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这个影卫你开开窍(古代架空)——77家的喵

时间:2019-05-20 09:18:31  作者:77家的喵

 书名:这个影卫你开开窍

作者:77家的喵
 
文案 
卓影六岁入宫,十二岁凭借超群的武艺被调遣到小太子身旁,正式成为影卫,负责贴身保护太子的生命安全。
 
那时尚不满八岁的邢辰牧,脸上早已经褪去了童真,他看着地上跪着的少年,一字一句认真问道:“我可以信任你吗?”
 
“吾将誓死效忠殿下。”
 
这句誓言,卓影一直记在心里,不能忘也不敢忘。
 
他寸步不离的保护着邢辰牧的安全,看着他从孩童成长为一位顶天立地的男人,看着他稳坐帝位,运筹帷幄,他以为,终其一生,他都会站在这个位置上,默默守护着他的圣上。
 
可在那个雨夜,一切戛然而止。
 
属于男人的怀抱,带着灼热的温度,几乎要将他烫伤,那个向来气度恢宏、勤政爱民的当今圣上,俯在他耳侧,用着几乎与当年如出一辙的坚毅口吻问道:“阿影,做朕的皇后可好?”
 
攻受双视角,皇帝攻X影卫受,大家不要站错CP哦
【强强,年下,生子生子生子,雷者慎入】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宫廷侯爵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邢辰牧,卓影 ┃ 配角:邢辰修,卫衍 ┃ 其它:甜文,甜文
 
 
 
第1章 楔子
 
  寒风吹得窗栏吱吱作响,在静谧的夜色中显得尤为突兀,月光透过残破的纸窗照入屋内,映出两道模糊身影。
  布满灰尘与杂草的狭小仓库,黑衣少年双膝跪地,微微仰头看着他的主上,而他原本持剑的右手垂落在一旁,正不断往下淌血。
  他的主上,冉郢国当朝太子邢辰牧,今年不过十岁,刚经历了至亲的谋害,一双眼不知是因为愤怒或是悲伤,还充血泛红着。
  “殿下......”卓影原本以为他需要花费一番工夫安慰对方,再来分析当前局势,却不料才开口吐出两字,邢辰牧便已经自己控制好了情绪,拾起他放在一旁的长剑,剑锋划过华服的下摆,裁出一块尚未沾染污渍的布料来。
  邢辰牧将那上好的布料折叠,低头仔细扎在他右臂的伤口上:“如果不带我,你有几成把握冲出去?”
  出口是略带稚气的童音,可那语气听来太过沉闷,反倒给人一种怪异之感。
  卓影早已经习惯自家主子与年纪不符的冷静,很快如实答道:“五成。”
  但若带着邢辰牧,怕是连一成把握也没有,他不说邢辰牧心中自然也是明白的,不再多言,主动按下那机关,只见地面缓缓移动,不久便出现一个凹陷的暗格,暗格并不算太大,容纳一个还未长开的孩童却是正好。
  眼见着邢辰牧就打算这么躺进去,卓影拦了拦,起身仔细检查过暗格上的小孔,确定在里头不会窒息而亡后,又从身上掏出一小包干粮,与还满着的水囊一起交给对方,忍不住再次提醒:“殿下......这机关只能从外头打开。”
  只能从外头打开,意味着若卓影不能及时赶回来,纵使邢辰牧能不被敌人发现,也极有可能渴死、饿死在这暗格之中。
  “我知道。”邢辰牧十分罕见的笑了一下,“不是你说我可以信任你的吗?”
  那模样不似在这九死一生的困境之中,反倒像是要在金丝软榻上睡一觉般安逸、坦然。
  卓影一愣,才想起邢辰牧所说乃是他两年前刚被分配到太子身边时承诺的话,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行了,横竖也没别的办法,你去吧。”邢辰牧像是也并不需要他的答案,见他不语,说完自己的话便躺进那凹陷的暗格里。
  卓影咬牙应了,跪地给邢辰牧磕了个响头,低声保证道:“属下一定会回来。”
  说完他不敢犹豫,再次按下机关,看着那暗格在眼前缓缓合上。
  卓影用衣摆仔细擦去地面上残留的血渍,又在上头铺了薄薄一层杂草,直到确认屋内的一切都恢复如初,这才转身离开。
  不远处火光冲天,是四处搜寻他们的人马,已经赶到了......
  ###
  扶禄十五年,当朝太后伙同关卫军意图谋害太子,皇上震怒,所涉关卫军全部诛连九族,太后也因此被囚于宫苑之中,此生永不得踏出。
  而太子贴身侍卫卓影护驾有功,圣上特赐白银面罩一副,封为影卫领使。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大家新年快乐,今天双更哟O(∩_∩)O
 
