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将军娘子(GL百合)——歪脖铁树

时间:2019-05-27 09:36:53  作者:歪脖铁树

   《将军娘子》作者:歪脖铁树

 
  文案:一朝醒来,从和平的现代到古代的战场,苏绾只有努力活下去。
  大婚当天,外敌来犯,还未拜天地就不得不披挂上阵,宋屠苏只有努力抵御外敌。
  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就这么相遇了。
  文艺版文案:
  从乡野村姑到将军夫人,苏绾经历了许多生离死别,最终她胜利了。
  从人人惧怕的阎王斩到人人羡慕的将军,宋屠苏只想感谢一个人,是她成就了她。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日出日落
  草原上的天黑的格外晚,因为没有山脉的遮挡,阳光总能照的很远很远,只要没到地平线以下,就都能看到迟迟未降落的夕阳。
  “苏绾,该回家了。”路过的埃索大娘赶着自家几头羊,笑眯眯的说。
  仔细的把好不容易找到的草药贴身放好,苏绾转身摸了摸自家唯一的一头母羊,吆喝道:“走喽,回家……”
  放牧的地方离帐篷并不远,苏绾回来的时候,埃索大娘已经开始在外面准备做饭。
  把羊拴在帐篷门口,苏绾猫着腰钻进来,从角落拿出两块平滑的石头,把再来的草药整理干净,用石头捣烂。草药糊糊散发着并不美妙的味道,苏绾小心翼翼的用手指刮下来,低声道:“今天只找到这些,希望你能撑住!”
  小小的帐篷最角落,赫然躺着一个人。
  头发乱七八糟的披散着,眉目硬挺,唇的弧度很柔和,脖颈平滑 ,即便是刚见到的时候穿着男子才能穿的盔甲,苏绾还是很容易认出这人的身份。
  见面时候穿的盔甲早就被苏绾藏好,她衣服内襟上有个‘苏’字,苏绾私下里就叫她阿苏。
  撩起盖在身上的粗布,露出腹部糊着绿色草药的伤口,苏绾低声道:“阿苏,我能在这里捡到你也算是缘分,若是男子,我肯定不会这样毫无顾忌的帮你。不过你也得加把劲,这里没有消炎药,全靠你一个人支撑……哎,要是草药全一点也行……”
  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一边换完草药,再盖好粗布,苏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离开帐篷。
  几块石头支撑,上面放小小的锅,一些羊奶,一小把粮食,还有可以吃的切碎的野菜,煮成稀烂的糊糊粥。苏绾每天晚上都会熬这么一锅,当做晚饭吃,也是防备着若是帐篷里的人醒了,可以给她喝一些。
  擦着天黑吃完锅里的粥,苏绾加固一下栓羊的绳子,钻到帐篷中仔细关好帐篷的门。
  床被占着,苏绾只有在旁边铺几块羊皮,躺在上面。
  枕着自己的胳膊,即便是来了一天,苏绾还是毫无睡意。
  再来这地方以前,苏绾还是医科大学的尖子生,深受老师喜欢,毕业后进入医院是板上钉钉的事,但就在她学有所成的时候,睡了一觉,就换了地方。
  各方面的条件不用说,最关键的是原主有个还没成亲的丈夫,被抓去充军再没回来,原主就生活的越来越差,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换成吃食,然后饿死了,于是苏绾就来了。
  刚开始那段时日实在是辛苦,只有一个漏风的简陋帐篷,每天吃的都是野菜。苏绾帮小部落的人干了很多活,才终于积攒了一些羊皮,还有一头母羊,一小袋粮食。
  埃索大娘是苏绾的邻居,最开始觉得她懒惰,很不喜欢,后来见苏绾十分勤奋,态度才逐渐变好。
  日子刚步入正轨,小部落迁徙到一条小河旁边,苏绾晚上趁着没人想出来擦擦身体,结果就遇上飘在河里的人。
  这要是换做旁人,就算不吓得尖叫,也绝对不会救明显一看就是中原将领的人,但苏绾不一样,在她眼里,对中原将领并没有那么大的敌意,尤其是知道这位将领的身份后,更是觉得有那么一丢丢亲切,于是就趁着夜色,偷偷把人背了回来。
  还好这些日子部落都没有在转移地方,要不然苏绾也没能耐在旁人发现不了的情况下带着阿苏转移。
  “希望明天也能找到草药。希望我的母羊能够成功怀上小羊……希望明天挖到的野菜多一些……”苏绾小声的自言自语着,慢慢睡了过去。
  天亮,外面已经有人活动的声音,苏绾也很快爬起来,先看了看阿苏的情况,见她没有继续恶化,于是仔细关好帐篷的门,牵着羊出去放牧。
  家里没多少吃的,苏绾一般都是能少吃就少吃,不是太饿的时候就不吃饭,在外面放牧的时候可以寻找一些有甜味的草,嚼一嚼,吸掉甜汁,把渣滓吐掉,能勉强缓解一下饥饿问题。
  “苏,还是这么早。”埃索大娘也赶着羊来了,她家的羊比较多,家里的人也有不少。上次大汗征兵,埃索大娘家里征了三个强壮的男子,家里还剩下几个半大小子和年纪很大的埃索大爷。
  在草原上不会种地,粮食基本都是从中原换,家家户户吃的基本是羊奶、羊肉等等,条件非常好的人家才会吃牛肉、牛奶、马奶等等,像苏绾这样一穷二白的人家,每天都得挖青菜吃。
  说实在的,苏绾有一点点不太能适应这样的生活,但她现在也没能力离开,之所以救下阿苏,她心底里其实还有一点点小小的算计,只是现在人都还没醒过来,说什么都太早。
  找到一棵甜甜草,摘下来去掉外面脏了的叶子,塞进嘴里,苏绾笑道:“埃索大娘,你来的也很早啊。”
  嘴里同样含着甜甜草,埃索大娘让自家羊自由吃草,笑道:“我家那些小子太调皮,天亮就起来,我不也得起来。族长说过几天就得换个地方,这边的草不够肥美了,你得提早做好准备。”
  “知道了,谢谢大娘。”苏绾有点尴尬的抿了抿嘴。
  刚开始的时候,苏绾刚吸收原主的记忆,结果部落就准备迁徙,她还没学会收拾自己的东西,弄得手忙脚乱的,还好当时苏绾身体虚弱 ,还蒙混过去。
  只是,竟然这么快就又要迁徙了……
 
