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造化大宋(穿越重生)——捂脸大笑

时间:2019-06-08 08:15:30  作者:捂脸大笑

   《造化大宋》作者:捂脸大笑

  文案:
  不过是炸个炉,怎么一睁眼天都变了?大宋是哪个朝?内丹是什么鬼?金石派资深炼师,醉心造化大道的甄琼甄道长表示:穷也不能阻止贫道搞化学!!
  韩邈:钱?鄙人有啊。(微笑)
  腹黑商人攻×技术宅道士受 沙雕爽文
  感谢密斯金同学制作滴封面=3=
  古穿古,平行世界穿越到宋朝。男主来自平行世界(簪缨故事线后六百年),跟宋代基本同时代,但是科技了先进几百年。没看过簪缨也不要紧,只要知道那边世界被穿越者改造过,道士都是搞科学研究的,造化之道简称化学,万物之理简称物理就行了=w=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传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甄琼 ┃ 配角:韩邈 ┃ 其它:
  作品简评:好不容易揽下个大项目,结果一场炸炉事故,让大益朝的穷酸小道士甄琼,穿越到了一个名为“大宋”的陌生朝代。原本好好的造化之学,变成了能吃死人的金丹术。依旧十分穷酸,也依旧名叫“甄琼”的小道,下定了决心。要在这大宋朝,继续钻研大道,开宗立派!当然,搞化学,钱还是很重要的。为了钱,也可以被富贵折一下腰啊。抱紧金主爸爸的大腿,绝不能放!韩大官人:随便抱,鄙人不介意。(微笑)
  本文为古穿古,男主来自一个被穿越者改变过的世界,时间线虽然跟大宋相近,但科技要先进数百年。而那个世界的道士,精通的都是物理化学,而非金丹符箓。作者用巧妙的笔法,描绘出了两个世界微妙的认知差异,主角间频频出现的“鸡同鸭讲”,也让人忍俊不禁。随着故事来到北宋的都城东京,极具时代感的场景和熟悉的人物,也渐渐出现。既有清明上河图的繁华,亦有群星闪耀的光彩。在笑闹之间,徐徐展开一幅大宋风情画卷。
 
 
第1章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房梁微颤,枝叶轻摇,一群鸟雀叽叽咋咋乱作一团,被升腾浓烟熏得四散而逃。
  屋舍内,悠闲品茗的老道惊得一杯热茶扣在了腿上。被烫的呲牙咧嘴,他跳将起来,怒声道:“那小子是不是又钻丹房里了?谁让他进去的?!”
  身旁道童闻言缩了缩脖子,嘟囔道:“不是师父让他制卤吗?”
  “制卤需要用丹炉吗?!”老道这才想起根由,面上有些挂不住,却也不愿认错。要不是贪图新卤点出的豆腐羹能卖上价钱,给观里增加进项,他又怎会让那惹祸精往丹房里钻?
  可是再怎么能来钱,天天这样炸来炸去,他也消受不起啊!左思右想了半晌,老道终是一咬牙,吩咐道:“去把那小子叫来!”
  道童赶忙跑了出去,不多时,领着个一身烟尘,满脸黑灰的少年回到了屋中。
  见他模样狼狈,老道只觉牙根更痛了,深吸口气才道:“琼儿啊,不是让你别碰丹炉了吗?又闹出炸炉的祸事,不怕伤到自己吗?”
  兴许是他的脸还不够黑,那少年竟然没能发觉老道的怨怒,反而兴高采烈道:“师父别担心,我已经改了配比,伤不了人。只是那丹炉太旧,容易闷火炸炉,若是卖豆花赚了钱,能换个新的吗?”
  就算小脸被熏得乌黑,也遮不住那双闪闪发光的眸子。然而听到这话,老道面上一僵,赶忙道:“不过是些小食,能卖几个钱?咳,为师找你来,是有事要讲。”
  听说没赚多少,少年面上不由露出失望神色:“师父请讲。”
  见他不追问钱财的事情,老道这才舒了口气,装模作样的抚了抚颔下长须:“为师有个师弟,在白玉山长春观任监院。那长春观可是相州最大的丹道门庭,若你有意,为师便写封信,推荐你去那边修习可好?”
