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重生后我盘了豪门老总/致命宠爱(穿越重生)——君莫遥

时间:2019-06-10 09:44:02  作者:君莫遥

   《重生后我盘了豪门老总(致命宠爱)》作者:君莫遥

 
  文案:江言兮重生前是个怂货,唯一不怂的一次就是揣着崽子跑了。
  江言兮重生后也是个怂货,唯一不怂的一次就是和崽子他爹结婚了。
  人人都说傅二爷冷情冷意,估计这辈子都遇不上喜欢的。
  可是哪知道,傅二爷不仅结婚了还抱上了崽子,整天笑得喜气洋洋像一只狗子。
  又怂又撩小少爷受vs又作又傻人称傅二爷攻
  注:1.本文为无脑恋爱文,没有逻辑可讲,一切剧情发展都是为了谈恋爱
  2.比较日常向,可能很黏糊
  3.为了谈恋爱而谈恋爱
 
  内容标签: 生子 重生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言兮,傅呈洲 ┃ 配角:预收文《山海直播》《穿回来后我爆红了》完结文《穿回来后我开了家网红店》 ┃ 其它:
 
 
第1章 
  江言兮醒来的时候,脑袋昏昏沉沉地,浑身酸痛,尾椎骨处发散出一阵特别酥麻的热浪。
  江言兮还没来得及想清楚怎么回事,背后就靠过来一具发热的躯体。有力的臂膀,穿过他的腰际,把他搂了过去。
  背后抵着的,是一具强有力的胸膛。
  这,这是怎么回事??
  “别动了。”低沉沙哑的男性声音从背后传来,带着困倦的睡意,呼出的热气在发旋处盘旋,引起阵阵颤栗。
  男人的胸腔轻微振动,鼓动的胸腔与江言兮的后背相碰,身体之间的源热隔着睡衣也传了过来。
  江言兮猛然愣住了,傅呈洲?!怎么会是傅呈洲?!
  江言兮惊疑不定,但是梦境是这么真实,在这静谧的夜晚,江言兮甚至可以听到男人心脏“咚咚咚”跳动的声音,江言兮有些不确定地转身,想要确定梦的真实性。
  两人姿势从拥抱变为相拥,江言兮的下半边脸掩在被子里面,鼻息里满满的都是那事之后的味道,干燥的空气中还带着点腥味。
  男人身上的热气,也从皮肉中溢了出来。
  熟悉,又陌生。
  江言兮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拨动手指,在这具男性身体上划弄着,指尖与这热气源相碰,江言兮可以感受到皮肉的紧实,这是年轻时候的傅呈洲。
  这也是身体健康的傅呈洲。
  “别动。”
  傅呈洲捉住江言兮乱摸的手,声音低沉而沙哑,还带有一些鼻音,声音更显得有些不真切。
  呼吸有些乱了。
  黑暗中,傅呈洲的眼神清朗,下巴搁在江言兮蓬松的发顶上,一只手从被子里面伸了出来,扯开被子盖住小少爷的脑袋,带着一点朦胧的鼻音命令道,“睡”。
  “混蛋。”被傅呈洲捂住脑袋的江言兮想要把被子扯开,怒气显而易见。
  还挺有活力的,有些睡意的傅呈洲忍不住挑了挑眉头,兴致又被挑了上来了。
  傅呈洲干脆从被子里,掏出江言兮的脑袋,乱毛扎在傅呈洲的下巴上,带着细微的酥麻感。
  傅呈洲浑然不在意,反而就着这个姿势勾起江言兮的下巴,男人身上猛烈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笑着说,“怎么,小少爷,和我上了个床,就扭捏起来了?”
  黑暗中,傅呈洲的面孔变得不真切,但是这口吻确确实实是二十六岁的傅呈洲,带着他独有的这个年纪的欠揍感,“混蛋,放开我。”
  江言兮是江家的小少爷,但是谁都知道江言兮是江家私生子,迟早要被江宏送出交换利益的。
  这次傅家那爷亲口点名要江家小少爷,江宏能不巴着送上来吗?
