  “呵呵,”似乎想到什么开心的事情,谢清玄未语先开心的笑了起来,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说实话,虽然道家也有占卜之术,但是比起你卫家来,仍是浅薄。你卫家传承三千年,占卜之道几乎没有断代,虽然每代传承之人能力有高有低,但是,就算只是根据古籍自习,你在卫家能学到的东西,也是我门万万比不上的。你如果要走占卜之道,在外面所能学的,大概也就是古文知识了,至少,你要能看懂你们家那些古书。我有幸瞄过一眼,实在是晦涩难读,呵呵……。”
  卫邑稍微想了一下,还是点了下头。
  笑完,谢清玄继续正色说道:“虽然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但是我还是把你留了下来。因为卫城带你来见我的时候,我觉得你的状态不对。你年纪还小,但是能力却很强,卫城以前也和我说过他的担心,他自己能力一般,没法教导你,族里也因为你的能力,对你充满了敬畏,导致你身边除了卫城,没有人敢接近。”
  卫邑听到这里,平静的面庞微微染上了阴霾,但还是点了点头。
  “你有一个好叔叔。”谢清玄望着卫邑的眼睛说,“他很担心你,他觉得,你首先是卫邑,其次才是卫家的传承者,就算你能力再强,你现在也只是一个孩子,不应该像在卫家族地那样生活的死气沉沉,毫无活力。他就想把你送去一个卫家完全影响不到的地方,让你学会生活。这次他把你送来,也是承受了族里很大的压力。”
  卫邑目光微闪,隐隐有动容的表情,他从来没想到,叔叔为他考虑了这么多。
  谢清玄:“这一个月,你应该也发现了,我其实什么都没教过你,就每天念点清心经给你听。但是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比以前轻松很多,也经常会有快乐的情绪?”
  这次卫邑的头点的很肯定。
  谢清玄:“小草是个不错的孩子,虽然无父无母,但他每天都很努力的生活,就像一棵小草一样,努力的摄取着养分,向着阳光的方向,茁壮成长。”
  卫邑终于面上染上了点笑意,轻轻的连点了几下头。
  “以后,你下午也不用专门来听我念经了,你就跟小草一样,早上一起来讲经,你也听听小草讲经。”说着说着,谢清玄又笑了,“然后下午和小草一起学写字吧。小草就从头开始学,你就每天写几张大字,写完第二天讲经的时候拿给我检查。也不硬性规定你写多少张,小草上多久课,你就写多久字吧。”
  “好。”一个些微沙哑的好字从卫邑口中吐出,让谢清玄有些震惊。谢清玄是震惊于卫邑居然开口讲话了,看来小草果然是很受卫邑喜欢啊。而卫邑,因为在山道上的时候已经跟小草讲过话了,所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不过他还是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对自己沙哑的声音不是很满意,想着自己的声音没有小草的好听,不知道会不会被小草嫌弃。
  晚上,卫邑洗漱完回到单房打算睡觉的时候,小草早就已经乖觉的躺在了被窝里,扑闪着自己圆圆的猫眼,认真的盯着卫邑。
  卫邑当然知道小草在想什么,实际上他自己也有点紧张,以前在卫家祖宅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族人们躲闪的目光和畏惧的神色也让他倍感孤独。他怕把自己以前的事情将给小草听之后,会失去这个唯一的朋友,虽然他们也才做了一个月的朋友。不过人一旦感受过温暖,就不想再回到寒冷里去。
  小草躺在被子里,看着卫邑脸色连连变换,感觉到了他的挣扎,迅速的从被子里爬了出来,拉住了卫邑的手:“卫邑,你在想什么呢?你要是不想说,那我就不听了。”
  卫邑定定的看着小草,眼神里充满了悲伤,他正想说什么,却突然发现了小草只穿着背心短裤就离开了被窝,并且现在还光着脚站在地上。
  卫邑也顾不得伤心了,马上抱起了小草,就往床上走去,一边走一边说:“你怎么就跑下床了啊,傻不傻,要着凉的……”说到这里,卫邑突然一顿,然后闷不吭声的将小草塞进了被窝,幸好被子里的暖气还没有散去,小孩子火力又足,很快就重新暖了起来。
  小草看着卫邑沉默的脱去外衣,也穿着背心短裤钻进了被窝里,马上就蹭蹭蹭,钻进了卫邑的怀里,还自己拉起卫邑的双手,环住自己暖暖小小的身子。然后娇娇糯糯的对卫邑说:“卫邑你到底怎么了?”
  卫邑看着小草关心的面孔,眼里的悲伤又慢慢的浮了起来,“我怕过了今晚,我们就做不成朋友了。”
  小草震惊的看着卫邑:“为什么?!”