  这话顿时让少年面露喜色:“当真?长春观可有好丹炉?”
  “自然有的。你这般天资,到了长春观必会受器重,用个新炉还不简单?”老道呵呵一笑,答得痛快。
  “多谢恩师!”少年哪还会犹豫,一口应了下来。
  见祸水东引的法子成功,老道心头一松,赶忙道:“清风,快给你师兄取半贯钱。长春观距此可有五六十里路,乘个车,住个店,别短了花用。”
  那道童领命,取了钱,交在少年手中。沉甸甸明晃晃一串钱落在手里,那少年更是欢天喜地,恭恭敬敬拜谢了恩师,又取了对方现写的推荐信,立刻回去收拾行李了。
  直到那少年的背影消失不见,老道面上才重新浮起笑容。新制豆腐羹的法子,他已让人学的七七八八,卤水也能调配,每月都是一大笔进项,再送走这惹祸精,就万事大吉了。也不知师弟那边有多少丹炉药料,能让他糟蹋……
  ※
  六月正是暑热难耐,呆在草木葱茏,溪水潺潺的山中还好些,一旦下了山,滚滚热浪袭来,就算躺着不动也是一身大汗,更别提赶路了。
  推了推背上背着的箱笼,甄琼举起衣袖擦去面上汗水,叹了口气。到前面镇子才几里路?那赶车的伙计竟然敢要价十文!他才不上当呢!反正下山时偷偷塞了不少干粮,不如直接步行到镇上,随便凑合一晚,第二日寻个前往安阳的车队搭车,说不定连路费都省了呢。
  想到这里,他不由伸手摸了摸揣在怀里的钱囊。这可是半贯钱,足量五百文,是他到这世界后,见过的最大数额了。谁让那破道观穷呢?看丹炉样式,得是几百年前的古董了,药料也少得可怜,亏他还记得个点豆花的卤法,赚了些钱,否则那抠门的老道怎会给他盘缠,还写了推荐信,让他有到大观进修的机会。
  等到了长春观,还要看看那边的行情。要是没法混出头,得不到药料配额,说不定还要自己掏钱买。这半贯钱当然要仔细省着,不能乱花!
  谁能想到,当年的造化观就这么穷,莫名其妙到了这大宋朝,还是穷的叮当响呢?
  一定是名字取的不好!
  甄道长不由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两世为人,都叫“甄琼”,也不是他想的啊。早日混出头,取个道号,说不定就能改改运气了。
  说起来,在甄琼身上发生的事情,着实古怪。他原本是大益国人,乃是造化观里的炼师,因为观宇偏僻,又修的是金石派,并不受朝廷重视。整日经费短缺,一众老老少少穷的揭不开锅。好不容易拼着抢了个课题,想要一举翻身,没料到竟然出了炸炉事故。
  再一睁眼,他就到了这鬼地方,非但换了个年幼的皮囊,连身处的国朝都变了模样,成了“大宋”。这变故可把甄琼吓的够呛,偷摸打听了好几天,才搞清楚状况。原来这世界在西晋末年出了变故,原本应当一统天下的大赵太祖未曾出现,导致天下大乱,纷争不止,折腾了三百多年才有豪杰征服群雄,终结乱世。谁料仅仅三百多年,隋、唐两朝又相继覆灭,诸强并起,直到百年前,才由当今太祖再次一统,也把朝代改成了“宋”。
  对于这多出来的数百年纷争,甄琼兴趣不大,然而要命的是,在这世界,丹道的名声竟然不怎么好。据说是前朝皇帝吃金丹吃死了好几个,到了今朝,虽然崇道,但是外丹术的地位一落千丈,开始流行起了符箓、内丹,讲究练气长生。这不是扯吗?在他们那边,别说玩命吃金丹的百来年前就绝迹了,讲究练气静心的可都是和尚,怎么到了这边,修道的还抢起秃驴的饭碗了?
