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普天之下皆仇敌(玄幻灵异)——一丛音

时间:2019-05-13 11:00:57  作者:一丛音

   《普天之下皆仇敌》作者:一丛音

  文案:
  三界沦陷的第九年,活尸遍地,寸草不生。
  边陲城一朝沦陷,容不渔被迫远走他城,路遇几个队友。
  众人商议:
  “那咱们先去南边避避风头吧。”
  容不渔:“不行,那城主是我仇家。”
  “那去西边找个山头隐居?”
  容不渔:“不成,那里的大佬是我宿敌。”
  “东方中央主城?”
  容不渔:“不可,天道第一人在那,他是我仇敌。”
  众人:“……”
  妄图组队的队友肃然抱拳:打扰了,麻烦了,告辞了!!!
  容不渔:上了我的贼船,还想下去?想什么好事儿呢???
  #众人:溜了溜了#
  #请问你是如何做到一下得罪这么多大佬的,牛批啊#
  cp:懒癌受X小奶喵天然黑攻,有马甲,年下,1V1,HE。
  1、全文设定属于脑抽风的产物,拒绝考据党,别问,问就瞎扯淡。
  2.剧情慢热,中二病晚期。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不渔,二七 ┃ 配角:时尘,温犹襄,阿姐,楚秋社,夙有商 ┃ 其它:
  ==============
 