 
第2章 迁徙前夕
  草原上的雨很少很少,所以大多数时候部落迁徙都会沿着河流。但有些药草喜干旱的地方,河边比较潮湿,一般不会生长,苏绾每次找到的草药十分有限。
  再次帮阿苏换药,苏绾没有立刻离开帐篷,而是坐在旁边,单手托腮,小声说:“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等部落迁徙,我就隐瞒不住了。要是请隔壁埃索大娘家的几个小子帮忙转移你,发现你的身份怎么办?可要是不请人帮忙,我一个人又搬不动你。”
  “这样长时间不进食,铁打的身体也熬不过去。”苏绾说着,找出角落的布袋,抓出一小把粮食说,“算了,今天无论如何我都得让你吃点东西。”
  今天放牧的时候,苏绾帮埃索大娘剪了许多羊毛,还帮着做了午饭,作为回报,埃索大娘给了苏绾许多羊奶。
  所有的羊奶都放到小锅里,再加一些水,粮食放进去,小火慢熬。等熬的差不多,粮食软烂之后,苏绾用瓦罐盛出大部分,又往小锅添水,把今天挖到的野菜撕碎了放进去。
  有野菜的粥三两口喝完,端着没有野菜的粥钻进帐篷,看着躺着一动不动的人,苏绾又开始犯愁,“没有小勺子,也没有食管。唔,你也是个妹子,没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我……好吧,你长得挺好看的,越看越好看,我就……用嘴好了……”
  所有的粥全都喂进去,苏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把羊皮扑到旁边躺下。
  如果到搬家人还醒不过来,苏绾真是想不到好办法。别看她醒过来融入部落生活很顺利,那是因为原主本来就是部落土生土长的人,要是换了不是部落的人,肯定没那么容易,尤其是阿苏的模样是纯正的中原人模样,部落的人普遍不喜欢。
  大汗征兵打的就是中原,所以仇恨是正常的,最多也就是漠视。苏绾真的很不好解释为什么自己的帐篷里有个昏迷不醒的中原人。
  充满愁绪的一晚上过去,一大早,苏绾摸着饿的瘪瘪的肚子,凑到阿苏旁边看了眼,小声呢喃,“拜托阿苏大人你快点醒过来,不然我真的要愁疯了。”
  “咩……”生物钟十分准时的羊发现苏绾没出来放它,顿时不满的叫出声。
  掀开盖在阿苏身上的粗布看了看,苏绾小声说:“拜托拜托,要快点醒来呀。我得出去放羊,咱们晚上见。”
  靠近河边的草最为肥美,苏绾家的这头羊早已经有经验,松开绳子后自己就会欢快的寻找鲜美的嫩草吃,并不会跑远。这时候苏绾就会趁机找甜甜草或者草药,翻遍一个地方就牵着羊换一个地方,继续翻找。
  “苏绾大姐!!!”赶着一群羊浩浩荡荡的走来,埃索大娘家的巴卫在很远的地方就冲着苏绾大喊。
  巴卫目前是埃索大娘家最大的儿子,上面的哥哥都被大汗征兵征走了。他脸上的轮廓很深,笑起来有种很阳光的味道 ,头发编成一个个小辫子,穿着羊皮衣,赶着羊往苏绾这边靠近。
  找到一棵甜甜草,擦干净塞嘴里,苏绾也大喊,“今天怎么是你出来?”
  “我阿娘昨晚起夜崴了脚,不能出来。”巴卫说着,让羊群散开吃草,并不靠近苏绾这边。
  平时埃索大娘对苏绾很照顾,知道这事儿之后,苏绾就下意识的寻找止痛消肿的草药,还好这种草药在草原上非常常见,很容易就能找到足够的量。
  下午回去,苏绾先把自己的羊拴好,又把草药捣成糊送去埃索大娘那边,解释道:“这是我采的草药。以前跟爹爹游历的时候见其他部落的人就用这个消肿止痛,很有用的。”感谢记忆中原主和爹外出游历的几年模糊记忆,让苏绾能够找到借口展现自己偶尔的与众不同。
  “谢谢,真是个好孩子。”埃索大娘笑着说,又拿了一水囊的羊奶,“给你,家里别的没有,就是羊奶比较多。”
  “这……我成天拿你家的东西……”苏绾今天没想着再要,她准备去别家换一些羊奶的。
  把羊奶塞到苏绾手中,埃索大娘很不在意的摆手说,“我知道你 ,反正这些羊奶已经挤了,不给你我家也喝不了。”
  “谢谢。”苏绾由衷道谢。
  回到自家这边,苏绾单独把羊奶煮熟,用清水煮了菜粥,自己喝完菜粥,刚好羊奶变得温热,她端着进了帐篷,依旧用嘴喂给昏迷不醒的人喝。
  “最近可能会下雨,族长决定再等几天迁徙,咱们的运气很好。”苏绾拿了湿布帮着阿苏擦脸,一边说着,“你可以再休息几天,但是一定要醒来。我看看你的伤口……唔,恢复的挺好,也没发烧,这应该是不幸中的万幸。也没伤到头,怎么就醒不过来呢?”
  “难道是失血过多,大脑永久损伤?也不像啊。”苏绾轻轻戳阿苏的胳膊, “很结实,生命力应该比一般人顽强才对。实在是想不通……”
  几乎每天都要自言自语很久,这几乎已经变成苏绾的习惯,就这样过去好几天,雨还是没下来,族长终于决定迁徙。
  这附近的草都被羊啃的差不多,再住下去,羊就会缺少食物,缺少食物羊就会缺少奶水,会影响大家的口粮,所以不得不迁徙。
  要提前收拾好带走的东西,大家留下的生活痕迹也要消灭掉,以防被人发现。
  部落里没有车,只有两匹马,平时迁徙除了人力就只能放到羊背上,好在大家各自的东西并不多,在苏绾看来,比现代那些玩徒步旅行的人带的东西还要少。
  兽皮要卷起来,锅和瓦罐都放在兽皮袋子里,另外就是小刀和一些衣服,这些要贴身拿着。出发前才会收起帐篷,卷起来让自家羊驮着,这样就是很正常的搬家。
  “最后一晚了,你要是再不醒来,我只能拜托部落里的人帮忙搬运你。”苏绾靠在旁边自言自语,“希望族长可以让他加一匹马驮你……”
 
