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酸苹果(近代现代)——桃汁冰块

时间:2019-06-07 09:57:21  作者:桃汁冰块

   《酸苹果》作者:桃汁冰块

 
  文案:蒋明航/顾岩×楚钦。
  寡言(?)装逼攻/蛇精病(?)暴力攻×阳光(?)迟钝受。
  3p,he,算是日常甜文吧。
 
 
第一章 到底谁气死谁啊?
  蒋明航下自习回到家里,打开门,就看到楚钦窝在沙发上,抱着西瓜看动画片。
  他没出声,换好鞋自顾自向卧室走去,厨房里飘出淡淡的炒菜香气。
  还没等蒋明航放下书包,楚钦就屁颠屁颠地跟进来,搂住他的手臂:“哥,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晚啊?”
  蒋明航偏头斜了他一眼,楚钦自觉地说:“我作业全都写完了。”
  “那还来找我?”
  “我妈没在家,阿姨叫我过来一起吃饭的。”
  蒋明航没再说什么,随手推开他:“出去玩,别烦我。”
  楚钦像被主人推开的可怜小狗,耷拉着脑袋,默默拉了把椅子坐下:“那我不烦你了。”
  蒋明航看着他,欲言又止,拿出笔袋开始写作业,楚钦就无聊地趴在旁边玩橡皮块。蒋明航算错题目,手指探过来勾走了橡皮,两人皮肤触碰半秒,楚钦不安分地哼了一声。
  房间里很安静。蒋明航不想说话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开口的。他低头写题,偶尔扶额沉思,橡皮块一直在修长的手指间转动,没有再放下。
  楚钦手中空空,很快又从笔筒里抽出一根自动铅,在草稿纸的角落写写画画。蒋明航撩起眼皮瞥他一眼,没有阻拦,呼吸比先前稍微沉重了些。
  房间里开着空调,蒋明航还是觉得热。旁边有个人,他没办法全心全意地写作业,索性放任自己盯着楚钦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
  他们两个从幼儿园开始就是邻居,并从“可爱小朋友”各自成长到了不同的领域里面去。
  蒋明航是“英俊的优等生”,楚钦是“蠢钝的花瓶”。
  楚钦长了张太好欺负的脸,又总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掉眼泪,一直都是同龄男孩中的异类。他天然地会在被欺负的时候向蒋明航寻求帮助,态度极其自然,叫哥哥叫得也顺口。
  蒋明航稀里糊涂被一个漂亮蠢货纠缠了十几年,最近才慢慢想明白,他是嫌弃楚钦的,他真的不喜欢笨蛋。
  所以,蒋明航有意要跟这个人拉开距离。
  楚钦完全不知他心中所想,认认真真地在蒋明航规整的算式草稿上,画下圆乎乎的多啦A梦。
  “蒋明航。”他抬头,目光澄净地望着自己的好朋友,鼻尖有细密汗珠,唇红齿白,用漂亮蠢货最喜欢的假神秘语气问着:“你知道这是谁吗?”
