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在森林捡到一个媳妇!(穿越重生)——祈初

时间:2019-06-06 08:35:37  作者:祈初

   《在森林捡到一个媳妇!》作者:祈初

 
  文案:雷捡到了一个雌性,做饭好吃,性格好,人也好看,么妈说,遇见自己喜欢的要赶紧下手,所以,他就下手了。
 
 
第一章 祝你们白头偕老
  b市的冬天今年来得特别早,刚到黄昏时刻,天气就急转直下变冷,不一会儿,天上就纷纷扬扬下起了雪花。
  顾风祈平稳的开着车往家里驶去,心中万分庆幸自己有看天气预报的习惯,早上就带了羽绒服去公司,不然现在躲在公司开着暖气还瑟瑟发抖的人里面就有自己的一个了,毕竟公司那暖气设备,实在有点不可言喻。
  不过爱人林森不相信自己说的会降温,还是得回家拿件外套给他送过去,不然冻坏了还是自己心疼。
  手一转,顾风祈把车子慢慢开进地下车库,扫了一眼周围,发现林森的车子已经在车库里,不禁微微惊讶,“咦,居然已经回来了……”
  毕竟,今天还不是周末,按理说,林森还该在上班才是……
  不过,今天提前下班,刚好可以和他出去约会,吃个晚餐看看电影,算是个小惊喜好了,免得他老是抱怨工作比他重要。顾风祈想到这里,嘴角弯起一个甜蜜的弧度。
  大长腿迈进电梯,按上13楼的按键,电梯慢慢往上升。“叮咚”一声,缓缓停在了13楼的楼层。
  走到两人的家,顾风祈本想敲门,但想想要给林森惊喜,干脆拿出钥匙,轻轻的开了门。
  打开门,房内放着一首舒缓的萨克斯小调,伸头扫了一眼客厅,并没有发现人,倒是玄关处发现了一双陌生的男士皮鞋。
  来客人了?
  顾风祈疑惑的皱皱眉,他并不喜欢在家里待客,因为对他来说,家是休息的地方,并不是交际区。
  林森朋友多,他也跟林森说过,聚餐之类也最好在外约地方,不要带到家里来。
  换好拖鞋,顾风祈准备拿公文包放到书房。路过卧室,耳朵却突然听到一声高昂的“啊!”的声音。
  嗯?什么声音。
  才想到这,房内隐隐又传来声音,“林森哥,亲我。”
  这不是林森的声音,他肯定。但是声音也是格外的熟悉。
  “呵呵,宝贝,这就给你!”这是林森低沉的笑声,他的声音辨识度高,声线非常有磁性,很好听。
  接着,暧昧的声音传出来,简直是不堪入耳。
  顾风祈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乎想的事情太过可怕,他的脸色都隐隐苍白了起来,手也在微微的发抖,但还是伸出颤抖的手,握住了门柄,用力闭了闭眼,猛的推开了门。
  门内不堪入目的情景直接映入双眼。
  林森肩膀架着床上的人的双腿,正卖力的冲刺,突然的开门声惊得他猛的回头一看,差点扭到了脖子,看到顾风祈不敢置信的双眼,吓得马上软了下来。
  床上的另一人不明所以,还在嘟囔,“怎么了?”睁开迷蒙的眸子,看到站在房门口的顾风祈,马上惊慌的拉过被子,遮住自己的身躯。结结巴巴的开口“哥,哥哥。”
  顾风祈只觉得眼睛发红,胃里却一阵阵翻涌,难受的很,快步跑到卫生间呕了个天翻地覆。
  为什么人能恶心到这个程度,他知道同性恋的感情没什么保证,圈子里频繁的分分合合,他也做好了心里准备。
  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说清楚,若是另有所爱必须提前告知,另一人不许纠缠,和平分手。为什么还来这么恶心的一出。他们一个是他的爱人,一个是他的弟弟啊!虽然顾岩非亲生弟弟,但他一直都很照顾他,为什么他竟一点都不考虑他的感受!
  待到顾风祈从卫生间出来,林森和顾岩已经收拾好了坐在沙发上,看到他出来,一起看向他。
  顾风祈看着他们,胃里又是一阵翻滚,生生的忍了下来。
  顾岩动了动嘴唇,“哥哥,我和林森哥哥是相爱的,求你成全我们。”
  顾风祈轻轻弯起嘴角,嘲讽的一笑,“成全?你有脸求我,我当然会成全你。你放心,这么恶心的伴侣我不想要,你喜欢,那就捡着用好了。”
  林森皱皱眉,“阿风,你何必这样,我们还是可以像以前那样的,我并非不爱你,只是爱的人多了一个顾岩而已。他是你的弟弟,难道你连他也容不下吗?你也是很疼他的。”
  顾风祈惊讶的睁大眼,看着眼前的人,嘴巴开开合合,忽然大笑,笑的眼角都出了泪珠……
  边笑边说,“哈哈哈哈……我知道了,并不是我有什么问题,而是你们这两个人原本就是这么恶心!”
  林森与顾岩脸色一白,十分难看。
  “林森,你怎么不说路上长的好的男人你都喜欢?你只是多喜欢了一些人而已嘛,都是国人,难道我没有爱国之心,连国人都容不下吗?”顾风祈直起腰,“你们,真让我恶心。林森,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顾岩,你我从此恩断义绝。我祝你们,白头偕老。”
  林森脸色变了又变,咬牙道“阿风,我心里最爱的还是你,你不用如此快回复我,免得将来后悔!”
  顾风祈懒懒的看了一眼变了脸色的顾岩,嗤声一笑,“我是你的最爱,那顾岩又是什么。我不需要你这样廉价的爱,你的爱,还是留给顾岩吧,我消受不起。”
  顿了顿,又说,“顾岩,我希望你将来不要后悔这个决定。他现在能这样对我说,那么,明天说不定也能对你说这样的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说完,提起自己的公文包,懒得再看那两人的表情,转身便走,这里的一切都让他恶心。
  一脚踏进电梯,顾风祈突然感觉好像电梯轻轻晃了一下,吓了一跳,马上缩回脚。
  定神看了一下电梯,却又什么都没有,难道是我被那两个神经病气晕感觉错乱了?小心翼翼的伸出一个脚,用力踏了两下电梯,一点问题都没有,才放心的走了进去,按下1楼键。
  电梯门缓缓的关上,顾风祈突然有一种自己再也看不见这个世界的感觉。下一秒,电梯就发生了剧烈的抖动,吓得他马上抱着头蹲下来。大约过了2分钟,电梯停了下来,顾风祈看了一眼,居然到了1楼,他马上打开电梯门,准备去物业那里反馈电梯出了问题。
  长腿踏出电梯时,他脑里闪过一个疑问,我记得电梯是在室内,怎么外面像是太阳光?亮的都看不清了。
 
