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无间冬夏GL——蓝_汐

时间:2019-06-03 07:36:51  作者:蓝_汐

 文案:

题记:我原本是不信一见钟情的,直到遇见你,就信了。
 
===============================
 
[跟以往一样,只是随便写写,不过些日常的鸡毛蒜皮,入不了大雅之堂。
同样跟以往一样,全文毫无逻辑,毫无章法,不求进步,只图一乐,而已。]
 
 
================================================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冬落,夏维 ┃ 配角:姬水,伊苒 ┃ 其它:GL 
 
第1章 第 1 章
 
夏维从来都不知道她会如此迷恋一个人的声音。 
 
  声音来自雅鲁藏布FM——那是国内较为知名的一家音频分享平台,里面聚集了大量喜爱用声音传递和分享的人们,其中不乏有来自央视、央广等媒体的知名播音员。足够专业的平台吸引了足够多的听众,从五年前组建至今,它已成为国内发展最快的在线移动音频分享平台,用户也已突破两亿大关,而夏维,就是这众多听众里面的一个。 
 
  早在雅鲁藏布FM刚刚成立那会儿夏维就已经与它结缘了,当时她抱着“试试看,不好就删”的态度下载了雅鲁藏布的APP,随手找到一档《最美散文》的节目,瞬间就被朗读者的声音吸引住了,那声音温润,舒缓,还含着些许的慵懒和冷冽,就像初春时节里带着浮冰缓缓东流的小溪,不冷不暖,不瘟不火。 
 
  夏维记得,她第一次听她读的文章是古清生的《北京的春天》,她缓缓读着——北京的春天,是极不易把握的。三月时分,树的枝头上有了绿意,进了四月,迎春及桃花就开了,这景况大约也跟南国的城市相去不远,所不同的是,北京的春天却还脱不尽冬衣…… 
 
  夏维对这声音“一听钟情”了,也记住了朗读者的名字——冬至。 
 
  那年夏维25岁,正在清华美院读研三,整日在毕业作品和毕业论文之间打转,还要准备应付那严肃又严厉的毕业答辩。冬至的声音,算是为她忙碌的毕业季带来了一缕清凉,也带来了一丝放松。 
 
  时光荏苒。 
 
  倏忽五年过去,很多人很多事都已在不知不觉中有了改变。 
 
  冬至的《最美散文》更新的越来越慢,从最初的每周一更变成后来的两三个月一更,又变成了现在的半年一更,以后……以后说不定就会停更了吧,谁知道呢。 
 
  而夏维也已经30岁了,站在30的门槛上,夏维有些茫然,往后再也没有“二”字开头的日子了,怎么一不小心就30了呢?以如今人类的平均寿命而言,30岁的年纪并不算大,甚至可算年轻,只是夏维总觉得一旦步入“三”的门槛,就要跟肆意的青春说拜拜了,这也意味着不管你愿不愿意,都该真正长大,学着成熟了。 
 
  很多时候夏维会仔细计算自己这30年来究竟做过哪些可划入“纪念范畴”的事,五岁的时候扶着拄着拐棍的老奶奶过马路算吗?该是算的,毕竟现在不敢再靠近任何老人了;六岁的时候跟着省书画协会的张城迪学画画算吗?应该算的,毕竟如果没有张城迪对她进行的启蒙教育,也就没有后来她对绘画的痴迷和热爱。然后呢?考初中考高中考大学考研,一路顺风顺水的考下来考的全是重点,这值得纪念吗?夏维摇了摇头,在学业上她走的太顺了,上课好好听下课好好玩迷迷糊糊地就考上了清华,并没有一般学生为了考上985而拼死拼活熬夜奋战的经历,所以在这一方面没有什么好纪念的,倒是在清华的这7年值得纪念一番,毕竟认识了许多不错的老师和同学。 
 
  哦,还有,关于工作也是值得纪念的,她学的是陶瓷专业,本硕共读了七年,这个专业想找个体面又相对轻松的工作不太容易,不少人要么去当了老师要么自己开工作室要么干脆向着平面或环艺发展,她不想当老师,也不想把本专业彻底抛弃,就在学姐伊苒的建议下去了齐瑞斋,齐瑞斋在国内是数一数二的文化企业,许多人削尖了脑袋想进去,除了待遇丰厚外,能解决符合条件的毕业生落户也是十分重要的一条,这样一来就狼多肉少,职位少求职者多,找点关系走走后门也就很有必要。 
 
  伊苒在齐瑞斋说话还算有些分量,有了她的介绍,夏维没费太大力气就入了陶瓷修复部,跟着老师傅从学徒一点点做起,经过几年的锤炼打磨,她也总算在陶瓷修复上做出了一些成绩,并且也深深爱上了这一行当。 
 
  除此之外呢?还有什么值得纪念的吗?好像没有了,夏维轻轻叹息,可能在学业和事业上都太顺利了,以至于遭了老天爷的嫉妒——他老人家把她的感情生活给叼走了。 
 
  是了,30岁的夏维还从没谈过恋爱,这真是一件奇异的事!她身段纤长高挑,模样甜美可人,小山眉菱形脸,一笑起来还有俩梨涡,极易惹人喜欢,自小到大的追求者数不胜数,这样的生物感情生活竟然一片空白,谁信呢! 
 
