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总裁前任太难缠(近代现代)——奇公子

时间:2019-05-12 10:58:24  作者:奇公子

   《总裁前任太难缠》作者:奇公子

  简介
 
七年爱恋,三年婚姻,终究抵不过一场蓄谋已久的陷害。顾铭瑄恨他辱他,全当他是发泄工具,待那始作俑者归来,立刻将他赶出了家门。云翌晨华丽转身,签下一纸离婚协议,揣着小包子奔向新生活。可谁能告诉他,渣前夫阴魂不散百般纠缠是为哪般?顾铭瑄:“做我情人,我离不开你的身体。”云翌晨想:好,那我就利用你这个渣男,撕绿茶虐后妈,拿回属于我的一切在一脚踹了你。大总裁变弃夫跪地求饶:“晨晨我错了,回来吧,咱俩好好过日子。”云翌晨:“滚,
 
分类:豪门 生子 虐文 甜文 爽文 HE
 
第1章 都他妈眼瞎
  “听说了吗?老板的心上人要回来了,看来有好戏看了。”
  “呵,哪有什么好戏可看,云翌晨根本没戏,肯定收拾铺盖卷滚蛋。”1
  
  醉眼迷蒙的趴在gay吧的吧台上,云翌晨的脑海里翻滚着今天无意间听到的同事们的谈话。
  他笑着,笑的很自嘲,反扣起手指敲了敲吧台:“喂,小家伙,再来瓶威士忌。”
  “云少,您已经喝了很多了,不要在喝了吧。”小酒保面露难色。1
  这人已经喝了两瓶威士忌了,明显就是来买醉的,他哪还敢再给他开酒。
  
  “咣当——”小酒保的声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了一声重响,四个西装革履的保镖冲了进来。
  眼见云翌晨坐在吧台处,很迅速的走过去,架起他的双臂将人拖下了椅子。
  云翌晨左右光顾一番,有些轻蔑的笑了起来:“你们是谁派来的?绑架吗?我对那龟老来说就他妈一泄欲工具,你们绑我有个毛用,他半毛钱都不会出的。”
  那几个保镖根本不回应他,架着人走出酒吧,塞进了停在马路边的幻影后座。
  顾铭瑄坐在里面,一张冷酷俊美的面容无懈可击,好似那妖娆的毒药释放着强大的荷尔蒙。
  “为什么不接电话?”男人那双深邃的冷眸透出了几分阴鸷与骇人的杀气。
  云翌晨眯眼看了看他,总觉得这人跟那龟老有点像。
  可视线模糊看不清,十分大胆的伸出手挑起了男人的下巴:“你以为你是谁?以为长的像那龟老就有特权吗?我凭什么接你的电话?”
  坐在车子前排的司机和助理捏了一把冷汗。
  这云少,骂自家老公是龟老也就算了,这还当面骂上了,简直不要命了。
  然而,云翌晨根本不相信顾铭瑄会出现在他面前。
  那龟老一个月前就跑去澳洲陪那小贱人了,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绑我做什么?要钱的话没有,菊花倒有一朵,你采还是不采?”
  摸了把男人的脸颊,云翌晨妖娆一笑。
  白皙的面颊飘着两团绯红,清秀的五官透出了几分娇俏。
  整个人散发出的气质很复杂,帅气中夹带着几许阴柔,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
  顾铭瑄向来抗拒不了他的撩拨,可此刻男人那副冷漠的眼眸戾气却越来越重,拉下他的手甩去了一边。
  云翌晨的手腕重重的撞上车门,痛到整条胳膊麻痹,忍不住爆了粗口:“妈的,那龟老不识货,你也不识货,都他妈眼瞎。”2
  骂完,他伸手拉向车门锁,准备下车。
  结果车门上了锁,他只好又扭回头看向了顾铭瑄:“没种睡我就放我下车,老子没时间陪你玩绑架游戏,顾铭瑄那死龟老一个月没回家了,你他妈绑我有什么用!”
  坐在前排的助理和司机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着实担心自家老板在车上就要了媳夫的小命。
  然而顾铭瑄的声音出人意料的平静:“开车,回别墅。”
  司机立刻踏下了油门。
  云翌晨眯着眼看他:“算你聪明,能给那龟老带顶绿帽子是你的荣幸!”1
  “唔——”
  顾铭瑄怒了,一把勾住云翌晨后颈,按着他后脑啃上了他的唇。
  云翌晨的嘴唇被他咬的生疼,费劲全身力气将人推去了一边:“你他妈是狗吗?不会接吻就别乱啃了行吗?”
  坐在前排的司机和助理憋了一肚子笑却不敢出声,脸颊憋得通红。
  顾铭瑄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他们一跳:“停车,你们俩都给我滚下去。”
  司机立马将车子停在了马路边,前排的两人灰溜溜的闪人了。
  顾铭瑄抓着云翌晨的肩膀将人翻过去,压在了座椅上……1
 
