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怀蛇(古代架空)——城西走马

时间:2019-06-07 09:58:01  作者:城西走马
  很少有妖物能从千年的天劫中生还,就连潜心修炼的黑蛇也没有把握。所以在天劫到来之前,黑蛇就曾对柳疏逸许诺,若他未能熬过天劫,柳疏逸便可拿走他修炼千年的妖丹以助他自己成仙。
  谁成想这黑蛇竟是熬了过来,柳疏逸自然失落,抱着胳膊闷坐一阵,忽地眯了眯眼睛,转向黑蛇问道:“可你这独来独往的老蛇妖,怎会在那凡人身边待这么久?我以为你早躲回洞中修炼去了。”
  黑蛇歪了歪脑袋,用一声人语问道:“你真看不出?”
  柳疏逸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狡黠得像是狐狸,道:“我知道,那凡人或许是久居深山的缘故,身上满是草木灵气,不说别的,就是那单名一个禾字都染着草木气息,对你恢复法力自然有好处。不过老蛇妖,我看那姓苏的公子把你照顾得不错,大约是花费了不少心血的,而你待在他身边竟只是为了窃取灵气,你也太不地道了吧?”
  黑蛇口中响起一声冷笑,道:“自从我答应给你妖丹后你便日日夜夜盼着我被天雷劈死,你做的难道比我地道?”
  柳疏逸被噎得没话,尴尬地张了张嘴,听那黑蛇接着道:“你放心,我自有分寸,我本也不想与那个肉体凡胎有什么牵扯,待我法力恢复个七七八八后,自然会离开。”
  “那便好。”柳疏逸说道,话虽如此,心中却有隐隐的不安,强自压下后这股心绪后,起身半开玩笑地说道:“自然得不到你的妖丹我便回武当山了,好好清修,没准还能等到你下一次天劫。诶老蛇妖,咱可说好了,下一次天劫若我还在,那妖丹就还是我的。”
  黑蛇发出一声很无奈的轻叹,顺着榕树枝干向上爬,隐于树梢枝桠间,柳疏逸向上望了望,低头嘀咕着骂了这蛇妖的古怪脾气两句后,离开了榕树,向武当山的方向走去。
 
 
第四章 
  黑蛇跑去找旧交柳疏逸说话,可怜苏禾还在满院子地找他,院子里没找见又跑到屋里去找,角角落落都瞧了一遍却仍没看见蛇影。
  苏禾呆立在空荡的屋子里,莫名感到惆怅。
  就这么悄无声息走了?苏禾在心底问道,他原本听别人讲到蛇蝎心肠的时候,还曾暗暗为这两种生灵打抱不平,总觉得世间物没有一种是全然无情的,但如今真真切切遇到了,也确实让他有些难受。
  但是转念一想,苏禾又觉得自己有些自私了,那蛇本就属于这山间,并非这方小院子能圈住的,他与那条黑蛇各有各的路,本该不相打扰才对。
  思虑及此,苏禾转头去望屋外的暖阳,小院中,花猫不知从何处野回来了,正用满是泥土的爪子扑着蝴蝶。苏禾走过去把脏兮兮的花猫揪起来放到一边,蹲下身子去照管院中的花花草草,院子虽然不大,倒也够他忙的。
  忙的时候,苏禾自然没有精力胡思乱想,再次念起黑蛇的时候,是他伏案写字时,偶然瞥到桌边的几册书,那几册专讲养蛇之法的书籍。苏禾怔了一下,手腕悬在宣纸上,一滴墨汁自他手中之笔的笔尖滴落,在纸上洇出一朵墨花,苏禾回神时,好好的一幅字已经被毁了。
