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警家鬼影(玄幻灵异)——衣润费炉烟

时间:2019-05-13 10:39:01  作者:衣润费炉烟

 =================

《警家鬼影》作者:衣润费炉烟
 
文案:
   警长吕杰曾立过大功,见证过无数次凶杀现场,天不怕,地不怕,鬼也不怕。偏偏在一个夜晚男鬼来敲门。看上去还挺美。打打不走,骂骂不走,请道士施法施不走,还扰乱各种生活秩序。
吕杰:“赶紧给我滚!”
叶少舒:“你让我滚我就滚啊?”
吕杰:“那你要怎样?”
叶少舒阴笑,想这辈子都纠缠他。
吕杰心想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要这么倒霉。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吕杰,叶少舒 ┃ 配角: ┃ 其它:警察,幽灵 
 
 
  ☆、鬼敲门
 
  人民警察吕杰,二十二岁毕业于一所黄金级警校。他曾六次与犯罪团伙枪战,十次救出被挟持的人质,抓过四十个抢劫犯,以及一百四十三个小偷。就是没有抓到过一个女人。短短六年,他便由一名普通的警察升到警长的位置。这让与他同时毕业的朱古力颇不爽。
  这天,刚刚抓获一个犯罪团伙。这个团伙实在作恶多端,抢劫传销加杀人,而且还特别狡猾。警察们到哪一个地方,他们好像就是顺风耳,躲到另一个地方。今晚吕杰和他的下属便为庆祝,到一家酒店喝酒。
  吕杰不大会饮酒,喝了几杯就有些脸红。但还好他的酒量极大,还不至于醉倒在桌子低下。他好几次想走。但张小林每次都能看到在门边跃跃欲试的他,翘起兰花指抓他的衣领:“哎呀杰哥,走这么早干什么!又没有嫂子,可不要对不起哥们。”
  “我实在有些醉了。”吕杰辩解说。
  “不行,就算朱古力走你也不能走。”张小林有口无心地说。这让朱古力又恨吕杰几分。
  警花欧阳雪也帮着搭腔:“杰哥,我们好不容易抓到这帮恶棍,你就这么走了,我们不一会儿也得走呀。”
  无奈,吕杰只得继续作陪。
  吕杰又三番两次地要离开又留下,终于把张小林给灌醉。张小林还一直嚷嚷着“我没醉”。他让朱古力把张小林送回家,朱古力有些不情愿,主要是不想听他的指挥。他本想送欧阳雪回家。但欧阳雪说:“我本就是个警察,作案的怕我还来不及呢。如果他们敢抢劫,我身上的手铐子可等着他们。”
  吕杰笑了,没有理由不答应她。
  吕杰摇摇晃晃地回到家,天上逐渐下起了小雨点,并且雨点在增多。刚打开门,天上突然一个闪电。客厅中央依稀站着一个黄衫古装男子,他还没有看清,这个男子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这才传来笨重的雷声。吕杰没有在意,以为自己因为喝醉了酒,遂走了眼。
  他实在太困,没有洗漱,便和衣躺在床上。刚要闭上眼睛,就有人捏了他肩膀一下。他像兔子一样快速起身,一只手又打开灯。但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张小林这崽子,把我灌得这么醉。”说完他倒在床上,顺手关上灯。
  吕杰走到一条河边,河岸上长着竹子,有些竹子染着血。而河里也是一片浑浊。突然河里起了水泡,冒水泡的地方浮上来一颗人头。有人从他的背后拍他肩膀一下,他猛地回头。在他面前站着的是一个穿黄衫的无头人。那人突然说话,声音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今天是你的死期。”无头人的双手突然掐住了他的脖子。
  他吓得醒过来。但醒来后他并没有进入一个平安的世界。
  他一睁开眼便看见了黄衫男子,他正坐在他对面,狞笑着,仿佛吕杰已在他的掌握之中。他也伸手掐他的脖子。吕杰在这时并没有吓得失魂落魄。因为他还以为身在梦中。于是便开始还击,用拳头捶他的肚子。两人扭打在一起,鬼的力量很大,把他压在身下。但吕杰丝毫不惧怕,依然向鬼左右开弓。其实鬼是有法力的,但不知为何他竟不使用法力。扭打了十几分钟后,鬼突然消失。吕杰没有多思索,复又躺在床上。
  早上醒来,吕杰只记得自己做了噩梦。
  到了警局,朱古力最先看到他,但故意没和他打招呼。
  张小林看到他,好像看到了美食,轻柔地朝他跑来。“杰哥。”他边跑边叫道。跑到吕杰身边直接要拥抱他,吕杰熟练又不失礼节地躲开。欧阳雪看了此情景直感觉辣眼睛。而朱古力暗自嫉妒:“他有什么好的,人人都围着他转。无非是他长得比我帅点。不对,我比他帅!”
  近来这附近还算太平,于是他们这一天比较空闲。就只有几个补身份证的人来到这里,报警的没有一个。吕杰无事可做,感觉手有点痒痒。他向他们讲了他昨晚的噩梦。
