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前夫来电(近代现代)——秦三见

时间:2019-06-07 09:54:26  作者:秦三见

   《前夫来电》 作者:秦三见

 
  文案:童秋没想到,同性婚姻合法后,他竟然也成了被催婚大军的一员。
  亲戚给介绍了一个男人,长得帅身材好,以前是个刑警,后来受伤被调去当了片警。
  童秋是个制服控,对方也看他挺顺眼,俩人又都被家里催得头顶生烟,索性结婚,婚前约定一年之后要是觉得不合适就和平分手理智离婚。
  一年到了,童秋说:“霍知行,咱俩离婚吧。”
  朋友问霍知行:“他说离婚你就同意了?”
  霍知行:“同意啊,咱得尊重人家的选择,离就离了,再追回来不就得了么。”
  警察攻x老师受。
  从相敬如宾,到如胶似漆。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制服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秋,霍知行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搬家公司过来的时候,童秋正在打电话,他班上两个学生早恋,被家长知道了,这会儿两家人凑到一起吵得不可开交,男生躲到厕所打电话向他求助。
  “童哥救我!”
  男生叫冯凯文,是他们班的班长,成绩好长得帅,小女朋友叫阚悦,同班的文艺委员,小姑娘学习也不错,每次考试都能班级前五,在同学们看来这绝对是郎才女貌才子佳人。
  童秋作为班主任,对这事儿直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大家都是这个年纪过来的,青春期躁动,情窦初开,只要不影响学习,问题就不大。
  但是,他这么想,人家家长不这么想。
  他们俩一到周末就出双入对地去市图书馆学习,阚悦爸妈很夸张,为了确认自己女儿是不是真的在早恋,玩儿起了跟踪那一套,准确无误地在两个孩子牵手的时候冲出来叫住了他们。
  于是,两家人约在一起要解决问题,这事儿童秋知道,但家长没找他,他也不好搀和。
  “你们爸妈都什么想法?”童秋一边跟冯凯文打电话,一边站在客厅看着霍知行指挥搬家公司轻拿轻放。
  “他们根本就吵不出个所以然来,现在在纠结到底是我勾搭的悦悦还是悦悦勾引的我。”
  童秋揉揉眉心,这要是搁在平时,他肯定抽空去看看,劝劝各位家长,也教育教育孩子,但今天特殊,他搬家,或者说分家,总不能把他前夫一个人丢这儿,他先走了吧。
  虽然童秋知道,就算他真这么做,霍知行也不会说什么。
  “这样吧,你把电话给你爸爸,我跟他聊几句。”
  “童哥,我爸现在可是在气头上,估计等会儿我回家屁股得开花,你确定你要跟他说话?”
  “不是你找我救你吗?”
  “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过来把我跟悦悦偷渡出去?”
  “不能。”童秋说,“我走不开。”
  他看着霍知行提起他的行李箱,跟着搬家公司正往外走,到了门口,对方还回头看了他一眼。
  “快点儿,我这边忙着呢。”
  童秋用了十分钟时间抚平了冯凯文父亲的怒火并且顺利将人策反,让他爸负责去应对其他三个家长。
  没当过父母的根本体验不到这种“不管你是多大的领导也不管你有多少钱,但是老师的话你不能不听”的感觉。
  童秋虽然年轻,三十来岁,但在全市都是有名的老师,第一年带高三学生就出了个省高考状元,之后年年都有家长想尽办法把自己家孩子塞到童秋的班上来,也正是因为家长都信任他,学生都喜欢他,所以他说什么也都听。
  处理完这事儿,童秋挂了电话,再一看,家已经空了一大半,到这会儿他才突然意识到,跟霍知行结婚的这一年里,他的东西占领了这个家的大半壁江山。
  “差不多了。”霍知行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问他,“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落下的,卧室我记得还有一箱书是吧?”
