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唐城墙上梨花(李杜)(历史同人)——长风有客

时间:2019-05-29 15:31:29  作者:长风有客

 《唐城墙上梨花(李杜)》作者:长风有客

 
文案
 
第一次见到那个仿若尘世谪仙一般的人时,在洛阳的梨园里。那人一袭白衣几乎要与周身的梨花融为一体。
 
那时,他有些慌乱地对他恭敬行礼道:“晚...晚辈杜甫,表字...子美,见...见过李前辈。”
 
良久,那人懒散着悠悠开口:“我知道你,前辈就不用了。”接着伸袖拭去他脸庞的墨汁,笑道:“唤我太白即可。”
 
怎知那一面便是半生不负......
 
他想,那人应该是天上的神仙吧,他看见璀璨的大唐跟着那人的脚步去了......他看见自己也跟着那人去了......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至此,半生年华,全系于此。
李杜的同人文,全篇不根据正规历史来,对历史执着的人请不要看了。
 
内容标签: 强强 虐恋情深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白/杜甫 ┃ 配角: ┃ 其它:
 
  ☆、初见
 
  唐,天宝三年。
  窗外才下了小雨,太阳露出头角。六角香炉内檀香浮动,合着案前研磨好的墨香。
  案前有位青年模样的公子,穿着一身面料较好的蓝色纱衣。
  公子尚未束冠,墨发如云,用一根蓝色丝带随意系着,几缕碎发垂在白皙的脸庞,更显清秀俊逸。
  他黛眉微蹙,墨瞳注视着案上的宣纸,似乎在苦思冥想,手中捏着一只蘸了墨的毫毛笔,不自知地戳上自己的脸颊,墨汁顺着下颚滑落至衣领,脏了那上好的蓝色纱衣。
  “云想衣裳......花想容....”公子低头喃喃,“嗯......”
  他手中的毛笔随着思绪起伏不定,正待他终于要落笔之时,却被突然闯进房的人打断了。
  只听'砰'地一声,一个比蓝衣公子稍稍年长些的人快步跳进来,脸上难掩欣喜之色,见到蓝衣公子又不自觉稍稍压了些情绪,恭敬着弯腰拱手:“公子!好消息!”
  蓝衣公子终是将笔放下,道:“思吾,何事如此惊慌。”
  “公子!您日思夜想的那位李太白来了!就在前街的梨园里头呢!”那被唤做思吾的人止不住地惊喜,好似要来的不是人,而是神仙一般:“听闻他才从翰林辞去了官职,自长安一路乘舟而来......”
  蓝衣公子愣了好一会儿,忽地上前抓住思吾的肩膀把他吓了一跳:“你说他在哪儿!”
  “就...就在前街梨园。”
  刚刚下过雨的洛阳城内,空气就如同被洗过一般,叫人舒畅。雨后初晴,街上行人又多了起来,人们看到一个蓝色衣服的人,穿着体体面面,可却发冠都未束,半披散着长发在大街上一路奔跑。
  西街有个梨园,此时正直梨花盛开的季节,梨园内赏花的人很多。
  他四处张望着,周围人对他投来异样的眼光。从梨园外一直寻到梨园里头,那期待着的身影始终未曾出现。
  不是说在梨园里头的吗?莫非他听错了
  许久之后,梨园里的游人渐渐变少了,他眸中的星光也暗了下去,怅然若失地抓着衣摆往梨园外走。
  “君莫非是杜家的公子”
  一个懒散又有些玩味的声音传进耳朵里。他又惊喜着四周打看,可却什么也没看到,莫非是他幻听了
  “上面呢~”
  他抬头一看,梨树上一个白衣人慵懒地躺在粗壮的树干上,白色的衣裳与那盛繁绽放的雪白梨花儿几乎融为一体,若是不去细看,恐怕都不会发现梨花里藏着个人。
  他忽地有些慌张起来,手脚不知如何安放,于是拜礼弯腰拱手道:“晚...晚辈杜甫,表字...子美,见...见过李前辈。”
  过了一会儿,树上那人才悠悠开口:“我知道你,前辈就不用了。”
  白色的身影从树上跳下,梨花儿枝头颤落,漫天飞舞,合着衣袂纷飞,那人已出现在了面前。
  一双上挑的丹凤眼,若醉中仙,眸中星光闪烁,薄唇微微上扬,似笑中颇有玩味,手中一把折扇,伸袖过去,轻轻拭去他脸庞的墨汁,笑道:“唤我太白即可。”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至此,半生年华,全系于此。
 