  前世,只有傅呈洲对他好,可是他却不珍惜,最后落得一身凄惨,连自己的崽儿都没怎么管,最后还被当成小三按在地上摩擦还因此丧命,哪怕是最后傅呈洲替他报了仇,可是也不甘心。
  江言兮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前世,也是第一次和傅呈洲上了床后,就怀上了崽,不过当时他觉得屈辱,连夜就跑了。
  傅呈洲察觉道江言兮细微的动作,嘴角勾起一抹恶劣的邪笑,想着江言兮那块桃源地里面,还洒满了他的种子,估计现在还热乎着呢。
  傅呈洲好心情地笑笑,凑上去说,“不放,你能把我怎么着。”
  黑暗中的感官最为灵敏,刚重生的江言兮本来就恍恍惚惚的,现在被傅呈洲这么一逗,竟然委屈地哭了起来。
  这哭声,带着委屈,带着后悔,带着不甘,也带着歉疚。
  低声的呜咽抽泣,带着不同于欢愉时的悲鸣。
  听到这悲恸地哭泣,傅呈洲心中升起一阵烦闷,想要搞事的手指停在一半,未曾继续,低骂一声,“扫兴。”
  翻了个身,还是睡吧!
  “呜呜呜……傅呈洲,你个混蛋。”
  听到傅呈洲这么说,江言兮更委屈了,在傅呈洲翻身的一瞬间,就一脚踹了过去,刚好踹上了傅呈洲的屁|股,软中带硬。
  不过江言兮现在手软脚软的,哪有什么力气,踹上去就像是调|情一样。傅呈洲没什么事儿,倒是把江言兮惊着了。
  傅呈洲被这小少爷挑动得额头直跳,靠,这是在勾|引吧!
  傅呈洲直接一个翻身,捏住江言兮的脚,小少爷的脚很漂亮,十个指头莹润有光泽,估计脚背上还有他亲的草莓印记呢。
  傅呈洲好心情地想着,粗砺的掌心摩挲着光滑的脚背。
  江言兮被男人这动作弄得心头一慌,狠声道,“干什么!”
  似乎是才哭泣过的原因,江言兮的声音还带着一丝软绵,若是再仔细听,这软绵的声音还含着其它不明的意味。
  恰巧,傅呈洲的耳朵就听出了这若有若无的诱惑,直接一个翻身,整个人都趴伏在江言兮身上,傅呈洲撑着身子,倒也压不着江言兮。
  委屈得不得了的江言兮被傅呈洲这一招羞得满脸通红,一双杏眸睁得大大的,想要看清傅呈洲此刻的表情,但是现在整个房间都是黑黢黢的,只能通过细微的月光,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
  傅呈洲慢慢压下来,凑到江言兮耳边说,压低声音,声音中带着一丝若隐若无的引|诱,“再吵,今天晚上就陪老子干到天亮。”
  吐出的热气,甩在江言兮耳边,带着一股酥麻感,就算没有摸到自己的脸,江言兮也可以肯定自己的脸红了、热了,整个人就像是架在火堆上面烤似的,整个都要熟透了。
  傅二狗什么时候这么撩了??!
  “……”
  江言兮的嘴闭得紧紧的。
  “睡吧!”
