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家暗卫揣包跑(古代架空)——楚轻泠Cling

时间:2019-05-21 08:14:02  作者:楚轻泠Cling

 《我家暗卫揣包跑》作者:楚轻泠Cling

文案:
青翎牵着个三岁小儿在大街上买糖葫芦,忽然小娃娃拉拉自己的衣摆,扬起软软的小奶音:“爹爹,那边有个小哥哥跟爹爹长得好像啊!”
青翎插着腰对着身前头顶个小揪揪的奶娃娃道:“不可能,我长这么好看,还能有人跟我一样好看?”
十分地……理直气壮
可视线转到前方的玉器店,果然看见个七八岁的小娃儿,一身金丝银线,嗯,那身衣服很值钱!重点是,那长相!!!
青翎忽然想起八年前的那场大雪,他在王府萧索的后院里拼了命替那人生下的小崽子……
 
标签:武侠 轻松 古代 先虐受后虐攻 忠犬受 替身梗
==============  
 
 
第一章爹爹,那个哥哥好像你
  “唔~爹爹,不要拉我,我还想再睡一会,就一会!”竹屋里传来一声软软糯糯的童音,榻上仰躺着个的小娃娃,粉嘟嘟的小脸露在外面,让人恨不得伸手去戳一戳。
  可床前此时站了个黑面神,正拉着小娃娃的手企图把他叫起床。见小娃娃迷迷糊糊,不为所动的模样,努力运气,然后哗地一下把娃娃身上的被子掀了,“张小宝,再不起来,老子让你光着在这躺一上午。”
  刚刚入春,小娃娃身上就一件单衣,盖着厚厚的被子睡得香甜,可冷不丁被人掀了被子,冻的涩涩发抖,苦着一张笑脸,瘪着嘴,“哇”地一声哭出来。
  “坏爹爹,欺负宝宝!啊~啊~啊!”哭得抑扬顿挫。
  ……
  “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山里的狼都要被你引来了!”黑面神伸出手擦着小娃娃的眼泪,“等下爹爹要出门,你不跟我一起去,一个人在家,被狼叼走了怎么办?”循循善诱。
  “唔~唔~就不能迟一点出门吗,宝宝想再睡一会!”小娃娃还在抽泣。
  “不行,赶紧起来!”男子把两件小棉袄丢给娃娃,让他自己穿,然后出了屋子。
  开玩笑,迟一点?这小子一觉睡下去,能睡到太阳落山!可不能耽误了大事。
  ……
  “快点快点,办完事,爹爹给你糖葫芦!”男子背着一个包袱,冲着屋里喊。
  “爹啊!快来帮我,头出不来了!”小娃娃闷闷的声音传来。男子探头进去一看……
  这小子,穿个棉袄,把自己脑袋卡住了……
  总算收拾好娃娃的一身衣物,男子牵着个胖乎乎,两手被棉袄堵的放不平只能悬在两侧的小娃娃出门了。
  小娃娃今年三岁,再有几日就是他的生辰了,而他,只有男子这个爹爹,没有娘亲,或者说,这男子亦是他的娘亲,男子走路快,小娃娃腿短,跟不上男子的脚步,小手被包裹在大手里,被牵的踉踉跄跄,头顶上顶着个小揪揪,晃晃荡荡的,煞是可爱。
  “爹!爹!慢点慢点,宝宝跟不上!”小娃娃气喘吁吁,终于让男子的脚步慢了下来。“呼~爹啊,你给我穿这么厚的衣服,我实在走不动啊!”小娃娃拉着自家爹爹的手坐到地上,他需要休息!
  “谁让你小子身体虚,你风叔叔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让你着凉!”男子摇摇头,把赖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小娃娃扛起来,放到肩膀上,“这下行了吧。”
  小娃娃嘿嘿一笑,“爹,快点,你不是有急事吗,快走快走!”坐在自家爹爹肩头,小娃娃兴奋地手舞足蹈,催促着男子赶紧走。
  “我怎么生了你这个小祖宗!”
  ……
  父子俩很快到了镇上,七拐八拐进了个小巷子,男子把娃娃放下来,一手牵着娃娃,一手,拎着包袱,走进一家黑当铺。
  “王哥,老规矩。”黑当铺是真的黑,一进去,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凭着过人的耳力,男子走到一处机关,将包袱置于其上。
  很快,包袱被机关传送进里间,不多时,几锭金子出现在原本放置包袱的地方,里间传出句人声,“这次货色不错。”
  “谢嘞!”
  男子笑嘻嘻的把金子塞进怀里,牵着小娃娃出门了。
  又可以逍遥几个月啦!“走,爹爹带你买糖葫芦去!”有钱是大爷,有钱我高兴,男子兴奋地牵着小娃娃往集市上去。
  片刻后……
  “老板,两串糖葫芦三文钱,不能再贵了!”
  “小哥,五文,不能再少了。”
  小娃娃叹息一声,端着下巴蹲在地上,衣服太厚,蹲不下来,整个娃娃看上去……像只青蛙。
  小青蛙蹲在地上看他爹为了两文钱,跟老大爷大战三百回合。无聊间,四处瞟啊瞟,忽然,小娃娃看见远处,一家玉器店门口,站着个锦衣华服的小哥哥,七八岁的小男孩,生的唇红齿白,就是脸上没什么表情,冷冷淡淡的。
  光是一张侧脸就叫小娃娃看的如痴如醉,不对,重点是……
  “爹啊爹啊!”小娃娃连忙拉拉自家爹爹的衣摆。
  “别急别急,就好了就好了!老板啊……”
  “不是啊,爹你快看,那个小哥哥长得好像你啊!”
  “不可能,你爹我生的风华无双,这世上除了你大伯,谁还能跟我长的一样,不过你大伯被他媳妇私自换了脸……”男子转身,插着腰,十分理直气壮地冲小娃娃描述自己的惊人天姿。
  小娃娃锲而不舍得用一只小胖手指着远方,男子勉为其难看了一眼,只一眼,抱起小娃娃就跑。
  “唉,三文就三文,别跑啊。”男子不顾卖糖葫芦的老大爷在身后声嘶力竭的呼唤,用起轻功,一溜烟儿没了人影。
  ……
 
