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拾金(近代现代)——Delver Jo

时间:2019-05-18 07:07:53  作者:Delver Jo

   拾金

  By Delver_Jo @Delver_Jo是挖掘机
  Tag:现代/破镜重圆/双向暗恋/HE
  CP:金尧x方默拾( 高冷沉稳闷骚男神攻 x 脾气火爆率真痴汉受 )
  文案
  方默拾故地重遇高中时的相好,还是当年抛弃了他的那种!少年时期遇到金尧,自以为是直男挑事儿只因好奇,实则早就弯成了蚊香。
  方默拾:当年我怕他疼、心疼他,没好意思压他;现在我还是心疼他,结果…让他把我压了。
  一个关于分离与重塑的故事,重塑亲情与爱情,勇敢追求的人也将得到命运的馈赠。
  (破镜重圆时受追攻。)
  相关系列作品:《二百》汪寻湛x白楚。《爱无忍》卢宇桑x英航。已完结。
  微博ID:Delver_Jo是挖掘机
 
 
第1章 
  方默拾借着红灯一再确认手机里的地址,心里忍不住吐槽一句,现在的片场真难找。
  他按下车载电话,对方很快接起来,“湛哥,我马上就到你们片场了。”
  “行,你直接进来吧,门口我已经交代过了,不会拦你。”
  “好…”
  自家老板的车辆维修店,方默拾呆了快两年时间。老板那口子是个明星,自个儿开工作室拍电影。正巧手头的剧本需要特技指导,白老板二话没说身先士卒,日日在片场与店铺之间来回跑,尽心尽力。
  事有无常,凑巧今天店里有事儿,老板走不开这活儿便落在了方默拾身上。
  下车之前,方默拾给自己点了跟烟。摇下窗户正要送进嘴里,身边的电话又响了,屏幕上显示——爸爸。
  “喂,爸…怎么了?”他随手弹了弹烟灰,说话的时候刻意收起了声音中的戾气。
  “刚刚路过菜市场,就是想问问你今晚想吃什么?”
  “今天不一定能回去吃饭…”方默拾看看时间,谁知道没日没夜的片场究竟得忙到几点,平日瞧老板也经常待到天黑才回去店里,“我今天临时有点事情,你今天是不是要去医院?”
  “去了,一大早就去了…”父亲声音带笑,对儿子表达的关心满含欣慰,“你别想着我了,有事儿你就忙吧。”
  “恩,那我挂了。”
  撂下电话,方默拾下车锁门。电影拍摄里需要的特技已经基本完成,白老板交代了今天需要他盯着的事情具体有哪些。方默拾心里有数,左右出不了岔子。
  走进片场,他左顾右盼想要找一张熟悉的面孔。
  远远看见汪寻湛,方默拾径直朝着他走过去,“湛哥,哥跟我说了大概的情况,你们今天的日程可以拿给我看看吗?”
  “白楚没跟你说他到底有什么事儿?”汪寻湛见缝插针,看见‘自家人’第一反应便是打探消息,“怎么说不来就不来了?”
  “昨天店里来了一辆送修的车,他今天在店里看看情况。”方默拾听从老板的吩咐,一字不差的将情况交代给面前这位‘老板娘’,“湛哥你放心,我敢保证这个片场里除了你之外所有人都会觉得我和老板是一样的。”
  白老板嘟囔店里那Q3车自己要看看情况,方默拾不清楚具体有什么重要,只当完成工作绝不含糊。
  “没说不信你…”维修店有事儿是常有的情况,汪寻湛没多想拍了拍方默拾的肩膀,“导演是那边那个指点江山的…特技那部分主要是副导演Kyle负责,现在应该在导演休息室里,你直接过去吧。”
  “行…”方默拾点头,琢磨一下补了一句,“湛哥,你跟副导演说没说我今天替老板过来啊?”
  “没呢,怎么了?我也是才过来片场没见到人呢,你现在直接过去,说一下情况就行了。”汪寻湛念他第一次来片场,勾起嘴角又补了后半句,“等会儿导演那边处理完我们俩一起过去,有什么问题到时候咱们当面沟通。”
  “行,那我先去和副导演熟悉一下内容。”
  方默拾顺着片场一直往里走,左右问了两个人才找到导演休息室。他到了休息室门口站定,抬手敲门很是礼貌。等了几秒时间,屋里没人作响。
  午饭刚刚过,片场多数人还处在休息的状态里。方默拾皱眉又敲了敲门,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扭开把手。
  “您好,我…”
  只见屋里那男人穿着精致极具品位,长相也棱角分明英俊挺拔。方默拾收了声,本是担心吵醒对方,定神打量之后才发现,好些年不见,这张让他始终忘不掉的脸几乎和高中时没什么变化。男人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双腿慵懒的向前伸展,身材比例如模特一般。在这片场里明星众多,最不缺的便是好看的人,可屋里这人闭着眼睛眉宇之间都透着淡淡的冷傲,挺拔的轮廓更是给人以距离。
  你动不动就欺负人有什么意思?我不是打不过你,是觉得没必要动手!
  我们一辈子都不分开…一辈子…
  对不起,但我已经决定听我爸妈的话出国了。
  无数情绪在胸口碾压堆积,形成漩涡。方默拾深吸两口气,又朝着他走近两步。这么多年没见,他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看着就让人有较量甚至是欺负的念头。
  高中生的恋爱,欺负一个人带着逗弄、引起注意的意味,方默拾与他相熟之后便有了这想法。奈何所谓的‘欺负’不过是方默拾的一面之词,事实证明最终痛苦纠结的总是他自己。
  Kyle,金尧…用个英文名字又能怎么样?
  方默拾屈膝蹲在他面前,伸手拍了拍金尧的脸颊,“醒醒…”手上刻意使了些力道,方默拾看着那处皮肤泛红,心里压不住情绪。