  “那个男鬼不会是想睡你吧。那可不好。”张小林说道。
  “你胡说些什么。”吕杰有些气愤。
  “鬼怎么不把你掐死。”朱古力心里说道。
  午饭时朱古力走向吕杰。
  “吕杰,下次任务我去执行吧。”其他人叫吕杰“杰哥”,只有朱古力直呼他的名字。
  欧阳雪听到这句话率先不满,急忙跑上前。“朱古力,杰哥之前可答应我了。下次我去!一直都是你们男人。我们女警察可不仅仅是摆设。”
  朱古力自然不让:“欧阳雪,你的经验还不丰富。再说你是个女人,也不是很安全。”
  朱古力不说还好,他一说这句话,欧阳雪就有了反驳的余地。 “怎么,瞧不起女人。你这叫性别歧视。到了美国你这样子就得坐牢。”
  话没说两句两人就吵了起来。张小林和其他人在旁边看热闹。
  吕杰正在吃饭。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在他耳边像放鞭炮。他实在受不了这噪音。“住嘴!”他喊道。片刻他觉得这句怒吼有点不妥。“以后再议。”他轻轻地说道。
  夜晚他回到家,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有响动。急忙推开门,但里面什么人都没有。
  “什么人,出来!”他厉声道。
  但并没有回应。他开始四处搜寻盗贼。但所有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这时卧室里的柜子映入了他的眼帘。他做出要冲上去的架势。但他的背后好像有情况,那里的阴影盖住了他的影子。
  他回头,古装黄衫男子正站在他的背后。
  “小贼,偷到太岁头上了。现在还穿古装。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知道,”那个人开口说道。他的声音有些阴森,挺沧桑的样子。“我就是来找你的。”
  “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吕杰觉得这个小偷有点意思,居然敢与被偷的人对峙。“你是谁?”吕杰追问道。
  “我是鬼。”他回答道。
  这并没有吓到吕杰。
  “别穿着这身破衣服装神弄鬼。我可不是被吓大的。敢偷到警察的家里,今天你是栽了。”
  他从腰上摸出手铐冲向男子,但他刚一摸到他的手,男子就突然消失。吕杰这才感到危险的来临。因为平常人不可能在瞬间就消失。除非有法力,而有法力就可以证明鬼的存在。
  吕杰这才想到危险的来临。他原来的世界观在这时被完全地打破。原来——这世上有鬼魂!
  吕杰缓缓从地上升起来,一股不知从何处来的外力让他往卧室里飞。外力突然消失,他跌落到床上。鬼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压在他的身上。
  “我让你死信不信。”他阴森森噬血似地说。
  吕杰这时已吓得七魂丢了六魄。“我和你毫无瓜葛,更谈不上仇恨。况且我也没干过亏心事。你干嘛来找我。”
  “这是你们的观点。只许你们犯错,不许我们来找你们吗?”
  吕杰的胆子回来了些。“你敢把我怎么样,小心我变成鬼后收拾你。那样你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没想到这句话让这个鬼怒目圆睁,他伸手狠狠给了吕杰一耳光,把他的嘴角直接打出了血。“这句话我应该对你说。”
  “你到底找我干什么?”吕杰很好奇这个鬼的来历,又有些不耐烦。
  这个问题倒让鬼目光呆滞了片刻。随后他说道:“我要复活。所以要吸阳气。你是替人们申冤的,所以你的阳气最纯最正。”
  说完他的头突然低下,与他的嘴唇接触。吕杰又惊有气,他的初吻就这样被人——被鬼夺走了,还是个男鬼。这吻持续地极久,吕杰逐渐感到四肢无力。接着哪里都没了力气。待鬼抬起头来,他才发现自己已爬不起来,简直就是吃了蒙汗药。
  “吸完你赶紧走吧。”吕杰用尽力气收到,但声音还是很弱。
  “不,我要永远在这里。”说完他躺在吕杰的身旁,挺悠闲的样子。
  吕杰暗暗叫苦。
  无奈,只得闭上眼睛。
  第二天,那个男鬼已不在。吕杰费力爬起来,每走一步都感觉身体的虚空。他想到厨房里准备些吃的。厨房里有一锅姜汤,还冒着热气。
  “还算他有良心。”吕杰心道。喝下一碗姜汤,没想到他的气力开始恢复。还很好喝,吕杰不知不觉喝了三碗,他的身体也已恢复到原来的水平。也不知又喝了几碗,吕杰还要喝,但锅已见底。
作者有话要说:  还希望大人们就文中的文笔或人设提出这篇文的缺点。我相信经过你们的鞭策我会进步得更快的。
 