 
第二章暗卫认主
  回到竹屋,男子还惊魂未定……
  四年了,他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生下这个先天羸弱的小病秧子,此生,他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有生之年,看着这孩子痊愈,能让正常的小孩子一样长大成人。他用了四年时间,把过去埋藏在心里,可今日,见着那个孩子,他所有的伪装便全部坍塌,若是见着那个人呢?……
  他叫张小五,这是他原本的名字,他还有过其他的名字,暗十九,青翎,前者是他为了走到那人身边,拼尽一身力量得到的称谓,后者,是那人情浓之际,替他取的名字。可这两个,都不过是他一切不幸的根源。
  从一开始,他就错了……
  ……
  十年前,君国,宇帝十六年,春。太子君无忧,四皇子君无极挑选暗卫。
  皇室的规矩,暗卫营大比,前十八名编太子暗卫,其后每十八名编皇子暗卫。宇帝只有两个成年的皇子,便是太子和四皇子,是以,今日,只选出三十六名。
  张小五和哥哥在暗卫营训练已有十多年,身为暗卫,需做到无心无情,无欲无求,一生,只忠于主上,而今日,便是决定他们主上是谁的时候。张小五,心里有个小小的愿望,他想成为那人的暗卫,所以他只要在十八名以后,三十六名以前便好。
  哥哥猜到了他的心思,大比前特意来嘱咐他,莫要冲动,可他早已想好了,所以,他不顾哥哥的劝,故意失手,得了个第十九名。
  皇室的暗卫,从来只有代号,没有名字,从此,他叫暗十九,他哥哥,是暗一。
  暗卫营的所有人都知道,这兄弟俩为了活下去,每日练的有多苦,他们的身手,不相上下。
  面对哥哥略带责备的目光,他笑的灿烂,他想说,我有我的梦。
  带着一身刑伤从暗卫营出来,十九痛的龇牙咧嘴,心里却乐开了花。
  没辙,皇家就是有那么多变态的规矩,暗卫大比,前十八名,编太子暗卫,有赏;剩下的,编皇子暗卫,有罚,因为他们艺不及人,所以落败,要将暗卫营的所有刑具经一遭,以此警醒自己,往后不可懈怠。
  一行十八人,各个挂着伤,到了四皇子府上,由侍卫统领带去了暗卫阁。
  暗卫是最高级别的侍卫,却也是见不得光的存在,他们整日里隐于暗处,只等主上危难时拼死相护,十九一行人刚受了刑,安置下来各个叫苦连天,只有十九一个人,心里暗搓搓地乐着。
  “小五哥,不对,现在该叫十九哥了,你平时那么厉害,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连那个小矮子也打不过?”十八名暗卫里最小的三六忽然问道,在他看来,十九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落败到十八名开外。
  “人有失手,有什么奇怪的。”十九正高兴着呢,语气里丝毫听不出懊恼,众人都觉得不解。
  十九自顾自地换下一身带血的衣物,冲着叽叽喳喳说个没停的兄弟们道,“都别叨叨了,快点睡觉,明日认主,还有的挨呢!”
  气氛顿时冷下来,全都唉声叹气,收拾收拾睡了,只有十九一个人,躲在被子里,高兴着呢,若不是眼前境况不合时宜,怕是都要笑出声来。
  ……
  四皇子君无极,其母因为貌美深得陛下宠幸,是以四皇子自小便被宠坏了,骄纵的很,性子还有些阴鸷,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不如君无忧那个伪君子,凭什么他自小就被封了太子,父皇连争一争的机会都不给他。
  所以,暗卫到了府上,他毫无召见的兴致,都是君无忧剩下的……
  “今日认主,四殿下吩咐了,他不过来,由我为你们打下烙印便可。”皇子府的管事站在十八人面前,冷着一张脸,声音听不出丝毫感情,很有威慑力,众人都绷紧了一身皮。
  十九失望的对着门口张望,照理说,认主当日是可以见到主上的,可显然,君无极不想见他们这一群暗卫。
  烧红的铁片盖在皮肤上的灼痛深入骨髓,告诉他们,自己是谁的人,这一生,为谁效命。
  打下主上的烙印,便是认主了,从此,生为他,死为他,十九是愿意的,他献祭自己的所有,只为隐在那人身后。
  可是多年后,他却在想,若当初,听哥哥的话,多好。
  ……
 