 
第二章 睁开眼睛的方法不对
  顾风祈放下遮着眼睛的双手,眼前的一切让他感到自己好像是在做梦。
  不是刚下了电梯吗?为什么觉得像是进了一个森林?一定是我睁开眼睛的方法不对。
  他用力闭上眼,再睁开,眼前的情景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疼痛感传来,顾风祈只觉得脑子又是一阵抽痛。
  他看着自己的手,突然觉得,好像不对……
  手掌小了三分之一,指节也没有那么粗大。他原来的手掌虽然是修长,但还是被生活留下了痕迹。这是一双少年的手。纤细修长,指腹柔软,洁白细腻。比起少女的手也不枉多让。
  顾风祈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郁郁葱葱的树木,遮天蔽日,杳无人烟。他能肯定的是,这里肯定不是b市。
  b市作为一国之都,能利用的地方都利用的差不多了,唯一剩下的绿色都被开发成了几个景区,肯定不会出现这种如热带雨林般的地方。
  他努力的分析着,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环境并没有给他太多的信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只有找到人,才能知道这里是哪里。
  他在森林里搜寻,边用树叉在树上标记,避免自己兜兜转转走回原地。
  抬头看了下,从树叉中抖落的细碎阳光与闷热的温度告诉他,现在还是大白天,大约还是正当午。
  兜兜转转的他并没有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几只鹰一直跟在他的身后的树上,并不时的“咕咕”几声。
  “天啊,这里居然有一个雌性。”
  “他好好看。”
  “也好小,是个未成年雌性。他怎么会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我们要下去和他打招呼吗?”
  “不可以,么妈说雌性胆子很小,而且脾气很坏,随便接近的陌生兽人亚兽人会被他们视为敌人的。”听到同伴的建议,雷毫不犹豫的反驳了他。
  “但是他越往森林里面去了,遇上里面的猛兽,我们不一定能保护好他。”
  “先跟着再看看。嗯?小心!”
  顾风祈只听得一声“咕咕”,然后觉得一个东西向自己扑了过来,吓得他赶紧抱头蹲地。
  一阵风从他脚边掠过,又飞上去,他疑惑的抬头,看见一只鹰嘴里叼着一条蛇,正无辜的睁着小豆眼望着他。看到他望过去,小脑袋马上转过头去。
  “……”他居然从一只鸟身上感觉到了害羞……肯定是自己神经错乱,看来林森劈腿的事,还是给自己带来了一定影响。忘了丛林里什么动物都有,要不是这只鹰,看来自己现在就要带伤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走了这么久,还看不到边缘。
  顾风祈无奈的叹口气,继续寻找。
  “咕噜咕噜……”肚子发出抗议的声音,他捂着肚子,都快忘了,自己自下班到现在,滴水未进。
  “我觉得不能再让他走下去了。”雷把抓来的那条小蛇吞下,对同伴们说。
  “你有办法?”
  “我刚才飞过去,觉得他并不像其他的雌性那样怕我们,我问问他是那个部落的,看能不能带他回家。”
  “那,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我们先把猎物带回部落。”他们是无意中闻到雌性的清香跟过来的,而且他们现在是兽力三级,还只能在全兽态和人态之间转换,雷已经五级了,已经可以转换为半兽人状态了。
  若要留下一个人保护,那么雷才是最好的选择,他可是部落里的勇士之一,能单独打赢血兽的人。
  “好的,我的猎物请让我么妈保管。”
  众兽朝他点点头,展翅飞走,冲出头上的树叶,在阳光下,兽身蓦然变成一个成人大小向远处飞去,翼展有约5米大。顾风祈若是看到,怕是又要刷新了自己对于鹰的认知的三观。
  而现在,他还在森林中转圈。
  雷看到同伴飞远,转头看见顾风祈又走远了一些,拍拍翅膀跟了上去。
  “雌性你好,我是鹰族克里部落的雷。”雷飞到顾风祈前面的树叉,尽力让自己脸上露出最友善的微笑,用古伦大陆通用语向下面的小雌性打招呼。
  等了一会儿,却发现,别人完全不理他。他笑容僵了僵,心里莫名有种失落。看来这个小雌性脾气也和别的小雌性一样啊。但是,不能再让他走进去了。再进去,就进入森林深处了,若是自己一个人完全没问题,但是要保护他的安全,他并不是很有把握。他这次直接飞到他的面前。
  “你不能再进去了,前面就到森林深处,很危险。”
  顾风祈看着飞到自己面前的小鹰,吓了一跳,认出是那只帮他叼走蛇的鹰,看着它抖着翅膀吱吱喳喳的,莫名有种好笑的奇怪想法,它不会在跟他说话吧。
  他笑着伸出手,试试碰碰它的翅膀,“你在和我说话吗?”说完又觉得好笑,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雷觉得整个兽身都不好了,只觉得酥麻从面前这个小雌性碰到的翅膀慢慢流遍全身。他仅剩的一丝理智绷紧着,努力控制平衡,不让自己丢脸的摔下去。
  顾风祈见这个小鹰呆呆的,心里起了养一个宠物的念头。他伸手抱过它,“我若是能走出这个鬼地方,我就养着你好了。”
  “咕噜咕噜……”饥肠辘辘的肚子,一眼看过去还是千篇一律的树,看不到出路让顾风祈忽的疲惫起来。树叶间撒下来的阳光不再热烈,柔柔的,顾风祈知道大约已经到黄昏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找地方过夜,不管哪个森林,他相信夜晚都是一样的危险。
  他手抱着小鹰,借着手中这个活物让自己赶走一些森林杳无人烟带来的寂静与恐慌。
  雷慢慢平静下来,发现了小雌性的不对劲。小雌性似乎完全不明白自己跟他说什么,而他,也不明白小雌性跟他说什么。
  难道是偏远部落的雌性?可是怎么会迷失在森林里。
  顾风祈找了好一会,终于找到了一个干树洞。他把树枝收拾一下铺满树洞,抱着怀里的鹰,就疲惫的睡过去。
 