  蒋明航不屑于回答这个问题。
  楚钦抿着嘴唇憋笑,却没憋住,眼角弯弯,笑得整个人都在颤抖:“哈哈……是你啊,神奇小叮当。”
  他的眼泪和笑容都来得好容易。蒋明航的目光定在那个哆啦A梦身上,突然想起高一开学军训的时候,所有新生在学校礼堂看一部老套的煽情片。
  高潮部分,周围的男孩子们都用大声的嬉笑掩盖泪意,蒋明航天生感情冷漠,毫无感觉,偏过头却看到楚钦望着大荧幕哭得十分认真。
  他眼眶红红,脸颊红红,鼻尖红红,深色的眼仁浸在饱胀的泪水中,在蓝色光影的映照下,透出奇异的色泽。
  “太难过了。”在旁边几个人的起哄声中,楚钦毫不羞耻地用纸巾擦掉眼泪,抽抽噎噎地跟蒋明航说话:“以后我不要再看这种电影,好难过,唉。”
  蒋明航盯着他看,心脏突然咚咚跳得厉害。
  他想要,他想要在人声鼎沸的礼堂里贴近楚钦,咬一口这个人软乎乎的脸颊,尝尝他流的眼泪是不是甜的。
  光影在楚钦脸上不断晃动,他丝毫没有察觉到好友的异常,有点疲倦地把脸搁在蒋明航坚硬的肩膀上。
  他的头发丝挠着蒋明航的侧脸,有淡淡的水果甜香味。蒋明航跟他用同一款洗发水,却没有他这么香。
  蒋明航怀疑那是楚钦自己身上的香味。
  “喂……蒋明航。”
  长久的沉默让楚钦感觉无趣,他敲了敲桌面:“你干嘛盯着我发呆?不好好写作业,我去告诉阿姨喽。”
  蒋明航回过神,第一反应就是否认:“并没有。”
  “哦哦。”楚钦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去帮阿姨做饭啦。”
  他走后,房间里立刻清净许多。蒋明航还是定不下心神,拿起那张画有哆啦A梦的草稿纸,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
  在饭桌上,蒋明航妈妈说让楚钦就在这边睡觉。楚钦咽下嘴里的米饭,还没开始雀跃,蒋明航就冷冷地拒绝:“不要。”
  “怎么啦?你床那么大,以前不就是楚钦要过来睡才买的吗。”
  “不要。”蒋明航说:“他太吵了,我睡不着。”
  “啊,是吗?”楚钦脸颊发烫,非常内疚,沉默两秒就坦然地跟蒋明航道歉:“那对不起,以前我老是来这里睡,你是不是都没睡好。”
  “不会吧。”蒋妈妈反而有些惊讶:“我夜里给你们盖被子的时候,楚钦睡得挺安稳啊。”
  蒋明航不想再说下去,放下碗筷就回房间继续写作业,用行动来表达拒绝。
  他其实是很任性的,无论哪方面都异常优秀,从小被娇惯纵容,坏脾气对谁都不会收敛。
  楚钦走的时候,跟蒋明航道别的声音都比平时小了很多。
  他在房间里侧耳听着那渐远的脚步声,有种控制着别人情绪的快意,可心脏也同时被拉扯着,酸胀难忍。
  -
  楚钦从来不会计较跟蒋明航相处时的磕磕碰碰,第二天就把所有的烦恼都忘光了。他也觉得蒋明航很好,是天才,所以值得被特别优待。
  从小到大,楚钦也是习惯性纵容娇惯蒋明航的一员。
  早上他起晚了几分钟,下楼时蒋明航已经离开了。楚钦没有多想,像个快乐的小傻子,哼着歌自己坐公车去学校。
  但是晚上放学,蒋明航还是自己先走了。楚钦觉得有点不舒服,他每次都会等一等蒋明航的。
  快到家的时候,楚钦赶上了蒋明航,气喘吁吁地质问他:“你等等我会怎么样,啊?”
  蒋明航没理他,手里抓着一封淡绿色的信。楚钦心里猛跳,伸手就要去拿,蒋明航皱着眉头不耐烦地避开:“你做什么。”
  “给我看看吧。”楚钦看着他的眼睛:“这是情信,你以前都不看直接丢掉。让我看看是谁写的,你这是准备要接受吗?”
  蒋明航也看着他,残酷地勾起嘴角笑了一下:“是的,怎么样?”
  楚钦缩回手:“……那我不看了。”
  这封情信似乎让蒋明航的心情格外愉快。楚钦呆呆地跟在他后面,两人越离越远,直至楚钦落单,一步一步把自己的影子踩在脚下。
  夜里他蜷在被子里发呆,皮肤热烘烘的,心却不断下沉,浸在阴寒的冰水里,时不时还撞到冰块,梗得难受。
  睡着以后楚钦开始做梦,梦到暑假的时候,他在蒋明航家里睡觉,夜里两人被雨声惊醒,静静对视一阵,莫名就开始接吻。
  第二天,蒋明航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做过一样冷淡。
  楚钦怀疑那个夜晚是梦,不然自己都心神动荡到睡不好觉了,蒋明航怎么还能那么镇定?