  ☆、藏酒
 
  洛阳城内何人不知何人不晓,南街杜家有个叫杜子美的人,精通诗词歌赋,时人称赞他赋可比汉代两大赋家杨雄和班固。
  而与他有过结交的人皆知道,这个杜子美最是崇拜长安城翰林院里那位御前供奉——李白。书房中总挂着自己手写的李白的诗,逢人便会抓着人不放,定要好好讲解一番李白的新诗才行,若是不回应倒显得不够尊敬了,若是回应了,那杜子美便变本加厉,更有好一顿探讨,叫你听得昏天黑地。
  故而,时人对他又是敬佩又是害怕。
  得知李白来了洛阳的人不只杜甫一个,李白在长安名声大振,早已传遍中原各地了。他既然离了长安,到了洛阳,必然会引来洛阳许多仰慕者前来问探。
  于是,得知李白在杜府之后,杜府大堂之中就积聚了许多人。其中大多都是书香高门子弟,亦不乏一些凑热闹的。而那些家贫寒门子弟,只敢在门口巴巴望上几眼。
  李白轻轻展动手中的折扇,不急不缓与那群围着他的人说话,时而哈哈大笑,时而轻蔑不语。
  杜甫被人群排在外,怯怯不知该不该上前加入人群。
  思吾不知何时已站在他的身边,愤愤道:“这群目中无人的东西,也不看看是在谁家!不请自来就算了,还把公子你推在外面!也忒没礼貌了!”
  杜甫缓缓启唇道:“莫要如此说,太白兄本就名扬万里,追随者众多,此番亦是必然会有的。”他转身拉着思吾,“思吾,你替我去端些茶水来,也好替太......替大家解乏。”
  他们家公子脾气实在是太好,思吾只好叹了口气往里间去寻茶水了。
  杜甫一人坐在侧座上,思绪又开始纷飞......
  许久过去......
  “敢问子美年庚几许啊?”
  杜甫的思绪瞬间被这熟悉的声音拉了回来,见到白衣翩翩的人立在他面前,微眯着眼似在打量他,潇洒俊逸的脸上总挂着一抹笑意,叫人看不懂这笑意之下真正的心思。
  杜甫急忙起身,有些不知所措:“太白兄方才说什么,请恕......”
  还未待他把话说完,就感到头顶被一把折扇轻轻敲了一下,那力道极轻,甚至都不能说是敲,而是碰了一下。
  可杜甫还是被这动作吓了一跳,因为从来没有人对他如此'轻慢'过,人人对他都是尊敬有礼的,甚至都不敢离他太近。而现在,有人对他表示了一种似乎是亲近熟络的'打闹',而这个人却是他仰慕已久,可才终于见到第一面的李白。
  杜甫不禁火烧上了脸,不敢去看那人的眼。
  “子美怎的总是呆头呆脑”李白的身量比他高了一个头,于是微弯着腰,笑着对他道:“子美这模样应是弱冠才过几载吧?”
  杜甫因为从小食量就比同龄人小了点,个头也不太高,身材清瘦,可皮肤却比同龄人好,长得也清秀了些,故而分明已过而立之年,可总看着像才过弱冠之年一样。
  他恭敬着答道:“非也,不瞒太白兄,晚辈已是而立有三载。”
  李白的眸中闪过一丝诧异,紧接着大笑道:“子美真真是个有趣之人!”
  介时,思吾已将茶水端了出来,那群不请自来的客人有的还在相互论道着,有的已然落座,眼光时不时看向李白这边,思吾一个一个地将茶水端过去,首先端给了李白。
  李白看着那用白玉瓷杯装着的茶,对着思吾问道:“这里面装的什么”
  思吾恭敬着答:“回大人,乃是豫州的义阳茶。”
  这茶是杜甫最喜欢喝的茶。
  李白探头看了一眼那杯中翠绿若碧石一般的茶汁,立马回过眼,摆摆扇子道:“我不喜茶。”接着又眯眼笑问:“你们家可有酒比如金陵春......嗯,其他酒也可以。”
  思吾想了想,他从未见过家中有酒这种东西,他们家公子不太喜欢酒......于是坦然道:“回大人,没有酒。”
  李白顿时垂首,颇为遗憾地摇头道:“哎,这良辰美景,怎么能没有酒呢......”
  还没等李白再哀叹几声,却听杜甫忽地道:“我书房里正好藏了两坛金陵春。”
  思吾: ???
  他们家公子何时在书房里藏酒了他怎么不知道!
 
