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怀蛇(古代架空)——城西走马

时间:2019-06-07 09:58:01  作者:城西走马
  本以为事情到此就算是已经结束,因为苏禾气鼓鼓地站了一阵儿便也不再烦他了,哪成想这苏禾还是个倔苗子。
  这日晚,蛇妖像往常一样蜷在苏禾的枕边歇息,苏禾也早早吹熄了烛火卧下,没再和他说一句话,只是苏禾虽躺下了,却根本没睡,硬生生地挺到了午夜,在黑漆漆的夜里悄悄伸手在自己枕边的黑蛇身上推了一下。
  “咚”的一声闷响,早已熟睡的蛇妖果然摔在地上。而后屋内烛火猛然亮起,化为人形的蛇妖将苏禾一把拎起,眼神中的怒意似乎要把苏禾烧成灰。
  他一个活了千年的老蛇妖可第一次被一个凡人算计。
  苏禾早就知道会如此,并无惧色,一副你奈我何的姿态道:“反正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要杀要剐随你便。”
  蛇妖深吸一口气,咬着字音道:“你很烦。”
  苏禾扬了扬下巴,道:“前些日子是你说咱们彼此两不相欠的,如今你赖在我家不走还嫌我烦了?”
  蛇妖眯了眯眼睛,轻轻点头,目光中怒意不再那样浓烈,反倒是有了几分玩味,道:“伶牙俐齿,等我离开的时候定会割下你舌头带走。”
  苏禾下意识地抿了抿唇,低下头去,瞧见蛇妖的手还紧攥着他胸口的衣襟,苏禾就那样低着头说道:“那么……你能不走便不要走,我舍不得我的舌头。”
  蛇妖听了这话后微蹙起眉头,一时间并未理解这话的意思,况且他也懒得深究,送开抓着苏禾前襟的手,捞了榻上的被子扔在地上,指着地面对苏禾道:“你睡地上。”
  苏禾闻言猛地抬起头,一脸不可置信问道:“凭……凭什么?”
  蛇妖不语,只是目光冷冽如千尺寒冰。
  苏禾看着蛇妖的眼神,想起了见好就收四个字,他今日着实没少惹这只蛇妖,再折腾下去,这蛇妖没准真的会要了他的小命。苏禾不再辩驳,乖乖把被子铺在地上躺了上去。蛇妖便在一旁冷冷地看着,见苏禾不再有其他的花花心思才指尖一点,熄灭了屋中的烛火。
  而后蛇妖理所当然地独占了苏禾的床榻。
  也是从这日起,蛇妖很少变回蛇形,因为变来变去的,他也会耗费不少精力,再说以人的姿态对付苏禾,总归会更轻松一些。
 
 
第七章 
  且说蛇妖霸占了屋中唯一的床榻后,苏禾只得委委屈屈地在地上睡,大约是夜里地上寒意较重的缘故,苏禾第二日早上起来的时候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蛇妖冷眼旁观,用手撑着脑袋斜倚在榻上,一副懒散又气人的模样,他身着一袭与蛇皮一般颜色、无其他点缀的墨黑衣袍,只是腰间缀着一块儿圆形的羊脂玉佩。
  苏禾幽怨地瞄了蛇妖一眼,而后浑浑噩噩地叠好被褥放回柜中,也不与蛇妖交流什么,在院中抱了些柴火去厨下做饭。
  蛇妖自然也懒得关心这个凡人,倚在榻上像是永远睡不饱一般闭目小憩,片刻后听闻苏禾迈进屋内的脚步声,接着就觉得一股米香味扑面而来。蛇妖皱着眉头睁开眼睛,见苏禾捧着一碗米粥站在他面前。
  苏禾用下巴指了指手中的粥碗,道:“趁热。”
  蛇妖不知好歹地冷哼一声,扭过头去,对此视而不见。
  苏禾这两日见识了蛇妖的冷傲脾性,对他的这种举动倒也见怪不怪了,既然蛇妖不愿喝他也不多做推让,而是拖了一张椅子坐在榻边,旁若无人地喝粥,还故意弄出些呼噜呼噜的响声。苏禾不用转头也知道,那蛇妖的脸色必定越来越难看,因为不消片刻,那懒怠蛇妖竟然一言不发地走出了屋子。
  苏禾的小计俩再一次得逞,朝着蛇妖的背影偷偷乐了一下,迅速喝光碗中的粥也跟着走了出去。
  只是一个出了屋门后,苏禾并没在院子里瞧见蛇妖的身影,栏杆上此刻也是空空如也,却不知这蛇妖此刻正饶有兴致地坐在屋顶上瞧他满院子寻找自己的可笑姿态。
  这蛇妖果然是报复心极强,怎会容许苏禾一而再,再而三地对他耍小聪明?