 
第2章 纳妃
 
  皇城宫苑,金瓦红墙,古木参天,六兽镇守在各殿屋脊之上,威严又华贵。
  沿着青石大道一路向皇城深处,穿过御花园,在当朝天子所居的承央殿南侧,有着一处格外简陋的宫苑,宫苑四周墙垣格外高耸,仅余下一道小门可供出入,声响被高墙阻隔,哪怕身在门外也听不到分毫。
  此处不似其他宫苑那般有宫女太监伺候着,显得清清冷冷。皇城中人皆知此地不可擅闯,甚至连随意靠近也不被允许,仅那窄门之上,先皇御笔亲书“鸣影宫”三字,彰显它在皇城中的地位。
  正午,一身绛紫色长袍的小太监步履匆匆地迈入鸣影宫,几位在院中练武的影卫都认识他,因此并未多加阻拦。
  来人正是当今圣上身旁伺候的太监小安子,他一路小跑到了东苑一处僻静的寝房,抬手正欲叩门,里头却先一步传来清冷的嗓音:“什么事?”
  小安子收回了手,有些局促地摸了摸鼻子:“卓大人,严公公派小的来传话,问您今日能否早些到轩明殿当班?”
  屋里没了动静,小安子不知该不该再说些什么,犹豫间面前的门已经被从里头打开。
  男人带着银质半面,秀气的眉眼透过半面上的眼孔只能窥探分毫,长期习武造就的一身精实肌肉此时被隐藏在了墨色劲装之下,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利落又修长。
  “可是圣上出了什么事?”大内总管严青做事向来谨慎有分寸,是从圣上幼时便一直跟在他身边伺候着的老人了,若无大事自然不会让人轻易来打扰了卓影休息。
  小安子受他浑身散发出的凛冽之气所迫,本能地后退了一步,半晌才反应过来对方在问话,急着答道:“是......是圣上今日发了火,午膳也未用,轩明殿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严公公实在没了办法,才想到来请大人您。”
  “我现在就随你过去。”卓影不再多言,转身关上房门便跟着小安子向外走。
  按照冉郢国规矩,每位君主都会培养一批属于自己的影卫,这些影卫分布于皇宫各个角落,负责守卫君主的安全,而每一任的影卫统领,更是千挑万选。
  影卫统领必须从太子时期就与之建立起深厚的信任,由太子亲自选拔任命,按照冉郢国的规矩,若君主亡于非命,影卫统领将会被五马分尸。
  而若君主寿终正寝,影卫统领则需要同穴陪葬,在冥路上继续护送君主。
  也正因为影卫统领为冉郢国君主亲信,为防奸人刻意模仿,历届统领皆不以面示人,在宫中行走需佩戴由专人特质的纯银面罩,仅君主本人能见其容。
  而卓影便是这一任影卫统领。
  ###
  “圣上今日见了什么人?”小安子一路上战战兢兢地不敢开口,两人快行至轩明殿时,倒是卓影主动问道。
  照理圣上行踪是万不得往外透露的,但一来,卓影所问并非秘事,轩明殿所有侍卫、女官都见着了,二来卓影身份特殊,凡是宫中有眼之人都知道他在圣上跟前的地位。
  小安子犹豫了片刻后,如实道:“见了户部的陈大人,似乎是......选妃之事。”
  卓影的脚步微微一顿,在小安子察觉前又很快恢复如常。
  选妃......
  冉郢男子十六便可成婚,邢辰牧年满十六时,先帝尚在,也曾动过选太子妃的心思,是当时的皇后,也就是如今的太后娘娘劝阻,此事才不了了之。
  邢辰牧登基之初,户部再次提及选妃一事,认为哪怕不成婚,后宫之中也当有侍寝之人,可邢辰牧却以“守孝”为由,否了选妃的折子。
  如今三年孝期已满,邢辰牧也将及冠,若再拒纳妃,怕是不止百官,单太后那关便无法轻易迈过去。
  卓影早有心理准备,可明白归明白,当这一天真正来临时,他依旧有些无所适从。
  “嗯。”他应了声,此时不得不感谢所戴的面具,令他能够掩藏住所有不该有的情绪,“你就在这守着吧,我进去看看。”
  将小安子留在殿外,卓影在敞开的殿门上轻叩了两声,不待里头回应便抬腿迈入。
  “不是说了不要来烦朕吗?”
  怒斥声由里间传来,卓影充耳未闻,踩着一地碎瓷走进内室。
  “大胆!你——”对于擅闯者,邢辰牧显然十分愤怒,正要责问,抬眼见到来人,后头要说的话霎时咽了回去,只余下一声叹息,“你怎么来了。”
  “参见圣上。”
  卓影欲行礼,刚掀起衣摆还不待跪下,主位上的男人已经起身几步走到跟前扶住他:“地上全是碎片,不知危险吗?还要往下跪。”
  “圣上既知碎片危险,何不早些差人来打扫了,若真伤了龙体,底下人有几个脑袋也不够担责的。”卓影语气平平,但不知怎的,邢辰牧就是在其中听出了几分不快。
  “真该让户部给你开双份饷银。”邢辰牧松开手,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角,“卓影,你也是来劝朕纳妃的?”