  那个春梦,让楚钦怀疑自己可能是喜欢蒋明航的同性恋。
  现在,春梦又变成了梦中梦,搅得他惊悸不安,醒了好几次。
  -
  蒋明航的初恋开始得这么突然,楚钦一时有些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他怕再像之前那么亲近会给蒋明航带来麻烦,只好主动地拉开距离。
  天才不屑于跟漂亮蠢货撒谎,课间跟放学的时候,楚钦的确看到蒋明航跟某个女同学走得很近。虽然蒋明航话还是不多,但楚钦能感觉到他身上那种细微的不同。
  蒋明航是愉快的。那么,这段恋爱对他来说应该就很不错。
  可能是因为在蒋明航身上放了太多心思,楚钦月考成绩又下滑了。
  他平日再乐观,也难免被这接二连三的挫折打击到,放学时强迫自己写完题再回家,眼看着蒋明航跟女友从窗外经过,也一个字都说不出声。
  九点多钟的这个时段,学校附近有些混乱。楚钦数着电线杆上的小广告朝前走,完全没注意自己经过了一个人群混杂的烧烤摊。
  “小朋友。”光着膀子的纹身大叔伸手扯住他的书包带,满面油光地笑着:“你是这学校的啊?成绩咋样?”
  楚钦对善意很敏感,对恶意却有些迟钝,呆呆地回答:“是啊,我成绩不太好,考试又退步了。”
  “来来来,你先坐下跟叔几个喝点儿,慢慢说。”
  “说什么?”旁桌插进来一个低沉的男声,带着少年变声期特有的沙哑:“学生也欺负,别他妈搁这一片混了吧。”
  楚钦循着声音望过去,那边的人也光着膀子,露出肌肉紧实的躯体,还有肩背处线条繁杂的刺青,汗津津的。他年龄不大,留寸头,五官有些刻薄相,又因为阴鸷的气息多出几分英俊以外的风情。
  两只晃眼的银镯子在他左手腕上晃动,这只手同时还端着玻璃杯,手指细长,骨节分明。
  楚钦盯着这只手,眨了眨眼,又眨了眨。
  -
  顾岩的家面积不大,但收拾得很干净。楚钦跪在床上被他朝前顶得不住嗲叫,腰都酥了,下半身化成水软在顾岩的臂弯里。
  他力气好大,手指捏着楚钦后颈,趴下来,在楚钦耳边低声喊“乖乖”。
  楚钦好喜欢这样被哄着惯着的感觉,耳朵发痒,被顾岩燥热的嘴唇亲吻过,又含在嘴里吮咂舔弄。
  顾岩救了他,从此成为他世界里第二个英雄。楚钦模模糊糊觉得,顾岩比蒋明航好……
  至少,顾岩会在他问要怎么报答的时候,清楚明白地说上床就好,而蒋明航从来不给他答案。
  顾岩看到楚钦分神了,手掌不轻不重在他屁股上甩一巴掌,雪白柔软的臀肉随之浪荡地颤动了几下。顾岩红着眼骂他,语气里也带着喜欢:“你他妈是男的吗?屁股这么软,不挨操都可惜了。”
  楚钦咬着手指不吭声,细细地喘息着,感觉到顾岩的阴茎一次次捅开自己潮热紧密的肠壁,又慢慢退出,龟头滞留在穴口的几秒钟,楚钦舒服得只会胡乱呻吟。
  他感觉好愉快,他猜蒋明航恋爱的时候,会不会有自己这么愉快?
