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重生后前夫成了我的舔狗?(穿越重生)——不寒之冬

时间:2019-05-13 10:55:25  作者:不寒之冬

 =================

《重生后前夫成了我的舔狗?》作者:不寒之冬
 
文案:
   
cp:前高冷隐忍后舔狗攻x软萌羸弱受
柯际×撒小谟()名字是沙雕起名废作者把脸放键盘上滚打出来的
设定背景:同性恋婚姻合法
大纲:撒小谟从上学的时候就喜欢同桌柯际,但明恋对象实在是太高冷难以接近。糊里糊涂,他把柯际骗到了手里,两人结了婚。然而由于一次误会,两人又闪离了。
离婚后,撒小谟在去他们两人的家搬走自己东西的路上,出了车祸。
醒来后,班主任问他:“小谟同学,你想好了吗?”
撒小谟:“我不要给他当同桌!”
柯际:“我需要这样一个好同桌!没有他我没法安心学习!”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撒小谟,柯际 ┃ 配角: ┃ 其它: 
 
 
  ☆、我不要和他当同桌!
 
  如果命运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那么,一切会不一样吗?
  撒小谟在一阵剧烈碰撞后,一觉醒来,发现身上并没有预想中的疼痛。
  眼前的不是白大褂,而是班主任。
  她问道:“小谟,你考虑好了吗?”
  等等!这熟悉的问句!
  他记得,等下他的回答将会影响他的整个人生。
  他摸了摸校服袖子,环顾办公室。
  一切都是原来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他,竟然穿越了?
  年少不懂事,他看上了班级里的高冷学霸兼颜霸柯际,从此一心一意当舔狗,希望对方可以注意到自己。
  除了日常装偶遇,拉着柯际说话之外,撒小谟还更过分地找班主任要求要和柯际做同桌。
  要知道,柯际一直都是一个人单坐在最后一排。
  原因有二,一是柯际个子高,二是柯际性格问题,不爱有人在旁边打扰他。
  撒小谟成了特例,他不仅打扰了柯际的少年时代,更赖在柯际身边度过了往后好几年。
  这次重生,撒小谟不想再犯错了。
  他抬起头,认真地,一字一句地回复班主任:“老师,麻烦您了,我想了想,还是不调座位了。”
  班主任松了口气,释然地推推眼镜:“那就好,老师也不是不想给你找个成绩好的补习,但你俩当同桌实在是不合适,老师会再给你安排的。”
  “没事,谢谢老师,我先走了。”撒小谟鞠了一躬,起身走出办公室。
  他早该明白的。
  无论是同桌,还是婚姻对象,他和柯际都不合适。
  死了一次之后,才明白过来。撒小谟,你可真是够迟钝的。
  他双手抄兜,下楼转了转,看了眼他最喜欢的那棵小树,对了眼手表时间,差不多要上课了,他才漫步回走廊上。
  周围是抓紧最后课间时间在玩耍打闹的同学,有好几个熟面孔,大家都神采奕奕,满身活力,真好。
  撒小谟走到高二9班的门牌下。
  从前门望进去,是他时不时会梦到的场景。
  值日生在擦着黑板,上面密密麻麻写着数学老师留下的板书,下一节要上课的英语老师则整理着教案,顺便和值日生聊几句。
  窗明几净,阳光照得人懒洋洋的。
  他的视线不自觉地望向班级后面,那个靠近书架和储物柜的位置。
  咦,稳坐座位学习的柯际竟然不在?
  他走进班级左看右看,就是没有柯际。
  上厕所去了?