  卓影低头,从大局出发,他是该劝圣上纳妃,只是此刻面对邢辰牧,他实在说不出那样违心的话语,沉默了一会儿后开口道:“属下不是,属下是怕您气坏了身子。”
  邢辰牧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唤人来清理地上碎片。
  待宫人重新退出去,邢辰牧自嘲地笑了笑:“世人总以为登上了这权利的巅峰便可以为所欲为,谁又明白,真正坐上这位子才是身不由己,举步维艰。”
  “想为所欲为不难,可圣上是明君,所以才顾全大局委屈了自己。”
  “明君......卓大人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这些哄人的话语。”邢辰牧轻笑了一声,伸手抬起卓影的脑袋,看着他的双眼道,“朕可以在众臣面前顾全大局,也愿意为了黎民百姓、天下苍生牺牲一些东西,可至少在你这里,朕能不能少一些顾虑,做自己想做的事。”
  卓影一愣,下颌干燥温暖的触感,以及这过分亲昵的话语,就像一颗石子坠在他心湖上,顿时激起阵阵涟漪。
  他担心邢辰牧会因着皮肤的接触感知到自己过快的心跳,慌乱后退了一步,又像是怕对方误会,急道:“在属下面前,圣上自然不必有顾忌。”
  邢辰牧看着他虽极力克制依旧泛红的耳尖,心情终于转好了不少:“是吗?那你陪着朕一道用午膳吧。”
  “圣上,这不......”影卫虽是圣上亲信,但说到底终归也只是侍卫,尊卑有别,侍卫是不被允许与圣上一道进食的,可卓影说到一半,想起自己刚刚才应下的话,讪讪闭了口。
  果然邢辰牧一挑眉:“卓大人刚刚才说朕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转眼就要来跟朕说规矩了?”
  “属下不敢。”卓影没了办法,只得应道:“属下这就去传膳。”
  卓影自幼在宫中长大,跟着前影卫统领学习武艺以及宫中规矩,连一板一眼的处事风格也学得十成相似。
  但这并非是卓影第一次与邢辰牧一道用膳,不论他如何推拒,邢辰牧似乎总有办法让他妥协。
  知道卓影用饭不习惯有人在旁盯着,几名小太监将饭菜端上后邢辰牧便挥手让他们都退了出去,卓影拿银筷细心地替邢辰牧布菜,因着邢辰牧在他面前从来不加掩饰,比起近身伺候用膳的太监,其实他反倒更了解邢辰牧的口味及喜好。
  邢辰牧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忙了一会儿,抬手握住他的手腕,笑道:“是让你和朕一道用膳,可不是让你来伺候朕用膳的,还不坐下?”
  “是。”卓影这才坐下,端起自己的饭碗开始进食。
  用饭时两人都未再开口,卓影吃东西很快,但不会令人觉得狼吞虎咽,是一种十分专注的吃法,比起在享受美食,倒更像是在完成一项不得不完成的任务。
  而邢辰牧不同,身为天子,用膳自有一套礼仪规矩,哪怕无人在旁伺候着,依旧吃得讲究。
  卓影很快用完,又自觉起身伺候邢辰牧,邢辰牧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有些无奈,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饭后不多时便有下人来通报,说是太后有请,邢辰牧也知道此事必然要惊动母后,并不意外,让人回话只说自己一会儿便摆驾正泉宫。
  传话的人离开,邢辰牧看着窗外,不知想到些什么,半晌后回头冲卓影道:“安排一下,你陪朕去母后那儿。”
  ###
  太后乃是邢辰牧亲母,母子俩总是有些体己话要说,是以邢辰牧去正泉宫时向来不爱带太多人。
  卓影提前与负责贴身保护邢辰牧的影卫交班,让对方早些回去休息,又安排了沿路护卫的人手,自己则跟着圣驾一路到了正泉宫。
  太后请邢辰牧来正是为了纳妃一事,没聊几句便屏退了左右,目光落到站在邢辰牧身后不远处卓影那里。
  “母后不需避讳卓卿。”邢辰牧上前拉住太后的手,显出几分外人在时无法表露的亲昵来。
  “行吧,牧儿信任卓影哀家是知道的。”太后笑了笑,在邢辰牧的搀扶下坐回主位的椅子上,“之前听下人们说你连午膳也未用,哀家还担心来着,结果再让人去打听就听说已经传膳了,哀家还想啊,谁那么大本事,能劝动我们牧儿,这么看,便只有卓大人了。”
  “儿臣不孝,让母后担心了。”
  “这倒是小事,只是哀家也想知道,牧儿为何迟迟不愿纳妃?”太后戴了镂空纯金护指的手搭在邢辰牧手背上,看起来也不过只是母子间的闲谈,并无逼迫之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