  江言兮很确定他从傅呈洲叹息般的声音中听出了遗憾,傅呈洲将人往自己身边拢了拢,低着头在人的脑袋上蹭了蹭。
  其实他已经很累了,昨天工作了一整天,晚上就接到江宏的通知说,江言兮已经送来了,还做了点手脚。
  傅呈洲虽然不赞同江宏用这等手段,但是他自己也有错,看到小少爷脸色红润地喘着气儿躺在他家大床上时,没有克制住自己。
  但人终归到了自己手上,总有办法让人留在身边的,现在么,自然是吓吓这个动来动去不安分的小少爷。
  傅呈洲这么想着,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混蛋,就知道睡睡睡。
  江言兮不敢再惹傅呈洲,怂怂地往被子里面缩了缩,这次他可不会逃跑,浪费大好时光,有些睡意的傅呈洲感受到怀里人的靠近,再次把人往自己身边拢了拢,一只空闲的手还拍打着江言兮的后背,哄着他睡觉。
  江言兮小心翼翼地摆好了姿势,脑中纷杂万千,既然回来了,就应该拿出最好的面貌去做自己,不要再像前世那样,落得那般下场。
  想起前世的事情,江言兮心有戚戚,再次往被子里面缩了缩,整个脑袋都往被子里面缩了一截,只剩下一点卷翘的头发落在被子外面。
  作者有话要说:欢迎大家点击、收藏、评论。
  另外我的另一篇文《穿回来后我开了一家网红店》,同步更新中,欢迎小天使们来戳我。
  推荐我的预收文《山海直播》,只需要点进我的专栏就可以看到了。
  推基友文:
  《穿成反派的暴躁男妃》by火花萝卜
  一句话简介:你的救世任务,是嫁给黑化男配
  戏精腹黑太子攻x炸毛美貌质子受
 
 
第2章 
  夜晚褪去,黎明已至,黑色大床上两人相拥而睡,当第一缕阳光穿过落地窗,照进来的时候,傅呈洲就睁开了眼睛。
  不过有半刻的朦胧,便已经完全清醒。感受到怀里的热源,低头看去,小少爷的脸都陷进了枕头里面,有些长的发梢将脸蛋覆盖了半边,长而翘的睫毛像是两把小刷子一般,红润的小嘴上面还有一些不明液体,也不知道是他亲上去的,还是小少爷自己梦见什么流的口水。
  真好看,是我的。
  傅呈洲欣赏完小少爷的美貌,就翻身起了床,动作轻微。背后的热源移去,被禁锢了一夜的江言兮终于可以翻个身,长叹一声,又埋进了柔软的枕头当中,进行第二轮睡眠。
  好久没有这么舒坦地睡过了,梦中的景象沉沉浮浮,江言兮一会儿皱眉一会儿低啜一会舒展,过了好会儿,江言兮才后知后觉地醒了过来,眼角还挂着泪痕,眼尾处还有些红色,整个人看上去恍恍惚惚迷迷瞪瞪的。
  脑子里面嗡嗡嗡直叫唤,还有些身处梦中的不清晰感,直到耳边“哗啦啦”的水声停止,那扇充满雾气的玻璃门打开,傅呈洲从卫生间出来,江言兮才有种“啊,原来我真的重生了”的现实感。
  “起了?”傅呈洲擦着头发出来,正好看到这么一副美人起床图。
  有些卷翘的头发不听话地乱翘着,白皙的脸颊上面还留有睡觉压过的红痕,一双水蒙蒙的杏目直勾勾地盯着虚空中的某处。
  走近一看,可以看到江言兮露出的雪白脖颈上还有清晰的红色印记,通过这个可以想象那被子包裹的身上,一定布满了痕迹。
  红色与白色交相辉映,傅呈洲想到昨晚的场景,眼珠子都红了。
  靠,大清早的发什么骚。
  “傅呈洲,你去哪?”
  江言兮揉了揉有些肿意的眼睛,似乎是昨晚哭多了的缘故,眼角还有干了,脸上有些黏黏的,还起了壳,有些不舒服。
  说话的时候,略微提高了音量但是其中又喊着淡淡的沙哑。
  傅呈洲听到这江言兮明显质问的语气,本来又想进卫生间的步子一转,大长腿几步就跨了过来,身高优势压得江言兮喘不过气儿来。
  那双漂亮的琉璃色的鹰眸,微眯,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慵懒的大猫,没有用定型发胶固定的头发耷拉在额间,看上去有些邪魅?!
