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攻略反派的正确方式(综英美同人)——植树老农

时间:2019-06-06 08:32:08  作者:植树老农

   《[综英美]攻略反派的正确方式》作者:植树老农

 
  文案:大家好,我叫宋墨,英文名艾瑞达,是一名隐藏着身份的高智商罪犯。
  然后有一天,我发现,我的老板是超级英雄,我的室友是超级英雄,就连楼下新搬来的帅哥也是超级英雄。
  我陷入了被超级英雄们包围的怪圈。
  我每天战战兢兢地捂着自己的马甲。
  没错,我就是那个被攻略的反派……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骑士与剑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墨(艾瑞达)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楔子
  深渊联盟的自我修养守则第十五条。
  ——坏蛋的脸上永远不会写着,坏蛋两个字。
  ……
  彼时,杰克还没有变成小丑,他只是一个事业失败的男人,为了让妻子和还在孕育中的孩子过上好生活,在一群恶徒的蛊惑下准备去干一件大坏事。
  很危险,他可能会因此丧命,但同样的,他们会支付给他妻子一笔足够她带着他们儿子平安长大,富足过完一辈子的报酬。
  这样足够了。
  他打算瞒着妻子说自己跟兄弟出远门做生意,也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是在路过哥谭码头的时候发现那个可怜兮兮的小男孩的。
  七岁大的男孩,他得低头才能看清他的脑袋瓜,棕色的头发杂乱地翘成各种形状,穿着抹布似的衣服,看起来就是附近哪个流浪汉家的小孩,过着任何人听了都会为之落泪,但谁也不会伸出援手的生活。
  湛蓝色的眼睛就像教堂上雕刻着的天使那样明亮。
  他说:“能给我一块面包吗,先生。我的妹妹快要饿死了。”
  与此同时,一个坚硬的东西抵上了他的后腰。
  没人会比杰克更了解那个是什么了——
  一把枪。
  拉开了保险栓,子弹已经上膛。
  不是他发现了小男孩,而是小男孩发现了他。而且听语气来说,他是一个干惯了这种事的惯犯。
  不知道是因为眼前的人太小了让他丝毫产生不到被威胁的情绪,还是因为从他接下任务开始大脑就处于极度兴奋到感觉不到恐惧的状态。
  杰克觉得他可能疯了。
  “我也有个孩子,不过他还在他妈妈肚子里。医生说是个男孩,但是其实我更喜欢女孩。”
  杰克说完,腰间的枪口没有丝毫松开的意思。
  他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夸张的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钱包,里面是那些恶徒给他的订金,他从里面翻找着,夸张刻意的动作让谁都能看清里面有一大叠钞票。
  然后他从那些钞票里掏出一张,递给小男孩:“这够你买一百个白面包了,或许找零还可以让你坐在那里点一杯咖啡,来一叠可颂,在温暖的面包房里享受一下哥谭的晨光。”
  男人的举动似乎在小男孩的意料之外,他愣愣地看着杰克手上的钞票,没有动作。
  甚至没有因为那一叠钞票露出半点贪婪的表情。
  可怜的小家伙,被生活残忍对待到别人露出一点善意他都要惊慌失措了。
  他以后的孩子可不会这样,他大概会拿着他爸爸用命赚来的一大笔钱,穿最好的衣服,上最好的学校,过最好的生活。
  杰克这么想着,拿一个可怜的流浪汉小孩来对比自己孩子未来美好的生活,这种扭曲的对比让他再一次体会到了自己的父爱有多伟大无私。
  半分钟后,小男孩抢过了他的钞票,低沉地说了一句:“等等”
  然后收回手枪塞进后腰,飞奔地跑进最近的一家面包店。
  杰克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也没兴趣知道。看着小男孩进了面包店后,他转身,取了自己在码头边停着的小破车往家里开。
  等车开出一段距离后,他看到小男孩出来了。
  他背后扛着一个大大的塑料袋,里面至少装了五十个白面包。他跑回原本杰克站着的地方,但是那里没有杰克。小男孩站在原地愣了一下,手上捏着那张钞票的找零,开始四处张望。
  不远处,一直看着后视镜的杰克嗤笑了一声。
  这个时间哥谭被裁员的人不少,失业的人不少,没有经济来源以后变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的人更不少。
  一个小流浪汉提着这么大一袋白面包。
  他不怕被抢吗?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就算有一把枪,他也是小孩子。
  在哥谭,有的人拿着一把水果刀就敢抢银行。
  他拿着一把枪,却只想要一袋面包。
  ……
  杰克将计划告诉了他的妻子,然后趴在妻子腿上听着妻子肚子里的心跳,那是妻子的,也是他的小孩的。
  他杰克的小孩。
  以往他的这个动作更多的意义是请求原谅和自我救赎,在每次他工作失利对妻子发脾气的时候。但现在,不一样了。
  她,他们将会有钱,一大笔钱。
  三小时后,他跟那群恶徒在酒馆里碰了头。
  也许在杰克按照他们要求穿上西装,打起领结恶,伪装成红斗篷,而杰克一一照做的时候,不幸就已经从他的选择中悄然降临。
  他妻子死了。
  “先生,很抱歉,但你夫人今天早上发生了意外。显然她在测试温奶器时不幸触电,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呃——”
  “失去了生命体征,先生。”
  警官在杰克行动前就找到了杰克,这么跟他说。
  杰克站在原地,沉默了很久以后,问他:“什么?”