 
第三章 语言不通怎么破
  过了一会,雷动了动翅膀,身边的人睡得沉沉的,毫无反应。他动动爪子,挣脱顾风祈并不紧实的拥抱。
  在黄昏的余韵中,瞬间变成一个半  o的俊朗的男子。宽肩窄腰,吸睛的大长腿结实又修长。
  雷打量着熟睡的小雌性,挺直的鼻梁,抿的紧紧的粉红的唇,长长的睫毛安静的遮住眼睑,他知道,眼睑下是一双清澈如撒拉河水的眼睛,黑白分明,水润明亮。
  他抱起顾风祈,动作轻柔,皱了皱眉,这小雌性好轻,家里都没有给他饭吃吗?从来没见过这么瘦弱的未成年雌性。
  费力的从窄小的洞口钻出去,小心的护着怀中的人,以免被碰到。鹰翅从肩胛骨处伸出,搂紧怀里的人,猛的冲上天空。
  顾风祈睡梦中觉得闷热似乎退散了不少,有风一直对着自己吹,舒服极了,陷入更深的睡眠中。
  雷从空中看到部落里今天显得格外明亮的灯笼草光芒,一个俯冲飞下去,稳稳的在地面降落,得到消息的众兽看到他一起围了上来。
  “天啊,雷,不是说你送他回家吗?你怎么把他带回来了。”
  “他好漂亮,头发看起来好柔软,我猜它肯定比蜘蛛族吐的丝还要柔软的多。”
  “看他的皮肤好白,好想摸一摸,能养出这样的小雌性的一定是那种最大型的部落吧。”
  雷不悦的挥开想要触碰这个小雌性的一堆手,沉声道,“你们小声点,他睡着了。”说完紧了紧怀抱。
  怀中的人似乎感到不舒服,呻吟了一下,雷慌忙用记忆中么妈哄他睡觉的样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背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