  轻叹一口气,搁了墨笔,苏禾将那几册似乎再也用不上的书压进了书箱的最底层,而后兴致索然地吹熄了灯,打算睡下,只是他躺在榻上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闭上眼睛时会有些清晰却遥远的往事浮现,最后苏禾不再强迫自己入睡,睁开眼睛望向洒满月光的窗子出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禾终于在逐渐漫上来的困意中昏昏欲睡时,屋中传来“吱呀”的一声,声音本不大,但在寂静的夜里却分外清晰,听得苏禾的困意煞时烟消云散,瞪圆了眼睛警觉地望向透过点点月色的屋子。
  借着月光,苏禾紧紧抓了一下被角,他发现原本掩好的屋门竟开了一条缝,紧接着就听原本睡在他脚边的花猫惨叫一声迅速窜走,苏禾被花猫的叫声惊得一抖,正要翻身下榻去点烛火,却忽地碰到个冰凉的东西。
  苏禾的动作立刻僵住,微微张了张嘴,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壮着胆子在自己身边摸了摸,果然触到了个冰凉的似是布着鳞片的物什。旁人若在夜里忽地发现自己身边多了这么个物什,不吓到大叫才怪,这世间恐怕唯有苏禾在摸到了这物什后反倒挽唇笑了。
  因为他不必燃上烛火去看也知道,那是他惦念的黑蛇。
  黑蛇窝在榻上未动,任由苏禾摸了两把,而后缓缓沿着榻边上爬,蜷在苏禾的枕边。
  苏禾愣了一下,不知黑蛇此举是何意,想问又问不出,就那么半支着身子借着月光望了他半晌,确定黑蛇不再动了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卧下,却不敢靠得离黑蛇太近,而是远远地枕着枕头的另一角,连呼吸都战战兢兢地放得极缓。
  苏禾就这么半睡半醒地熬了几个时辰,天将亮起的时候才沉沉睡过去,一睡便道午时,醒来后又见黑蛇像往日一般缠在栏杆上晒太阳去了才终于放下心。
  而这日后的些许日子中,黑蛇夜晚再没去木盒子里待过,而是整日蜷在苏禾枕边,初始时苏禾还不习惯,整晚提心吊胆的不敢睡得太熟,后来倒也习惯了,甚至在入夏后天气热起来时,会不自觉地往黑蛇身边凑,沾一沾他身上的凉气,黑蛇倒也不躲,仅是歪头瞧他一眼而已,而后依旧以那种高傲而冷漠的姿态蜷着。
  至于那个曾来讨水喝的道士以及道士说过的话,苏禾早就忘到脑后去了。
  日子就这样无波无澜地过去,苏禾无聊时甚至会想要不要去山里着一条母蛇来给这黑蛇解解寂寞,日后倘若能生下一窝蛇宝宝来,应该会是件极好玩的事,只是每次他这样想时,都会发现黑蛇在瞧他,墨黑色的眼睛里似乎隐隐约约地带着一丝冷冽,苏禾被望得不自在,每次都会假咳一声转过头去,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夏日就这么悄然滑走,转眼便已是初秋,或许是本性使然,天气一凉下来,黑蛇就愈发懒得动了。苏禾在案前勾勾画画计算着今冬要用的炭火量,在落下最终一笔前,瞄了眼懒怠的黑蛇,咬咬牙,将炭火量翻了倍。
  作此决定后,苏禾理了理书案上的字,挑出几幅来用油纸包好,打算明日下山卖掉,凑些炭火钱,无论如何他也不愿让黑蛇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挨冻。
  苏禾本是好意,只是,他实在不该选择这个日子下山的。
 
 
第五章 
  苏禾小院子里的果蔬一般都可自给自足,不过置办他物时就少不了用些银子,苏禾便会拿几幅字到山下去买。大约是他字迹瘦硬,独树一帜的缘故,这些年来一直很容易买出手,甚至还有个喜欢附庸风雅的老商人喜欢做苏禾的常客,许多时候会一口价卖下所有的字。今日,苏禾虽未碰到那位老商人,但也算顺利地把几幅字都卖了出去。
