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萌兽种田记(重生)——姚麦

时间:2019-05-18 07:10:44  作者:姚麦

   《萌兽种田记(重生)》作者:姚麦

  乌玖重生成了一只鸟,刚破壳那种,他被告知必须完成数量庞大的种田任务才能回归原生位面,至于一只鸟究竟该怎么种田,却没有人告诉他,不过,最初的乌玖也没空纠结这些,他首先要解决的是吃饭问题。
  好在,衣食父母及时出现了,沉默寡言犬系帅哥对他不错,给吃给喝还帮忙梳羽毛。
  看在衣食父母这么殷勤的份上,乌玖决定让他成为第一个种田壮劳力!虽然衣食父母并无种植经验,但乌玖并不担心种下去的庄稼无法成活,因为,他有一方能活根须的灵泉。
  世界设定:蛮荒位面,动物可以变成人型,粗略的讲就是个种田、打怪、升级、谈恋爱顺便建立强大部族的故事~
  内容标签: 强强 随身空间 种田文 美食
  搜索关键字:主角:乌玖 ┃ 配角:戎骁 ┃ 其它:重生,种田文,升级流,爽文
 
 
第一章 
  1
  乌玖重生成了一只鸟,雏鸟,刚刚破壳而出的那种,周身灰扑扑的绒毛还没褪尽,羽毛还没长成,这荒诞的转变不知因何而起,好在冥冥中有个声音告诉他,他不会维持现在的状态一直到老,只要顺利的完成任务。他还能重新回到原本的生活轨迹里。
  任务并不简单,要在这片全新的位面拥有万顷良田。
  至于一只鸟要怎么种田,那神秘的声音没有告诉他。
  好在,为了达成这个目标,那神秘的力量给了他一眼泉,那泉水被收束在一个独立空间里,只要乌玖在心底默念开启就可以进入。
  空间内没有光源,纯黑一片,只有一眼粉色的泉散发着暗淡的莹润光泽。
  乌玖凑到泉边往下看,却见粉泉下方漆黑一片,深不见底,他鸟形的身躯,天然畏水,想要去到那池底一探究竟,只能另想对策了。
  那神秘的声音告诉他,这汪泉名为碧水涧,是从神河晋江源头撷取的一瓢,乌玖虽然不明白,这粉色的泉水为什么名为“碧水”,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泉水清冽甘甜,可解渴!
  乌玖站在泉边,喝饱了水,这才抬头,打量起这片未知的空间来,空间是个纯黑色的立方体,乌玖试着丈量这空间的大小,随即发现,整片区域不过八九个平方,只有储藏室大小,一道无形的界限将它同外界分隔开。
  空间内里一片荒芜,除了位于正中的粉色泉眼,再无它物,不,也不能说全无一物,乌玖踩了踩脚下,那漆黑的,似乎跟周遭的环境融为一体的地面,有着跟四周的屏障截然不同的结实触感。
  这地面是细腻而松软的,乌玖用自己尖而短的鸟喙啄了啄地面,随即发现,地面并不是一面屏障,而是一块儿由黑色泥土铺就的大地。
  也许以后可以在这里种些什么,乌玖盯着这片土地如是的想到。
  从空间内出来,外面的世界变得明亮起来,于暗夜中降生的乌玖还没来得及看看这全新的世界,就先一步被吸引到了独立的黑色空间内,此刻,从空间中转出,他终于将注意力放到了四周的环境上,这是他自破壳而出后,第一次打量这个全新而陌生的世界。
  像所有鸟类一样,乌玖降生在一个硕大的鸟巢中,除了他自己,鸟巢里还有一群唧唧喳喳的同类,每一只雏鸟都只有婴儿手掌大小,乌玖数了数,加上他一共有二十只之多,除了像他这样,有着一身灰扑扑的斑杂绒羽的,还有几只周身羽毛洁白,看上去更为漂亮些的,当然,这种毛色鲜亮洁白的,并不多,一整窝二十只雏鸟里白色羽毛的也不过三只而已。
  这群刚刚破壳而出的小家伙要比乌玖活泼的多,叽叽喳喳的说着鸟语,不时扑扇着翅膀,将抢占了自己地盘的家伙挤到一边,颇像一群骄纵争胜的顽童,乌玖的目光在他们身上停留了片刻,随即转开。
  顺着鸟巢的边沿将自己的生存空间环顾了一圈,乌玖发现,整只鸟巢像一只正放的大腕,四周隆起,中间凹陷,雏鸟们就位于凹陷处,硕大的鸟巢里并没有大鸟存在,也不知它们的生身父母是什么品种。
  站起身来,乌玖慢慢挪到鸟巢边沿,想要看看下方的情景,一道劲风猛地从下而上吹来,将乌玖卷回了鸟巢里,巨大的力量,让乌玖弱小的身躯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
  摔得七荤八素的乌玖抬头看去,却见一直周身玉白的大鸟骤然出现在鸟巢上方,硕大的影子,几乎将整个鸟巢都笼罩住了。
  在空中盘旋了一圈,那白色大鸟收束羽翼,缓缓落到了鸟巢的边沿上,跟刚刚破壳而出的乌玖不同,鸟巢内其他雏鸟见到那白鸟都激动起来,它们不再打闹,全都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跑向白鸟停靠的地方,鸣叫声变得更加尖锐剧烈了。
  乌玖虽自忖不懂鸟语,但是,此刻,却明白了它们所表达的意思,这群雏鸟,在跟眼前的白鸟讨食,它们饿坏了!