  顾岩带着满身微黏的汗水贴上来,手指扳过楚钦的下颔,舌头伸进他嘴巴里,教他怎么接吻。楚钦只会愚笨地张开嘴巴让顾岩舔自己的舌头,他心里有说不清的痒意,越和顾岩亲密,痒意就化成越多的快乐。
  “痛不痛啊乖乖。”顾岩把阴茎抽出去,扯掉安全套丢进垃圾桶里,长指插进湿黏肉洞里轻轻揉按:“老公不戴套再肏你一次好吗?”
  他完全是商量的口气,楚钦没想过自己不答应顾岩会怎么样,只是傻傻地点头。
  青筋鼓胀的肉棒又顶着穴口插了进来,没肏几下楚钦就受不了了,手掌颤抖着按在发酸的小腹上,脚趾紧紧蜷缩,哆哆嗦嗦地求饶:“老公,我不行……想尿……”
  顾岩低笑,搂着他的腰一下一下朝深处顶:“没事,尿就好了,又不让你收拾。”
  “哦,哦。”楚钦鼻子发酸,扭头看到他颧骨处的创口贴,小声说:“谢谢老公。”
  顾岩十九岁,并没比他大多少,但是楚钦觉得这个人很可靠。
  他乖乖地叫顾岩老公,缩在顾岩怀里,让精液射在自己肚子里,然后坐在顾岩腿上穿好衣服。
  “我送你回去。”顾岩说:“回家先洗个澡。明天有空,可以来找我玩。”
  “好。”楚钦感觉到黏黏的精液顺着股沟在朝下滑动,但是他身上没有力气,话也懒得说了,娇气地搂着顾岩的腰,虚弱地靠在他怀里,让他送自己回家。
  他独自走到楼下,看到一个高大的黑影站立在楼道里,吓了一跳。蒋明航的声音听起来一点也不愉快了:“你怎么回来这么晚?”
  责怪的语气让楚钦很不舒服,加上他本来就很累了,现在也不想说话,小声说:“我在外面玩。”就要上楼。
  蒋明航拧着眉头无法理解地说:“你家今晚没人,我妈让我叫你过去睡觉,结果你不在。你知道她有多着急吗?”
  楚钦叹了口气:“我去跟阿姨道歉。”
  蒋明航听他声音不对劲,狐疑地走近几步,直接闻到楚钦身上微酸的汗水味、淡淡的腥味,以及属于另一个人的檀香味。
  “你跟谁玩?”他警惕地问:“去哪儿玩了?”
  楚钦直觉自己会遭到嫌弃,没有吭声,低头扶着栏杆朝楼上走。蒋明航今晚也特别不对劲,神经质地追着他问:“为什么出了这么多汗。楚钦,你到底做什么去了?”
  “不要问了,好烦。”楚钦转过身,烦躁地挥了挥手,蒋明航睁大眼睛,冷冷地盯着他湿漉漉的嘴唇:“你跟别人接吻了?”
  楚钦瞬间想到顾岩,身体里冒出一点甜蜜,红着脸嗯了一声。蒋明航沉默半分钟之久,冰凉的手掌猛然伸过来,粗暴地抓紧楚钦的胳膊:“你脑子有病吗?怎么什么事都想不清楚,才十六七岁就在外面乱搞?”
  “我……”楚钦惊讶极了,懵懂地盯着他,语气无辜得让蒋明航恼恨:“可你不是也在谈恋爱吗?你能恋爱,我为什么不能?”
  蒋明航深深地呼吸了好几次,松开他,手掌攥紧到青筋都清晰地凸起。
  楚钦揉了揉发痛的胳膊,预料不到蒋明航下一步要做什么,也就不知该怎么应对。蒋明航没说话,伸手摸出他口袋里的钥匙,率先上楼打开了楚钦家的门。
  “进去。”
  阴暗的楼道里,他面无表情的样子活像个煞神。楚钦磨磨蹭蹭地走进去,被蒋明航抓着,一下抛到床上。
  他挑食,饭量又小,在同龄人里一直是很单薄的那种身材。无论顾岩还是蒋明航,都能这样轻易地把他按在床上,扯掉他的校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