 
第2章 真他妈会恶心人
  翌日,云翌晨在一阵炸裂般的头痛中张开了眼眸,入眼的竟然是他的房间。
  他跟顾铭瑄名义上的家,顾老太爷送给他们的婚房。
  然而,结婚三年,顾铭瑄每次回来也不过是找他泄欲,发泄完了就走,从来都没有在这里住过。
  诺大的别墅只有他一个人,就他妈像座监狱一样囚禁着他的身与心。
  床单和被罩一片凌乱,到处是昨夜残留的痕迹,云翌晨揉着发疼的太阳穴,靠在床头回忆昨晚的事情。
  可记忆是断片的,醉酒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记得,醉酒之后一概不知。
  想不起那个男人是谁,他也懒得多想,夹着屁股走去浴室撒了泡尿。
  立在盥洗台边洗手的时候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爆了粗口:“真他妈畜生,当老子是草莓地嘛,从脖颈到小腹跟他妈被蚊子群殴了一样,昨晚那家伙是变态吧!”
  转念一想,他拍上水龙头,扶着腰又蹭蹭蹭的走了出去。
  拎起甩在床边的外套,掏出手机,自拍了几张腰部以上的特写。
  将照片尽数发给了顾铭瑄,附言:“你头上长草了,咱俩离婚吧。”7
  顾铭瑄从不回他微信,今天却破天荒的发来了语音:“在家等我。”
  听到回复,云翌晨自嘲一笑。
  果然一提离婚,那龟老比他还要心急!
  将手机丢到床上,云翌晨返回浴室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
  出来以后很随意的裹了件浴袍便下了楼。
  顾铭瑄刚好在这时挽着云翌光进门,三个人在一楼大厅打了个照面。
  云翌光挥起手很主动打了招呼:“哥,好久不见!”
  望着眼前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云翌晨完全无动于衷,根本不屑陪他演戏,连嘴唇都没动一下。
  云翌光看出了他的情绪,故意抱住了顾铭瑄的腰身:“铭瑄哥,飞机餐很难吃,我都没吃饭,你叫人帮我买份炸酱面好吗?很久没吃有点馋。”
  “好,我让司机去买,你看电视休息一下。”
  顾铭瑄揽着云翌光安抚在了沙发上,声线是云翌晨从未听过的温柔。
  云翌晨转身迈上了楼梯,心里头不由得溢出了几分酸涩。
  原来顾铭瑄要他在家等他,是想带着云翌光登堂入室。2
  真他妈会恶心人!
  而云翌光那个戏精还想闹出什么幺蛾子,他完全不敢想象。
  所谓明枪易挡暗箭难防,两年前的事情就是个教训,如今他不能不防。
  云翌晨返回到卧室,打开衣柜拎了套西装出来,准备离开家里,并不想跟那两人纠缠。
  结果,云翌光跟了上来,立在他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听说我回来,你没进医院我很意外!”
  云翌晨识别出他的声音连头都没回:“别他妈在我面前刷存在感,你还没那么大本事。”
  “呵呵,这么生气?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嫉妒我吗?嫉妒铭瑄哥是属于我的,嫉妒他对我的无微不至,这两年他经常往澳洲跑,全心全意的照顾我,你嫉妒的快发狂了吧?”
  云翌光洋洋得意的走了进去,貌似想说什么悄悄话,还关上了门。
  云翌晨听到关门声,讽刺一笑:“不择手段换来的感情可靠吗?这两年看到他对我恨之入骨你满意了?看到他折磨我你很开心?但是午夜梦回,你真的不会做噩梦吗?”
 