  卫邑:“因为我是一个怪物。”
  小草:“什么是怪物?《山海经》里那种精怪吗?”
  卫邑:“你还看过《山海经》?”
  小草:“大师兄给我讲故事的时候,读过。”
  卫邑:“哦。不是那种,是跟平常人不一样的怪物。”
  小草:“什么叫跟平常人不一样啊。师父说我们道士,就跟平常人不一样啊。平常的男人是不留长头发的,你看师父和大师兄二师兄的头发就很长啊,我的头发也很长,所以第一次来道观里的善主,都会以为我是女孩子。”
  卫邑摸了摸小草的头顶,然后帮他顺了一下脑后的长发。晚上睡觉的时候,小草的发髻是解开的,据说他从小就没有剪过头发,一头长发乌黑油亮,摸着就像上好的绸缎,舒服极了。摸着摸着,卫邑突然就笑了,“好,我把我以前的事情讲给你听。不过我刚刚已经对着你说过一句话了,明天就知道结果了。”
  小草:“啊……?说了啥?”
  卫邑:“你明天就知道了。你现在想知道的事情,我也明晚一起告诉你,好不好?”
  小草:“嗯。……那我们睡觉吧。”说完小草果然没有再多问,在卫邑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没多久,轻微的小鼾声就从卫邑的怀里传来了。
  卫邑轻轻的亲了下小草的头发,“希望你明晚之后,还能这样安然的睡在我怀里。”微弱的声音在空气中飘散,仿佛从没有出现过。
  
 
  ☆、第五章
 
  
  面带笑容的蒋明踏进单房,就看到方桌前特意加高的方凳上,端端正正的坐着一枚可爱的小小少年,正一本正经又满含期待的看着自己。蒋明晃了晃手里抱着的一大堆东西,笑道,“笔、墨、纸、砚,我都给你拿过来了,还有笔架,挂的和横放的。以后就放在你房间了。”小草开心的猛点脑袋。
  其实小草早就会写字了,不过以前师父一直说小孩的手骨太软,不适合长期的抓毛笔,蒋明也就一直没有正式的教他。只是偶尔会拿着树枝在房前的泥地上划拉着教教小草笔画笔顺。
  三茅观有自己的藏书阁,里面被塞的满满当当,各种珍贵的古籍随手可得。虽然是叫藏书阁,但其实也就是一个巨大的房间,从外表看起来,也就比师徒四人的房间加起来还大,里面怎样,小草没进去过,也不知道。不过据两位师兄说,里面摆满了书架,各种道家古籍,历任观主、道长留下的各类笔记,数量可观,藏书阁里面几乎无处下脚,就连两位师兄,也仅进去过一两次。不过里面贴满了各种符箓,驱虫的、避水的、避火的、抗震的……三茅观属于道教符箓一派,擅长以符咒的方式处理一切问题。
  谢清玄当然不会拿着观中这些宝贵的道家财富给小草认字,小草现在唯二拥有的两本书,一本是《道德经》,一本是《百家姓》,那还是杂货店的老板娘看隔壁卖废品,特别帮他要来的。所以《道德经》和《百家姓》上的字,小草基本上都已经认识了。
  “虽然我们以前在地上也写过字,你也已经认识了很多字,但是我们还没有系统的学习过,特别是用毛笔写字。用毛笔写字和我们平时用树枝在地上写的感觉完全不同,首先,毛笔的笔头部分,是软毛,呐,给你自己摸摸。”小草接过毛笔,取下笔盖,小心的捏了捏笔头,抬起头望着蒋明疑惑的说,“硬硬的。” “那是因为这是一支新笔,现代制笔之法,为了便于运输和储存,在毛笔出厂时,会用胶水将笔头定型,第一次使用的时候,要用温水将笔头泡开,轻轻洗去胶水。你看,把毛笔挂在笔架上,再用茶杯接杯温水,把笔头浸在水里面,先这样泡着,等会再来继续处理它。我们继续来认识纸、墨、砚。”
  一个下午的时间,小草都沉浸在蒋明的各种介绍中,虽然还没有正式的开始学写字,但是他知道了很多关于“写字”的知识,像什么毛笔写完字一定要尽量洗干净,要挂在笔架上;不同的墨条和砚台出墨的效果的差别;各种纸的不同。更高级别的知识,关于朱砂和黄纸,蒋明也给小草略微的介绍了下,毕竟那是符箓派的根本,现在学毛笔字,也不过是为了以后更好的画符。
  在第一节写字课将要下课的时候,蒋明望着小草正色说:“写毛笔字和硬笔字最大的不同,就是写毛笔字手腕是悬空的,虽然在一开始的时候,因为你臂力不足可以允许你使用搁臂,但是最终毛笔都是要手腕悬空用力的,所以从今天开始,你下午跑山的时候就要加臂力课了,每天半小时双手平举扎马步,先空手不负重,然后慢慢往上加重量,可以吗?”