 
第3章 醒了
  “阿苏,希望等你醒了,还能让我这么叫你。”苏绾无声的笑了笑,看上去很美,可惜黑灯瞎火的看不清也没人看,“我见了你就觉得你蛮亲切。不知道你醒了,会不会立刻离开我呢……我们很适合一起生活呢……”
  粗布的遮盖下,即便是因为虚弱,阿苏的小腹上也还是有很明显的肌肉轮廓,十分漂亮。
  黑夜中,阿苏的手指轻轻动了动,苏绾没注意,继续絮叨,“你应该力气比我大,可以帮我搬家,可以割很多草,晒干后,我可以编草垫子,不比羊毛的摊子差。成天睡在兽皮上不透气,我实在是不习惯。我还想扛着家里的羊去找族长家的羊配种……”
  “粮食不多了,得想办法攒一些,不然等哪天天气不好,不能放牧,不能出去找野菜吃,就只能吃粮食。”
  “生活真是艰难,可总得活下去。”
  “但凡是有个能信任的人帮我,我也能腾出手来做些别的。我脑子里很多东西的……”
  说着对于这边的人并不能完全听懂的话,苏绾越说越放松,慢慢的睡着。或许只有这时候才是她彻底放松的时候,不用假装自己就是原主,不用想念以前的自己想念的发疯。
  天亮了。
  草原上的阳光没有什么遮挡,就连云朵都特别的少,照在帐篷上很快就会变暖,让人不由自主的想翻个身,继续睡。
  昨夜说的话早已忘的差不多,苏绾睁开眼,开始琢磨今天要干的事。
  身上的衣服有些脏了,解开看了眼,肩膀被粗布衣服磨的通红,轻轻一碰就疼的厉害,苏绾自言自语道,“等会儿干活就会忘记疼。啊,又是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视线转过床上的人,苏绾习惯性的掀开粗布看她腹部的伤口,顺便特别羡慕的摸了摸上面明显的肌肉线条,正准备转身离开,苏绾的身体忽然僵住。
  慢慢转身,慢慢扭头,看向床上。
  一直以来闭着眼睛的人不知什么时候睁了眼,眼尾有点长,眉目间透着自然而然的凌厉,因为长时间昏迷身体消瘦,显得下巴很尖,透着一种苍白的脆弱。
  “你、你、你醒了。”苏绾很结巴的小声说,“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还知道你自己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