  “她过世了,先生。很遗憾。”
  杰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酒馆的。
  “听着,兄弟,对于你妻子的死讯,我很遗憾,但是我们晚上就要行动了,我们可是要干大事的,没有人能在这种时候提出了退出后,还不会缺胳膊断腿的。”
  “今晚计划照常行动,敢不来,你就死定了。”
  于是,当晚,那个被迫伪装成红斗篷,戴上了愚蠢的红色包连头盔的杰克连同两名恶徒侵入了那个化工厂。
  然而因为判断失误,还没开始行动,他们就惊动了工厂的守卫。
  两名恶徒被射杀,杰克为了能在歹徒们的枪林弹雨下存活下来,跳下了化工厂的水池。
  一瞬间,刺鼻的味道浸满全身,从头罩的缝隙灌进去,头皮,眼睛,皮肤,一切都像被烧灼一样疼痛。
  他挣扎着顺着水流流到了哥谭码头,浑身都好疼,他必须摘下那个红头罩,他必须摘下来才能——
  视线一下变得光明,哥谭下着雨,霓虹灯照在水洼上,他看见了水洼里的倒映。
  ——看得见。
  原本的脸被化学物质改造,皮肤变得惨白,嘴唇变得血红。
  他彻底疯了。
  路边一对情侣经过,看到他,似乎因为他滑稽的打扮和小丑一样的脸发出奇怪的笑声。
  杰克慢慢爬起来,看着那对情侣的背影,掏出那把防身的手枪,对准了他们。
  却迟迟不敢扣动扳机。
  一直到他听到了码头不远处,接连传来的三声清晰的枪声。
  他忽然摘下斗篷扔到一边,拼尽全力往枪声源头跑。
  那是一间废弃的仓库,仓库外,是散落一地的白面包。
  那个眼睛蓝得像天使的小男孩站在那里,手上的枪还在冒烟,他面前躺着三具大人流浪汉的尸体,而在他身后,是脑袋被磕了一个大洞,正涓涓流着血和脑浆的,躺倒在地一动不动的小女孩。
  雨水冲刷了血腥味,男孩发现了男人,他缓缓放下枪,在雨幕中走到杰克面前,从口袋里掏出被雨水泡烂了的皱巴巴的钞票,跟男人说:“先生,早上的找零,还给你。”
  杰克指着自己的脸:“我变成这样了,你还认得出我?”
  男孩又说:“求求你,救救我妹妹。”
  杰克看着那个女孩,咧开嘴角:“她过世了,小先生。很遗憾。”
  男孩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尽管他心里早已知道。手里仅有的三发子弹都用光了的手枪掉在地上,溅起水花。
  他趴在男人的西服上嚎啕大哭。
  三名流浪汉被子弹洞穿的伤口流出鲜血,混着雨水蜿蜒到杰克脚边。
  大概从这一刻开始,杰克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你叫什么?”
  “宋墨。”
  “跟我走吧。”
  男孩沉默了很久,然后在警察们被枪声引来前点了点头。
  “好。”
  作者有话要说:老小丑起源用的是漫画致命玩笑里的起源,么么
 
 
第2章 
  十年后,哥谭市区。
  某小区出租屋前。
  “彼得·帕克。”
  “有!”
  房东太太看着面前这个举着手的小高中生,十六岁的青年浑身上下还洋溢着浓厚的青春气息,就像港口肆虐的海风,扑面而来,难以招架。
  “行了,不用这么正式。”房东太太笑着,将钥匙交给彼得,“这是你房间的钥匙,不过考虑到你只租住两个月,一会整理好东西记得来跟我把合同修改一下。”
  “好的,谢谢罗兰太太。”
  大概是人年纪大了都难免会对这样阳光的小辈充满好感,罗兰夫人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你那间房子是跟人合租的,而他上周已经搬过来了,给你介绍的朋友应该告诉你了?”
