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秀才家的壮夫郎(穿越重生)——日丽风和

时间:2019-06-10 09:48:15  作者:日丽风和

   《秀才家的壮夫郎》作者:日丽风和

  本文原名:【我的猛男夫郎】
  文案:
  刚出柜就被渣爹砸破头的沈砚北没想到一睁开眼竟发现自己穿越了。
  什么?刚刚才拒婚的他结婚了?还是和一个男人结婚了?
  沈砚北悄咪咪地打量刚娶的媳妇,五官如刀削,粗犷却不失英俊!宽肩窄腰翘臀,阳刚又性感!
  ……正是他好的哪一款!
  沈砚北舔舔唇,看来老天还是站在他这边的,摆脱了渣爹还给他找了个猛男媳妇。那他就不客气了!
  只对受甜言蜜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穿越伪书生攻&不善言辞实际独占欲超强易害羞猛男高手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砚北,顾长封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爱情就像猛男
  “你再说一遍?”西装革履颇具威严的中年男人黑着脸大喝,对态度散漫的青年极度不满。
  沈砚北嗤笑一声,吊儿郎当地道:“别说再说一遍,就是再说一百遍,一万遍,我还是那句话!”
  “老子不娶!!”
  “岂有此理!”中年男人气得面红脖子粗,“李家小姐人美温柔,又那么喜欢你,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当然不满意!”沈砚北讽刺地看着中年男人,“我又不喜欢她!”
  “感情可以日后培养!”中年男人努力压抑住心头的怒火,试图说服他,“李小姐是李董的掌上明珠,只要你娶了她,李家……”
  “哈哈哈……感情可以‘日’后培养?”沈砚北大笑着打断他,指着男人身后一直不出声的女人道:“就像你和她一样?‘日’久生情吗?”那个“日”字被沈砚北特意加重了读音。
  “你……”登时中年男人脸色青白交加,脸上连着太阳穴的几条筋,尽在那抽动。女人也难堪得涨红了一张脸。她原本是男人的情妇,男人老婆死后才上位的。这事大家心知肚明,可被原配的儿子这么直白地说出口,就是再厚的脸皮也兜不住。
  沈砚北遗憾地耸耸肩:“真是抱歉啊,你这一点我真学不来!”
  “混账东西!有你这样跟长辈说话的吗!”男人恼羞成怒地破口大骂。
  沈砚北“啧啧”了两声,不咸不淡地道:“真不知道谁是混账东西。穷的时候以爱的名义死扒着人不放,等人和他一起辛苦打拼出一番基业的时候就内心膨胀。一边嫌弃糟糠妻,一边又怕抛弃糟糠妻名声会不好,于是死拖着不离婚却又明目张胆地和别的女人乱搞。好啦,老婆终于被气死了,假惺惺地掉几滴泪,转头第二天就迎小三进门……”
  中年男人和女人被说得满脸通红却又无法反驳,因为青年说的都是事实。
  深呼吸一口气,中年男人握紧拳头,尽量用诚恳的口吻道:“我承认这事是我对不起你妈,但是我没有对不起你吧?”看他油盐不进,中年男人无法,只好换一种方式来。
  “对得起我,怎么会对不起我呢?”沈砚北把手插进兜里,懒洋洋地道,“给我跑车给我别墅,现在还给我找女人,你的确够对得起我的……”说到这里,沈砚北顿了下,抬头直视男人,眼里是毫不留情的嘲笑。
  “谁叫你努力了这么多年,还是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呢?你不对我好点,我可不愿意给你送终啊……”
  “你!!!”中年男人气急败坏,怒吼道,“我告诉你沈砚北,这婚你不结也得结!”
  沈砚北掏掏耳朵:“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啊。”
  中年男人被这话一噎,怒火卡在喉咙里出不来。
  小时候,他狠狠地扇过沈砚北,结果把他的一只耳朵给打聋了。
  定了定心神,中年男人面无表情地道:“和李家联姻的事就这么定了,如果婚后你真的不喜欢李小姐,到时候要离婚我也没意见。”
  沈砚北冷笑:“抱歉啊沈总,你儿子我性别男,爱好也是男。”十五岁那年,发现自己不喜欢那些散发着青春甜美气息的女孩子,反而对那些肌肉结实,满脸阳刚的体育特长生有兴趣的时候,他就察觉到自己和别的男孩不太一样。
  偷偷摸摸去夜店玩了几次后,他确定了自己是弯的,并且只对那些全身散发着浓厚荷尔蒙的猛男有兴趣。
  中年男人一愣,难以接受地瞪大眼:“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男的。”沈砚北笑得不怀好意,“都说坏事做多了会有报应,你看吧沈总,你的报应这就来了!老沈家要绝后咯!”
