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灵魂画手(玄幻灵异)——渣渣巫

时间:2019-06-10 09:49:04  作者:渣渣巫
  小草小大人似的点点头,“哦,不能说话啊。是喉咙痛吗?我前一段时间感冒的时候也喉咙痛不想说话。”
  卫邑又摇了摇头。
  小草疑惑的睁大了眼睛,“不是喉咙痛啊。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大的人呢?来观里的善主都没有小孩子,师父说是因为我们这离市区太远了,又没有车道,小孩都爬不上来。所以师父都不给我下山,说我下了山肯定也是爬不回来的。”
  小草继续问:“你是自己爬上来的吗?”
  卫邑点点头。
  小草满脸崇拜,“那你今年多少岁啊?”
  卫邑用手指比了给八。
  小草看着卫邑伸出的两根手指,“两岁吗?可是你看着比我大很多啊。”
  卫邑愣了一下,摇了摇头,然后微微想了一下,这次两个手都伸了出来,一只手张开,一只手伸出了三个指头。
  小草举起小手想数数,却发现自己的手上还抓着小铲铲,连忙放下小铲铲,“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哦,你八岁吗?”
  卫邑点点头。
  “所以刚刚那样比是八的意思嘛?”小草说着也伸出了拇指和食指,比了比。
  卫邑这次脸上明显的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然后点了点头。
  小草也很开心的笑了,“呵呵,我第一次知道呢。这个师父和师兄都没有教过。”
  “我叫谢涤初,师父和师兄都叫我小草,这个是我的小名,师兄说起个贱名好养活,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哦,我忘了,你不能说话,那你用这个铲铲写给我。”说着小草把桌子上的小铲子递给了卫邑。“我已经认识好多好多字了哦。”
  卫邑接过铲子,看了一眼小草左手拿着的水壶,露出了疑问的表情。
  小草顺着他的目光也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哦,对了,我应该把水壶放下来。其实它是空的,水我已经喝完了,嘻嘻。”说着小草把水壶放在了石桌上面。然后一把抓起卫邑的手,将他从石凳上拉起,走到了一旁的泥地上。
  卫邑愣愣的盯着自己的右手,两手相连的地方传来柔软的触感,也传来温热的异体温度。突然,卫邑起了一丝好奇心,他反手抓住小草的小手,轻轻了捏了捏小草白嫩的小手,好软。
  小草抬头好奇的看着卫邑,“怎么了?”卫邑摇摇头。小草摇摇自己的左手,也没有挣脱卫邑的手,用右手指着地上说,“你就写在这里吧。”卫邑也没有放手,拉着小草一起蹲了下来,就用左手拿着铲子,在泥地上写下“卫邑”两字。字体方方正正,虽然还显得稚嫩,但是已有风骨。
  “卫……这个是什么字?卫字我在百家姓里学过,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冯陈褚卫……的卫字。但是这个我还没学过。”小草的小手指了指“邑”字。
  卫邑又在地上划了一横。“一?”铲尖微斜着往下一划。
  福至心灵,小草大叫道:“邑!”
  卫邑面带微笑的用力点了点头。
  “卫邑!”小草开心的又用力的叫了一声。
  “卫邑!”
  两声卫邑同时响起,一声是小草惊喜的欢呼,另外一声从通往前院的山门传来,卫邑和小草同时回头,只见谢清玄和卫城一前一后的走过了山门进入后院。
  “看起来两个小家伙已经认识了。”谢清玄抚着胡子笑着说。
  “嗯嗯,师父。卫邑刚刚还教我认字了,看。”小草指着地上的字,“我又认识多一个字了哦。”
  “这个想必就是涤初了吧。”旁边的卫城微笑着对小草说,“真是聪明的孩子。”
  谢清玄微笑的看着小草:“小草,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卫城,你叫他卫叔叔就可以了。” 
  小草恭恭敬敬的抱手鞠了一躬:“卫叔叔好。”
  卫城含笑点头:“小草,你也好。”
  谢清玄又指着卫邑说:“这个是卫邑,你们已经认识了,他是卫城的侄子,从今天开始,他要在我们观里住一年,以后他就交给你照顾了。”
  小草开心的差点跳了起来,“真的吗?”
  谢清玄点点头:“真的。”
  “那太好了。”小草摇了摇拉着卫邑的左手,抬着头开心的望着卫邑,双眼中的喜悦晃的人有点眼花。
  谢清玄:“好了,卫城,你就放心的把卫邑留在这里吧,有小草陪着他,也算有了个玩伴。”
  卫城:“嗯,难得看到我们家卫邑能跟哪个小孩相处的这么好。”
  卫城说着转向了卫邑,“那我就把你留在这里了?”