 
第1章 末行之日
  清河城已经许久没有下雨了。
  烈日炎炎,城外一望无际黄沙漫天,就连护城河也干涸龟裂,裂纹蔓延,宛如密密麻麻的蛛网。
  夕阳西下,一个约摸十三四岁的少年背着一张弓逆光朝着城门口跑来,一身粗布麻衣破破烂烂,白净的小脸上还有两道刮痕。
  他兔子似的一溜烟飞跑而来,不远处的荒原上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怒吼,尘土飞扬地朝他追来。
  少年满脸惧怕,边跑边回身哆嗦着将木弓拉开,直到拉至满弓,指尖凝出一股真元,瞬间化为一道虚幻的箭羽。
  箭羽呼啸一声,猛地朝后面射去。
  身后怒吼的声响更大了。
  少年:“啊!”
  城门口的巨石旁躲着两个人,瞧见少年连滚带爬地奔来,顿时怒道:“就你那准头,乱射什么箭啊,把他们引来就成了!”
  少年飞快跑着,喘着粗气还要反驳:“我我有箭!我还是能射准的!”
  巨石旁背着大刀的女人骂道:“五百次能射准一回,嘚瑟个什么劲,赶紧跑过来——老三,符起。”
  巨石后一个男人比了个好的手势。
  此时少年已跑到了近处,直接往前面踉跄一扑。
  清河城的透明结界骤然打开,少年纤瘦的身体就像是撞入了水面上,虚空中一阵水纹涟漪微微荡漾,瞬间消失。
  而在他身后穷追不舍的“凶兽”却接二连三撞在了宛如护盾的结界上。
  砰砰一阵巨响。
  女人立刻道:“起!”
  负责符咒的男人立刻一挥手,地面上无数黄符骤然从灰尘中炸起,如同被一条无形的线牵引着飞跃上前,围绕成一个巨大的圆形将追来的东西围困在一起。
  灰尘中的怒吼声更凶恶了。
  少年瘫在地上急喘气,脸上全是汗水。
  四周弥漫着甜腻的花香,他偏头打了个喷嚏,才气若游丝道:“下回我绝对不要再做诱饵了,刚才一个没跑稳,险些被吃了。”
  瞧见那“追兵”被男人的符咒困住,女人风情万种地撩了撩头发,摇曳生姿地走上前。
  灰尘散去后,露出了被符咒困在中央的“追兵”。
  追少年的是一群如同行尸走肉的人——他们已经不能算是人了,浑身全是腐烂的伤口血肉,灰白的脸上全是狰狞之色,涎水和着血水从口中流下,时不时含糊地发出刺耳难听的嘶吼声。
  女人伸手数了数,点了个数,才道:“这回收获颇丰,若是运气好的话,勉强能度过下个冬日,还能把我这刀给换了——三爷,您不来瞧瞧吗?”
  她朝着巨石后喊了一声,没人应。
  “小子,把你容叔叫醒,这都该分赃了,他怎么还睡得这么沉?”
  缓过气的少年忙背着弓,飞快爬到了巨石上,冲着巨石下道:“容叔,容叔啊!快醒醒啊,他们要卷东西跑了!”
  巨石下长满了毛绒似的枯草,再加上有凉荫遮着,这位容三爷已经惬意地躺着睡了一觉了。
  容三爷一身白衣不染纤尘,墨发几乎比他还要长,流水似的铺在枯草上。
  他被少年吵醒,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睡眼惺忪地看了半天,才懒洋洋道:“时尘啊,你当诱饵回来了?”
  时尘撇撇嘴:“别提了,差点被吃了——容叔你快别睡了,起来分赃啦。”
  容三爷长相极其俊美,两只眼底还坠着两颗泪痣,头发未束衣衫不整,一副睡颜惺忪的倦怠模样。
  他懒洋洋道了声好,却没起身,眸子半阖着,似乎又要睡过去了。
  时辰拍拍石头:“容叔!”
  容三爷这才挣扎着起身了。
  这位容三爷在清河城极其出名。
  他一不靠修为,二不靠钱财,只凭借自己非人的美貌和惨不忍睹的气运在清河城中备受瞩目,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首要谈资。
  不过说美貌其实根本算不得什么——在末行之日,就算长得再美,若是没什么本事,照样沦为活尸齿下的亡魂,和其他人金贵不到哪里去。
  城中的老人都道:容貌带泪痣的人往往命苦,而容三爷好事成双,竟一下点了两颗——命苦得几乎带煞,气运薄弱得也几近没有。
  每每出去随人一起去城外诛杀活尸,将尸首化尘后,旁人都是得到各种稀奇珍宝,就单单他,每一次都是一束花,无一例外。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在清河城卖花一卖就是好多年。
  但是在末行之日,众人只要养活自己便好,哪里还有闲钱卖花臭美,自然而然他的花儿也卖不出去——也不知道这些年他是怎么养活自己的。
  容三爷懒得浑身仿佛没了骨头,脚尖一点轻飘飘越过巨石落地,白衣垂下。
  他变戏法似的五指一旋,凭空变出一枝花来,朝着时尘认真道:“买花吗?”
  他长发垂地也不嫌脏,柔声言语间,美艳清绝。
  只是长得好看不能当饭吃。
  时尘十分心动,然后拒绝:“不买。”
  容三爷很体贴:“可以赊账。”
  时尘道:“这么些年了我就没见你卖出去一枝花过,容叔,求求你了,您能不能不要总是逮着熟人坑啊?”
  一旁的女人忍无可忍打断他们的话:“二位,到底还要不要化尘了?天马上就要黑了。”
  容三爷这才放弃了日常说服旁人买花,掩唇打了个哈欠,随手用一根木簪子将长发挽起,慢悠悠走了过来。
  他一走进,萦绕在周遭的花香更甜腻了,馥郁得有些令人想吐。
  女人捂住了鼻子,艰难道:“三爷,能把花香先收了吗?活尸已经被困住了。”
  容三爷屈指一弹,凭空出现一个晶莹剔透的琉璃瓶,在周遭如同光芒下无数灰尘的花粉漂浮片刻,才骤然流水似的朝瓶中飘去。
  很快,周围那腻人的香气悉数消失。
  其他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容三爷不追逐财宝,将瓷瓶收在袖中,懒散道:“你们先化吧,剩几个留给我便好了。”
  其他人也没和他客气,反正就算让容三爷先去给活尸化尘,得到的肯定也是一捧的花儿。
