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宠你,让你坏(GL百合)——三千痴念

时间:2019-06-01 19:39:23  作者:三千痴念

   《宠你,让你坏》作者:三千痴念

 
  文案:席雨桐从王妃一步步到皇后,历尽千辛万苦。因为那人,她收敛自己一身的骄傲,却被那人利用、遗弃,最终选择却一杯毒酒,留其悔恨终生。
  重活一世,回到一切的原点。她只想保护自己的家人,不将自己手上的好牌打坏。却发现……自己一切都太过顺利?
  当她需要金钱时,柜子放着一盒金叶子;
  当她需要人才时,店里来了几位好下属;
  ……
  当她需要爱人时,床上——多了个女帝?
  不过这个女帝怎么有点不一样?
  本书又名#宠后#
  #凤凰非梧桐不息#
 
  阅读指南:1.第一次尝试写古代文,全靠一腔热血,不喜欢的直接点×离开,谢谢!
  2.已完结《影后是我迷妹》《我,萌草,超凶的!》《风水大师不好当》等等,可见作者专栏,并求一发收藏~
  3.新脑洞《朕同暗卫都穿了gl【古穿今】》,可以去作者专栏收藏一下~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重生 甜文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席雨桐、凤羽弈 ┃ 配角: ┃ 其它:甜文 苏爽
 
  作品简评:多年以后,席雨桐十分庆幸重生后自己给了凤羽弈一个机会。若不是如此,她也不会发现这段感情里并非是她一厢情愿,凤羽弈隐忍于心的情未必比她浅。这是一篇破镜重圆的文,她们因误会而遗憾终身,因重生而获得新生。我们没主角那样重生的机会,能做的只有不要抱憾终身。喜欢便去爱,有误会就说开,不要一切都憋在心中,“以爱之名”却伤害了彼此。
 
