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皇后娘娘请自重(GL百合)——八步莲心

时间:2019-05-27 09:36:03  作者:八步莲心

   《皇后娘娘请自重》作者:八步莲心

 
  文案:『皇后娘娘,请自重。』
  (X年后)
  『皇后娘娘,请……』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长安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皇后弯了
  大行国的国民都很焦虑。
  因为他们的皇帝和皇后私生活都很一言难尽。
  说好听点,叫风流。
  说难听点,叫……色。
  凭良心说,这对帝后对黎民还是不错的,自二人成亲、皇帝登基,这个国家的日子就如坐上了汗血宝马,一日千里。
  说句不自谦的话,大行国如今的国力,说是称雄四方也不为过。
  但是,他们私下的感情生活却让人极度不放心啊。
  两人成亲好几年没孩子不说,帝后甚至不同寝。据小道消息称:这对龙凤夫妻,可能至今都未有夫妻之实。
  当然,这只是小道消息,并没有得到实证。
  大家也是不怎么信的——怎么可能没有夫妻之实?那随侍史官是干什么吃的?不可能。绝不可能!
  不过,帝后感情生隙应该是真的。
  没看一批又一批的秀女被选入宫嘛。
  这不,今天又是新一批秀女入宫选秀的日子。
  皇宫内。
  太后也很焦虑。
  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到现在也没抱上孙子。
  相反,还要帮着继续选秀女。
  帝后成亲,已经五年了,按道理,早就应该有龙嗣了。
  但现在不只皇后没孩子,宫里那么多的女人都没孩子!
  这就让人不得不心焦了。
  民间早就有了传言:皇帝这么多年生不出孩子,只怕有隐疾呢。
  太后当然知道自己儿子没隐疾,因为她很清楚:那个混蛋玩意根本没跟女人圆房!
  是的,是没跟任何一个女人圆房。
  你要问不圆房还选秀做什么?
  呵,只有她知道:这些选秀,根本就不是为那个混蛋玩意举办的!而是为那个混蛋的妻子……当今皇后。
  是的,这满堂莺红燕绿,全是为坤宁宫里那位准备的!
  唉,她上辈子也不知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个儿子!又摊上这么个儿媳!
  儿子只喜欢男人。而儿媳只喜欢女人。
  圣懿太后从未有过这般的深深无力感。
  然,无力归无力,该做的她还是要做。
  比如,继续选秀女这件事。
  她比谁都清楚,这些秀女都是为皇后选的,可,那又如何?皇帝愿意啊!
  这个世上,做父母的终究拗不过儿女,因为父母之爱远胜儿女之爱。
  所以,即便她当年斗倒三宫六院占尽风流,在面对儿媳妇的时候,却败得彻底。原因无他,不过是因为儿子完全站在儿媳妇一边。她终究投鼠忌器。
  更何况,如今她已经还政于皇帝,天下以帝为尊、以后为贵,她这个过气太后已经没什么实权了。
  也就是如吉祥物一般,在选秀这样的特殊场合被拉出来溜溜。
  真的也就是溜溜而已。
  因为整个选秀事宜都是皇帝和皇后全权主持。
  确切地说,是皇后金口独断。
  选秀台上,皇后谢长安斜倚在凤椅上,望着下面的百花齐放。
  她凤眼斜睨,意态悠然。
  长长的睫毛微微一扇,便是表达自己的态度。
  宫里的人精太监察言观色,立刻给出结论。
  留牌,或者撂牌,都在这位皇后娘娘的眨眼之间。
  反而旁边的皇帝,似乎是来看乐子的。
  看着自家皇帝儿子那全程吃瓜的样儿,圣懿太后心里更复杂了。
  她还盼着新秀女进宫说不定能让儿子动心呢。看现在这情况……
  当然,她并不打算放弃。
  所以,当天晚上,她就命人去把今日最好看的那个秀女带去儿子宫里。
  然而,派出去的人很快回来:“回太后,那秀女被……被皇后娘娘带走了。”
  “!!”
  圣懿太后抽了一口气。
  良久良久,才将那一口气吐出,无奈:“算了,算了。”
  只能算了。
  终究,皇后才是真正的国母。
  而她,已经是一个过气的后宫女人。且,是一个丧夫的老女人。
  对比慈宁宫这边的自怨自艾,坤宁那边却是风光旖旎的。
  皇后谢长安醉意盈盈,望着凤榻上瑟瑟发抖的女人。
  “你伺候好本宫,便能得到你想要的。”她的声音亦真亦幻,让人不自觉迷醉,“至于要不要成交,你自己选择。”
  她缓缓眨巴了一下自己浓密的眼睫毛,如蝶翅轻颤。
  也让人的心跟着颤了颤——好美!