  “对,”童秋转身往卧室走,“你歇会儿吧,我直接搬下去就行。”
  童秋进了屋,搬起那个小箱子,颠了颠,还挺沉。
  “我来我来。”霍知行跑进来要接箱子,被童秋拒绝了。
  “不行,这个太重,你胳膊受不了。”童秋还记得,前几天霍知行抓一抢劫的,弄伤了手臂。
  霍知行耸耸肩,也不逞能,侧开身子给他让路。
  就这样,东西都搬干净了,照理说应该一样不落。
  两人一起到了楼下,童秋把这最后一个小箱子摞在其他箱子上头,然后转身跟霍知行道别。
  “那以后好好照顾自己。”霍知行昨天晚上夜班,今早一回来就开始帮着童秋收拾东西,这会儿强打精神站着,努力忍着才没在童秋面前打哈欠。
  “嗯,你也是。”童秋伸出手,两人握了一下,“我先走了,你回去好好休息。”
  童秋说完,想了想,又补了一句:“遇到什么事儿别太强出头,安全最重要。”
  霍知行点点头,后退半步,看着童秋上了车。
  搬家公司的面包车,童秋挤在两个师傅中间,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外面站着的人。
  霍知行跟他挥手,他报之以微笑。
  开车了,童秋看着后面站着的那个男人越来越远,变得越来越小,突然有些怅然。
  他跟霍知行就这么结束了,一年的婚姻,不长,但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不算短。
  霍知行人很好,他们之间完全可以用相敬如宾来形容,但这不是童秋想要的婚姻,他觉得,婚姻就是个容器,他们俩之间相处的点滴就是充满容器的液体,有的人家是烈酒,有的人家是软饮,他们家是白开水,有点儿过于寡淡了。
  他不怕平凡,怕的是两人之间根本没有爱。
  没有爱的婚姻有点儿假惺惺的,而且让人觉得很累,索性像当初结婚时说的那样,一年到头不合适,离了吧。
  当然了,在正式拿到离婚证之前,童秋没想到这件事儿会进行得这么顺利,他只是觉得差不多了,可以提了,于是在某天吃完饭后随口说了一句:“知行,我们离婚吧。”
  霍知行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就点了头。
  对方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反倒让童秋好一会儿没回过神来。
  结婚之前童秋一直跟父母住在一起,不过离婚后他没搬回去,而是在单位附近租了个一居室的小房子,一来是觉得上班方便,二来不想听他妈唠叨。
  搬家公司的师傅帮着他把大箱小箱都搬进了新家,那个不大的客厅很快就塞得满满登登。
  童秋付了钱,又客客气气地给两位师傅买了两包烟,把人送到楼门口,转身往回走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童哥,救我。”又是他们班的小兔崽子。
  童秋甚至来不及回家,直接从小区门口打车去了派出所。
  他这老师简直又当爹又当妈,这帮不省心的小崽子什么事儿都找他,一打电话就是那句“童哥,救我”。
  他今天跟前夫分家,本来应该一个人好好忧愁一会儿,结果被搅合得,别说忧愁了,收拾屋子的时间都没有。
  童秋把冯凯文从派出所领出来,问他:“吃饭了吗?”
  “没呢。”
  “回家吃饭去。”
  “童哥,我不想回家。”冯凯文在路边蹲下,仰头看着他老师,“悦悦她妈非让我俩分手,我心里不痛快。”
  童秋无奈地看着他:“你爸妈知道你出来了吗?知道你跟人打架了吗?”
  “我说我来找你。”
  童秋算是服了,把人拉起来:“先吃饭去。”
  冯凯文要吃必胜客,童秋只能依着他。
  两人坐在必胜客里,冯凯文一副好几天没吃饭的架势,吃得那叫一个狼吞虎咽。
  “童哥,你说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啊?”
  童秋笑了,心说,你个十六七岁的小屁孩儿知道什么是爱吗?
  心里这么吐槽是一回事儿,说出来又是一回事儿,当老师的,跟学生说话时得格外注意。
  “你刚刚的话应该这么说‘为什么现在的你跟阚悦相爱,但却不能在一起’。”
  “怎么说都行,但为什么呢?”
  童秋咬着奶茶的吸管,慢悠悠地说:“因为你们还年轻,我不能说你们这个岁数不懂爱情,但是,爱情不仅仅是两个互相喜欢而已,更多的是一份责任,你们还承担不起这份责任。”
  冯凯文低头琢磨着,坐在他对面的童秋扭头从身边的窗户往外看,天快黑了,看到的只是映在玻璃窗上的自己。
  三十来岁,长得倒挺显年轻,头发剪得干净利落,清瘦戴着一副细框架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就是没什么精神。
  能有精神就怪了,这几天又是找房子又是搬家,时不时还得被这群小崽子骚扰,他一个完整的好觉都没睡过。
  冯凯文突然抬起头看着童秋:“童哥,你是不是离婚了?”
  童秋正喝着奶茶欣赏自己的“颓废瞬间”,听他来了这么一句,差点儿呛着。
  “你听谁说的?”当初童秋结婚,冯凯文身为班长,特意攒了个局给他庆祝,还带着班里十几个同学在KTV一边唱《今天你要嫁给我》一边给童秋和霍知行送上了“白头偕老早生贵子”的新婚祝福。
  “我前几天看见你跟师母从民政局出来了,”冯凯文说,“你俩除了离婚也没别的原因去民政局了。”
  怎么说呢?有时候学生太聪明也很让人困扰。
  “为什么离啊?”冯凯文问,“你们不是挺好的吗?师母穿着制服多帅啊!”