  卫邑点了点头,又转头看了眼小草,小草还是张着大大的笑脸望着他。他突然将左手上的小铲子丢在了地上,然后伸手将小草的大草帽摘了下来,碍眼。
  “哦,我还戴着帽子。嘿嘿嘿嘿,我都忘了,刚刚看到你我太惊讶了。”
  卫邑用左手的衣袖擦了擦小草脑门上的汗。小草也顺手抓起他的衣袖,给自己擦了把脸。
  “小草。”谢清玄佯怒的瞪了他一眼,“没有礼貌。”
  小草倏的一下躲到了卫邑身后,向师父伸了伸舌头做了个鬼脸。
  卫城摆摆手,“好了,不要说他了,这是卫邑自己愿意的,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孩子这么开心。”
  
 
  ☆、第四章
 
  
  “上药三品,神与气精,恍恍惚惚,杳杳冥冥。存无守有,顷刻而成,回风混合,百日功灵……”
  吴山南面的小路上由远及近的传来袅袅的童音,稚嫩的声音清晰明快的背着《玉皇心经》的内容,抑扬顿挫韵味十足。短短两百字,很快就背完了,然后又传来一声极其轻微的叹气声,好像是刚刚背的累了,现在要休息一下。
  然后过了一会儿,轻快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我都背对了吧。是不是很厉害。”
  童音停顿了片刻,仿佛有人在和他对话,但是什么都听不见。
  “我也觉得我超厉害的。现在观里的经书我都背的七七八八了,不过师父说,温故而知新,就算会背了,也要经常温习。”
  ……
  “嗯嗯嗯,我知道了,不过我其实都不是很明白它们是什么意思。师父老是说等我大了就知道了,到底什么时候才算大啊。”说完又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
  ……
  “我觉得你来了真好,以前师父都不准我下山的,老是说师兄们下山有正事,没空带我下山玩。谁想要玩儿哦,师父真是会冤枉我,我就是下山看看啊,我好奇啊。”
  ……
  “好的好的,那就这样说定了啊,你以后要多带我下山看看。要不然我就变成一只坐井观天的小青蛙了。”
  ……
  “你知道坐井观天是什么意思吧?”
  ……
  “昨天大师兄开始给我讲成语故事了,除了坐井观天,还有两小无猜,嘿嘿嘿嘿。两小无猜,意思就是两个小人儿,不要猜来猜去。”
  ……
  “你还不服气,你看看你,都不说话,老要我猜你的意思。我估计我以后肯定可以成为一个猜别人意思很厉害的人。……这种人有没有一个很厉害的称呼啊?要像我们家祖师爷那种,上~茅~九~天~上~卿~司~命~太~元~妙~道~冲~虚~圣~佑~真~应~真~君,……20个字呢。我能不能也有一个这么长~长~长的一个称呼啊。”
  ……
  “不行哦……那好吧,师兄说祖师爷爷们也是年纪很大了才得到那么厉害的称呼的,说不定等我年纪大了也有了。不过师兄还说了,长大了就要去上学了。你知不知道上学是什么啊?师兄说先上小学,然后是中学,再然后是大学,听起来读完之后年纪就能很大很大了。”
  ……
  仿佛自问自答的童音并不稳定,听声音,讲话的人走路的时候蹦蹦跳跳的,并不老实。
  “哎呀!”童音突然大叫一声。
  “小心!摔跤!”另外一道略显沙哑的男孩声音响起,语气焦急,但很快又戛然而止,并没有后续。
  过了一小会,童音再度响起,“哎呀妈呀,可吓死我了。幸好我身手敏捷,要不然就要摔个屁墩儿了。”
  “卫邑!卫邑?你怎么了?对不起啊,我吓着你了,脸都吓白了,还捂着嘴。你看,我没事儿呢,都站稳了。”
  沙哑的男孩声音这次轻轻的、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真没事儿?”
  “真没事儿啊。”童音为了证明自己,声音欢快了很多,“你看,我给你挥挥胳膊,踢踢腿,还能来两个下蹲,好得很!”
  “欸!卫邑,你刚刚是不是跟我说话了?”
  ……
  小草惊喜的望着卫邑:“卫邑,你能说话的啊!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说话?”