  真没办法,事实就是如此,夏维确实从没谈过恋爱,她也想谈,可是一直找不到那个让她心动的人,又能有什么办法? 
 
  说到心动,夏维想,恋爱虽然没谈过,心动的经历却是有的,不止有,还很强烈。 
 
  那是三年前的秋天了,她和好基友石磊去国博看非洲木雕艺术展,看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被一个正在对着一副巫师面具发呆的女人剥夺了视线,那女人面相端庄秀丽,虽美却并不惊艳,她美的低调、耐看,个子也高,头发刚刚过肩,背挺的笔直,气质尤其出众,在望向她的第一眼,夏维的心就不受控地狠狠动了一下,然后越动越剧烈,似乎马上就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夏维没有想太多,她只是从手包里拿出钢笔和巴掌大的速写本快速画了起来,祈祷上天,让那女人发呆的时间再长一些,让她能画的更仔细一些。 
 
  然而女人并没有发呆太久,两分钟后,一个俊秀儒雅的男人走到她身边,低头在她耳边轻语几句,女人点点头,跟他并肩离开了。 
 
  看她要走,性格有些内向从不主动跟陌生人搭讪的夏维不知着了什么魔,小心撕下刚刚画的那张速写,紧走几步,追上那个女人,轻轻扯扯她的袖子,指尖略微颤抖地捏着那张速写,试探地递了过去。 
 
  女人微微一愣,止住了脚步,凝视夏维片刻,又把目光落到了那只正捏着速写的手上,看着那只手,她有片刻的失神,正待看那张纸上画的是什么,就听对面的姑娘涨红着脸吞吞吐吐道:“你……很漂亮,我画的……送你。” 
 
  不等女人回复,夏维一股脑地把速写塞到女人手里,又一股脑地跑向远处,绑头发的暗红色发绳滑落下来,她也没察觉,直到回了家,才想起她好像把石磊给丢在了木雕展。 
 
  她的脑袋有些晕,她不敢相信自己竟会做出这种事,有些鲁莽了,可心跳的好快,她用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才平复下心情,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觉得那女人不是在欣赏面具而是对着面具发呆,可能是直觉吧,直觉告诉她,女人对面具毫无感觉,她只是碰巧走到面具跟前,碰巧想起了什么,然后就发起了呆。 
 
  闭上眼睛,又想起了女人的样子,她不由自主地拿起铅笔,又默画了下来。这一画就不可收拾,灵感来的突如其然,她整整一晚没睡,一口气在速写本上画了十多张,想象着那个女人快乐的时候该是什么样,悲伤的时候又该是什么样。 
 
  三年过去,她对女人的印象早已模糊,当年画的速写也在搬家时不知遗落何方,但那心跳的感觉却一直保留在记忆深处,她从没碰到过能让她的心脏跳动的如此剧烈的人,她不确定这种心跳是否跟爱情相关,如同她不确定自己未来的伴侣究竟会是什么样。 
 
  可是,如果爱情跟心跳能成正比的话,那么她的那一次心跳也可算得上是一见钟情吧? 
 
  夏维天马行空地想着,倘若算的话,那可算是她在30年的岁月里唯一的一次心动了。 
 
  有些搞笑了,夏维耸了耸肩,且不说那只是个陌生人,单单一见钟情这东西,她从来都是不信的。 
 
  还是该干嘛干嘛去吧,她拿起手边的陶瓷碎片,仔细清洗起来。
 
第2章 第 2 章
 
夏维所在的陶瓷修复工作室跟伊苒所在的书画修复工作室在同一层楼,十分方便互相串门。夏维跟伊苒的关系不错,她们的母亲是同事,都在博物馆上班,两家来往较为密切,即是老乡,又兼校友,在单位她们的关系自是比一般同事要亲近许多。 
  伊苒为人十分低调谨慎,她跟姬水的关系从不轻易告诉别人,但夏维是个例外。她只比夏维大两岁,但十分有做长辈的自觉,动辄就端起老干部的架子让夏维干这干那,夏维伶俐乖觉的很,无论做什么都能做到别人的心窝里,这样的姑娘很难不讨人喜欢,伊苒就特别喜欢这种一点就透看着乖巧实则一身逆骨的反人类品种。夏维很喜欢做饭,她的业余时间几乎除了画画就是研究菜谱,恰巧伊苒也好这一口,两人见了面难免会切磋厨艺,于是就在一年前的那个盛夏的夜晚,伊苒一高兴,就把夏维领去家里吃晚饭,刚把菜做好,戚小沐和傅卉舒就带着小景铄按时过来蹭饭了,然后夏维的脑袋“轰”地一声就炸了。 
 
  她对同性间的那些事并不陌生,毕竟入了新世纪快二十年了,大家的思想都没那么陈旧了,再说好基友石磊就是个有过女友又有点gay倾向的神仙哥哥,可伊苒跟姬水,戚小沐跟傅卉舒她们四个可是看起来笔直笔直的人,怎么能弯的这么彻底?甚至贫起来没完没了的戚小沐跟怎么看怎么都像国民媳妇的傅卉舒都有了孩子,这太不可思议了! 
 