  江言兮眨眨眼,忍不住打了个呵欠,把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息顿时消除殆尽,正在耍酷的傅呈洲抽了抽嘴角,但还是俯身上去,对上江言兮那双淡色的杏眸,那双凌厉的鹰目带着一点儿柔和,但是说出来的话一样地欠揍,“怎么,上了个床,就开始管我啦?”
  两人之间气息相连,带着热度,眸光与眸光相对,江言兮脸上有一瞬间的迷茫,然后双手“啪”地一下呼在傅呈洲的脸上,房间里面突然静默一刻钟……
  傅呈洲长得很帅,不是普通人的那种帅气,他的整张脸的轮廓深邃,有点像是混血,但是又带着明显的东方美。
  眉毛不是非常标准的剑眉,他的眉尾处微微有些上扬,带着他特有的桀骜张扬,眼窝深邃,当他专注地看一个人的时候,让人有一种被他爱上的错觉。
  傅呈洲被这一下,打得愣了一下,而江言兮也被这真是的肉感激得快速清醒了过来,小心脏猛地跳动了起来,我艹艹艹,是真的?!!!没有做梦!!!真的回来啦!
  “看——看什么看,起开,我要洗漱。”
  江言兮先发制人,两只手从傅呈洲的脸上移到胸膛上面,推了推,没推动,再次忍不住说了一声,“起开。”
  鼻息间,满是傅呈洲身上独特的香味,这款香水出自国内有名调香大师的手——魔鬼之吻。
  前调是柑橘、巴西红木、莲叶,中调是风信子、天竺葵、紫罗兰,尾调是麝香、干琥珀、藏红花。
  是令人着迷的味道。
  也是傅呈洲身上的气息。
  “啧,怎么睡了个觉,变得这么凶残了呢?”
  傅呈洲笑了一声,不但没有起开,越发凑得近了,从他的视角上看过去,可以看见江言兮脖子一下部分的草莓印记,看上去显眼得很。
  那双长而卷翘的睫毛微微颤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动物。
  等着他欺负呢。
  是我的。
  傅呈洲凑上去,又咬了一口,不重不轻,加深了脖子上的草莓印记。
  江言兮就像是炸了毛的猫儿似的,那双星眸瞪得圆圆滚滚的,像一只讨食的小仓鼠,“傅呈洲,我没洗漱,快给我起开,混蛋,你个白嫖的玩意儿。”
  “嗯?”
  傅呈洲眼神眯了眯,散发着危险的光芒,禁欲的外表加上这幅张扬的面孔,让得江言兮眼瞳微缩,又鼓起勇气,瞪大了双眼,提高声量,以增加自己的气势,“看什么看,睡了我,又不给钱,还想继续嫖,美得你吧!”
  “呵!”
  傅呈洲冷笑一声,骨节分明的手指,从被窝里把江言兮挖了出来,冷声道,“白嫖?江小少爷怕是不知道,为了你,爷可是在城西那块土地的开发上,给你们江家让利了许多。”
  “略略略。”
  江言兮听到这个就一肚子气,就算他上辈子欠了傅呈洲良多,但是也不能拿这事儿压他,虽然知道这件事情并不是傅呈洲的错,而是他父亲误会了傅呈洲的意思,但是哪知道傅呈洲恰好好他这一口,这件事才算成了。
  江言兮胆大地翻了个白眼,把下巴从傅呈洲的手中挣脱出去,学着傅呈洲的语气说,“爷怕是忘了,我可不是江家小少爷。你给江家让利,实质性的好处又没有到我手上。”
  江言兮是江宏的私生子,在他十岁那年被他亲生母亲送到了江家,但是江家从未公开承认过江家还有江言兮这个小少爷。
  江家人虽然未曾苛刻他,但是对他也不热络,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弟弟都不喜欢他,明里暗里欺负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