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独宠男后(古代架空)——铁牛哥哥

时间:2019-05-12 10:56:51  作者:铁牛哥哥

   《独宠男后_月色寒_全部章节》

  作者:铁牛哥哥
  内容简介:
  “我,我不能给你做媳妇!”
  被逼到墙角的小少爷,紧张地盯着眼前长相伟岸的男人,又重复了一遍:“我真的不能做媳妇。”
  他实在想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拿走他贴身衣物也就罢了,居然还说这种羞人的话。DIJIUZWW。COM第九中文网
  “不做媳妇?”庄严勾唇一笑,“那冰糖葫芦、酒酿圆子、香糯荷花糕,还想吃吗?”
  小少爷扑上去,舔吧着嘴唇,“想吃。”
  庄严:“都给你了,那我吃什么?”
  小少爷懵懂地摇头。
  庄严欺身一笑,贴他耳边道:“吃你。”
  ……
  府城里来的小少爷又白又嫩,庄严一眼就看中了,恨不得把心把肝全掏出来给他,让他叫自己夫君,给他全天下最好的。
 
 
第1章 一眼瞧上
  童家的小少爷被扔进了乡下的庄子里,原因无二,貌美如花的娘死了,大夫人寻了个借口说人傻了,送到庄子修养,等好了在接回去。
  他那爹不管事,儿子跟自己不亲,随着大夫人折腾,自个又到花街去寻那江南来的奇女子。
  人来的时候倒挺风光,用盖了黄色的绸缎的马车在山路上颠颠的晃,穗花链子也一起跟着晃动。
  大家好奇的蹲在村口张望,都以为是哪家顽劣性子的小少爷过来游玩,等那白玉的手指掀开帘子。
  众人都愣住了,这哪里是小少爷,明明就是娇美的小娘子,看那大眼睛水晶的,小脸白嫩嫩的。
  小少爷性子闷,娘在的时候从来不出偏院,一下子见到这么多人怯弱弱地躲到了跟过来的仆人身后。DIJIUZWW。COM第九中文网
  仆人不是好鸟,顺手推了他一把,咕哝着:“本来在宅子里好好的,都怪你非要把我带出来吃这苦头!”
  小少爷踉跄了一步,又到了人前,只觉得有百来双眼睛盯着他看,他扣着手指,声音小小的跟蚊子声一样,“我,我以为你是愿意的。”
  “我才不愿意!”仆人叫富贵,之前是伺候小少爷他娘的,那会子风光无限,每天发誓表衷心,句句甜的能掉牙,小少爷听多了当真着了,没成想人就是说说。
  两人带过来的东西不多,几件衣物,没什么银两,富贵拎着箱子走了几步,扭头看小少爷什么都不拿,直接将背在身上的包袱甩了出去,“拿着,还当自己是什么少爷呢?”
  小少爷人长的白,身板子弱被包袱砸后腿两步,于是觉得委屈了,眼眶憋的红彤彤,巴巴朝着马车的方向看了几眼,见追不上了,低着头小跑着跟在富贵身后。
  “啧,小少爷可得被切磨死了。”有人感叹了一声,接着说起风凉话了,“指不定过两天就给饿死了!”
  庄严混在人群里看,一眼就看中了。
  目光紧紧黏在小少爷身上,以至于小少爷要从他身边过,他都没说让一下路,愣大的一个人,身材魁梧,跟坐小山一样。
  小少爷被迫停下脚步抬头看着他,额头上的发丝微微湿润,像是累坏了一样小口的呼着气。
  庄严只觉得口干舌燥,瞧着他小唇里红红的舌头,在湿湿的嘴里游动着,他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往一处涌。
  “让,让……让一下……”小少爷说的是官话,软软糯糯的,带着点小尾音,跟撒娇似的。
  庄严没见过这么会撩人心肝的,哪里还忍得住了,只想把小少爷扛回来按在床上叫心肝。
  那小少爷等了半响没等到他挪开,又怯怯地低下了头,这下赶巧。瞅着他隆起的胯下,顿时吓的懵了,湿漉漉的眼睛,像迷了路的小鹿。
  等反应过来,扔了包袱,朝着前面的富贵跑去。
 