  中年男人脸色灰败,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这个消息。
  似是怕男人受到的打击不够大,沈砚北继续笑道:“忘了告诉你,进门之前我给李董打了个电话,我和他说,要是他女儿真的喜欢我,就让她去做个变性手术。虽然我喜欢真男人,但人妖嘛,我还没玩过……”
  男人从怔愣中回过神来,气急地吼道:“谁让你对李董胡说八道的!你赶紧当面去给李董道歉!”
  沈砚北挑眉:“我实话实说,有什么可道歉的?”
  “你!”中年男人忍无可忍地抓起桌上的烟灰缸,狠狠地朝沈砚北砸过去。“不道歉你就给我滚!滚!!!”
  沈砚北没有躲闪,硬生生受了。
  鲜血沿着额角滑落,淌过那俊美的五官,沈砚北不适地眨了眨眼:“谁说虎毒不食子的?这人要是自私起来,可是无所不用其极呢……”
  说着,沈砚北抬头目光如电地射向男人,冷声道:“我这就滚!出了这道门,我沈砚北和你再无瓜葛!”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大门口走去,可还没走两步,忽然整个人晃了晃,眼前一黑就栽了下去。
  等沈砚北重新睁开眼的时候,朦胧的视线中看到的是砖头还裸露在外的墙壁,漏风的屋顶和一些木制的陈旧家具。
  沈砚北直接跳了起来。
  沈老头这么狠?居然把他丢到农村来?
  然而还没站稳,沈砚北头重脚轻地又要栽倒,他急忙伸手扶住旁边的桌子,脸色难看地嘀咕了句:“这要死的晕血症怎么……”
  话还没说完,沈砚北就愣住了。
  他看到了自己的脚。
  那是一双十分秀气的脚,或许因为经常穿鞋袜的缘故,这双脚挺白嫩的,脚趾浑圆,看上去还有几分可爱。
  怎么回事?他随沈老头的那双大脚丫呢?怎么缩水了?
  察觉不妥的沈砚北急忙甩了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可越清醒,沈砚北就越心凉。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农村!如果硬要说农村的话,这是古代的农村!
  瞧他这身古人的装束和这缩水的身板!还有这虽然贫困但不难出看满满古风的屋子!
  你大爷的!他只是想和沈老头断绝父子关系,但没必要断得这么干净吧?朝代给他换了,还给他换了副身体?
  沈砚北觉得头更晕了。
  不行,他还是再躺一会……
  沈砚北摸索着躺回床上,身体刚接触到硬邦邦的床板,脑袋突然一阵刺痛。
  “嘶……”冷抽了口气,沈砚北疼得额头冷汗直冒,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正涌入脑海。
  去你大爷的!
  此时沈砚北心里只有这几个字。
  昏过去之前他才拒绝沈老头安排的亲事,可身体原主前两天才刚刚成亲!
  等等!原主娶了一个男的?
  沈砚北有些懵。
  这个世界除了男人女人以外,居然还有一种人,叫做双儿!
  双儿外表和男人差不多,只是眉心有孕痣,能生儿育女,此外体格娇小,力气也不及一般男子。双儿性情大多与女子无异,好打扮,喜艳色……
  沈砚北先是震惊继而满心抑郁。
  所以原主娶了一个娘炮?然后现在他是这个娘炮的丈夫?
  怎么他在原主的记忆里找不到这人长什么模样?
  这时候门帘被掀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来人看到沈砚北痛苦得蜷缩在一块,急忙大步走过来。
  “家主,你怎么了?”
  男人浑厚低沉的嗓音在沈砚北耳边炸开,沈砚北猛地僵直了身子。
  这么糙的声音,这个双儿……
  沈砚北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如花的面容,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难怪在原主的记忆中找不到这人的模样,定是太过不堪入目了!
  “家主!”男人焦急地把他扶起来,大手在他身后轻柔地抚慰。
  一道明显的暖流从男人手底下生出,顺着两人接触的地方扩散开来。那暖流渗入肌肤,流进四肢百骸,全身暖融融的就像在泡温泉一样,沈砚北舒服得差点□□出声。
  在原主记忆里翻了翻,沈砚北才知道,这个世界除了双儿这种超出他认知的存在外,还有一种他意想不到的存在。
  那就是武功!
  这可是个有武林高手飞来飞去的世界!
  原主娶了个高手?沈砚北心里疑惑,这一手非内力深厚的人是不可能做到的。
  “家主,还难受吗?要不我们去看看大夫?”