  低头瞧着苏禾在院中忙活了一阵儿,蛇妖伸出手掌虚空一抓,苏禾家原本藏在树杈之间的花猫便被蛇妖提溜着后颈捏在手中。花猫显然是还未理解自己为何一下子离开了树杈,呆呆傻傻地在蛇妖手中晃荡了片刻后才开始拼命挣扎。
  但蛇妖怎会心慈手软,伸手在它脑壳上重重地弹了一下,而后向前一抛,花猫便如此被从房顶抛到了院子中,正正好好砸在苏禾脚边。
  还好这九条命的东西骨头比较软,落地后哀嚎了两声便窜走了,倒是苏禾被自家从天而降的花猫惊得一愣,木然立了半晌后才明白了什么似的抬头望去,果见房顶上坐着那只该死的蛇妖。
  苏禾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对着屋顶道:“我家花猫可是救过你的命的,你就这么对它?”
  蛇妖捉弄了苏禾一通之后,似乎心情不错,破天荒地与他搭话道:“救我那是后话了,在那之前,它咬过我。”
  “你怎么这么记仇?”苏禾笑道:“我若是某日趁你不备咬你一口,你是不是也要把我从房顶上扔下来?”
  蛇妖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转头望向苏禾家院门的方向,从他这个高度望去,正好可以看见一个人向苏禾家赶来。这是个年岁不大的男子,衣着干净合体,但却是那种适合干体力活的短衫。蛇妖转回头对苏禾道:“有人来找你。”
  苏禾被蛇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得怔了一下,而后果真听到叩门声,想起前两日路过他家的道士柳疏逸,苏禾以为这次又会是来讨些茶水或吃食的过路者,只是待他开门后,还未等叩门的男子说话,蛇妖就可清楚看出苏禾眉宇间现出的一丝阴郁。
  蛇妖歪了歪脑袋,略感疑惑,他在苏禾身边待的这么多时日中,就算苏禾被自己逼迫着睡在地上也从未露出这样的神色。
  未等蛇妖多想,叩门的男子先是很恭敬地向苏禾行了个礼,唤道:“少爷。”
  苏禾听闻此言,只是淡淡地嗯了一下,在没有其他反应,倒是屋顶上的蛇妖愈加困惑。
  少爷?
  这个住于山间简陋房屋的苏禾难不成还是个大户人家的子弟?
  叩门的男子行过礼之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红彤彤的纸向苏禾递去,满脸道:“二少爷过两日大婚,老爷和夫人希望你无论如何回去看一看。”
  苏禾很明显地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接过了那张红纸,他没有翻开看,而是握在手中又嗯了一声。
  叩门的男子小心翼翼地抬眼皮瞄了两眼苏禾的脸色,然后一边后退一边道:“既然请帖送到了,小的就先走了,府中该备下的都未少爷备下了,少爷可一定要到场啊。”
  苏禾仍是仅仅嗯了一声,随手关上院门,待小院重归寂静后,低着头将手上的请帖翻开读了两遍,然后就摩挲着请贴上写着的囍字发呆,连那蛇妖什么时候站在自己面前的都不知道,抬头看到他时,吓得退了一步险些跌倒。
  蛇妖用那双墨色的眸子盯着苏禾,难得地主动找苏禾问话,道:“原来你还是位大家少爷?”