  向回走时已是傍晚,苏禾走在路上,掂着手中的一锭银子,想着过几日就去置办炭火,再去添几件冬衣,但愿今年冬天不会太过寒冷才好。
  云岚山山路崎岖,初秋半黄半绿的落叶盖了满地,遮住了地面的坑坑洼洼,苏禾将一锭银子收好深一脚浅一脚地专心走路,忽见路边一棵槐树的树根下掺了一条暗红色的小蛇。若是在往日,苏禾恐怕也仅是瞄上一眼后便走了,他在山中并非没见过蛇,只是从未碰触过任何一条蛇。
  要怪就怪那条莫名其妙闯入他生活的黑蛇,苏禾开始觉得这世上的蛇类都可爱得很,原本应当继续向前的脚步便挺了下来,不自主地向槐树根移去。
  那条小红蛇很漂亮,眼角还带着一点深蓝色的纹路,头顶上沾了半片枯黄色的槐树叶子,乍看上去倒挺惹人怜的。苏禾歪头瞧了瞧它,眼神温柔,许是觉得红蛇顶着的那片叶子太碍事了便伸手欲摘,哪知手悬空到一半,那蛇猛地弹起一下,而后钻入满地的落叶窜走了,紧接着苏禾就觉得虎口隐隐地痛起来,向手上一瞧,虎口处竟多了两个小血孔。
  苏禾这下才多了几分清醒,忽地意识到不少蛇类是有毒性的不该去招惹,他不知那红蛇是否有毒性,为放万一,快速地在血孔处吸出两口血。只是这一动作似乎并未奏效,苏禾紧接着就觉得手上又痛又麻,像是千百只蚂蚁在啃。苏禾用力咬着下唇忍痛,心里清楚自己必是中了蛇毒。
  私下环顾一圈儿,深山老林中未见一个人影,眼看天已暗下去,若是原路下山去找大夫,最少还要一个时辰的功夫,苏禾实在不敢肯定自己能撑得到那么久,他的家倒是离这里很近,家中有些常备的解毒草药,苏禾微一权衡,决定先回家去敷些草药应急。他便那么踉踉跄跄地摸回家中,一边挤着伤口处的血水,一边祈祷蛇毒不要发作的那么快。
  只是这件事情实在不是苏禾所能决定的,他现在甚至已经感觉不到自己手上的痛感了,只觉得视线越来越模糊,耳边只有自己粗重的呼吸声,好不容易才挪到自己家门前,苏禾却早已没有力气推门,抬手虚空一抓,眼前已是漆黑一片,苏禾只觉得周身分外宁静,而自己很累,恍恍惚惚的感到无比困倦。
  这之后发生了什么,苏禾便说不大清楚了,只知半梦半醒间,模模糊糊看到一个人影,继而觉得额头上凉了一下,那种感觉很舒服,像是在夏日中把手浸在清凉溪水中。
  苏禾觉得自己在这种感觉中睡了很久,因为当他醒来时,已是一日正午,苏禾偏见窗外阳光的时候,有种恍若隔世的疏离感,他梦游似的支了身子起身,吃力地拾取着自己意识消散前的记忆,终是想起了那条槐树下顶了片枯黄叶子的红蛇,但苏禾低头去看自己的虎口时,却未见丝毫伤痕。
  难道这一切是梦?
  苏禾晃了晃自己昏沉的脑袋,靠在榻边角落中,揉着自己的虎口怔怔出神,似是在等待魂魄重回肉身,周身真切的疲乏之感也在提醒他,记忆中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苏禾皱起了眉头,按照那蛇毒发作的情况来看,他应该已经死了才对,怎么还会完好无损地坐在这里,甚至连被咬的伤口都瞧不见了。
  而那朦朦胧胧的人影又是谁?
  苏禾想不明白,带着满腹的疑惑轻声叹气,疲惫地向后靠了靠,转头不经意地瞥向枕边,黑蛇竟没像往日一样去栏杆那里晒太阳而是仍然蜷在他的枕边,刹那间,苏禾似是灵光一现地张大了眼睛。
  莫非这世上真有妖?