  卫邑还不是很习惯讲话,“我晚上跟你说,不过现在,站在门口的那个是大师兄吧。他是在等我们呢,我们先回去。”
  “好,那我们快走。”
  站在三茅观的大门前,可以看到两道小小的人影飞快的朝着道观跑来。两个都是粉雕玉琢的孩童,较大的那个表情淡然,波澜不惊的眼睛只有看向身边更小的那个孩童时才会闪过柔和的光芒。小的那个一脸天真,双眼狡黠灵动,红润的小嘴一路嘚波嘚的就没有停过,还不时甩着牵着大孩子的手,走个路也蹦蹦跳跳的,活力十足。两人都戴着草帽,穿着马褂,大的背着个双肩布包,小的背着个儿童水壶,大概是下山上山的,走了很长一段路,两人的脸上都泛着运动后的红晕,衣服上也有微微的汗渍。
  “小草,卫邑,你们回来了。”是的,刚刚在山路上欢快的说着话的就是小草谢涤初,而跟他走在一起,几乎没有说过话的是卫邑。在师父的允许下,卫邑带着小草第一次下了山,历时两个小时。
  “欸,大师兄,你是特意来门口等我们的吗?”听到招呼声,小草抬头就看到蒋明站在观门前,他松开抓着卫邑的手欢快的向蒋明跑了过去。
  蒋明一把把小草抱了起来,举了个高高,然后又放下他,顺手拍了拍紧跟着走进来的卫邑的肩(其实蒋明想拍卫邑脑袋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被卫邑平静的看了一眼之后,就不由自主的改变了方向,拍到了他的肩上),“是啊,你这可是第一次下山,我当然要在山门前迎接你的回归啊。我每次下山你不都来接我的吗。”
  “才在山下呆了一小会儿哦,只是去和老板娘打了个招呼,谢谢她一直送各种东西给我呐。我第一次见到老板娘啊,她好好人啊,又送了好多吃的给我。”小草说着转身就往卫邑背上的包里扒拉。卫邑轻轻的转了下身,避开了小草的狼扑,拉住了小草的手,微微的摇了摇头。
  “好啦,好啦,我们进去再看。走!”说着就拉着卫邑向后院的单房走去。
  蒋明跟在两人的身后,好笑的摇了摇头。自从卫邑来了之后,小草显得更加活泼了,一天到晚有讲不停的话——虽然他以前话也不少。卫邑虽然不会开口,但是却意外的和小草相处的十分融洽,而且就算他不说话,小草也总能轻易的从他的眼神和动作中明白他的意思,这也让卫邑显得有人气多了。想当初,卫城刚带着卫邑上山的时候,可把他吓了一跳,一个才7岁的小孩,就一脸死气沉沉的漠然,双眼更是如死水般沉寂,看人的时候能让人惊出一身冷汗。也不知道小草是怎么一眼就跟他交流上的,这一个多月来,两人更是形影不离,除了分开上课的时候,几乎都呆在一起,就连晚上,也是睡在一间房的,为此还专门收拾了一间单房出来给两个人住,小草也终于从他的房间搬了出去,算是独立生活了。
  蒋明在外面独自发了会呆,又很快就回了神,暗叹了一声自己是不是老了,看着两个小的也能走神。进了单房果然就看到卫邑背上的布包已经被放在了桌面,小草站在圆凳上,正一样一样的从包里往外拿东西,一样一样的跟师父讲解每件东西的来历,那得瑟的小样,让人很想捏捏他的小脸。这样想着,蒋明也这样做了,不过还没碰到小草的脸,就被半路出现的一只手阻挡住了,小草也很快反应过来,捂住了自己的脸,瞪大眼睛警惕的看着蒋明,“师兄!你想干嘛?”
  “好了,蒋明你别闹他了,卫邑,你去看看曾翰的饭做好没,准备吃饭了。”谢清玄发了话,卫邑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小草捧着脸对着蒋明吐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小草,”谢清玄正色道。
  小草看师父有话说,也放下双手,收起轻松的笑脸,严肃认真的看着谢清玄,“师父。”
  谢清玄神色严肃:“这次之所以同意你下山,是因为你年纪也慢慢大了,再过一年就可以上学了。所以让你下山见识一下,多认识认识其他人,但不是为了让外物迷花了你的眼的。我们道之一途,修行修心,修心自可见道,心不可常,用道以守。若非以道守,随心闻见,则是入邪宗。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小草蹙着两条小眉毛,认真的思考了片刻,说:“我们修道之人,要守住心志的坚定,不要随便的被外物影响心神,否则,修道就很容易误入歧途。”
  谢清玄点点头,“虽然理解的不算深刻,但也算有自己的想法。这些年,我一直让你背各种道门法典,却从来不给你讲道,就是想看看你自己对法典的理解。那从今天起,你的功课就改一改,早上你给我讲经,你自己想讲哪本就讲哪本,就讲你自己对道典的理解,不理解的地方也可以讲出来,我给你讲讲我的理解。下午的时候,可以让你大师兄教你写字了。”
  “真的?”小草一下高兴的跳了起来,“我可以开始学写字了?太好了。”
  “《百家姓》和《道德经》里面的字你基本上都已经认识了。就从今天下午开始,让你大师兄好好的教你写字,你要认真学,你知道我对学习的要求是很严格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