 
第3章 鸠占鹊巢
  “呵,没有证据你空口无凭,就算当年那事是我做的你又能怎么样?顾铭瑄现在是属于我的,爸爸已经答应我了,只要我跟顾铭瑄结婚,他就会把云氏交给我管理,到时候你将一无所有。”
  云翌光盛气凌人的走了过来。
  这人向来带着面具做人,人前楚楚可怜人畜无害,背后善于心计手段了得。
  “当小三遗传吗?你若不是男人,是不是也打算跟你妈一样挺着肚子进门逼死我这个原配?云翌光我告诉你,我妈的仇我一定会报,云氏的继承权我也会拿回来,你好自为之。”
  云翌晨自顾自的打着领带,看都没看云翌光一眼。
  “啪——”
  冷不防的一巴掌,云翌光指着他鼻子破口大骂:“云翌晨你别不知好歹,我会尽快说服顾铭瑄跟你离婚,到时候我看你还有什么好骄傲的。”
  脸颊被打的火烧火燎,心底的恨意徒然升起,云翌晨一脚踹了过去。
  “啊——”对方瞬间跌倒在地,扶着腰喊了起来:“铭瑄哥,铭瑄哥你快来。”2
  懒得理会这绿茶婊演戏,云翌晨登上西裤套上了西装。
  顾铭瑄刚好在这时推开了房门。
  眼见云翌光跌倒在地,他跑进去将人扶起,冲到云翌晨面前,一巴掌甩了过去:“你他妈再敢动他,我就打折你的腿。”2
  来不及躲闪,云翌晨脑袋狠狠一晃,嘴角顿时溢出了鲜血。
  云翌光奸计得逞,立刻跑过去抱住了顾铭瑄的手臂:“都是我不好,你不要怪我哥,我不该来这里,你送我回去,我哥不高兴了,我不想惹他不开心。”
  “乖,这里从今往后就是你的,要走也是他走,腰疼不疼,我给你揉揉。”2
  顾铭瑄将人搂进怀里,真是恨不得把他骨子里的温柔都使出来了。
  云翌晨心底冷笑,论演技他不如云翌光,论心机他也甘拜下风。
  懒得在跟他们俩纠缠,他抬起手抹掉嘴角的血迹,无比从容的走去了门口。
  七岁,因为云翌光母亲第三者插足,他的母亲割腕死在了自家的浴缸里。
  八岁,因为云翌光的出生,他被父亲赶出了家门,一直跟舅舅舅妈生活在一起。
  外界都知道他是云家少爷,却没几人知道他真正的处境。
  他以为遇到顾铭瑄是他一辈子的依靠,是他生命的救赎。
  可是因为云翌光的陷害,他跟顾铭瑄的情分已经被扼杀的一干二净。
  那龟老恨他,简直恨到了骨子里。
  他现在对龟老完全不抱幻想,连解释都不屑一顾。
  火红色的玛莎拉蒂离开别墅区直接前往了铭瑄国际。
  云翌晨将车子停进地下停车场,搭乘电梯前往了二十五楼的办公室。
  小秘书丹丹见他来了,咬着下嘴唇跑了进来。
  云翌晨看得出她有心事,清淡一问:“怎么?有事要跟我说?”
  “大家又在议论您呢,说的越来越难听。”
  丹丹低垂着眼眸,心里一直在给他抱不平。
  云翌晨见惯不怪,姿态安然的坐到办公桌前:“他们又说了什么?”
  “还不都是那些话,说您不要脸,发生了那事之后还好意思待在这里,说您死皮赖脸的抓着顾总不放,挂着老板娘的头衔不过就一卖屁股的男宠。”
 
 
第4章 签署离婚协议
  云翌晨自嘲似的扯了下唇:“去工作吧,这些话你又不是第一次听到,干嘛还愁眉苦脸的,我都已经麻木了!”1
  “我是替您不值,没有您他们年中哪来那么多奖金?他们凭什么这么对你,这帮人简直太可恨了!”丹丹的口气愤愤不平。
  云翌晨暖心一笑:“没什么值不值的,这一切很快就结束了,赶快去工作吧,不然他们又会说我包庇秘书不务正业。”
  丹丹顿时就紧张了,赶忙走了出去,她可不想再给云翌晨招惹什么麻烦。
  她家经理的处境已经够水深火热的了。
  “铃—铃铃——”
  办公桌的电话突然响起,云翌晨立刻拎起了听筒。
  顾铭瑄的声音能冻死人:“来我办公室!”
  话落就把电话给摔了。
  云翌晨面不改色的放下听筒,拉开抽屉拿出辞职信和文件袋,前往了二十八楼。
  前台小姐见他到来,跑到电梯口拦住了他的去路:“云经理有预约吗?顾总现在没空。”
  云翌晨很不客气的将人拉到了一边。
  前台小姐很不屑的嘟了嘟嘴:“还真以为自己是老板娘啊,顾总给你那个头衔,也不过就是为了免费睡你。”
  云翌晨全当没听到,径直走去了总裁室。
  总裁室的大门没关,他脊背挺直的走了进去。
  顾铭瑄正坐在大班椅抽烟,眼见他堂而皇之的走了进来,立马皱起了眉头:“滚出去,敲了门再进来。”
  云翌晨只好又退出去敲了敲门,听到那人回应才走进去,将辞职信和文件袋放到了他面前。
  顾铭瑄抓起文件袋将里边的东西抽了出来。
  看到“离婚协议”几个字,拿起签字笔唰唰唰地签上了大名,随即把那一沓纸甩到了云翌晨身上:“满意了?”
  “满意。”云翌晨俯身捡起协议一张张叠好,没心没肺的笑意很好的掩饰了内心的鲜血淋漓。
  爱了顾铭瑄整整七年,卑微也好下贱也罢,最后的一个转身,他不期许华丽,却想保持微笑。
  男人看到那季笑容,脸色又暗沉了几分:“我让张妈整理了你的衣物,今晚你就搬走,翌光会住在那里,爷爷那边我会交代。”
  “巧了,我原本也打算今天下午搬走,您要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先出去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