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她的小宠爱gl——秋天里的花楸树

时间:2019-05-31 12:00:58  作者:秋天里的花楸树

 文案:

完结啦qwq多谢一路陪伴的小可爱,大家有缘再见呀
 
阮楸第一次见乔宛宛,是在一家游泳馆,水中的绝美少女像一尾白鱼,她看着她被坑,心想,这人光长脸不长脑子,蠢
 
 
后来在开学军训上,乔宛宛恰好站在她前面,被太阳晒地一头栽倒在她怀里,她抱着她去医务室,感叹,怎么这么娇弱
 
 
最后,乔宛宛把她叫出教室,结结巴巴地说,阮、阮楸,你别跟吴永宁在一起,他、他是我男朋友
 
阮楸回答,嗯,我知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和他分手?
 
 
【可爱单蠢小白兔受】x【淡漠清冷学霸攻】
 
男配打酱油的,校园日常文,感兴趣可以来看看
 
一见钟情式温馨甜美爱情,作者初次创作,写的不好求轻拍,感谢。
除了收藏,别的都不求
蠢作者自制封面,别喷hhhh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楸,乔宛宛 ┃ 配角:吴永宁,齐佳,林微笑等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九月时分,金秋时节,江城的天气依旧炎热。
  正值开学季,三中校园里家长学生人来人往,一片嘈杂喧闹。
 
  江城三中历史十分悠久,早期曾是江城著名的女子中学,后来华国开放思想,三中就由女子中学改名成江城第三高中,从私立学校变为了公立。
 
  为了宣传学校吸引更多学生报考,哪怕学校内部经过许多次翻新修缮,校方领导还是坚持保留了学校大门原始的装修风格,以显示三中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
 
  红墙青瓦建造的高大校门矗立着,弯弯的檐角高翘着指向蔚蓝的天空,颇有一番古色古香的韵味。
 
  校门口立着一架长长的宣传栏,玻璃镜面里封着红彤彤的宣纸,红纸上写了密密麻麻的学生姓名和分配的班级,还额外列了一张新入学高一生年级前百成绩排行榜。
 
  宣传栏前挤挤挨挨站着许多学生,偶尔还有替孩子看班级的家长,挤在人群里顶着九月的烈阳汗流浃背。
 
  阮楸站在人群后微眯着眼看红纸上的黑字,她个子高,站在后面也能看的很清楚。只是太阳有些晃眼。
 
  “哎,第一名是阮楸诶!”有人说。
 
  “哇!总分750她考了743!这是什么魔鬼啊!”
 
  “她这个分数怎么来三中了?去一中不是更好吗?”有人疑惑道。
 
  众所周知,江城最好的高中是一中,虽然建校时间不长,但师资力量十分雄厚,政府扶持力度也强。而三中在江城出名的就是历史悠久,校园环境优美,其余并无突出。
 
  “这你都不知道,阮楸她妈是三中的老师啊!听说还是高三的教导主任!”一个白白胖胖的男生说道,看周围人一脸恍然,顿时为自己的消息灵通感到得意洋洋:“我还听说阮楸她妈特严,天天拉着一张脸,别人都叫她灭绝师太!”
 
  “啊……那阮楸是不是也跟她妈一样?”
 
  议论声不绝于耳,阮楸微微皱眉瞥了那小胖子一眼,发现没印象后又把视线转回来,飞快略过一个个名字,直到看见“齐佳”的名字后目光停驻了一瞬,而后转身离开。
 
  转身时又听见一个女生对着同伴说:“芸芸你看,乔宛宛竟然报了三中,还和你在一个班耶。”
 
  被叫做芸芸的女生嗤笑一声,轻蔑道:“那个蠢货,只有一张脸的家伙有什么好在意的。”
 
  “听林微笑说乔宛宛家特别穷,她父母是乡下来的,在给有钱人家做佣人呢。”女生嬉笑着说,笑声兴味又嘲讽。
 
  芸芸白了闺蜜一眼,道:“你别跟林微笑走太近,她是个什么人你还不清楚……”
 
  话语声渐行渐远,消散在初秋炙热的微风里。
 
  阮楸面无表情走进校门,找了一棵茂盛的榕树往树荫下一站,立时便觉得浑身热意减轻了一点。没站一会儿,一个人影从校门外飞快跑过来,停在阮楸身旁呼呼喘气。
 
  那人一手捏着一支冰激凌,一手抓着一瓶水递给阮楸,气喘吁吁道:“哎呀妈呀,热死我了。”
 