  苏禾将请帖折了两折,揣进怀中,长吐一口气,扬起脸来用一种很无奈的笑容对蛇妖道:“看来……我要在山下待上几日了。你……”苏禾顿住,咬了咬嘴唇,实在不知接下来的话应该如何说,正斟酌中却听那蛇妖缓缓道:“我与你一起去。”
  “什么?”苏禾瞬间张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蛇妖才懒得重复自己说过的话,身形一转又跑到房顶上去了,独留苏禾一人在原地还未缓过神儿来。
  苏禾哪里知道这千年蛇妖的算盘,他若真在山下待上月余,这蛇妖上哪里沾染灵气去?况且蛇妖如今竟开始对苏禾产生了些许好奇,想着反正时日漫漫,用他来解解闷也不错。
 
 
第八章 
  三日后的清早,苏禾手中握着红色的请柬忧心忡忡地站在门边,瞧着满脸不耐烦的蛇妖问道:“你打算……就这样跟我下山?”
  蛇妖皱紧眉头,反问道:“不可?”
  苏禾咬咬牙,道:“要不……你还是变成蛇吧,这样我也好把你带进府中,你要是以现在的姿态与我回府,叫我和府中人怎么解释?”
  蛇妖冷哼一声,道:“该如何解释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
  “你……”苏禾指着蛇妖的鼻子咬牙切齿道:“你真是一点儿都不讲道理。”
  不讲道理的蛇妖眯眼瞧着越来越胆大包天,如今已经敢指着他鼻子说话的苏禾,像对付那只花猫一样,抬手在苏禾的额头上一弹,那姿势就像弹下落在衣衫上的小虫子一样。
  可怜苏禾被千年老蛇妖的这一下弄得眼前一黑,差点儿痛出眼泪来,收回手捂在自己额头上,忍气吞声地不敢再挑剔蛇妖什么,只撇了撇嘴道:“走吧。”
  下山这一路,苏禾一言未发,只是偶尔侧头瞄一眼跟在自己身边的蛇妖,忧虑着该如何向府中人解释他的身份。若坦白了是妖,恐怕谁也不信,若说是朋友,又怕以这蛇妖的脾气挑三拣四不愿配合,苏禾便这么满心惆怅地行了良久。
  云岚山下,是一座小城,名为泰和城,城池虽小却分外热闹,况且城中的人都知道,今日是苏家二少爷苏浩庚的大喜之日,喜庆的唢呐声和鞭炮声早已传遍了全城。
  在这种气氛下,苏禾眼中淡淡的阴郁就显得极为不合时宜,蛇妖微侧过头看了看他,竟是挽上了几分唇角,颇有些看透凡人之间恩怨的嘲弄意味,苏禾瞧出这蛇妖的心思,斜睨了他一眼,指着向前指了指,道:“前面就是苏府,大喜之日必定喧闹得很,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蛇妖望向前方的府门,那等规格是整个泰和城中罕见的,蛇妖微一沉吟,道出心中疑问:“你为何不在府中当你的少爷坐享富贵,反倒要去山上过清苦日子?”