  金尧皱眉转醒,迷糊着眼睛侧开头。他定神看了看,惊讶与迷惑并行于眼神中,“方默拾?”
  “怎么,见到我有这么惊讶吗?”
  金尧将他落在自己脸上的手推开,侧头调整自己的语气,“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儿,我一直都在这儿!从你在医院跟我道别,然后拍拍屁股出国开始,我一分钟都没离开过这地方!倒是你…好端端在国外,怎么回来了?”
  “工作…”金尧整理衣服站起来,错开方默拾走到一边,“这段时间忙完,我就回去美国了。”这话说得算不上冷,但绝非旧友见面的热乎感觉,大抵也因意外碰面而有些无措,掩藏于这波澜不惊之下。
  “真潇洒…”方默拾跟着他站起来,转身又坐在金尧先前的位子上,看着他的眼睛问,“这些年过的不错吧?在国外好山好水,是不是特别自在?!”印象中,方默拾以前也说过类似的话…什么时候来着?应该是第一次听到金尧要出国的那会儿吧。
  沉默片刻,金尧舔了舔嘴唇与他四目相对,故意避开讽刺见招拆招,“你这些年怎么样?”
  “好的很…怎么,想叙旧?”
  金尧瞧着他眼中的气焰,无奈的摇摇头,“我没打算跟你叙旧。”
  方默拾的印象中,高中的金尧不怎么说话,总给人一种清高感。最初可能是这种感觉吸引了方默拾想要作弄他,后来意识到金尧只是很多话不说出口,便由衷想要心疼他。
  眼前的金尧和那时有了些差异,毕竟隔了这么多年。他说不上来哪里不同,却也觉得金尧骨子里那点东西还是没变,透过眼神交会纠缠的是陌生与熟悉,“我也没想跟你叙旧,咱俩有什么‘旧’可以‘叙’,高中时候那点旧情?还是你抛下我的那点‘旧债’?”
  “方默拾…”金尧又看了一眼他,微微叹气后说了几个字,“我不想说这些…没意思。”
  “没意思?”方默拾走到金尧面前,眼中藏不住的怒意,“你跟我说‘没意思’?”高中那会儿两人一般高,现在看金尧倒是比他高出些许。有些东西总归是改变了,随着时间,随着所谓的遗忘…
  “…”金尧迎上他的目光,毫无惧色。那个在方默拾面前不吭声的少年已经藏在了金尧的身体里,取而代之的是在国外独自生活经历磨练的男人,“你到底来片场做什么?”
  方默拾愣了片刻,金尧怎么能如此淡然面对两人的重遇?“来工作,跟你一样!”他没想过再遇到金尧,至少没想过在这样毫无预兆的情况下遇见。方默拾难以压制自己汹涌的情绪,伸手撤出金尧的领子,“我碍你眼了?看你压根不想搭理我的样子,出国了不起了?”
  ‘你就跟块石头一样,脾气又臭又硬,还是块打火石,一点就着…’金尧曾经这样吐槽方默拾,末了还不忘补充,‘跟谁起口角都要动手,也不怕自己吃亏…’
  想来,这些年不光金尧身上有些东西没有改变,方默拾也始终都让当年的那个少年活在身体里,某些东西不曾改变。
  金尧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领口,“松开我…”他说的不紧不慢,开口的同时伸手抓住方默拾的手腕。
  “怕我揍你?”
  “有什么可怕的…”金尧微微扬起头,说了一句似曾相识的话,“不过我不会还手,何必跟你一般见识。”金尧家教体面,这话说得便是带了情绪。旁人听上去只当他是行为自制,方默拾与他相识这么多年,此话一出便是心中带了火气…也罢,至少方默拾拉着他和自己一道不痛快,横竖也不亏!
  “大方,你们…”导演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站在门口的汪寻湛与导演Bass看到屋里的一幕都愣在原地。
  “Kyle,你没事儿吧…”最先反应过来的是Bass,他快速走过来将两人分开。Bass伸手揽住金尧的肩膀,将他挡在自己身后。
  跟在Bass身后的汪寻湛走到方默拾身边,“怎么回事儿?”
  “没事儿…”金尧整理衣服,转头看着Bass道,“我跟他认识的,没事儿…”
  “你们认识?”汪寻湛打量了方默拾,转头对着金尧说,“大方今天代替白指导过来盯着车辆特技,你们要是认识,刚刚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金尧先是一愣,转而便明白方默拾刚刚所谓的‘工作’意指何事,“没什么误会,我马上就开始工作。”说完,他转身走到沙发旁,弯腰将文件夹中的日程安排拿出来递给方默拾,“这个是今天的安排,没多少事情,之前白指导已经把关键的部分都拍摄完成了,剩下的主要是一些补拍镜头。”
  方默拾见屋里多了两个人,嘴上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他随手接过日程安排,眼睛在金尧脸上晃动,接着转向站在一旁的Bass,语气不善的回了一句,“知道了。”
  “行,没事儿就行…”汪寻湛打圆场,拍了拍方默拾的肩膀,“你熟悉一下,时间差不多了。”
  大半天的拍摄,方默拾坐在场地旁边。车辆一遍一遍的跑位,他的眼睛始终都在金尧的身上移动。这么多年过去,原以为再见到金尧可以平淡视之,谁料片刻功夫情绪就难以自制。
  方默拾性子烈,脸上藏不住事情,他忘不掉当年的任何一个细节。
  你睡我的床做什么?
  我喝醉满身酒气,衣服脏了扔在床上,不想在那儿睡了!
  那你穿我睡衣做什么?
  要不我裸着睡…
  方默拾的印象中,一切都由他喝醉爬上金尧的床开始。
  不…仔细回想,或许比那更早。
 
