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被我渣掉的前男友是鬼王(玄幻灵异)——方舒

时间:2019-06-09 09:27:11  作者:方舒

   《被我渣掉的前男友是鬼王》作者:方舒

 
  文案:作为天地间遗留的最后一位神,孟青朗一直送外卖维生,他有个一起长大的小男友,两个人手也拉了,嘴也亲了,孟青朗就是不承认男男关系
  忽然有一天,为了维护鬼界和平(活命),孟青朗不告而别,渣了他,等再见面……
  什么?前男友是鬼王?
  什么?前男友是大明星?
  什么?前男友尬撩的技术毫无长进?
  孟青朗冷漠脸看前男友上蹿下跳撩拨一切他能看见的人,心里……吃了柠檬精……
  后来他身边有了鬼王1鬼王2鬼王3……
  你爱我,我爱你,假装不想在一起
  两个渣男的故事…
  事业线就是——重建地府,掌管轮回,一起成神
  黑粉狂粉数量相当·颜值超高·小鲜肉攻x耿直·插刀王·贫穷·A气爆棚受
  席晏攻x孟青朗受
  众鬼:聚众拜神。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系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青朗 ┃ 配角:下一本《性感校霸,在线从良(穿书)》求预收 ┃ 其它:系统,捉鬼,美食,娱乐圈,地府
 