  他拉来现在的同桌穆博世:“博士!看到柯际了吗?”
  穆博世正忙着和旁边的女同学聊天,心不在焉地摇摇头:“没注意。”
  他又跑到后座看了眼,柯际的练习册摊在桌上,那一页上一个字都没写。
  太奇怪了。
  “去哪儿了……”撒小谟小声嘀咕着。
  上课预备铃响起,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算了,现在他们应该回到什么交集也没有的关系。
  他正准备回座位,手就被人拽住了。
  年少时的柯际不爱笑,喜欢独处,自带拒人千里的气质。
  当那双毫无感情却好看的眼睛看过来的时候,总会让撒小谟心里一颤。
  视线锁定,伴随着清晰的心跳加速声,撒小谟无法控制地沉溺,被拉进暗恋的漩涡里。
  此刻,柯际的眼神不再清冷,带上几丝焦急。
  “你……”撒小谟愣愣地看着柯际,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突然这样主动碰触他,而且,柯际情绪也很不对劲。
  印象里,这时候的柯际,从来不会有感情波澜,
  “为什么不和我当同桌。”柯际冷冷地发问。
  ?
  当年死活不肯和自己当同桌的人是谁啊!
  “老师说了,咱俩不合适。”撒小谟避开他的视线。
  “哪里不合适?”
  “……身高。”
  “老师那么说你就妥协了,你的那些决心去哪儿了?”
  ???
  “你答应过我的,要做我同桌,怎么可以反悔。”
  柯际一脸严肃地谴责着,把撒小谟给说蒙了。
  这几分钟柯际和他说的话,都赶上他们以前一几个月的聊天量了。
  “……抱歉,我仔细考虑过了,我和你做同桌,只会影响彼此学习,你就当我没说过吧。”撒小谟不再看他,有些没有底气地说道。
  “没说过?”柯际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
  手上的力度突然加重,但并未达到让撒小谟疼的程度,只是有一种自己被死死控制的感觉。
  柯际脸上的表情,让撒小谟感到不解。
  生气了?
  因为自己不想和他做同桌?
  难道,这就是得不到的才值得追寻?
  学霸的脑回路,我不懂。
  “要上课了,柯同学。”撒小谟试图拉下他的手,柯际却不为所动。
  “和我去办公室。”
  “去干吗?”
  “换座位。”
  上课后五分钟,高二9班的同学们见证了两大奇观。
  一、从不迟到早退的学霸柯际迟了五分钟才走进班。
  二、柯际在和英语老师道过歉后,径直走到撒小谟座位边,稳稳托起了他的书桌,搬到了后面。然后,又折返回来,在全班同学的住市里把撒小谟的椅子给提走了。
  而作为他的头号男粉——本应开心的撒小谟,只是面色微红、表情复杂地站在一边看着柯际行云流水的动作。
  “好了,我们继续来上课。”英语老师也有些惊讶,但还是很快恢复过来,拍拍手,带着同学们继续朗读课文。
  撒小谟生无可恋地坐在自己的新座位上。他只有一米七,坐在这里实在勉强。
  撒小谟望着前面一排排的小脑袋,与黑板望洋兴叹。
  视力不是问题,身高是硬伤。
  “坐起来一点。”柯际拍了拍他的后背。
  “嗯?”撒小谟疑惑地回头看他。
  见撒小谟不动,柯际直接把他往上轻轻地拽了拽,在撒小谟椅子上垫了两个厚厚的软垫子。
  一下子,撒小谟的视线就被提高了六七厘米。
  看黑板也不吃力了。
  柯际又帮他调整了书桌高度:“这样行不行?”
  “可、可以。”被如此贴心照料的撒小谟受宠若惊。
  柯际轻轻摸了摸鼻子:“那,好好听课吧,我的新同桌。”
 