  阮楸接过水拧开瓶盖先喝了一口,才说:“热你还跑那么快?齐佳你真是越来越蠢了。”
 
  齐佳站她旁边伸着舌头舔冰激凌,没好气道:“我这不是怕你等太久吗!楸楸你不识好人心。”
 
  阮楸斜斜睨她一眼,没接腔。
 
  这炎热的天气冰激凌化的太快,齐佳也没空说话,抓紧时间舔舔舔,等把手指头都嗦了一遍才空出来嘴巴,看向阮楸道:“你看到没,我在哪班?”
 
  阮楸道:“三班。”
 
  “你呢?”齐佳满眼期待。
 
  阮楸淡然开口:“我在八班。”
 
  “啊?”齐佳傻眼,愣了一会一声卧槽,“我爹还真不给我开后门啊?”
 
  齐佳她爹也是三中的老师,教高一的,开学前分班齐佳缠着她爹给她开个后门儿,要跟阮楸一个班,结果她爹刚正不阿死不松口,还说:“你看人楸楸怎么不要跟你一个班?就你狗皮膏药一样天天粘着她,害不害臊?”
 
  齐佳立时恼羞成怒,对着她爹大吼一声:“女孩子的友谊你懂个屁!”
 
  结果就被她爹给揍了。因为她说脏话。
 
  本来她以为她爹是刀子嘴豆腐心,爱在心口难开,肯定早悄咪咪跟分班的老师打好招呼了。结果她爹果然是亲爹,会如她的愿就怪了,看他每次把她打的哭爹喊娘就知道了!
 
  这会齐佳哭丧个脸,颓了,班也分了,分班表都贴出来了,她还能咋闹啊?
 
  “楸楸,咱们不在一个班了,你会不会想我?”齐佳戏精上身,伸手就要抓住阮楸袖子擦一擦眼角的泪水。
 
  阮楸从看到齐佳舌头一一舔过手指头就一直高度警惕,立马瞬间躲开满脸嫌弃:“你手上都是口水!别碰我。”
 
  齐佳一僵,想到这个青梅的洁癖,乖乖收回手:“噢。”
 
  “天太热了,走吧,回家去。”阮楸说,抬脚迈出阴影,走进灿烂的阳光里。
 
  齐佳木愣愣看着她背影,话题转的太快她有点反应不过来,等阮楸一双大长腿走出一段距离才慌忙追上去喊:“等等我呀楸楸~”
 
  “楸楸你还没回答我呢,”没有得到答案的齐佳不依不挠,“难道你跟我三年同桌之后一朝分别竟然一点都不想念我吗?我看错你了呜呜呜。”
 
  这戏精。阮楸被她吵得脑壳疼,无奈道:“我记得咱们家是对门。”
 
  戏精齐佳越演越夸张,一脸娇羞道:“是呀咱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不过人家还是想和楸楸朝夕相对红袖添香呢。”
 
  阮楸默默加快了脚步,对耳旁的叽叽喳喳充耳不闻。
 
  刚才那个小胖子说对了,阮楸母亲确实是三中高三的教导主任。阮家和齐家是相处多年的邻居。
 
  她们两家人都住在三中旁边的教职工区里,学校侧面开了一扇小门可以直通那个小区,也可以从大门外绕一圈到。阮楸怕热,被太阳晒得发昏,便走了小门。
 
  教职工区有三栋六层高楼,每层楼有两套三居室,住的都是三中的教师,当然这里的房子也是需要出钱买的,只不过会便宜一些。
 
  两人家是一栋楼里的对门,这楼有些年头,没有装电梯,爬楼梯到三楼,到各自家门口两人便分别了。
 
  齐佳转开门把手,正准备进屋,突然想起什么转头问:“楸楸,下午你有什么安排吗?”
 
  今天是开学报名日,上午报完名下午就没事了,要等到明天才正式开学,开始高中入学军训。
 
  “没有,怎么了?”阮楸站在玄关低头换鞋,俯身把鞋子放进鞋柜里。
 
  “我妈昨天拿回来一沓游泳券,说是新开的游泳馆发的,咱们去游泳吧?”
 