 
第1章 孟婆系统【预收】
  [鬼生准则一——看到红色长袍的女人,绝对不要靠近。]
  十八岁那年,高考结束,孟青朗收到了他人生最重要的一张通知书。
  夏日疯狂的阳光烘烤着大地,孟青朗一身黄色制服裹得严严实实,背后印着“星星外卖“标志,脸上、脖子上、衣服里都是汗,下巴汗水滴落,双手捏着的通知单渐渐浸湿。
  【体检报告,医生诊断建议,胃癌晚期,住院治疗。】
  孟青朗感觉头晕,抹了把额头,手指冰凉,单子揣兜里先去还了电动车。
  厚厚的黄色外套脱下,汗湿的黑色短袖紧紧贴在他身上,略显瘦削,孟青朗看了眼外套,团起来随手扔进路过的垃圾箱,坐在车站椅上等公交,目光呆滞地盯着路面。
  5路车来了,又走了,孟青朗掏出手机,有两条新的微信消息——
  【明天舞蹈学院招生啦!现在报名八折优惠哟!
  特训班:专为明年艺考生准备。
  强化班:……
  民族舞班:……
  ……
  复读班:去年参加特训班的老生可凭去年缴费单半价报名哟!!
  今天的汗水,铸就明天的梦想!加油!】
  【您好,我是明天舞蹈学院张老师,我手上还有三个复读班优惠100的名额,现在确定报名的话可以留给你哟~
  为梦想,再来一年也值得ヾ(*&gt<*)!】
  孟青朗删了联系人,拿出诊断通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胸口忽然烧起怒火,用力撕成碎片丢了出去。
  初中三年、高中三年,他顶着学业压力用尽一切时间打工赚钱换来的,是艺考昏倒外加一张未来死亡通知书……他这一生,也是相当丰富多彩了……
  一阵热风吹来,散落地面的碎纸屑飘飘荡荡,孟青朗弯腰一片片捡起来丢进“可回收垃圾箱”。
  “欢迎乘坐Y市环形旅游大巴。”
  134路公交停在他面前,孟青朗愣了下,刷了下公交卡,坐到二层第一排风景最好的位置。
  Y市有一面环海,风大的时候,浪花都能拍到马路上,是国内有名的旅游城市,自从七岁父母去世,孟青朗还是第一次欣赏这里的美景。
  天色渐暗,孟青朗在海浪广场下了车,双腿插/进围栏坐在广场边缘,背对人群,任由海浪在他脚底翻滚,哗哗的浪声掩盖了低声啜泣,孟青朗越哭越觉得自己就是歌里唱的“小白菜”,哭得肩膀抖动越来越大声。
  “妈妈,那个哥哥为什么哭啊?”
  “可能不听话走丢了吧,所在在外面要——”
  “抓着妈妈的手!”
  “乖~”
  孟青朗感觉兜里的手机震动,这还是他堂弟买了新款苹果淘换下来的机子,两年前的机型,屏幕裂了一角,不影响使用。
  微信消息。
  【王子:来小亭子,等你。】
  孟青朗抽泣了两下,吸回将要流下的鼻涕。
  【朗里个朗:不去,忙着。】
  【王子:等你。】
  他唯一的朋友,向来是个听不懂人话的。
  他们能够成为朋友的原因有三条:从小一个班;孟青朗父母刚走,没心情交朋友;没有人愿意跟席晏做朋友。于是一年级老师布置“观察种子发芽”小组作业的时候,两个没有朋友的小朋友就凑到了一起,由此结下了“恶缘”,直到高中实验也是一组。
  孟青朗觉得有必要将他快死了的消息告诉席晏,万一复读席晏得重新找实验小组了。
  发呆的时间海风已经将泪吹干了,脸上皱皱的有点难受,孟青朗用力揉搓了一下站起身,等他坐公交回去,天已经完全黑了。
  月牙湾小区,孟青朗先回家洗了把脸换衣服,席晏敏感的很,要是发现他哭了又得咋咋呼呼来这里讨个说法。
  孟青朗开门的声音没有惊动客厅看电视的婶婶张丽,自从父母去世,他的叔叔一家就搬了过来,成了他的监护人,孟青朗看了眼摆放杂乱的客厅,这里早已丝毫没有他童年记忆的样子。
  “先去把碗刷了。”
  孟青朗没有搭理她,直接进了洗手间,锁门,门外很快响起她的大嗓门。
  “没有耳朵还是没有手?!一天到晚在外面疯,回来不是关自己屋里就是臭着张脸,命可真够好的,我们两个老的赚一天钱养着你、伺候你还欠着你的?!就会拉着外人来家里闹腾,没点良心的狗东西!”
  自从第一次索要爸妈的赔偿金学舞蹈,他们的表面关系也撕裂了,孟青朗拧开水龙头,一捧冷水浇在脸上,很凉爽,他直接捧着凉水冲了冲身体,冷水滑过,孟青朗打了个激灵,胃部忽然一阵收缩痉挛。
  孟青朗蹙眉捂着肚子一口血喷了出来,染红了整个水池。
  接连吐了几下,他的脸色迅速变白,额头渗出冷汗,耳朵里“嗡嗡”的响声直接盖过了张丽的谩骂。
  孟青朗按着胃部剧烈喘息,看着水池愣了一会,放掉血水重新洗脸漱口,打开门,张丽还喋喋不休地骂他“养不熟的白眼狼”。
  孟青朗头正昏沉,被她吵得烦躁,想起那张撕碎的死亡通知书,“嘭”地关上门,冷冷道:“闭嘴。”
  张丽的声音戛然而止,她坐在沙发上,仰视孟青朗一米八的个头很有压迫感。
  孟青朗想“嘭”的一声回屋,可惜手上力度小了点,只发出“咔擦”关门的锁声。
  “好啊!看你叔叔和弟弟不在家就欺负我是吧?!你等着!我现在就给你叔叔打电话,看他回来不抽你!”
  孟青朗的卧室是衣帽间改的,有些闷热,孟青朗光着膀子擦干水渍才换上干净衣服。
  整个房间只有一个0.8的单人床,一个二手的小衣柜,还有一个采光极差的书桌,书桌上是永远停留在七岁的全家福,背景是整洁的客厅。
  孟青朗忽然想起,这套房子还在他名下。
  “辛辛苦苦养了你十年,管你吃管你穿,好啊,长大了翅膀硬了,会骂长辈了?!”
  是呀,他们是他在这世间唯一的亲属,帮着他办了父母的葬礼,又养了他十几年,从七岁他们就生活在一起,一起住在这间房子里,Y市去年的房价已经到四万了,以他叔叔每个月五千的工资根本买不起,如果没有这间房子,他们恐怕只能租房为生。