  背后负着大刀的女人暧昧地朝着容三爷抛了个媚眼,这才将背后的刀取下,随手一抛,身上真元倾泻而出,包裹着长刀在空中分为几道虚幻刀刃。
  时尘默默往后退了几步。
  只见那身形消瘦的女人面无表情五指合拢,指尖如同牵引着什么,霍然往下一压,空中虚幻刀刃瞬间如同箭雨一般飞窜入了符阵中。
  符阵在刀刃飞窜下来的瞬间便化为光芒包裹住刀刃,那真元更加凶悍,轰然一声巨响,朝着那被围困住的活尸砸下。
  只听到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尘土飞扬。
  刀刃穿透骨肉的渗人声接连响起。
  女人将刀收回,轻轻吹了吹刀刃,重新放在了背后。
  尘土沉寂后,原地已经只剩下数十具横七竖八的尸体。
  那两人分别上前,站在几具动也不能动的腐尸前,面不改色地垂下手,掌心散发出一股真元,将尸身整个包裹住。
  那一团尸首被真元包裹后,缓慢地散发出一股微弱的光芒。
  接着,腐肉缓慢融为灰烬,连带着骨头一起,整个化为一抔黄土。
  化尘后,人形的黄沙中,心口处有一团微光。
  女人“啧”了一声,随手一挥,微光飘到他手上。
  她吹干净上面的黄沙,瞧着有些灰暗的晶石,叹气道:“又没什么好东西,今天运气真是差。”
  男人手中也是几块闪着白光的晶石和一堆花,依然一言不发。
  女人将花儿扔了,才转过头看站在原地似乎在打瞌睡的容三爷,轻笑一声,道:“三爷的花粉确实有效,不知我能否拿玉石同您交换一瓶开开眼呢?”
  容三爷轻柔笑了笑,又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枝花来:“那你买花吗?”
  女人:“……”
  她满心都是“一个大男人每天和花打交道真是看不下去”,但是这次之所以困活尸这般容易,容三爷的花粉功不可没,所以脸上也没有露出丝毫蔑视。
  她没有多纠缠,勾唇一笑带着人拂袖而去。
  路过时尘面前时,还在道:“走了,日后再合作啊,小诱饵。”
  时尘目送着他们潇洒地离开,撇着嘴将那一旁的几具尸首化了尘。
  ——一块红色的玉石,和一株不知道什么品类的花。
  时辰气馁地将花给扔了,将玉石塞到了怀里。
  时尘正自怨自艾着,一旁突然飘来一阵花香,回头看去。
  容三爷怀里抱着一堆的花,什么颜色都有。
  时尘:“……”
  突然平衡了。
  一阵狂风拂来,将地面上人形的黄沙吹得飞舞起来,瞬间不见踪迹。
  容三爷将花抱在怀里,还有几支拿不完簌簌往下掉,他弯不下腰来,只好求助时尘。
  时尘撇撇嘴,只好弯腰将众人懒得瞧上一眼的花捡起来塞到他怀里。
  容三爷道:“哎,你们丢掉的那些花也一起捡起来塞给我。”
  时尘:“……”
  两人捡好了花,正要转身离去时,却耳尖地听见一声如同琉璃破碎时的脆响。
  时尘愣了一下,道:“容叔,你听到什么没有?”
  容三爷被花粉呛得偏头打了个喷嚏,漫不经心道:“没啊。”
  时尘皱眉在原地转了两圈,才发现那声音的源头。
  ——在他不远处,将整个城池包围住的幽蓝色透明护阵,像是有了裂纹的琉璃,或是破碎的冰面,裂缝缓慢地朝着头顶蔓延开去。
  时尘怀疑是自己眼花了,他试探着走上前,轻轻在裂纹处按了按。
  虚空再次发出一圈涟漪。
  “护城界……是坏了吗?”
  在他身后的容三爷一直半阖着的眸子突然张开,灰色的眸子几近冷淡地看着护城界的幽幽蓝光。
  这一年,是三界陷落的第九年。
  遍地活尸,寸草不生。
  自从九年前中央城的魔修塔灵力暴走后,以望川山脉一分为二的九州方圆一夜之间人数少了一半。
  死去的修士被残余的魔气侵蚀,化为不知苦痛神智全无的活尸,遇见活人便狰狞地想去吞噬、同化。
  一时间,生存下来的修士哀鸿遍野,整个九州三界彻底到了末行之日。
  容三爷微微抬头,看着灰蓝交融的苍穹,只觉拂面热风中隐隐夹杂了一丝寒意。
  时尘还要扯着他去看城界的裂纹,容三爷却转身就走。
  时尘忙跟上去:“容叔,容叔!”
  容不渔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道:“先别管了,回去睡觉才是最要紧的。”
  时尘:“……”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文风和污名相比可能会有些变化。
  全篇瞎扯淡,希望大家会喜欢!
  感谢 黑川、烩面米饭炒蛋、夜夜夜夜夜百鬼嗷、楚秋社x3、全幼儿园最可爱、冰晶 小枫x11、惊鹤 的地雷
  感谢 夜夜夜夜夜百鬼嗷x2、冰晶 小枫 的手榴弹
  感谢 黑川、楚秋社 的火箭炮
  感谢 黑川 的深水鱼雷
  感谢 一泉不映月x10、心里的温暖x10、盲人复健中x2、百里x10、温酒、禾似x10、冰晶 小枫x10、灼灼唐枫、黑川x33、莫挨老子x10 的营养液
 
 
第2章 冰天雪地
  时尘和容不渔一路目不斜视地回了清河城,路边几乎每隔几步便能瞧见一堆被风干的尸骨,狰狞可怖。
  虽然每个城池都有护城的城界,但是清河城的城门依然建得高耸入云,以防城界破后这座城门能成为最后一道防护。
  城门大开着,过了如同地道一般阴冷的城墙后,举目便是一条一望无际的长街,道路两边全是贩卖商品的修士。
  容不渔抱着满怀的花穿过喧闹人群,有人瞧见了他,扬声冲他打招呼:“三爷,今儿又去外面采花啊?”
  容不渔丝毫没在意这话的嘲讽,含笑着点头:“是啊,收货颇丰,你要买花吗?”
  一旁的人哄堂大笑,满是讥笑讽刺。
  “三爷如此钟爱花,还是自己留着吧。”
  “哈哈哈三爷下回可以同我们一起去城外,那些化尘不要的花您可以随便捡,不要三玉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