  此念一出,苏禾再也没法将它压下,甚至盯着黑蛇移不开目光。
  黑蛇依旧似往日般冷漠。
  苏禾暗暗握了一下拳头,移到枕边,回想自己前些日子翻过的关于养蛇的书籍,伸手试探性地轻轻握住黑蛇的七寸。
  “对……对不起。”苏禾磕磕绊绊地小声道,而后手上猛然发力,在黑蛇的七寸处狠狠捏下,紧接着苏禾就是眼前一花,颈上忽有一丝凉意,后脑一痛撞在墙上,等他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竟是被一个男子捏着脖子按在墙上。
  苏禾惊诧得无以复加,全身僵住,完全不知作何反应。
  面前的男子倒是不慌不乱,微眯了眯眼睛,目光冷冽,手上毫不留情面地逐渐加了力道。
  苏禾逐渐喘不过气来,这才想起挣脱,可惜这男子力气太大,苏禾完全动不得,甚至发不出一点儿声音,最后他只得扯了扯那男子的衣袖,用眼神讨饶。
  男子瞧着苏禾的眼神,面无表情,只是墨色眸子中的冷冽之意终是退去了几分,缓缓放开苏禾。
  苏禾从那男子手中无力滑下,躬着身子窝成一团没命地咳嗽,不过还未等他将气息咳匀,就被那男子捏着下巴强迫地抬起头来。
  男子微低着头俯视苏禾,以一副倨傲的姿态道:“蛇毒是我替你解的,为的是偿还你惊蛰那日的救命之恩,如此,你我也算两不相欠了。”
 
 
第六章 
  苏禾咳得眼角泛红,喉咙处咕噜两声怔怔地望着面前的男子,心中疑惑太多反倒弄得他不知如何开口,只顾着仰头去望,呆呆瞧着男子额前一缕黑丝悄然划过他的脸庞。
  原来这世上真有妖。苏禾在心里想着,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蛇妖察觉到面前这个凡人的细微动作,目光中隐约掠过一丝轻蔑。虽说不是有意为之,但身为一只活了千年的妖,总会觉得似苏禾这类凡人渺小而脆弱。
  但尽管心中这样想,蛇妖却并没有伤害苏禾的意思,毕竟他还要靠沾染苏禾身上的灵气养伤。蛇妖放开钳着苏禾下巴的手,面无表情地退后一步,眨眼间身形便已不见,只是屋外沐着阳光的栏杆处多了一条懒怠的黑蛇。
  苏禾跪坐在榻上,良久才回了魂,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痛得要命,他在痛楚中清醒,胡乱地披了一件外袍去往屋外,握着自己原本应该有伤痕的虎口,低头对那正晒太阳的蛇妖道:“谢谢。”
  蛇妖意料之中地没有理他,缠卧栏杆之上纹丝不动。苏禾便也不去惹他,平心而论,他对这救了他性命又险些将他掐死的蛇妖有一丝畏惧,心中默默惦念书中的那排小字。
  见蛇妖者多染怪异之事,不得不防。
  后来的几日,蛇妖再没变过人形,也从未说过一句话,每日白天依旧晒太阳,晚上依旧会窝在苏禾的枕边。
  但苏禾却觉得这几日过得有十二分的别扭,以前不知黑蛇是只蛇妖时,苏禾看待他与看待自己的花猫相同,而得知黑蛇的真实身份,尤其是看到他化为人形时那双似乎能看穿一切的眸子,苏禾便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视线之内,仿佛这件屋子里有另外一个人时时刻刻盯着你。
  独自一人住惯了的苏禾自然不喜欢这中感觉,便在某个初秋的中午,替窗前那株芍药花修剪了枝叶后,趴在窗台上抿了抿唇深吸一口气,对栏杆上的蛇妖道:“早先我不知你是一只妖,总拣些蚯蚓甲虫来喂你,现在想想倒是有些可笑的,你别怪我。”
  倨傲的老蛇妖无动于衷。
  苏禾顿了顿,继续絮叨:“我知道你是蛇妖以后,每日饭菜都会多做出一些放在桌上,但是也从没见你用过,难道你觉得过于清淡?要不,我明儿去山下多买些肉回来?”
  话音落下半晌,苏禾依旧没得到任何回应,他幽幽叹出一口气,从窗边转到门边,站在屋檐投出的一片阴影下,道:“我不知你晚上为何喜欢睡在我枕边,但你若觉得不舒服,我可以给你另外搭出一方床榻……”
  “你今日格外罗嗦。”未等苏禾说完,蛇妖终是破天荒地开口打断他,扭了脑袋过去瞧,语气颇为不耐烦地问道:“到底想说什么?”
  憋闷了好几日的苏禾咬咬牙,跨出阴影站在蛇妖面前,垂着眼眸道:“你能不能跟我说说话?”
  “不能。”蛇妖想也不想地断然拒绝,扭回头去继续晒他的太阳。
  苏禾被不能二字噎住,一口郁气结结实实堵在胸口,苏禾难得地露出气愤的脸色。
  蛇妖对此视而不见,他才懒得管一个凡人的喜怒哀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