 
第三章扛起宝宝又跑路
  此时的张小五早已不是当年对君无极满怀期冀的青翎。
  那时哥哥将他从主上身边带走。他死了心,又拖着这副不知何时便要断了气的皮囊,毫无生机。
  哥哥甩了他一巴掌,问他:你还记得自己原来的样子吗?
  原来的样子?他努力了许久,当真是记不真切了。在君无极身边飞蛾扑火一般转悠了十多年,最后,竟是把自己都弄丢了。
  后来发现腹中又有了个小家伙,他想,自己是要活下去的……
  从前,不是没跑过,想起那时被抓回去后的遭遇,张小五不寒而栗。
  “小宝,快,把你的玩具拿上,咱们搬家?”张小五忽然站起身进了房里,把一叠银票揣上,又对着小娃娃嘱咐道。
  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会被找到的,他不能再被带回去,而且,还有这孩子。小宝看着活蹦乱跳,其实内里很虚,因着自己当年生他时的一身伤病。第一个孩子,他不能带在身边,这一个,他不能再失去。
  跑,一定要跑。
  张小五着急忙慌的收拾细软。
  “爹爹,今天那个哥哥,是我哥哥吗?”小孩子的世界太过纯真,而从前从爹爹和大伯的偶尔提及中,他记得,自己有个哥哥。张小五要知道小娃娃的记忆力这么好的话,绝不会在他面前提起睿儿。
  这不,张小宝扬着头,眨巴这一双大眼睛问他:那是哥哥吗?
  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小娃娃知道自己没有母亲,他是爹爹生的,可张小五从未告诉他,另一个爹爹是谁。这一向喜欢刨根问底的小娃娃竟也从未问过。
  孩子总是敏感的。见爹爹一脸如遭雷劈的模样,他便懂了。把床头的一只拨浪鼓拿着,抱在怀里,“爹爹,宝宝带一个就行了,我们快走吧。”懂事的叫张小五险些落泪。
  把宝宝紧紧抱进怀里,“对不起,是爹爹没用。”片刻后才放开。
  “爹呀,你要勒死宝宝啦!你是不是想勒死宝宝,就能赖掉今天的糖葫芦了?哼!”
  张小五:……
  宝大爷,我错了,刚刚感动的不是我。你还是那个魔王张小宝!
  父子俩稍微带了些贵重物品,主要是张小五那一堆银票。便锁紧了门,跑了。
  ……
  “爹爹,快点呀,我们不是要逃命嘛,你这么慢,会被坏人抓走的!”张小宝坐在自家爹爹肩膀上,双手搂着张小五的脖子,催促着张小五跑快点。
  张小五欲哭无泪,这小祖宗绝对是自己克星。
  此刻他扛着个三十多斤的小娃娃,这小娃娃还穿的像个球。背后再背着一大包衣物。怎么快?你说怎么快?他已经走了两个时辰了好吗!
  正好前边有块大石头,张小五一屁股坐下来,“走不动了,走不动了,让我歇会。”
  张小五把肩上的小祖宗放下来,抱在怀里,径自坐在石头上喘气,原以为这小祖宗又要讽刺自己一番了。
  谁知小宝宝从怀里掏出个小瓶子,到处一粒丹药,仰起头举起手往张小五嘴里塞,“爹爹,该吃药了。”
  莫名又湿了眼眶是怎么回事。
  ……
  下午,天色擦黑,张小五才扛着小宝宝到了邻县的一处农家,敲了敲门,出来一个粗布麻衣,一脸素净的姑娘,看见来人,原本素净的脸上因为灿烂的笑多了一丝明艳,“小五哥,小宝,你们来了。”
  小宝看见熟悉的人,伸手要抱,“宝宝想花花姐姐啦,就让爹爹带我来啦!”娇软的童音成功化解了自家爹爹不知如何解释的尴尬。
  “快进来吧,外面凉!”姑娘将宝宝从张小五手里接过,抱进怀里,催促着张小五快进门。
  而他父子俩从前住的竹屋里。一个华服男子,牵着手里八岁的儿子,看着空无一人的竹屋,黯然神伤。
  “父王,爹爹他,是不是不想见睿儿?”孩子正是此前小宝见着的那个哥哥,这男子,自然就是张小五苦苦躲着的君无极。孩子问的委屈,丝毫不见此前的清冷模样,一张小脸。写满了受伤。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