  好在甄琼本人心大,如此惊天巨变也没让他消沉多久。丹道不兴,对他岂不是个机会?毕竟他所习的“金石派”,可是研究造化至理的学问,绝非哪些拿铅汞丹、黄白术骗人的把戏。若是让他做出些研究成果,说不定能一鸣惊人,开宗立派呢!
  凭着这一腔火热心思,甄琼很是废了些力气,无奈之前落脚的小观实在穷的厉害,连个完备丹房都凑不出。等到了据说是大观的长春观,再想办法弄点经费,才是他大展手脚的时候!
  又按了按贴肉藏好的推荐信,甄道长再次振作起来,抹了把汗,背着塞满了干粮的竹篓,大步向前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在这里解释一下,甄道长出身的那个大益朝,是在簪缨问鼎故事线后的下一个朝代,没看过簪缨的也不要紧,只要知道那边的时空被穿越者影响过,科技更发达,道士主要研究化学(造化之道)和物理(万物之理)就好。
 
 
第2章 
  “管事,前面有个村店,要不要先歇个脚,避避日头?”
  听到了车夫发问,韩忠这才睁开了眼,看了眼汗流浃背的众人,颔首道:“歇半个时辰,吃了饭再上路。”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加快了脚步。不多时,就到了小店近前。这食肆距离前面小镇不远,店面算得上敞亮。见一大群人到来,店家立刻迎了出来,躬身相请:“这大热的天,赶路不易,客官赶紧进店歇歇脚!小店备着吃食,鱼肉皆有,还有新酒,最是解乏……”
  韩忠可没心思听他絮叨,只道:“炒只鸡,弄几碗冷淘,快些着。”
  店家闻言大喜,立刻招呼厨娘杀鸡做饭,茶水也摆在了面前。乡下小店,哪有什么像样的茶,韩忠也不挑剔,端起就喝。茶汤寡淡,让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几分。
  这次回程,他可是身负重担的。随小主人出门行商,谁料才两三个月,家中的老夫人竟然又请了位“仙长”回来。据家书上所说,那道人不同以往,非但法力高强,还通丹术。老夫人看他施法几次,大是信服,想请那道人开炉,眼瞅着就要服食金丹了!
  听闻这消息,小主人又惊又怒,怎奈一时脱不开身,便让他先带人回来,务必要阻止老夫人服丹!
  韩忠当然知道此事要紧,可是老夫人脾气执拗,又崇道的很。看信里所说,那道人似乎真有法术,连城东的郭太医也劝不住。他一个下人,要如何才能阻止老夫人服用那些来历不明的“仙丹”呢?
  心里愁得厉害,连茶水都泛起苦味儿来。正当此时,门外又响起了店家的招呼声:“啊呀,仙长从哪里来啊,用歇脚还是用饭?赶紧里边请。”
  韩忠猛地抬头,向外看去。只见门外,一个少年人正立在路边,大概只有十六七岁,身量不高,戴逍遥巾,着青布道袍,背上一个大大的箱笼,显然是独行赶路。然而就算浑身尘土,衣衫半旧,也掩不住那唇红齿白的上佳样貌,若不是两眼有些无神,称一声“仙童”也不为过。
  这卖相,不正是老夫人最喜欢的吗?韩忠心思一动,偷眼打量起来。
  这边,甄琼可没心思观察其他食客,好不容易走到个能歇脚的地方,他赶紧卸了背上的箱笼,坐在了一张空桌前。
  难得见到这么俊俏的道童,那店家满脸堆笑,介绍道:“鄙店虽小,吃食可齐全着呢。米都是精心舂过的,菜蔬也新鲜,鸡、鱼都肥得很,仙长要吃些什么?”
  听他说的一串,甄琼咽了口唾液,问答:“茶怎么卖?”
  店家一愣:“只要一文……”
  “拿壶茶,多搁些茶叶!”甄琼立刻拍板,摸了一枚钱,放在桌上。开玩笑呢,辛辛苦苦走了一上午,才省下了十文,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花在吃上?