  ☆、共饮
 
  当杜甫从书房暗格中将两大坛金陵春放在了他们面前时。
  思吾惊讶得不得了。酒?
  李白惊喜得不得了。酒!
  于是李太白毫不顾形象,也不顾外面那些冲他而来的仰慕者,席地将酒盖拆开,自顾自喝起来......
  思吾嘴角抽了抽,都说皇上御前的那个李供奉爱酒如命,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可最让他感到惊讶的并不是亲眼目睹李白不要形象地喝酒,而是他们家公子竟然在书房设了暗格,还藏了两坛酒!?
  他们家公子对他一向坦诚,什么事都会跟他说,可今日他发现他们家公子还是对他隐藏了许多心思的,不免有些难过委屈起来。
  李白喝着喝着,终于发现身边还有两个大活人,于是拍拍衣摆上的灰尘站起身,抱起一坛酒,飘飘然走向杜甫,“一个人喝没意思,子美要不要也来点~”
  思吾看到这里赶忙上前拦住了歪歪扭扭的李白。
  这可不行,他们家公子不会喝酒的!想他们家公子孩童之时,有一次因为误喝了姑母家酿的桂花酒,就发起了高烧,三天三夜都没好呢,这之后哪还敢让公子沾酒。
  思吾义正言辞:“李大人恕罪,我家公子不会喝酒。”
  李白眨了眨眼:“不会喝酒......可惜了!这么好的酒,却品尝不到......真是可惜了...”
  然而
  杜甫拿过那坛酒就仰头喝了一大口,喝完镇定自若擦了擦嘴角。
  思吾:???
  为什么自己总被打脸!
  李白一看,大笑着上前一把揽过杜甫:“哈哈哈!好酒量!”还不忘打脸一把思吾:“你看这不是会喝酒嘛!老骗我!”
  于是把思吾赶出了书房......
  思吾:委屈屈......
  书房内,杜甫陪着李白喝酒,心中无比的惊喜!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和传说中的李白肩并肩坐在一起喝酒,也不辜负他从五年前就开始偷偷练习喝酒......
  可他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因为自己书房里的墙上都挂着自己写的李白的诗,还有书案上放着好多他从市集上买来的《李白诗集》、《李太白语录》、《青莲居士诗词大赏》......
  也不知道李白有没有看到,他若是看到了会不会觉得自己很疯狂很可怕......早知道他要来,应该把那些都藏起来的。
  一阵懊恼......
  “子美怎的不喝了”李白显然已经有半醉了,好看的脸上两抹红晕,更添得容色美好动人。
  李白摇摇晃晃起身,一个不小心摔趴在了书案上,累得高高的书堆一瞬间倒下,把他的头都淹没了。
  杜甫赶忙上去搀扶。
  “没...我没事...”他抓住杜甫的臂膀,从书堆里探出头,恍惚之间目光落在案上一本书上,于是迷迷糊糊拿起。
  杜甫一看他手中的书,暗道不好,赶紧要夺过来。
  李白虽然半醉半醒,可却意外得反应快,也有一个原因是他本就比杜甫高些,拿着书的手微微举过头顶,杜甫就够不着了。
  “什么稀奇的书,还不让人看了。”李白为了防止杜甫再抢夺,于是背过身去翻看。
  杜甫os:完了完了!死了死了!
  看书的人先是随意翻了几页,眉毛微微一挑,又认真看了一页,似乎在对文章做点评一般道:“嗯,写的不错。”接着将书放到杜甫面前,指着其中一页中的某句诗道:“这句,我觉得你可以更加直抒胸臆一些。”
  李白翻开的那一页上,诗题:《春日思李白》杜甫......
  老实说,现在的文人墨客给朋友写几首诗也是很常见的,李白不觉得很奇怪。杜甫也觉得应该是不奇怪的,可是那本书里的诗,全是自己写给李白的,不仅有《春日思李白》,还有《夏日思李白》、《秋日思李白》......太多了一点......才见了人家一面,会不会显得太疯狂了......
  杜甫顿时脸上又如火烧,赶紧低头结结巴巴答:“谢...谢太白兄教诲...”
  他一副秋后问斩的样子,等待着自己在那人心中形象破灭,然后那人被他吓跑......
  ......
  良久
  那人喝了一口手中的酒便对他道:“改天我也写一篇给你。”
  ......
  杜甫:!!!                        
作者有话要说:  杜子美心中绝望的小剧场:
  李白:你满屋子的李白李白,你对我有些什么不齿企图!
  杜甫:我没有!我不是!你听我说!
  李白:我不听!我不听!
  杜甫:(╥﹏╥)
 
  ☆、相约
 
  李大诗人一句话说出口轻飘飘,可咱子美用了好半天才缓过劲。
  手脚都要打成结了,才磕磕巴巴声如蚊蝇道:“真...真的吗?”
  李白在那叉腰仰头喝酒,虽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可还是听到了杜甫问的话。
  这位诗仙喝多了便毫无正型,忽地贴上脸去瞧咱子美。本就忐忐忑忑的子美,又被吓了一跳,立在那儿一动不敢动。
  李白平时没有喝醉的时候,那通身的气质就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风华绝代了,长相又很是出挑,走在人群里鹤立鸡群,故而一些仰慕其人的闺中女子光是远远望上一眼便一个月都睡不好觉。
  而此时,李白喝醉了,脸上两抹霞红,唇红若滴血一般,更加好看了。迷醉的美颜放大了好几倍在自己眼前,他还能闻到李白身上的浓醇酒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