  孟青朗摸了摸合照,既然如此,总归他也要死了,这间房子,不如……捐了吧,附近好像有家孤儿院的……
  “你等着!等你叔叔回来收拾你!”
  孟青朗没等,擦了擦头发就下楼了,楼下小花园,席晏臭着张脸翘着二郎腿坐在亭子里:“呵,一个半小时了,你还知道来?”
  “我说了不来。”
  “行!有本事你下次别来!”
  “行,那你别等。”
  “我……”席晏嘴唇动动最后憋了回去,气冲冲地抓起孟青朗的手,塞了个盒子过去:“给,生日快乐。”
  孟青朗看着掌心大的灰色盒子一脸懵。
  席晏皱眉:“怎么?”
  孟青朗打开,是一只黑绳穿过的银色小猪,他属猪。
  “我都忘了。”
  “啧,你能记得吃饭就谢天谢地了,晚饭吃了吗?”
  “吃了。”
  “骗人。”
  “不信你问什么。”
  “走,今天赏你一顿夜宵。”
  孟青朗坐到他对面:“不吃。”
  “胃疼?”
  孟青朗摇头,小猪挂到脖子上塞进衣服里,小猪刚刚接触到皮肤,有点凉。
  “席晏……”孟青朗停顿的时间略长。
  “怎么了?说话啊?”
  孟青朗看着他,忽然说不出口。
  “你想报哪个学校?”
  “你报哪个我就报哪个。”
  看来席晏跟他的学习小组是不打算散伙了。
  “估分了吗?”
  “没,反正明天就出成绩了。”
  孟青朗给自己估的是一本线上十分左右,这个成绩对艺术生来说相当高了,可惜,他走不了艺术生的路,回头想想,他十八年的人生,除了学习就是赚钱练舞,繁忙而枯燥,连女生的小手都没有拉过……
  他看了眼自己的手,同龄人中,他应该只摸过席晏的手,想想就觉得悲从中来,压下不久的泪花又冒了出来。
  席晏声音着急:“你哭什么,张丽又骂你了?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报仇去。”说完就要往外冲。
  孟青朗忙拉住他,一阵眩晕袭来,孟青朗双手扶着席晏才稳住身体。
  席晏顺手搂住他的腰让他借力靠在自己身上,眉头紧锁:“怎么了?去医院了吗?”
  孟青朗听到医院两个字就想哭,全身无力,他放任自己倚着席晏,脑袋搁在他肩头蹭了蹭转移话题:“过了今天,我就没有早恋的资格了。”
  席晏手掌习惯性地拍拍他的背:“那咱俩谈,今天谈了还算早恋。”
  孟青朗“嘿嘿”笑得整个人都在抖,站直身子挑眉笑看他:“行啊,你想怎么谈?”
  席晏看傻子一样看他:“当然是用嘴谈。”
  孟青朗笑着点头:“行,谈吧,谈点什么?”
  席晏俯身,嘴唇轻点在他唇上,慢慢摩挲。
  “……”
  “???”
  “!!!!!!!”
  孟青朗脑袋炸了,满脑子标点符号,于是完美错过了脑海中响起的通知。
  【检测到地府继承神成年,地府管理系统开启,嘀——警报,生命能量不足,仅开启基础面板,孟婆系统开启。】
  孟青朗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的冲击太大,只觉得脑袋一阵阵的眩晕。
  【恭喜成功开启孟婆系统,亲,检测到您现在的能量只够存活一天,这边建议您一小时内完成新手任务,可以获得双倍奖励共计五天寿命呐!】
  作者有话要说:小白菜是一首古早的歌……
  【求预收】《性感校霸,在线从良(穿书)》伪校霸真学霸受教育前校霸真学渣攻成才的故事。
  江俊兮穿书的第一天,就把男主打了。
  此男主,柔道黑带、前校霸、兆亿财产继承人、京城太子王,刚刚洗心革面“下乡改造”,就被本地市级土豪揍了一顿。
  巧的是,这是一本都市复仇升级爽文,江俊兮就是男主复仇路上的一小撮炮灰。
  为了不被男主打断腿,江俊兮决定要跟男主一起喝过酒,一起同过窗,一起嫖……至少先把打架的仇消掉。
  翌日晨读
  江俊兮:喂,你数学作业给我抄抄。
  邵云天抬头,目光古怪:我数学49。
  江俊兮:……我给你补课。
  邵云天目光诡异:你数学29.
  江俊兮:……
  伪校霸真学霸受 教育 前校霸真学渣成才的故事。
 
 
第2章 勇闯夜店一条街
  孟青朗听到了第二句,视线右上角忽然出现倒计时红字,23:59:10,23:59:09……08……07……
  【亲,是否接取新手任务?是,否,倒计时,10,9,8……】
  眼看倒计时只剩下321,孟青朗脑海中闪过“五天寿命奖励”,在相信奇怪的声音争取多活几天和冒着明晚暴毙的风险忽略声音中,他选择活着。
  孟青朗推开席晏:“我有事先走,”跑出去三步还不忘回头怼席晏一句,“吻技堪忧。”
  徒留席晏一个人站在小亭中,吹着夜风。
  【新手任务倒计时开始,亲,是否开启新手引导?鉴于您是第一次使用系统,这边建议您开启呢。】
  孟青朗瞄了眼右上角红字下的白色倒计时,还有五十七分钟,视线左上角虚画着地图,绿点是他,红点位于不远处的富兴街,在小范围活动着。
  孟青朗站在街边,点了“开启”,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成功开启新手指引,请亲环视左右,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同呢?】
  孟青朗趴到车窗上,两侧街上的人似乎多了很多,如果抱着自己脑袋逛街的也算人的话……
  孟青朗胃里一阵翻腾,看了眼洁白的出租车座套,默默咽回一口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