  “可以。”阮楸点头。
 
  家里开了空调,刚从屋外的炎热中走出来,凉凉的冷气迎面而来,激地阮楸打了个寒噤。
 
  屋子里一片寂静,只有挂在墙面的方形挂钟秒针走动的“咔咔”响声。
 
  她趿着凉拖慢腾腾走到冰箱前,拉开冰箱门,把手里还剩半瓶水的矿泉水瓶塞进门格里,而后拿起一瓶酸奶,又在酸奶瓶旁扯下一根吸管,插进酸奶瓶里。
 
  正准备满足地吸一口酸奶时,背后突然传出一个幽幽的声音。
 
  “楸楸,妈妈说你今天不能再喝酸奶了。”
 
  阮楸转头,看见自家爸爸站在书房门口,正幽幽看着她。
 
  她抬手把酸奶瓶露出来,淡淡道:“已经插吸管了。”
 
  阮爸说:“你可以给我喝。”
 
  “我已经喝了一口了。”阮楸面不改色。
 
  阮爸皱眉,有些苦恼。没有完成老婆大人交代的任务肿么破?
 
  “好吧。”阮爸妥协,和女儿商量:“你喝完了记得把瓶子藏起来,别让妈妈发现了。”
 
  阮楸深深看他一眼,点头道:“知道了。”
 
  瓶子藏起来有什么用,冰箱里少了一瓶酸奶妈妈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而且她刚刚说喝了一口时,吸管还是干干净净的呢。
 
  今天的爸爸依旧是个傻白甜啊。阮楸叼着吸管,尝着酸酸甜甜的酸奶味儿,心情愉悦地想。
 
  她抽空瞄一眼墙头的钟,提醒道:“爸,该做饭了。”
 
  阮爸闻言也看了一眼滴滴答答的钟表,点头:“差不多到点了,你妈快下课了。”
 
  “我那个软件还没做完……”阮爸正向厨房走,突然半途停下脚步,看向阮楸。
 
  “知道了,我去看看。”阮楸叼着酸奶瓶转身进了书房。
 
  书房是一间卧房改造的,三面墙都摆上了书架,书架从地面一直高到天花板,全都摆满了书籍。还有一面是一个飘窗,飘窗上面摆了几盆绿植,飘窗前放了一张大书桌,书桌上有一些书本,还有一台电脑。
 
  此时那台电脑正处于开机状态,屏幕上开着一些奇奇怪怪的窗口,窗口上显示着密密麻麻的数字代码。
 
  阮楸在电脑前坐下来,右手滑动鼠标翻看了一会阮爸先前写的代码,而后放下左手拿着的酸奶瓶,两手放在键盘上,十指翻飞飞快地敲动起来。
 
  这一敲就敲了大半个小时,直到客厅里传来开门的声音她才停了下来。
 
  阮爸在厨房里说:“老婆你回来啦?饭马上好,你等一下。楸楸也回来没多久,现在在书房。”
 
  阮楸伸手过去拿酸奶,一摸满手的水珠。
 
  酸奶都不冰了。她遗憾地想。
 
 
                                
                                      
                                
                            作者有话要说:
  阮楸一点都不软
 
第2章 第二章
 
阮爸是一个家庭煮夫,每天任劳任怨地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从阮楸有意识起就如此。他性子就和他的姓一样软绵绵的,脾气好,日日屈居于威严的阮妈妈之下,是一个优秀的气管炎。
  不过阮楸知道他其实很乐在其中,阮爸不爱交际不怎么通人情世故,也没有很大的野心报复,唯一的爱好就是阮妈和计算机,这样的男人一般是被人瞧不起的,太没有进取心了。但他与阮妈极为互补,阮妈为人强势雷厉风行,家里家外事务一把抓,她管学生管了十多年,很不喜欢别人违抗她,阮爸恰好合了这一点,性子软和安静,万事听老婆的,心疼老婆上课辛苦家务活全做了,不喝酒不抽烟朋友不多不应酬,平日就喜欢坐在电脑前敲代码做软件,是一个标准的宅男。
 
  不是有句话这样说吗,谈恋爱你可以找相似的人,因为你们有很多共同话题,但结婚你最好找一个互补的人,这样才能避免很多矛盾。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