  一时间,乌玖也觉得腹内空空,从出生到现在,除了在黑色空间内饮用了一点点泉水外,他还粒米未进呢。
  却见那白色大鸟抖了抖翅膀,在鸟巢边缘站定,先是将鸟巢内里环视了一圈,随后看向了鸟群最外侧的乌玖,不知是不是错觉,乌玖只觉得大鸟的目光,在自己身上顿了顿,不过,他并没有太过在意,此刻的他正被饥饿的本能驱使着,奋力向前,挤到那一群挨挨挤挤的雏鸟之中,等待着白鸟的喂食。
  好在,食物并不是让人难以接受的活虫或者反刍流食,而是一种灰黑色的谷物,谷物灰黑色的外壳很脆,黄褐色的内里十分绵软,带着一丝丝甜味。
  乌玖刚吃了一颗便喜欢上了这种食物,可惜,这食物并不管饱,乌玖刚吃了三分饱,便被白鸟用尖细的鸟喙拨到一边了。
  被挤到外围的乌玖发现,白鸟喂食时有着明显的偏向,那三只毛色跟它一致的白色雏鸟被分到了充足的食物,而像他这样一身灰色绒羽的雏鸟,即使饿的嗷嗷直叫,也只被吝啬的给予了两三粒谷物果腹,而那三只白色雏鸟里,一只绒羽茂盛,周身玉白的小胖鸟格外受照顾,大白鸟除了给它足够的食物外,还会在最后,小心的帮它梳理羽毛,直到小雏鸟发出舒服的咕噜声,这才满意的后退几步,抖着翅膀,飞身离去。
  随着那白鸟的离去,刚刚饿的不住哀叫的灰鸟们也慢慢忘记了饥饿,扑扇着翅膀,重新玩闹到一处,全然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乌玖饿着肚子缩到角落里,并不想加入到这耗费体力的活动里,蹲下身子,他只觉得一阵困倦袭来,刚破壳还有些虚弱的乌玖很快睡去。
  在乌玖视线看不到的地方,那白色的大鸟展开羽翼,从放置鸟巢的高木上盘旋而下,在落到地面上时,他身形拉长,绒羽渐褪,竟变成了一个身姿修长的青年模样!
  这有着一头银发的美青年面颊容长,五官精致,皮肤白皙似玉,远远看去,仿佛在发光,周身绒羽化成了一身简单的牙白色衣袍,将他修长的身躯完全包裹了起来,就见他郑重的整理了一下衣衫,这才施施然往外走去。
  高木四周,围着一圈密密匝匝的栅栏,一群高壮的汉子在各个方位把守着,看到青年出来,这群壮汉不由低头俯首,恭敬的道:“巫祝大人。”
  青年闻声,矜持的点点头,并不多看他们,为首的壮汉见了倒也不以为意,面上噙着笑意道:“圣木上的十九名羽族可还安好?”