  真的好美。
  修明霞不自觉一晃神。
  美,是不分性别的。美到谢皇后这种程度,别说男人,就算是女人也会心动吧?
  之前,在选秀台,满堂花色,都不及谢皇后一人。
  谢长安,足以让整座长安城的鲜花羞赧而谢。
  所以,当在选秀台看到谢长安的第一眼,修明霞就疑惑了:为什么有这样的皇后,皇帝还要再选秀女呢?而且,还选了一批又一批。
  今天晚上她算是明白了:原来,选秀的从来不是皇帝,而是皇后。
  这三宫六院,竟是全都为皇后而开?!
  修明霞震惊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此刻的状况。
  从来没有人告诉她会是这样的情况啊!
  在家里学的那么多取悦君王的手段,突然之间全部派不上用场。
  纵然家里人早已决定让这个长相秀美的女儿进宫求富贵,并延请各种老师来指点教导,甚至对如何取悦男人也有细致的教导……但,却从未想过,她进宫后伺候的不是皇帝,而是皇后啊!
  “考虑好了没有?”谢长安似是有些不耐烦。
  这后宫三千,秀女无数,不缺美人。
  看谢长安的样子,已经准备起身离开了。
  她从不勉强别人。
  “慢!”电光石火间,修明霞已经做了决定,“能伺候皇后娘娘,是明霞的福分。”
  谢长安微微掩嘴打了个哈欠,重又躺了回去:“那还等什么?开始吧。”
  开始?
  修明霞眼睛瞪得比荔枝还大。
  这要怎么开始?
  谢长安却已经摆出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整个人完全放松,眼睛也已闭上,呼吸开始均匀。
  显然,她在等人伺候。
  而且,似乎,有些累。
  别说,这慵懒的姿态,真正是撩得人不要不要呢。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修明霞没出息地觉得有些口干。
  她此刻对眼前的女人已经有了冲动……
  但,怎么伺候呢?
  她是真的不会啊。
  脑子飞速运转——
  曾经,她在闺房无趣,也跟闺阁姐妹们偷偷传阅过一些奇怪的书籍、八卦过一些奇怪的传闻的……好像,那啥,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叫断袖之癖。还有一种划分,叫“攻”、“受”……!!
  也就是说,这皇后竟是……
  !!
  修明霞整个人都凌乱了:所以,堂堂大行皇后,居然是个受?!
  天啊,她要怎么去伺候一个受?
  正在她心慌胆颤胡思乱想的时候,谢长安懒懒的开口打断了她的幻想:“开始吧,就像伺候皇上那样。”
  可是我也没伺候过皇上啊!
  修明霞还在为难。
  然而,谢长安已经有些不耐的微表情让修明霞不敢矫情,赶紧上前,以自己最大的心力去伺候。
  此时此刻,早已没有什么羞涩与顾虑,只以平生所学去伺候眼前的人。
  轻拢、慢捻、抹、复挑,是她曾练习无数次、为当今皇上准备的桥段。
  然而,进行到关键处,谢长安突然睁开眼睛,厉斥:“你要干什么?”
  我……
  我要干……
  不是你让我……
  千万句话在心里,却是什么都不敢说。只能低眉顺眼等着皇后娘娘继续说下去。
  谢长安冷哼一声:“凭你也配享用本宫?!”
  修明霞吓得一哆嗦。
  我哪里敢……
  不是你让我……
  她哆嗦着低头咬唇,赶紧跪下。
  谢长安再度冷哼:“本宫乏了,给本宫好好按按。”
  “?”
  所以其实皇后娘娘召见自己,只是为了让自己按摩?
  呃。
  “还不快?”
  某皇后又等得不耐烦了。
  修明霞不及思考,赶紧上前:“是。”
  这是十指翻飞的一夜。
  然而,只是在按摩。
  翌日,修明霞觉得自己的手指已经酸得不能动弹了。
  而回自己的住所后,旁边服侍的宫女都以饱含深意的眼神看着她算得抬不起的手。
  喂,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啊?