  男人语气里的关怀溢于言表,沈砚北咬咬牙。
  丑媳妇总得见公婆!要是真的接受不了就给这双儿找个好人家嫁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沈砚北小心地抬头……
  下一刻,沈砚北就觉得心脏不是自己的了,它在不受控制地手足舞蹈,在大喊大叫,在欢呼雀跃……
  眼前的男人身材高大,有着一身健康性感的蜜色肌肤,五官粗犷却不失英俊,露出的一截胳膊肌肉紧实而富含爆发力。如果男人不是眉心有颗黯淡的孕痣,沈砚北几乎以为眼前的猛男是叫错人了。
  “家主?”看沈砚北傻愣愣地看着自己不说话,男人更担心了。“我带你去看大夫!”说着手穿过沈砚北的腿,一把把人公主抱了起来。
  紧靠在对方微微隆起的紧实而有弹性的胸膛上,闻着对方身上满是男性气息的汗味,沈砚北脑子里像是刮起了龙卷风。
  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离不开暴风圈来不及逃,我不能再想,我不能再想,我不我不……
  我不个屁啊!
  沈砚北咽了咽口水,干巴巴地叫了句:“媳……媳妇……”
 
 
第2章 家主
  这声媳妇一出,男人整个人都愣住了。他狐疑地低头去看沈砚北,发现对方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看。
  那目光不是厌恶而是满满的欣喜。
  一瞬间,男人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前几天,男人被人贩子带到这山沟沟里,然后被卖给沈家。据说沈家原本也是富贵人家,无奈人丁凋零,又不善经营,到沈晏父亲这一代就彻底没落了。屋漏偏逢连夜雨,沈晏父母意外身亡,最后沈家只剩下沈晏这颗独苗。
  沈晏是个读书人,根本就不懂柴米油盐,这日子越过越穷。沈晏郁郁寡欢又感染了风寒,竟是一病不起。
  作为村里为数不多的秀才,村里人还是比较关心沈晏的,有叔伯给沈晏提议,让沈晏娶一个婆娘来冲喜。
  可沈晏家徒四壁的,沈晏又病得奄奄一息,根本就没有人家愿意把女儿或是双儿嫁给他。刚好有人贩子带人过来,沈晏就想买一个。
  好看的沈晏买不起,便宜的沈晏嫌长得太过歪瓜裂枣。一番思虑过后,沈晏决定买下人高马大的男人。
  作为一个双儿,男人居然长了一副汉子的模样,实在惹人嫌弃,而且那孕痣如此黯淡,摆明了不是个好生养的。可他体格结实,一看就很耐操劳。
  眼下沈晏需要的就是这种有一把力气能干活能照顾他的人,至于是美是丑,只要熄了灯,不都一样?
  等他考上举人,无论是娇滴滴的美人还是娇俏可人的双儿都会自动送上门来!至于这个丑双儿,给他一个杂役的活干给他一碗饭吃就行了!
  打好算盘的沈晏爽快地掏钱,然后把人领回家。
  没有任何成亲该有的礼节,直接一块红布盖头,两根红烛,两人对拜后又拜过父母牌位后就算是行了礼。礼毕后是入洞房,但沈晏病歪歪的根本就行不了人事,又是买人又是拜堂,这么一折腾又躺下了。
  沈晏病的这几天都是男人在照顾他,穿衣吃饭喂药无一不妥帖,可沈晏还是不喜欢这个硬邦邦,一脸木讷的双儿。把他可着劲地使唤,让他吃自己吃剩的残羹冷炙,床也不给他睡,让他去柴房睡稻草……
  眼下这声“媳妇”着实把男人吓着了,沈晏平时对他呼来喝去的时候可是直接叫他丑八怪的。
  这是病糊涂了?
  男人心里一慌,抱着沈砚北走得更快了。“家主,别怕,我们现在就去找大夫!”虽然家主对他不好,但他们已经拜过堂,拜过堂就是夫夫,是要过一辈子的!
  “不,不用,我没事!”他好得很,现在让他高歌一曲都成,哪里用得着看大夫!
  “您不用担心看病要花钱,我再去码头扛几袋货就会赚回来了。”男人安慰道。
  什么?去码头扛货?沈砚北急忙查看原主记忆,这一看心里只想骂娘。原来买下男人花了一笔钱,原主心疼得不得了,直言让男人赶紧把钱给赚回来,否则就把他给买到窑子去!
  真是岂有此理!沈砚北气呼呼地道:“谁让你去码头干活的?”让新婚妻子去做苦力,自己却在家躺着等吃,这TM还是个男人吗?
  男人前进的脚步一顿,眼神霎时黯淡下来。家主不同意他去码头干活是对的,毕竟在码头干活的全是汉子,他一个双儿混在汉子里,名声不好。可是他五大三粗的,既不会绣花也不会织布,他要拿什么来养活家主呢?
  看男人沉默不语,满脸落寞,沈砚北才惊觉刚才语气太冲让男人误会了,刚想解释却听对方道:“抱歉家主,我以后都不会去了。”不去码头扛货,他只好进山去看看能不能猎到什么。虽说他身上的伤还没好,但只要不遇上猛兽,还是无碍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