 
第2章 想拐回家叫心肝
  落在地上的包袱被庄严捡了去,灰色布料上绣了兰花,娇美又不失可爱,拿在手里轻飘飘,他细细的弹去上面的灰尘。
  同村的汉子庄园打趣地说:“我说你忒大胆了,把人小少爷都吓的哭了,让老爷家知道弄死你。”
  “闭嘴!”庄严喜欢听小少爷官调调,他珍惜的把小包袱夹在腋下,望着小少爷离开的地方。
  “严哥,你这是打算给小少爷送过去吗?”
  庄严没回他,一脚深一脚浅回了屋。
  关上门把小包袱打开了,里面是都是小少爷贴身的裘衣,都是上好的料子,又滑又软,摸在手里像是摸在了小少爷身上一样,他舔着指腹,又想起小少爷湿漉漉的样子,呼吸顿时热了。
  当夜庄严想着把小包袱送过去,顺便跟小少爷搭搭话,听听那他软软的嗓音,晚上睡个好觉。
  小少爷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是个二进院,许久没有住过人,里面的灰尘满天,收拾起来忒麻烦。
  庄严到了门口还未进去,便听到富贵那厮跟个老爷似的骂着小少爷,“你给我过来,以后你不许在吩咐我做事,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小少爷在宅子里不受待见,但有个貌美如花的娘,累活都是下人们完成的,他哪会做这种事。
  他跟个木头杵在门口,一有灰尘飘过来只往旁边躲,眉头皱的紧紧的,活脱脱的娇贵小少爷。
  这小模样让庄严稀罕死了。
  富贵骂骂咧咧的,拿起石头扔他,小少爷躲不开就白白挨了几下,眼泪瞬间流了出来,只哽咽。
  富贵心里舒坦了,去收拾了一件屋子出来,在院子里支出来一个小灶,翻出两根玉米煮了。
  小少爷愣在原地,偷偷地咽着口水。
  玉米熟了,富贵捞出来,没说给小少爷一根,蹲在台阶上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期间冷哼了一声。
  吃完扔了玉米棒子,踩在脚底下,“想吃么,来舔我的脚,我就给你舔舔这玉米棒子!”
  小少爷嘴里一撇,用力的摇头。
  富贵背着手,满意极了。
  等他离开,小少爷学着富贵的样子,找了根玉米丢进小锅里,拖着下巴看着玉米慢慢的煮着。
  玉米的香味飘出来,小鼻子一动一动,许是真的饿坏了,他直接伸手去捞,冷不防被烫到了。
  玉白玉白的手指一松,玉米掉在了地上,滚了一圈,灰溜溜的,完全不能吃了。
  小少爷红着眼睛看看富贵睡的屋子,起身走过去,小声地说:“富贵,我好饿啊!”
  富贵扯着嗓子喊:“叫唤什么,再吵我,我出来揍死你,把你扔到山上让恶狼叼走!”
  小少爷肚子呼呼地叫了两声,不敢在喊人了,他记得来得的时候,夜里就有狼的声音。
  他默默地回到院子,踮着脚把门框上的玉米取了下来,放了两根进去,有了上次的经验,他拿着玉米特别小心,用衣服包着,小口地吹着。
  庄严像是变成了他手心的玉米,被他吹的心脏跳的特别快,扑通扑通的,跟要爆炸似的。
  屋里的小少爷并没有发现有人偷看,殷红的小口咬在玉米上,留种的玉米又老又硬,没有甜味,他吃第一口期待的表情就变了,眼睛沉沉像是星星坠落。
  可是,他没其他的吃食,只能继续小口的吃着,舌头时不时舔动的嘴唇,弄得嘴唇湿乎乎的。
  真是个磨人的妖精。
  庄严心如捣雷,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一天连续三次被人弄得难受的,他就只想冲进去把那小少爷撸回去,压在身下狠狠地啄他的小嘴。
  半个玉米,小少爷吃了两刻钟。
  不过走之前必须教训教训富贵那个不知好歹的东西,他踹开门直接走了进去,捏着富贵的脖子,对着他的脸一通抽。
  “狗东西!”庄严一脚踢飞他,力道比方才他打少爷的重得多。
  富贵被打脸直发懵,嘴里吐出一口血,接着在地上滚了起来,嗷嗷大叫,鼻青脸肿的跪地求饶。
  几分钟后,庄严呼着热气,从里头走了出来,他瞥了一眼小少爷。小少爷方才听到了动静,生怕他也过来打自己,整个人缩在了角落里。
  但是,眼睛里多了点东西,像是崇拜。
  庄严还是没把小包袱还给小少爷,他要等着小少爷自个上门找他要,等那时候……
  回了里屋,他拿出小少爷的裘衣,衣服上有股子淡淡的奶香味,他想哪天有机会他一定要扒了小少爷的衣服看看。这香味从哪里出来的。
  想着想着,他仿佛看到娇贵的小少爷脱了衣服,身上白白的,嫩嫩的,摸上去特别舒服。
  庄严只觉得口渴,渴的他喉咙发紧,喉结上下滑动,不行他必须做点什么,不然会难受死。
  他去鸡窝捡了两个鸡蛋,敲进碗里,将葱花生姜切成细小的沫沫洒在上,拿个白馒头一起放进蒸笼里。
  几分钟后,香味扑鼻的鸡蛋羹就成了,装进筲箕,庄严整整衣服,要去给小少爷送吃的。
 