  也不管对方古怪的神色,甄琼弯腰解开了行囊,取出了早就备好的干粮。大热天,别的也放不住,都是些饼子酱菜。他还弄了好几个卤鸡蛋,这一上午走的够累的,也吃个垫垫好了。
  想着,他捡了个烧饼,从中间分开,先加些酱菜进去,再剥了卤蛋,塞了进去。仔细把卤蛋碾碎,确定分匀了,才狠狠一口咬了上去。好在饼子新鲜,鸡蛋也是他自个卤的,味道倒还不坏。
  然而还没嚼上两口,后厨帘子一挑,就见个厨娘端着一大碗鸡肉走了出来。甄琼眼睁睁看着那碗鸡块被摆在了邻桌,热气腾腾,香气逼人,还能隐隐闻到点葱香。再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饼子,甄琼默默咽下了嘴里的东西,摘下了箱笼上挂着的竹筒。
  筒里盛的是乌梅汤,就剩下一杯的量了,干脆喝完算了。大热的天,吃啥鸡啊?他这冰镇乌梅汤才是消暑利器呢!边自我暗示,甄琼边取下竹杯,按下制冷阀,把乌梅汤倒了进去。摸了摸杯壁,甄琼这才重新捡起饼子,飞快啃了起来。
  制冷阀按下,水就会混入硝石里,降温不过是十分钟的事情,吃完饼子就能喝了。等会儿再灌些茶进去,下午赶路还能喝凉茶不是?想到这个,他倒是忘了邻桌的鸡肉,边吃边盯着杯子瞅,眼见里面冒出了丝丝白雾,只觉心情都愉悦了起来。等结了冰晶,才是乌梅汤最好喝的时候。
  三两口啃完烧饼,乌梅汤也冰的差不多了,甄琼正要伸手去取,却听旁边板凳发出“嘎吱”一声刺耳响动,就见那桌吃鸡的客人站起身来,快步向这边走来。
  ※
  果真结冰了!
  若不是亲眼所见,韩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那汤水刚倒出来时还是寻常,过不多时竟然冒出了白烟,再细细一看,竟然结了冰晶!这可是三伏天啊,他何曾见过如此神奇的道术?!
  心思急转,韩忠面上立时堆起了笑容,对一脸疑惑,抬头望来的少年道:“老朽也是路过此地,恰逢仙长,实在幸甚。不知仙长可否赏光,一同用个饭?”
  说着,他使了个眼色,手下立刻端起了桌上那盘鸡,乖巧立在一旁。
  虽然饼子都啃完了,但是鸡肉在眼前,挤挤还是能再吃点的。甄琼咽了口唾沫,客气道:“老丈请坐。”
  韩忠立刻坐了下来,那盘炒鸡也放在了两人正中。见那道童直勾勾的眼神,韩忠微微一笑,又吩咐了声:“再让店家上两个菜,都要鱼、肉都要。”
  说罢,他又友善的伸出手:“道长不必客气,动筷,动筷。”
  这么殷切的邀请,也没法拒绝啊。甄琼立刻夹了块肉塞进了嘴里,唔,是小公鸡,烹饪虽然一般,但是胜在肉嫩油肥,让吃了好几天素的甄道长眼睛都亮了起来。
  狼吞虎咽嚼光了鸡肉,他又拿起了杯子,吸溜了口冰镇乌梅汤,又凉又甜,别提多爽了!
  放下杯子,甄琼后知后觉的发现对面人没有动筷,只是死死盯着他,像要在他脸上看出朵花儿来。再怎么迟钝,他也觉出不对,狐疑道:“老丈怎么不吃?”
  从那竹制的杯子上收回目光,韩忠心底暗叹,果真没看错。那杯中的乌梅汤被喝了一口后,上面浮着的冰就更明显了。真结冰了,可是这道童面上怎么完全看不出炫耀神色?到底是此术不值一提,还是他在故弄玄虚?
  没把心中所想表露在外,韩忠只是笑着道:“老朽观仙长气度非凡,不知是在何处修行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