  ☆、人心疯球啦!
 
  撒小谟和柯际的短暂婚姻,只维持了一年。
  连七年之痒都没挨到。
  如果不是那件事,撒小谟不会主动提出离婚。
  他曾坚定了信念,怎么也要赖在柯际身边,他相信,热情可以融化冰山,他总能等到柯际对自己毫不保留,不再冷冰冰。
  能和这么好的一个人结婚,当年多少人对撒小谟羡慕不已。
  撒小谟高估了自己。
  得不到回应的爱意,一天一天的憋屈、委屈揉作一团,形成皱巴巴的脏纸团,不断给鲜活跳动的心脏施加压力,让人喘不过气。
  当他看到柯际对另一个男人喜笑颜开的时候,嫉妒、生气和失望一齐涌上心头。
  为什么他对别人可以笑得那么开心,对自己就只剩一张冷脸?
  “我们离婚吧。”
  冲动之下,他说出了这句他本以为自己永远不会说的话。
  那时候,他没敢去看柯际的眼睛。
  一阵静默后,柯际轻轻地说:“好。”
  柯际其实也很解脱吧。
  撒小谟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这样想道。
  撒小谟不禁发了许久的呆,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正位居高处,很轻易地就被英语老师发现了他的走神。
  “小谟同学,你来说一下这道题的语法点。”
  “嗯?”撒小谟神游半天,突然被点名,根本不知道老师讲到哪儿了。
  同桌飞快地在自己试卷上写了一行字,把试卷递了过来,撒小谟低着头扫了眼。
  “考就近原则,主语是前面的Tom,所以用单数。”试卷上全是对钩,只有一道题旁边用绿色的水笔刚写了笔记。
  柯际点了点第9题旁边的字,示意撒小谟照着念。
  撒小谟并不拿起试卷,只是抱歉地和老师说:“对不起,老师,我不会。”
  “没关系,坐下好好听吧。”好脾气的英语老师从不发火,大度地摆了摆手,继续讲题。
  撒小谟把柯际的试卷推了回去,拿出红笔在自己卷子上写下批注,连余光也不分给柯际半分。
  什么啊,学霸了不起吗?我需要你帮我?
  水笔还敢用绿色的!他最讨厌绿色了。
  撒小谟气呼呼地抄下板书,没有注意到身边人一直在观察着他的表情。
  一下课,柯际刚要和撒小谟说些话,撒小谟噌地一下站了起来,给白昇让位置。
  白昇是班上的另一个大学霸,柯际稳坐全年级第一,白昇则是第二名。
  两个学霸颇有些惺惺相惜,在撒小谟和柯际做同桌之前,柯际和白昇交流最多,不同于撒小谟的单方面撩拨,人家学霸之间是严肃的学术对话。
  常常,白昇过来和柯际讨论题目,一讨论就是6到7分钟,撒小谟一开始还能拿出耐心在旁边听着,后来就受不了了,为了躲避学术攻击,他选择出去瞎转悠。
  有一次他看白昇拿了好几张试卷,气势汹汹的,大有聊上三天三夜的架势。撒小谟依旧主动给白昇坐自己位置,出了后门,下楼按老路线沿着操场转。
  哪知道晴朗的天空下起了太阳雨,把撒小谟淋成了真落汤萨摩。
  他抱着头委屈巴巴地往回奔,不小心撞上一个人的胸膛。
  那人跑得也急,把撒小谟撞得眼冒金星。
  虽然很疼,撒小谟还是急忙说抱歉,下一秒,一件外套却蒙在了他的头上。
  他抬起头,看到一脸着急的柯际。
  一向注意卫生整洁的同桌,此时头发被雨水淋湿,还急促地呼吸着,完全没有半点往日冷静淡然的模样。
  撒小谟不记得后来两人是如何回去的,但他记得,他这个身体素质极差的人因为淋雨发了烧。
  再后来,白昇就再也没有来找过柯际了。
  撒小谟只当白学霸是对自己愧疚,把那天的事抛在脑后,继续一心一意地占有柯际,享受无人打扰的二人时光。
  白昇对撒小谟礼貌一笑,就要移步坐下来。
  “不要走。”
  柯际伸出手,拉住了撒小谟。
  白昇愣住了,看着僵持的两人。
  听到对方竟然说了挽留的话,撒小谟心里一动,一阵心软和难过攥住了他的心脏。
  他却只是控制住自己,淡淡地望着柯际说:“柯同学,有什么事吗?”
  “我……我想辅导你英语。”
  “可是白同学的事显然更重要些,英语有问题的地方我会找老师,谢谢你了。”
  “你更重要。”柯际抓着他的手,微微往回带。
  格外尴尬的白昇收起了手里刚放下的练习册,挤出一个微笑说:“打扰了,还是你们聊吧。”
  然后他快速逃离这气氛诡异的地方。
  撒小谟有些生气地顺着手上的力度坐了下来,见撒小谟不走了,柯际的表情才有所缓和。
  “柯同学,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我成绩太差了?”
  “不是,我只是不想你一个人下楼逛。”柯际慌忙解释道。
  “谁、谁说我要出去的。”
  “没有人说,我瞎猜的。”
  “……”哦,你猜得真准。
  “我……难得有个同桌,还不太适应,可能多管闲事了,让你不舒服,对不起。”
  柯际一脸真挚地低下头检讨起来。
  撒小谟更受宠若惊了。
  “刚才课上惹你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帮帮你……”
  柯际真挚的道歉吸引到了几个附近的女同学,她们纷纷转头看向这边,好奇的视线在柯际和撒小谟两人之间来回转。
  “停!别说了!”撒小谟赶紧叫他打住,再这么说下去,别的同学该以为自己对新同桌校园欺凌了。
  谁能想到那个传说中敢怼老师敢打校外恶霸的学霸大佬会和身高将将一米七的学渣同桌低声下气地道歉啊!
  这谁顶得住啊!!
  柯际,你的人设要崩塌了啊!
  “我没有生气,就是不习惯有人对我这么……我不习惯别人帮我太多,我很感谢你,但你以后还是不要再那样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