  修明霞想解释,然而却不知从何解释起。
  好吧,即便知道,她也绝口不敢提。
  祸从口出,从来是皇宫里的生存铁律。
  好在,她辛苦一晚所得的赏赐也是丰厚的:
  第二天,她就被赐封为贵人,且赏银百两。
  后宫里女人的月俸其实并不算特别多,也就几百上千两。
  当然,宫里吃穿用度另有赏赐,也算包吃包住,平时花不了什么。但,在宫里斗法,总有额外需要钱的地方。而有些有家累的妃嫔,甚至还要把月俸捎回家,给父母兄弟花。这跟多年后樊胜美之流工作养家差不多。
  而修明霞,就属于后者。
  所以,这一百两银子,对于出身较低的她来说,可以说是一笔飞来横财了。她已经可以想象母亲拿到这笔钱的兴奋样子了。
  更何况,这一批秀女里,她是第一个承恩的。唔,虽然是承的皇后的恩,而且,只是给人家做了一晚上按摩。但毕竟是第一个封贵人的。
  向来盼着女儿攀龙附凤的娘亲如果知道了,肯定会开心得不得了。
  修明霞千恩万谢,暗暗庆幸自己做对了。
  不管怎么说,封贵人和赏金都是以皇帝的名义。
  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皇后可以用皇帝的名义召秀女、封贵人、赏金,但,有一点她已经可以肯定:在这个后宫里,皇后已经等同于皇帝了。或者说,皇帝已经默许了皇后的一切作为。
  反正,不管到底是什么情况,都不是她一个出身卑微的弱女可以置喙的。
  皇室是非多,伴君如伴虎。帝后之间的这些事,她可不敢掺和,只能顺从权势漂浮罢了。
  只是,不知后宫里除了皇后之外的其他妃嫔贵人们,是不是也是跟自己一样?
  而很快,她就知道答案了。
  作者有话要说:  1、本文故事,纯属虚构。
  2、本文1V1,皇后是将军的,只是将军的。
  3、皇后跟后宫女子都只是逢场作戏,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发生哈。
 
 
第2章 皇后醉了
  后宫以皇后为尊。
  嫔妃们每日都要来给皇后请安,早晚各一次,是所谓“晨昏定省”。
  修明霞自然也不例外。
  然后,她就看到了很无语的一幕:后宫妃嫔在皇后娘娘面前各种暧昧。皇后娘娘也来者不拒。
  本该肃穆的坤宁宫,竟旖旎万千,好不热闹。
  本该暗潮汹涌的每日后妃聚会,竟成了妃子们向皇后邀宠的撒娇日常。
  甚至,有些胆大的妃子,竟擅弄风情,直接滚进了谢皇后怀里。
  而最可怕的是,所有人似乎都已见怪不怪。
  这真的是皇宫?
  眼前这个真的是皇后而不是皇上?!
  可怜的修明霞整个人的三观完全毁了。
  而等大家从皇后处出来,她破碎的三观又重新碎了一遍:回来的路上,之前在皇后寝宫还言笑晏晏的一群人,突然就换了一张脸,各种含沙射影,明怼暗讽,白眼乱飞……
  这……这分明是宫斗脸吧?!
  呃,终于等到了正常的宫斗风,但是……为毛争夺对象又不对呢?
  修明霞觉得整个人已风中凌乱。
  这时,她发现怼成一团的嫔妃群里有两个例外:一个清冷自持,一个明媚可亲,却都没扎堆,而是双双往回赶。
  “两位姐姐。”
  修明霞喊住两人,跟了上来。
  两人转身。
  “两位姐姐。”修明霞微笑,“可否方便借一步说话?”
  这个宫里她两眼一抹黑,还是希望先找个小集体混着。而眼前写两位女子不争不抢不扎堆,应该是不惹事的性子,抱团的话应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然而,那清冷自持的女子直接回:“不方便。”
  “……”修明霞哑然。
  那女子却不管修明霞的表情,兀自带着宫女离开。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修明霞摸摸鼻子,万分尴尬。
  作为世家女子,大家平时说话都彼此给面子的。即便有仇怨,也是含沙射影暗讽的多?如现在这般没招谁惹谁就被直接拒绝,还是第一次。
  见她如此,旁边的明媚女子“咯咯”笑:“你别往心里去,她就是那么个性子。”
  修明霞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也微笑应景:“多谢。请问姐姐怎么称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