  彼得点了点头。
  “听说你原本在曼哈顿读书?”
  “中城高中,罗兰太太。”
  两人走进电梯,按下楼层,罗兰夫人又问:“怎么忽然来哥谭了?”
  “emm……您知道的,前段时间曼哈顿——”彼得帕克一边说着,手无意识地在身前比划,略过了那些听起来似乎有些暴力的词,最后道,“总之就是,我们学校被炸了,太太,中城高中的联校办又在哥谭,在学校复学之前,我们大概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
  罗兰夫人脸色变了变,看表情明显也听过那条新闻:“哦是那个,我在新闻上看到了,那真是太可怕了。”
  然后就是一脸“你们曼哈顿人民真是水深火热”的表情。
  接着似乎想到了哥谭,表情再次变得“虽然我们哥谭也没好到哪去”的忧虑。
  电梯在这时候到达了楼层。
  “老实说在那些超级英雄冒出来之前,要是有人跟我说这世界上存在外星人,我大概只会觉得这是一个笑话。”
  彼得笑笑:“谁说不是呢。”
  罗兰夫人把彼得帕克带到了他的房间前:“跟你合租的人和你差不多大,不过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在睡觉,怎么说呢——”
  “他经常夜不归宿,然后白天一睡就睡到中午,不过唯一的好处是他平时都很安静,我只是个房东也不好说什么,他一看就是个学生的年纪……”
  彼得帕克看到房东太太的脸上露出不赞同的神色,显然觉得对他合租人评价不高。在说了一通现在的学生都怎么怎么样的闲话家常后,才以一句“住得愉快”结束了他们的这场谈话。
  再次道了一声谢,彼得目送罗兰夫人消失在电梯口,掏出钥匙打开房间。
  房间很大,两室一厅,正对着门的厚重窗帘被拉开,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光线非常好,视野通透。
  关上门后,他揉了揉笑酸的脸颊。
  房间设施很整洁,也很干净,看得出每天都有被人打扫。右边房间的门紧闭着,大概就是罗兰夫人说的,还在睡觉的他的合租室友。
  彼得下意识放轻了动作,搬着他的行李箱蹑手蹑脚地走进左边门大开着的房间,然而刚走进去,他就愣住了。
  卧室里雪白的床单上睡着一个青年,就像房东太太的形容,看起来跟他差不多大,棕色的头发乱翘着,被子被踢到地上,空调开着呼呼吹风,像是感觉到冷,他连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玻璃外的阳光正好打在他脸上,彼得能看清他一直在乱转的眼珠,似乎睡得很不安稳。
  床头的闹钟在这时候突兀地响起,大声刺耳。
  浅眠着的青年被吵醒,他捂着头从床上坐起来,按下闹钟,长长的睫毛投下剪影,掩盖着湛蓝的眼珠,看起来还没完全清醒,有些迷糊。
  他习以为常地把被子捡回床上,敲了敲脑袋低估,似乎在说“怎么又忘了吹干头发再睡觉”。
  经过彼得·帕克身边的时候,含糊地说了一句:“让让。”
  说完这句话,两个人都愣在原地。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帕克先生:“抱、抱歉,我以为这个是我的房间……”
  青年皱着眉头眯了眯眼,脸颊睡得酡红,看起来就像宿醉一样,但房间里的味道闻起来很清爽,没有一点酒味。
  “抱歉,我睡觉不太习惯关门。”宋墨看了彼得一会,收回视线径自走回客厅,指了指右边的房间,“那才是你的房间。”
  “钥匙在门框顶上放着,房间估计有点灰尘,我搬过来以后那里就没人住过了。”
  宋墨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厕所,关上门,没一会里面就传来洗漱的声音。
  彼得按照他说的找到了那把钥匙,打开门后立刻扑出来一股灰尘,房间的摆设跟青年的一模一样,甚至比青年的房间多了一个小阳台,只是少了床单枕头和被子,多了厚厚一层积灰。
  放弃了先去吃一顿早餐的想法,彼得放下行李箱,认命地在他的小阳台上找到了干净的桶和抹布,开始着手收拾起来。
  过程中他新鲜出炉的舍友就翘着脚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忙上忙下的打扫,没有上来帮忙的意思,表情似乎还有些愉悦。
  不知道为什么,彼得被他的目光看得头皮发麻,又不好意思去把门关上,那样就实在太明显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