 
第1章 
  年幼时,席雨桐曾听乳母说人死后会有灵魂,然后被鬼差带去喝孟婆汤忘记前尘往事重新投胎,那时候她是不信的。
  可现如今,她却是信了,毕竟已经亲身经历了一番灵魂出窍。
  一盏茶的时间之前,她喝下毒酒结束性命,而后发现自己脱离自己的身体,全身透明地漂浮在空中。
  不过话说回来,她在这里坐了也有半盏茶的时间,为何还没有鬼差一类来带她走,难道说自杀死了不能投胎轮回?
  就在她思考要不要离开之时,被她打发去拿点心的宫女小莲终于回来。
  这小莲虽是那人安排照顾她在冷宫的起居,但照顾她时也尽心尽力,如今让对方看见自己的尸体倒是对不起对方。
  席雨桐见小莲一脸震惊,原本有些无所谓的心情倒是有些复杂。
  这相处大半年的宫女都会舍不得,可那陪伴了八年的人却恨不得她不存活在这个世间。难道就因为她知道对方女扮男装的秘密?难道这个江山就这么重要吗?
  在她胡思乱想间,那宫女已经红着眼叫人过来。往常冷冷清清的冷宫一瞬间变得人满为患,甚至往常不会踏足此处的妃嫔也相继赶了过来。
  鬼魂也有一个好处,就算她站在那些人面前,她也不会被看见。
  她打量着那些人的表情,大部分都幸灾乐祸,还有些许借着手帕微笑的,放眼看过去只有伺候的小莲面露哀伤。
  也是仗着这群人看不见,她在屋子里飘来飘去,把窗子开开合合,吓得这群人以为闹鬼,争先恐后地跑出去。
  然而还没清静一会儿,那群妃嫔到两侧跪下,让出一条道路。而后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大步疾走,出现在门口。
  席雨桐放下折腾窗子的手,抬眼看过去。看清来人后,她就连死亡都能面对的心顿起波澜,下意识起身走了过去。
  然而她身体透明,走过去也只是被对方穿过身体。
  这人……应该看不见自己了吧。
  看着这喜欢甚至爱了八年最后却间接害死父亲又逼死自己的人,席雨桐说不清楚自己此时爱多一点还是恨多一点。
  凤羽弈身上还穿着朝服,额头起了薄汗,呼吸急促,应该是第一时间便赶过来。
  她抬手想摸一下对方却穿了过去,最后也只能重复刚刚的吓妃嫔的动作去不断地开合窗户。
  可出乎她意料的是那些妃嫔瑟瑟发抖,可这人非但不害怕,反而一脸惊讶,甚至有几分欢喜地走过来,吓得她连忙收手。
  她成了灵魂,能看见这些人嘴巴闭合,却听不见在说些什么,只看见凤羽弈转着圈圈嘴巴闭合仿佛在说些什么,最后得不到回应才去抱着她的尸体上床,刚好背对着她。
  席雨桐以为自己的死能让对方失控,见对方这么冷静,心底苦涩。
  不甘心自己多年陪伴换来如此无情的结果,她迅速飘了过去,这才注意到凤羽弈的身体有些颤抖,给她盖上去的被子更是湿润了一块儿。
  那一瞬间,席雨桐心底空落落的,不知该开心自己在对方心中还有点位置还是该高兴自己报复了对方。
  给她盖好被子之后,她又看见凤羽弈低头在自己嘴唇上亲了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一月,两月,还是半年?她已经忘了两人多久没有亲热了。年前父亲被污蔑贪污受贿,这人便不再踏足她的梧桐宫,而后自己入了冷宫,更是不曾见过对方。
  要不是自己死了,说不定此生也不能再见一面。
  现在这样难过的模样又怎样?不是恨不得她去死的吗?
  席雨桐看着这充满疼爱的画面更觉得讽刺。不说赐毒酒毒酒,在她父亲死在牢狱里后,两人也回不去了。
  *
  席雨桐看凤羽弈这样,心里烦躁得很,余光瞥见自己放在床边枕头下的信,用力吹了吹将其吹到地上。
  “啪——”
  全神贯注的凤羽弈这才注意到还有一封信,弯腰捡起来。
  那是席雨桐写的信,她自然知道里面写的什么。一则让凤羽弈放小莲出宫找个好人家,二则留下席府,三则把她焚烧火化,骨灰埋在院子桃花树下,因为她知道身为皇后要和皇帝合葬,但她不想以后和凤羽弈葬在一起。
  交代好身后事,却不曾提起凤羽弈,这就是她的报复,她要凤羽弈后半辈子活在悔恨中。
  她赌自己多年陪伴在凤羽弈心中还有一席之位。见凤羽弈终于抱着她尸体泪流满面的模样,她知自己赌赢了,但她却不觉得开心。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两人会走到这个地步。
  两人成亲多年,相濡以沫,即使知道对方是女子身自己也义无反顾。
  多年过来,对方当了皇帝,她也当了皇后。
  知道朝中孽党众多,她心疼对方,对方询问她后纳了妃子也不反对,因为她知道凤羽弈为女子身,不可能宠幸她们。也如她所想,即使凤羽弈去别的宫殿,最后都会来她这里。尤其那些妃子最后一个个都会怀孕,她更是知道凤羽弈并未宠幸过她们。
  然而那么爱她疼她,为什么不听她解释便抓了父亲入狱又打发她入冷宫?又不听她的祈求害父亲不禁受辱轻生?
  看了眼还在无言落泪的人,席雨桐心底疲倦,而后发现自己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
  想到什么,她连忙飘离冷宫,按着记忆中的方向飘回了太师府。
  太师府之前有多繁盛,如今就有多冷清。看那过路的百姓都绕着走以免沾上霉气,席雨桐心酸不已。
  她到的时候,刚好有官兵在撕门上的封条。看了眼,她便飘了进去。
  席家之前被抄家,奴才丫鬟等也被羁押,她原本想着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不曾想进去之后还能看见有人在清扫院落,府中装潢以往也没多大变化。
  她愣了下,而后飘去父亲的院子。院子里还有人在扫地,她看了眼,发现是父亲身边的老管家,眼前一亮下意识飘了过去。
  然而等对方穿过自己的身体,她才反应过来现在那些人完全看不见自己,只能苦笑着憋回叙旧的念头,跟在老管家后头飘进屋子。