 
第2章 
  离开片场已经是晚饭过后了,方默拾回去维修店收拾东西。临走之前,正巧遇到从外面回来的老板——白楚。
  “怎么这个时间还在?”白楚走进店里,打眼瞧去只剩下方默拾一个人,“今天片场怎么样?”
  “…”在片场闹出差点动手的事端,面对自家老板方默拾面子上也有些过不去,“还行吧。”
  白楚抬头看了看时间,不动声色开口道,“没出乱子?能应付?”
  “…你都知道了。”老板能这么问,自然已经和‘老板娘’通了气心里画了道。
  “恩,”白楚勾着嘴角,没打算多说,“没什么就行,明天我过去片场,今天谢了。”
  方默拾转了转眼睛,思前想后问了一句,“哥,你跟那导演熟吗?”方默拾与白楚认识有几年了,最早的渊源来自地下赛车场。方默拾参赛,白楚围观。几圈下来人群中有人起哄,指着白楚戏称‘曾经的神话’。方默拾靠着赛车为尿毒症的父亲积攒药费,对‘白楚’两个字早有耳闻。两人随口说了几句关于车的话题,英雄所见略同,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Bass?”白楚眯着眼睛打量他,“挺熟的…”
  “副导演…金尧。”方默拾想了想,随即改了口,“算了,没什么。”
  白楚看着他笑意更深,清了清嗓子道了一句,“要不,你明天跟我去片场?”
  “不去,我就在店里待着。”方默拾余光看了看时间,拿起手边的东西对白楚说,“我先走了。”
  “大方…”白楚出声叫住他,“你爸爸怎么样?”
  方默拾正要说话,白楚的电话突然响了。他用眼神示意‘等一下’,转头接起电话。“嗯…在店里收拾一下东西…在跟大方说话,等下就回去了…行,那我挂了。”
  瞧着白楚那神情,方默拾能想象电话那端的人是谁。平日在店里‘恩爱’看的多,心中自然对两个人的相处也有一些感触。老板和‘老板娘’的事儿方默拾在只言片语间听过一些,详情不知却能感受到那份深情。方默拾时常羡慕,心中琢磨‘感情’这个词的时候总是能想到一个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