  看着戚景铄跟傅卉舒那张简直一模一样的脸,她把眼睛揉了又揉,问了好几次戚小沐:“你确定是你生的?怎么一点都不随你?” 
 
  戚小沐也翻着白眼回答了好几次:“卵是卉舒的!卉舒的!卉舒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记住了吗?” 
 
  夏维记住了,她看着小景铄一边玩恐龙一边嘟嘟囔囔地给伊苒讲大恐龙的故事,又忍不住说:“真是一点不像你!不过这小嘴吧啦吧啦的这么能说,倒挺像你的!” 
 
  这下戚小沐一点脾气也没有了,只能当她脑袋被驴踢了。 
 
  那晚夏维是怎么吃完晚饭的她已经忘记了,就记得当时自己脑袋很晕,又挺兴奋,喝了不少酒,还祝福了她们两对百年好合,惹得傅卉舒龙颜大悦,让小景铄亲了她好几口,弄得她脸上全是口水。 
 
  从那晚去伊苒家吃了一顿饭以后,夏维跟伊苒的关系就更加熟络了,她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而当半个月前伊苒告诉她姬水终于怀上宝宝的时候,她简直比伊苒还要兴奋,跟自然受孕的准妈妈不同,她知道伊苒和姬水为了这个孩子受了多少罪,做出了多大努力。比夏维还兴奋的,是孩子的父亲胡小兵,这个高大英挺的男人在知道自己快要当爸爸的时候竟然掉下泪来,他是真的心疼姬水和伊苒,她们在身体上和心理上承受了太大的压力,如今成功了,总算可以松口气了。只是一个大男人掉泪总显尴尬,他抹抹泪,掩饰道:“我一想等孩子生下来不跟我姓就忍不住悲伤。” 
 
  他这话惹得姬水跟伊苒哭笑不得,姬水说:“跟你姓就别指望了,这孩子必然姓伊。” 
 
  伊苒说:“只要你跟孩子平安,无论姓什么都好。只是你以后要承受一些流言蜚语了,这个孩子真的该让我来怀。” 
 
  姬水说:“我身体素质比你好,还是我来吧。再说,未婚妈妈多了去了,我不怕那些,实在不行,就编个瞎话说我早就领证结婚了,就是没办婚礼而已,这样多少也能堵住一些嘴。你也别担心些有的没的,赶紧想想未来几个月你要怎么把我伺候成皇太后吧。” 
 
  伊苒说了声好,眼角又湿润了。 
 
  这个孩子来之不易,夏维衷心祝愿这个小宝宝能够在妈妈肚子里健康成长,然后平安的来到这个世间,在父母的引领下再去经历这生活中的酸甜苦辣。 
 
  自从得知姬水怀孕这半个月以来,从来没想过要跟女人厮守相伴的夏维,突然经常觉得其实找个女人过日子也挺不错,每每这时她总会想到那个对着面具发呆的女人,时隔三年,她是否美丽依旧? 
 
  她努力回忆她的模样,想回忆起自己画她时那眉眼的细节和嘴角的弧度,可是徒劳。记得的,只有清晰的背影和模糊的脸,以及自己剧烈的心跳。 
 
  如果当时勇敢一点问问她的名字,结局是否就会不同? 
 
  可惜没有如果,结局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夜深了,该睡觉了,她打开手机,找到下载下来的《最美散文》,听着冬至舒缓温润的声音,缓缓闭上了眼睛。
 
第3章 第 3 章
 
跟书画修复一样,陶瓷修复也是一项传统技艺,这一行入门浅,但想学精比较难,不说别的,单说补缺和打磨这两样就十分考验修复师的手法,而后面的着色、上釉和补齐图案就更考验修复者的技术水平了。夏维干这一行有她先天的优势——学了七年陶瓷,对各种陶瓷的制作和烧法都了如指掌,对历朝历代的陶瓷特点也颇有研究,这在同行当中算是起步比较高的了。因此她虽然只工作了不到五年,却已经能够单独修复一些较为贵重的瓷器了,当然,那些十分珍重的瓷器,比方宋瓷或元青花,还是得由老师傅上手。修复这一行,无论字画还是陶瓷,无论你天赋有多高,由时间积淀下来的经验始终最为重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