  “不是十九,而是二十名羽族。”眼见壮汉发问,美青年出言纠正道:“前几日的一枚新卵一直没有动静,蛋蒂也枯败的不成样子,本以为是一枚死卵,谁知今天却又破壳了,他倒是好运,若是再晚一天,怕是要被育巢直接吞掉了。”
  “这么说,我族今年要迎来二十名羽族了!真是可喜可贺。”那壮汉闻言,不由大为振奋,站在他身后的青壮们闻言,也跟着高兴起来。
  “不过是一只灰羽而已,值得什么。”青年轻笑一声,混不在意的摆摆手。随后又叮嘱道:“今日的精谷已经喂过了,羽族们全都安康,我这便去了,你们小心看守,切不可轻忽。”
  青壮们以那壮汉为首,全都高声应诺,一时间倒是颇有气势,青年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了声明日再来,便施施然的离开了。
  一直到那青年完全消失在视野里,一众壮汉才从放松下来。有那性子跳脱的,已经开始仰头看向天空。遒劲的圣木之上,硕大如盘的育巢内一丝声音都传不出来,那壮汉看了半晌,不由轻声道:“不知今年谁运气好,能得那羽族爱慕了。”
  那为首的汉子见状不由嗤笑,拍了他一下道:“又在发梦,羽族婚配全由族长跟巫祝决定,自己岂能自专,你若是真想成家,不如好好表现,得了巫祝青眼,说不得,能将你往前排一排呢。”
  他话一出口,四周的壮汉全都哄笑了起来。
  那最先出言的汉子倒不难为情,挠挠头,大大方方的道:“若是真发梦,我便要那新生的白羽与我为伴,将来为我繁衍子息,便无憾了。”
  “哼,你倒是会想,”为首的壮汉不由哼声道:“那白羽难得,只有族中最为悍勇的战士才能娶到,你们若是以此为目标,那可要从现在开始努力了!”
  壮汉们闻声,不由纷纷应是。
  眼看夜幕降临,为首的壮汉神情转肃,正色道;“时候不早了,大家各自化形,好生看管各自的方位吧,羽族贵重,你们是全族遴选出来的勇士,切莫让族长跟巫祝失望。”
  壮汉们闻声,也不敢再笑闹,就见他们各自站定,身形一矮,化身成了数头牛犊大小的猛犬,呲着锋利的犬齿,开始在栅栏四周,来回巡视起来。
 
 
第二章 
  2
  巨木下的小插曲乌玖并不知晓,在巢中安睡了一整晚后,他在第二天变得格外精神,不但体力增强了不少,周身的绒羽也褪掉了许多,乌玖检视了一下自身,又看了看周围的同伴,不由暗自咋舌,只花了一天的功夫,他便追上了那些比他早出壳数天的雏鸟的成长速度!
  乌玖暗暗诧异的同时,不由得猜测,发生在他身上的这些变化,会不会是那泉水的功效,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乌玖很快决定,这几天都饮下足够的灵泉,密切关注自己的身体变化。
  做好了决断,乌玖不在关注这件事,转眼看向四周来。
  睡饱了的乌玖精神头格外足,他的目光飞快的从喧闹的雏鸟们身上转开,再次将注意力放到了栖身的这只硕大的鸟巢上,鸟巢大而空阔,除了雏鸟们活动的这个深深的凹陷处,其他地方都只有光秃秃的彼此交叉衔接的树藤。
  乌玖没有再接近鸟巢边沿,而是围着鸟巢最外侧走动,很快,他发现了雏鸟们的饮水点,那是一个隐藏在树藤中间的小水洼,有清澈的活水,从藤蔓的间歇渗溢出来,这里位于群居处的视线死角,如果不是乌玖发现,有很多雏鸟在这里徘徊,恐怕会直接错过这个饮水点,而当他观察其他雏鸟的动向后,推测相似的饮水点应该有至少三处,这个推测,在随后查探中被一一印证,三个饮水点成正三角形分布,分列于鸟巢的三个靠近外侧的低洼处。