  “各家有各家的难处,外人看到的都只是表面而已。”童秋弹了一下他的脑门,“别操心别人的事儿。”
  “怎么的?他家暴你啊?”
  童秋“啧”了一声,让他别胡说八道。
  冯凯文盯着他看,指了指他的手:“可你戒指还戴着。”
  被他这么一说童秋才注意到自己手上的那枚婚戒,这戒指是当初结婚前他跟霍知行一起去买的,很简单的款式,素圈内壁刻着两人的名字,他们都不是高调的人,像这种简约中带着一点儿设计感的戒指刚好合适。
  童秋用力吸了一口奶茶,催促着冯凯文快点儿吃饭。
  天黑之后童秋把冯凯文送回了家,一再嘱咐他别跟家里对着来,他们还年轻,往后的日子还长,要是真喜欢阚悦,就努力考到一所大学去,到时候谁也拦不住他们恋爱。
  冯凯文乖乖回家了,临走前还跟童秋说:“童哥,虽然情伤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但你也别太难受,好男人到处都是,以后肯定有更好的师母等着你。”
  童秋笑着把这臭小子赶走了。
  一个人回家的路上童秋一直盯着手上的戒指看,后来他借着月光给自己的手拍了张照片,发给了霍知行。
  他说:这个忘了还给你。
  霍知行过了好久才回复,只有简单的五个字:你先留着吧。
  作者有话要说:我可真是无缝连接开新文。
 
 
第2章 
  童秋从来没一个人生活过。
  跟霍知行结婚之前,他和父母一起住,结婚之后自然是小两口一起。
  两家的收入算不上多有钱,小康家庭中等偏上,说白了,日子过得不错的普通人家,结婚前霍知行买的那套房子两室一厅,不算大,每个月还得还贷款,可好歹是自己的。
  那会儿童秋搬进去,本来打算跟霍知行一起还贷款,可霍知行说:“一年以后再说吧。”
  他想想也是,万一一年后离婚了,这笔账不好算。
  现在想来,得亏当初霍知行阻止了他,否则这笔钱你说他是要回来还是不要?
  要的话,不是那么回事儿,不要的话,霍知行以后万一跟别人好了,一问起来,这房子还有他的“股份”呢,怪膈应的。
  大晚上,童秋满脑子胡思乱想回了家,站门口摸了好半天才找到那把还没来得及栓个钥匙扣的小钥匙。
  开了门,里面黑咕隆咚的。
  童秋站在门口拉长音“啊”了一声,屋里没人搭理他也没有回声,他自嘲地笑笑,开了灯,关了门,换好了拖鞋,看着那一个又一个箱子犯愁。
  他挺烦收拾东西的。
  跟霍知行结婚的时候,他为了让自己看起来非常持家,每天逼着自己收拾屋子,而且还跟他妈学了几样菜。
  但其实,原本的童秋不是这种人,他的人生就像卡带一样,有AB面,面对别人都是A面,面对霍知行的时候就自动反面到B去了。
  这有点像那些小明星身上的偶像包袱。
  结婚这一年大概是童秋人生中最勤快的一年,只要学校没事儿,他每周六都要大扫除,平时但凡有时间他就亲自下厨给霍知行做饭,甚至那人临时被叫走,半夜回来他都能起床做一顿宵夜。
  当然,霍知行表现也不错,很多时候俩人抢着干活。
  这么说起来好像是一段儿不错的婚姻,但其实,童秋挺累的,这种累不是因为每周大扫除也不是因为半夜起来做饭,而是,他跟霍知行始终有种貌合神离的感觉,明明是领了证的合法两口子,除了zuo爱时身体负距离,其他时间牵手都觉得不自然。刚结婚那会儿,霍知行会例行公事一样每次出门和回来都会轻轻吻他一下,后来慢慢的这个习惯也没了,童秋觉得彼此之间都有点儿惺惺作态的意味,否则也不会提出离婚。
  霍知行是个挺好的人,直到现在童秋也这么觉得,可是他们实在没有爱的火花。
  把一辈子的勤快劲儿都在过去一年里用光了的童秋这会儿实在不想收拾屋子,翻了几个箱子,找到自己今晚要用的东西,其他的不管了,睡一觉再说。
  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童秋抬起手就着月光看戒指。
  他又忘了摘下去,应该找个小盒子装起来,等以后再遇见霍知行,好还给人家。
  他发现自己的手还挺好看的,手指细长,白皙细嫩,常年“吃”粉笔灰也没变得粗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