  “嗯!”小草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我可以的。”
  “好。那你现在就去吧,先跑半个小时,然后马步半小时,再跟卫邑继续学太极拳。”
  “好的,我去了。”
  充满活力的声音刚落下,小草就已经跑出了上课的单房。果然,卫邑已经等在了院子里。穿着黑色练功服的少年身姿挺拔,神色平静,小草欢快的扑向卫邑,“卫邑,卫邑,你等很久了吗?”卫邑摇摇头,“我今天洗了笔哦,还自己磨了墨。不过还没有开始写字。大师兄说明天就可以写了。”卫邑眼中带上点点笑意,抬手摸了摸小草的额头,发现没有汗水,拉着小草先走回了两人的房间,拿起了桌上的两个水壶和毛巾,又向后门外走去。一路走,小草一路都在叽叽喳喳的说,像只快乐的小鸟一样,内容都是蒋明今天上课讲解的东西,很多卫邑以前也没有学过,听起来到是很有意思。
  两人拉着手走过了菜地,来到树林中。前面已经说过,单房后门外的菜地,因为树木的原因,是分成了五块的,最大的那块贴近三茅观后墙,另外的四块分散在林中。吴山上的49棵古香樟,有12棵,就分散在四块地的四周,并不是一个规整的形状,虽然吴山地势平缓,但这12棵树也可以说长得高高低低,错落有致,谢清玄给这12棵树分别编了号,小草每天下午的跑步,就是围绕着这12棵树,有时正着跑、有时反正跑、有时S型绕着跑,反正不能停歇,不能故意跑慢(小草还没学会偷懒这件事),持续跑半个小时。计时器是大师兄用花生和杂货铺的老板娘换来的,声音很大。
  自从卫邑来了之后,每天下午都会陪着小草一起跑步,跑完步卫邑还会打一套拳,有时是太极拳,有时是八卦拳,有时是五形拳,小草看着很有意思,每次都跟在卫邑后面自己比划着,比划了几天之后,卫邑就开始系统的教小草练太极拳了。卫邑自己,也是从五岁开始练拳的,现在虽然才学了两年,但已经有模有样,说起来,太极拳是以传统的儒道理念为核心的一套拳法,正宗的太极还配合呼吸吐纳,内外兼修。卫邑所打的这套拳和现今市面上所有的太极都有不小的区别。卫家某代家主和武当始祖张真人有不小的交情,卫家的太极就是张真人亲授的,从那之后的几百年,卫家族长都要自幼修习太极,基于阴阳理念的太极,修行时以意念统领全身,通过入静放松、以意导气、以气催形的内功修炼,再配合以柔和、缓慢、轻灵、刚柔相济的外部动作,有修身养性、强身健体、益寿延年的功效,特别适合卫家这些短命的病秧子。
  哼哧哼哧的跑完半个小时的山林,两人都是满头大汗,卫邑快速的把挂在树枝上的毛巾拿过来,先把小草头上的汗擦干净,然后撩起他的外衫,将毛巾伸进衣服里面,把小草背上和胸腹的汗也擦了一遍。擦完之后,小草也原样给卫邑也来了一遍。两人相互帮助打理好自身,卫邑正准备开始今天的太极拳教学。小草连忙打断,“大师兄说练毛笔字需要腕力,所以从今天开始,在跑步和练拳之间,我还需要加半个小时的腕力练习。这半小时,你先自己练拳吧,练完再教我。”
  卫邑顿了顿,看着小草的眼睛,点了点头,然后轻抬了一下下巴。
  小草:“你要看我怎么练习腕力?”
  卫邑点了下头:“嗯。”
  小草:“大师兄说我刚刚开始练习,就不用负重了,双手平举就可以。但是双手平举双腿就有点无聊了,所以练腕力的时候顺便扎个马步。”说着小草就摆出了一个双手平举扎马步的姿势。
  卫邑绕着小草走了一圈,仔仔细细的观察小草扎马步的姿势,然后站在小草面前,先是正面对着他,做了一个标准的双手平举扎马姿势,看到小草根据自己的姿势微微的自我调整,然后就着同一个姿势双脚平移,将身体的侧面展现在小草面前。做完亲身示范后,卫邑站了起来又绕着小草走了一圈,接着就上手帮他把姿势不标准的地方一一调整,“两个脚尖再向外一点……” 
  虽然被指出了几处错误,小草却显得十分开心,双眼亮晶晶又喜滋滋的看着卫邑,“卫邑,你的声音真好听。现在这样有点无聊,要不然你多跟我说点话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