  苏禾轻叹一口气,玩笑道:“大概是为了救你。”
  “不自量力。”蛇妖冷冷评价道,并没有转身离开的意思,而是向苏府的大门走去。苏禾很无奈地揉了揉眉头,快步跟上。
  苏府门前人来人往,道喜声、欢闹声,声声入耳,面前有几个系着红腰带的小厮,还有一对儿穿着锦衣的老翁老妇,不消问,这便是苏家二老了。
  二老拱手作揖,满面堆笑地迎接着众位宾客,忽地有个小厮轻拍了拍他二人向前指去,老翁老妇皆向着那小厮手指的方向望去,见到向苏府走来的两个人后,齐齐愣了一下后面上笑意更甚,尤其是那老妇,提着衣裙快步走下台阶去迎。
  苏禾瞧见二老后,面上总算是露出些温和笑意,行了个礼唤道:“爹,娘。”
  “哎。”老妇声音颤颤地应了一下,眼眶竟微微发红,倒是老翁冷静些,轻轻点了点头,侧过身指了指苏府大门,道:“快进去吧快进去吧,你二弟可没少念叨你。”
  “好。”苏禾轻应了一声,老翁闻言转回身子,又瞧了眼苏禾,似是这时才发现苏禾身边的男子,犹豫着问道:“禾儿,这位是……”
  苏禾暗暗攥了一下拳头,自知躲不过去,硬着头皮道:“他……是我的一位朋友,听闻今日是二弟的大喜之日,前来道贺的。”
  老翁目光中现出讶异之色,但转而就被笑意取代,他对男子拱了拱手,道:“多谢多谢,公子有心了,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此问一出,苏禾把刚刚松开的拳头又攥了起来,与蛇妖相处了这些时日,他竟也不知这蛇妖是否有姓名,正担心蛇妖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来,却听他淡淡吐出两字:“祈渊。”
  “祈公子,里面请。”老翁抬手做出请的姿势,未在意苏禾幽幽长舒一口气。
  名为祈渊的蛇妖虽说没有在一开始就让苏禾难堪,但依旧摆脱不下那股子兀傲之态,微扬着下巴面无表情地从老翁身边走过,看得老翁冲着他的背影疑惑地眨了眨眼。
  苏禾在心底暗骂了这蛇妖两句,对着二老颔首示意后随之入了苏府,按捺不下心中好奇,轻扯了扯祈渊的袖子,问道:“祈渊?这真是你的名字?我以后也可以这样叫你?”
  “随你。”祈渊冷淡道。
  苏禾笑笑,那笑容像是得了什么宝贝似的。祈渊就冷眼瞧着他的表情,摆出一副嫌弃的模样。
  踏入苏府内,便是满眼喜庆的红色,府内客人推杯换盏、小厮忙里忙外,不过所有小厮在经过苏禾身边时都会露出些或讶异或喜悦的笑容,唤一句少爷,许久未回府中的苏禾少不得轻轻点头回应,再一转眼就瞧见祈渊独自向宴席上走去了。
  苏禾本想跟着,刚迈出一步却被人从后面抱住了腿,紧接着就是一阵咯咯的笑声,苏禾低头一瞧,果见一个肉乎乎的半大小子正仰头朝他笑,笑了两声后又忽然扁了扁嘴,扇动鼻翼带着哭腔道:“哥哥,你都好久不回来了,我以为你再也不要这里了。”
  原来这胖娃娃,是苏府的第三子,今年十四岁,算是苏家二老的老来子,名唤苏子真。
  苏禾抬手掐了掐苏子真的脸蛋,道:“我这不是回来看你了么。”
  “若不是二哥成亲,你能回来才怪?”苏子真委屈道。
  苏禾故意板起了脸,道:“再这么胡闹我可立刻就走了。”
  苏子真撅了撅嘴,不敢再多说话,苏禾忽然也觉得自己说得有些过了,不过他惦念着那个不知在打什么主意的祈渊,狠了狠心掰开苏子真紧搂着自己的手,揉了揉他的脑袋道:“哥答应你在苏府多住一阵子行不行?只是今日人多,里外都是乱哄哄的,改日哥再陪你如何?”
  “当真?”苏子真听闻此言后,仰头兴奋问道。
  “当真。”苏禾拍了拍苏子真的肩膀,道:“听哥的话,先去找你乳母。”
  苏子真嘿嘿乐着应了一声,一溜烟跑掉了。苏禾瞧着他的背影怔然立了片刻,缓过神来后才忙去宴席中寻祈渊。好在祈渊那一袭墨色衣衫在众多华贵鲜艳的服饰中极为好认,但苏禾瞧见他后还是略感惊讶。
  在苏禾的山间小院中不吃不喝的蛇妖竟然在这儿饮上酒了。
 
 
第九章 
  祈渊居然馋酒。苏禾在心里暗笑,绕过人群走到祈渊的旁边坐下,指了指他手中拎着的酒壶问道:“这难道就是你与我下山的原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