 
第3章 梦里吃糖葫芦
  庄严去的时候,小少爷坐在院子里,抱着双腿冻的瑟瑟发抖,小嘴乌青乌青的,可怜死个人。
  他长腿方一踏进屋子,小少爷如同惊弓之鸟颠颠的跑进里屋,乌溜溜的眼睛警惕的瞅着他。
  庄严生的严肃,不笑的样子像个地头蛇。怕吓到他的小心肝,他也没过去,把东西放在外面的石桌上,找了稻草把椅子擦的干干净净,扭头看一眼小少爷。
  小少爷又缩了缩身体,跟只小刺猬一样。
  庄严嘴角上扬,退到了院子外,屋子的围墙不高,他双手一撑上墙头,寻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偷偷看。
  他的小心肝等了一会实在饿坏了,轻手轻脚的走了出来,他胆子小在院里站了好一会才敢挪过去。
  鸡蛋羹太香了,隔着盒子小少爷也能闻到。
  有了吃的,他胆子大了一些,坐在石凳子上,抱着碗小口小口的吃着,似乎被美到了还眯了眯眼。
  庄严深吸一口气,只想去咬他的小嘴。
  小少爷吃着半碗,到里头去敲富贵的门。
  富贵对着他一通吼,“叫什么叫,要死啊!”
  小少爷眨眨眼,这次没红眼睛,像只小鸡仔一样捧着剩下的半碗,吃一口瞥一眼门,那样子仿佛在说,“呀,是你自己不吃的,我一个人全吃了噢。”
  旁边的馒头,他吃了一小口,皱着小眉头,样子跟吃老玉米是一个嫌弃样,不过他还是把馒头收了起来。
  富贵说了,不会做饭,就会饿死。
  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吃上东西。
  而一旁看到的庄严笑了,他心说“娇气!不过娇气好,娇气的小嘴可以撒撒娇。”
  等小少爷趴在石桌上睡了,庄严翻进院里,他坐在小少爷旁边,盯着小少爷湿红的唇。一个没忍不住,他把手指按了上去,软软的触感叫他脑子一片空白。
  那小少爷做着美梦,正梦着自己吃了鸡蛋羹,娘亲又拿了酸甜的冰糖葫芦给他当零嘴吃。
  他一口含住,生怕叫人拿走了。
  灵活的舌头舔着“糖果葫芦”,绕着它打了几个转,没尝出味来,他用力的含住。
  可把庄严弄的热火朝天。
  他吞着口气,抽出手指,准备去咬少爷的嘴。
  那小少爷没了吃的,梦里头委屈,睫毛动了动,像是要醒过来一样,庄严怕吓着小少爷,抓着盒子走了。
  小少爷在他走的那刻,睁了眼睛,他眯瞪瞪地瞅了瞅,拧着眉头,可不开心了,糖葫芦还没吃完哩!
  庄严回了家掏出小少爷的衣服抱在怀里,细细的闻着,翻来覆去到了凌晨才浅浅地睡了:
  这样不听行,明个他一定要想个法子亲一亲小少爷的嘴解解渴,否则会被小少爷折磨死。
 
 
第4章 你让我亲亲嘴
  天一亮庄严就从床上爬起来,去后面的湖泊起来打鱼,他运气好,弄了一条三四斤的草鱼,回去的时候还在沟子捡了一条乌鱼。
  滑不溜秋的,差点割伤了他的手指。
  纵使这样也挡不住他心情好,整个人如沐春风一般,只差哼出歌来。
  到了家,庄严麻溜的把两条鱼杀了,草鱼好弄,掏了鱼肠子丢尽盐水里一泡,待会捞起来剁成块烧了吃。
  倒是乌鱼不太好弄,要扒皮去骨,是个细致活。
  平时庄严都是一个人过,饿了随便对付两口,家里很少冒出炊烟,这会子却冒出了馋人的香味。
  大家伙好奇的跑过来看,见着他刀起刀落,咚咚啪啪的将乌鱼切成断,丢尽烧着的油锅里。
  呲地一声,叫人不得不咽起口水来,接着是生姜剁椒,大火翻炒后,啧啧,那味道好不香浓。
  庄园舔舔唇厚着脸皮往屋子里钻,道:“严哥,你是不是要请我喝酒?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庄严瞥了他一眼,端着饭菜上桌,道:“我今日有事,明日再找你喝酒。”
  庄园眼睛紧紧的盯着桌子,很不舍得挪开,“你没个媳妇,做这么多吃的,一个人吃有什么意思?”
  庄严抬手把他往外面敢赶,他的小心肝胆子小,屋子里人多,会被吓到。
  小少爷住的地方离这里近,香味飘了过去肯定会把他勾引醒了,要不了多久就会过来找吃的。
  他这算盘打的准,小少爷已经两天没吃了,就昨夜吃了点鸡蛋羹,饿的肚子咕咕叫,他背对着富贵把昨夜的馒头从袖口掏了出来,馒头过了一夜又凉又硬。
  闻着鱼香,他哪里忍得住。
  不过半个时辰,小少爷败给了自己的嘴。
  他顺着香味寻到了庄严的门口,路上闷闷地想着,那人昨晚上给他吃了鸡蛋羹,应该是个好人……
  也许会把衣服还给他,还会请他吃饭……那样他就不会饿肚子了,到时候他一定要说好多谢谢。
  庄严把所有的盘碟摆放好,也不吃,坐在院前等着他的小心肝出现,小少爷来的比他想的要早。
  小小的人影站在门口,巴巴的往里面瞅,瞅到盘叠里的菜眼睛陡然一亮,再瞅到庄严又怯怯地缩着脖子。
  庄严端起碗,夹起铺满剁椒的鱼肉,放在嘴里细细的拒绝,跟位美食客一样,吃的韵味十足。
  好饿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