  乌玖转了一圈,找了一处围聚的雏鸟较少的饮水点,想要尝尝这供给的水源味道如何,谁知刚凑到近前,便听到一串尖锐的鸣叫声,却是一只通体雪白的雏鸟,正气势汹汹的看着它,发出尖锐刺耳的喳喳声,乌玖听懂了它的意思,它在向他示威,让他离开这处饮水点,而随着这个声音的出现,站在它身旁的另外一只小白鸟,也凶狠的鸣叫起来,似乎在声援自己的同伴。
  乌玖随即明白了这处饮水点人少的原因,这里被那三只白色雏鸟当成了私人饮水点,单独霸占着,拒绝其他雏鸟凑近,而其他灰色雏鸟也畏惧这三只白色雏鸟形成的小团体,自觉地远离这里,去到其他饮水点饮水,不过,那两只小雏鸟凶狠的叫嚣对于乌玖是不起效的,他看着眼前这有拳头大小的雏鸟,根本生不起一丝一毫的畏惧,毕竟,他曾经是一个体量比他大出十余倍的成人。
  没有理会尖叫的雏鸟,乌玖直直走向那饮水点,附身喝了一大口。
  眼看着乌玖无视自己释放的威压,就这么大喇喇的抢水喝,两只小白鸟都有些傻眼,以往百试百灵的技能突然失去了作用,让它们既慌乱又疑惑,对视了一眼,它们齐齐扭头,看向最后一名同伴,那只最被大白鸟看中的小胖鸟,后者正专注的喝着水,忽然被两道凌厉的视线定住,羽毛一抖,惊恐的抬起头来。
  另两只小雏鸟立刻凑了过去,叽叽喳喳的似乎在陈说乌玖的罪状,而那小胖鸟似乎有点呆,在老老实实的听完前因后果后,他抬起头,看着乌玖,哀哀的叫了两声,随后又缩起脑袋,安安分分的喝起水来。
  这毫无攻击性的声音,却是连示威都有些乏力了,那叫嚣的最凶的白色雏鸟见状,不由大为恼火,一时间,不知该抱怨队友不给力,还是乌玖太难缠了,而在他们陷入纠结的这片刻功夫里,乌玖已经尝过了这处活水,味道没有他的灵泉好,除非万不得已,他以后不会再饮用了,对活水失去了兴趣的乌玖当即起身,施施然离开,徒留两只小白鸟大眼瞪小眼。
  在将整个鸟巢转了一圈后,乌玖除了发现了三个饮水点外,再无其他收获,他无聊的举目四顾,终于,将目光定在了一堆碎裂的蛋壳上,那是雏鸟们破壳而出的地方,无数蛋壳静静的躺在那里,挨挨挤挤的堆放在一起,因为时间久了,蛋壳变得硬脆,很多都碎成了粉状,因为蛋壳太多,又质地脆弱,一脚踩下,便会陷在碎裂的蛋壳里,雏鸟们嫌这里碍事,鲜少有在附近活动的。
  乌玖倒是很喜欢这处清净,他迈着爪子走过去,很快找到了自己的蛋壳——在雏鸟活动区域的最外侧,唯一保存的还算完好的,乌玖猜测,是因为他破壳比较晚,所以,自己的蛋壳还没有被不小心玩闹到此处的雏鸟们踩碎。
  细碎的蛋壳,在阳光的映照下,散发着灰色的瓷质光泽,乌玖用爪子踢开覆在最上面的那一片盖子一样的半圆形蛋壳,随后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蛋壳的另外一端,长者一根瓜蒂一样的东西,跟鸟巢下方粗壮的树藤紧紧相连,乍一看去,这灰色的鸟蛋,就像是从树藤上长出来的一样!再看其他雏鸟的蛋壳,无一例外的,都有着一根蒂把同脚底的藤蔓相连。
  乌玖觉得惊奇,不由俯下身,用鸟喙敲了敲那连接着树藤跟自己蛋壳的根蒂把儿,谁知,那看上去十分紧密的联系竟异常脆弱,乌玖只轻轻一碰,那看上去已经有些枯败的瓜蒂便脱落下来,咕噜噜的滚到了一侧,乌玖正看得傻眼,忽听得一阵咔嚓咔嚓的声响,却是那刚刚还盘绕在一起充作鸟巢的树藤,竟突然“活”了过来,万千藤条结束了彼此的纠缠,变作触手,慢慢覆向那碎裂的蛋壳袭来。
  在乌玖震惊的视线里,藤蔓化作的触手小心的将四周细碎的蛋壳包绕起来,粉碎,吞噬!只用了极短的时间,便将那些蛋壳完全吞吃干净,“饱餐一顿”后,藤蔓们重新缠绕起来,只片刻功夫便各归各位,仿佛刚刚那让人惊骇的一幕并不曾出现一样,只剩下乌玖脚边那一小截干枯的蒂把儿还在提醒着他,刚刚发生的一切,并不是幻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