  老管家在掸墙壁上画像的灰尘,她看了过去神色也随之柔和下来。
  她出生没多久母亲便感染风寒去世,记忆里并不记得母亲是何样,对对方的认知来源于父亲的倾述和这一幅幅画着母亲各个姿态的画。
  母亲,你在九泉之下也不知能否和父亲遇上,希望你来世再和父亲在一起。她含着泪朝着画像一拜,忽见身体愈发透明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连忙飘出屋子。
  她绕着太师府飘了一圈,最后又鬼使神差地回到自己院子,最后靠在干枯的桃树下,抬头看着天空。
  她和凤羽弈第一次见面便是在这里。
  她年幼丧母,被父亲宠得调皮捣蛋,那日也是如往常一般骗过丫鬟后偷偷爬上这桃花树,不曾想脚滑摔了下来,刚好被迷路闯入此处的凤羽弈救下。
  桃花渐欲迷人眼,恩人又风度翩翩,惹得少女一颗芳心从此沦陷。甚至后来知其为女儿身也一头撞了进去,当了那人王妃。
  当年初遇时桃花开得正茂,如今枯萎萧瑟,倒是应景。
  她自嘲地笑了笑,波澜不惊地看着自己渐渐飘散在空中。
  *
  “轰隆隆——”
  方才还晴空万里,短短半柱香的功夫便乌云遮顶,暴雨骤起。
  一小太监神色仓皇地跑到梧桐宫,“李公公,大事不好了。”
  总管太监李德神色骤变,转身敲响了梧桐宫的门,“陛下,大事不好了,太师府里头着火了。”
  片刻,房门被打开,凤羽弈眼睛通红,哑着声音问:“怎么回事?”
  李德连忙跪下:“方才突然下起暴雨,小方子说电闪雷鸣后有雷火落在太师府以至起了大火。”
  凤羽弈看着那瓢泼大雨,气极而笑:“雨水这么大,你告诉我起了大火?”
  李德连忙跪下,磕头保证:“奴才就是有天大的胆子都不敢骗皇上您啊!”
  凤羽弈看着那密密麻麻的雨点,实在是怀疑太监的话,但念及席雨桐遗书里特意提起席府,迅速夺了旁边太监的伞冲进雨里,最后着急了还用上轻功,健步如飞,没一会儿便没了人影。
  “皇上!”
  李德正准备跟上去,却见伺候在皇后娘娘身边的小莲朝自己招手,只能先让小太监赶过去追皇上,让小莲过来。
  等凤羽弈赶到太师府,雨水已经停了。
  她丢开伞,见有奴才拿着水桶经过,拉过对方问:“雷火掉在何处?”
  那奴才神色惶恐地跪下:“回陛下,掉在小姐院子里。”
  凤羽弈听见掉落地点,神色大变,连忙跑过去。
  等她到时,只见一群仆人拿着水桶往桃花树上浇,抬眼看去便能看见干秃秃的桃树树枝上还有些许火苗,她连忙夺过旁边人的水桶泼过去。
  众人合作之下,很快便灭了那些许火苗。
  看着被烧成焦炭的桃花树,凤羽弈想到两人“每年桃花开便回此处制作桃花酒等来年再喝”的约定,又想到在宫中熟睡再也起不来的人,脑中紧绷着的弦一下子断了,跪在桃花树下无言落泪。
  那些个仆人这才注意到陛下也在,连忙跪下来,深埋下头,然而后赶到的太监们却看见了不一样的画面。
  李德抬头,难以置信地喊了出来:“陛下,桃花开了!”
  凤羽弈抬头,发现被烧成焦炭的桃花树上居然冒出嫩芽,那一抹嫩绿色像是一抹阳光照入她心中。
  她会心一笑,然而笑着笑着却又哭了。因为桃花树再开能酿酒又如何,她已经弄丢了做约定的人。
  “陛下,节哀。”李德跟随她多年,见她这样,心底也不好受,劝道,“皇后娘娘要是看见你这样估计也会心疼的。”
  凤羽弈垂下头:“她不会。”要是真的会心疼就不会服毒自尽,不会写遗书的时候故意遗忘了她,不会要求火化埋在院子里而非与她合葬。
  李德知道两人的感情,知道她的软肋,劝道,“奴才听小莲说,皇后娘娘并非服毒自尽,很可能是被人杀害。”
  凤羽弈眼神瞬间敏锐起来,回头看着李德:“你说什么?”
  李德连忙跪下,埋下脑袋,“小莲说皇后娘娘去世前曾接见过德妃娘娘,而后便让小莲去拿点心。”
  “德妃怎么说?”
  “德妃那边刚刚传来消息,德妃病逝了,留了遗书,承认了此事,还严明是以陛下的名义赐毒酒。”李德掏出一张纸呈过去。
  德妃怨她灭九族,故意以她的名义去赐毒酒便是要她悔恨一辈子。
  凤羽弈低头看完书信,浑身气得发抖。
  德妃病重,又无子嗣,家族前不久被她以通敌叛国的罪名灭了九族,如今又病逝,她就算知道此事又如何?心爱的人又不能死而复生。
  她想着梧桐宫静静躺着的人,神情悲怆:“你说雨桐本就因老师一事恨极了朕,又听见是朕赐的毒酒,是不是要心痛到了极点?”
  李德看得心痛,连忙安慰道:“陛下,此事并非陛下之过,要怪只能怪德妃娘娘挑拨离间。要是娘娘知道此事是你和太师大人的计划,肯定会原谅您的。陛下,你要振作才是。”
  “然而桐儿却并未得知真相,死去时想必已经恨死了朕,恨朕让她入冷宫,又害死了老师。”越说凤羽弈便越心疼,临死前席雨桐该多绝望?父亲被爱人害死,自己又被爱人赐了毒酒。
  “陛下,您让娘娘到冷宫,也是不想让娘娘卷入宫斗,太师轻生也不是被冤枉,而是自知重病不治,趁机轻生只是为了您借口清除余党,这又如何怪你?”
  凤羽弈靠着树干滑了下来,瘫坐在地,不断唤着“桐儿。”
  李德伺候她多年,从未见过她这么失控,不由得感慨一句:情之一字,最为害人。
  凤羽弈抬头看着那冒着嫩芽的桃花树,仿佛看见当年那伴随着片片桃花瓣一同掉落在她怀中的少女,桃花灼灼,却比不上怀中少女半点灼眼。
  “李德,”凤羽弈起身,看了桃花树一眼,眼底蕴含着暴风雨前的平静,“回宫。”
  “喳。”李德起身,在前面带路。
  一个月后,牵扯到贪污受贿一案的朝中大臣均被满门抄斩。上至一品官员,下至各县,相关人员无一幸免。
  同时,凤帝下旨昭告天下自己为女子身,择宗室子为储君,交代政事,而后亲至皇陵为凤后守灵,月余郁郁而终,留遗诏与后同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