  ☆、狗血
 
  到了警局。朱古力看见吕杰一进来,快步走向他。“吕杰,局长让你和我去开会。”不知道为什么,吕杰现在对他的这种态度感觉不舒服,但他也没有意识到他的敌意。
  “谁去送饭给那些人?”吕杰问道。那些人指被拘留的人。
  “我去我去!”张小林十分的踊跃。去时还捎带着一些可口的饭菜。
  张小林去了好久也不见他出来。出来后他显得有些颓然。
  “能不能今天别放李某,到明天再放。”张小林对吕杰说道。那个李某十天前因为犯了事被拘留,长得很帅。
  “不行,你当这里是古代的衙门了。”
  “他反正是犯法了,多待一天又怎么了,还能再教育教育他,让他以后不能再犯。”张小林为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狡辩。
  “说不行就是不行。”吕杰回答地很坚决,甚至有点严厉。
  “那能不能要他的手机号码?”张小林虽然失败了,还在争取一些自己的权益,就像离婚出轨的丈夫也要分割一点点财产一样。
  吕杰听到这句话赶紧捂住了脸。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句话真得在张小林身上实现了。吕杰都感到害羞,好像是他自己做了丢脸的事。
  张小林见到吕杰这样子,自动判断吕杰默认了。
  开会时局长讲了一些因为封建迷信儿犯罪的事例,因为这些事例,吕杰忽然想到了“狗血能驱鬼”这个传闻。
  “知道哪里卖狗肉吗?”开完会后吕杰问欧阳雪。
  “我们的杰哥现在居然爱吃狗肉了。”朱古力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现在爱狗的人这么多,哪里还有狗肉卖。如果你一想吃狗肉,他们不掀翻你的屋顶才怪。”欧阳雪漫不经心地说。
  “不过翟家屯那里可能有卖的,那里正逢集。”她补充道,翟家屯在离这所城市二十里远的地方。吕杰二话没说便骑上摩托车翟家屯奔去。
  集上人来人往的,卖菜的卖肉的卖小吃卖衣服的都分了区域。吕杰很容易就能找到卖肉的地方。那里的菜和衣服等等的质量都不能保证,但总有人卖,大概人们图的是一种热闹。
  卖肉区里卖猪肉卖鸡的不少,卖其他肉的倒有些少见。不过凭借好运气,吕杰找到了一个狗肉摊子。
  那里聚集着好几个穿着很时髦的年轻女人和几个穿着穿着休闲装的男青年。但他们好像不是买肉的,倒像是买了劣质狗肉找摊主算账的。周围看热闹的人也不少。
  “狗狗多么可爱,你怎么忍心杀掉它,靠他赚钱。”其中一个女人说着。
  摊主瞪大双眼,呆呆地望着她,好像不懂她在说什么。
  “你这个人太恶毒了。”另一个女人说。
  “像你这样的行为我们完全可以到动物保护协会告你,罚你的钱。”一个男青年说。
  这时男青年们简直就要动拳头。
  吕杰拨开众人,“老板,来两斤狗血。”他说这话的时候恨冷静,好像是故意气这些人。
  听到这个要求摊主有些愕然,“我只听说过‘猪血’‘羊血’,还真没听说过狗血呢。”
  “就是从狗身上流下来的血吗。”吕杰解释道。
  爱狗人士看到这个不正常的人都有些傻眼,没想到在这风口浪尖下还有人要买狗肉,都亢奋起来,纷纷将矛头指向吕杰:“你怎么这么没有良心”,“你这人怎么能吃狗肉”,“你这个人会遭报应的,不得好死!”……
  吕杰对此不闻不问。临走这些人还不罢休,要继续骂他。“有种什么肉也别吃,猪肉牛肉以后都不要吃了。”吕杰回过头吼道。
  这句话瞬间让所有女人哑了口。男青年听到这嗓音也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回到警局把狗血放到一边,警察们闻到这味都捂住了鼻子,走路时也尽量避开搁狗血的地方。
  晚上回到家那个鬼入约出现在他的面前。吕杰不禁眉开眼笑。心想这下报复的机会来了。
  他假装自己口渴,“一路上都没喝水,太渴了。”他对着鬼说。
  他打开狗血的瓶盖,鬼当初以为盖子里是水,直到吕杰打开瓶盖后闻到血腥味才知道里面有蹊跷。吕杰趁他不备,一打开瓶盖便将狗血泼向他。还好鬼事先察觉,狗血没沾到他的衣襟他就已消失。
  吕杰还没反应过来,狗血瓶子就从他的手里被猛地夺了去。
  “你今天是活腻歪了是不是!”鬼的声音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那声音里夹杂着严酷与愤怒。
  接着鬼出现在他的面前,掰开他的嘴,将剩下的狗血硬生生灌进了他的嘴里。狗血极其腥,吕杰真是忍受。待鬼松开手,吕杰急忙奔到卫生间,慌忙中吕杰竟忘了把嘴里的狗血喷到这恶鬼的身上。他冲到水龙头前灌自己一口凉水,再吐出来。口中还有大量的腥味,再漱口。直到漱尽口吕杰才意识到鬼怕这狗血,否则他不会躲。他开始对自己没有把血喷到鬼的身上感到后悔。虽然口中还残留狗血的腥味,但已构不成对鬼的威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