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银箭公爵(玄幻灵异)——Ice330

时间:2019-05-12 10:56:10  作者:Ice330

 =================

《银箭公爵》作者:Ice330
 
文案:
 怀抱着不能言说的秘密,克里斯来到了斯诺庄园。
没想到庄园的主人竟然与他的想象完全不符。
这究竟是为什么?
可是未待谜团解开,他已深深陷入那人的温柔与才华。
误会造就的相聚,是否会令他们分离?
内容标签: 强强 奇幻魔幻 魔法幻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布莱恩,克里斯 ┃ 配角:史蒂文,詹森 ┃ 其它: 
 
  ☆、第 1 章
 
  深秋的时候,佣兵协会的会长——年轻的高级斗气师克里斯·布鲁克突然辞职了。
  这个轰动整片大陆的消息今早在佣兵团之间散播开来。
  要知道这个职位意味的不仅仅是年薪百万魔晶,它更加代表着公众的认可。
  他刚刚被推举上任两年,这短短的两年里他的成就斐然。
  斗气大师马丁·埃文思坐在沙发上,冷漠地注视着自己唯一的徒弟:“要是这样的话,从今以后,我们谁也不认识谁。”
  克里斯·布鲁克低垂下头:“我很抱歉,老师。”
  说完,他便转身关门走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默默地收拾着。
  “克里斯,听说你辞职了?”
  一头红发的少女安妮塔探头进来。
  “嗯。”
  “为什么?你这么优秀,行事严谨负责、判断公正准确,大家都很拥戴你。”
  “谢谢你的夸赞。”克里斯不为所动,继续手上的动作。
  “这都是事实,而且你刚刚带领我们几个佣兵团完成了一项艰巨而伟大的任务,不是吗?”
  “那又如何?没有我,佣兵协会照样运行。”
  “可是你身上还带着伤呢!”
  “只是一点儿小伤,过几天就好了。”
  “看来你是下定决心了,我能知道原因吗?”
  “我有事情必须去处理。”
  “那好吧,希望你早点回来。”
  “谢谢你,安妮塔。帮我给伙伴们带好。”
  安妮塔走后,很多有名望有实力的人物来劝说克里斯留下。
  遗憾的是,他们都没能达成所愿。
  克里斯不顾众人的阻拦,依然踏上了征程。
  他有不得不走的理由。
  这理由也许在其他人看来只是一件小事,但是它使克里斯夜不能寐,甚至连修为也止步不前。
  它涉及到一位声名显赫的前辈,尽管他只比克里斯年长几岁,却被誉为一个时代的天才。
  此人在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为大魔法师,并且是迄今为止最年轻的魔导师。
  他虽然可以世袭理查森家族的爵位,但他没有。反而凭借自己对整片大陆的功绩获得了现在的头衔——银箭公爵,成为大陆上三大强国公认的最受欢迎的座上宾。
  银箭公爵地位卓然,同时他的行踪诡秘。
  据传他因为身患奇病常年在外搜寻药方,只有很少的时间在他自己的公爵府邸——斯诺庄园度过。
  而就是在那座庄园外,克里斯拥有了到现在仍不能释怀的记忆。
  处理完所有事情,他一个人带着自己的坐骑独角兽离开了欧深帝国,一直往北走去,穿过了大陆中心的斯盖帝国之后,到达了雪田帝国的边境。
  安溪雪山巍峨地挺立着,连绵起伏,远看群山耸峙,如接天的屏障。
  云雾缭绕,金色余辉下,景色美不胜收。
  一个精疲力尽的青年站在山顶,胸前青色的六角形宝石徽章代表着他高级斗气师的荣耀,他正神情严肃地瞭望着远方。
  绚丽的色彩笼罩着群山。
  东北方向有一个地方格外闪亮,那是一处高山湖泊。因为水呈黑色,人称黑水湖。湖边有一个小镇——黑水镇。
  这个小镇是整片大陆最冷的聚居地,而且还是高等药草的流通地。
  镇上有一座庄园,是大名鼎鼎的银箭公爵的府邸——斯诺庄园。
  “终于要见面了,银箭公爵。”
  他脚下趴着的独角兽不停地喘着粗气,它赶了太久的路,就连银白的毛发也被汗水打湿了,它的翅膀都没力气再扇动一下了。
  克里斯的体力也到达了极限,他明白必须休息,但是这里显然并不适合。
  无奈之下,他取出了魔法帐篷:“流星,过来。”
  独角兽跟着克里斯进了帐篷,他坐了下来,独角兽卧在他的身旁。
  他喂了他的坐骑一些草料,自己吃了些魔兽肉,喝了点果酒,眼睛不由自主地合了起来。
  等到天亮时,独角兽发现它无法唤醒自己的主人。
  它开始不停地用鼻子拱他,焦急地发出声音呼唤他,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后来它忍不住开始放出哀鸣,这声音引来了空中的一辆兽车。
  克里斯醒来的时候,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人小心照料着。
  那是一双白皙瘦弱的手,很温柔地为他擦拭着额上的汗水。
  他睁开眼睛,看到一张惹人喜爱的脸。
  尤其是那一双蓝眼睛,像含了一汪泉水一样通透灵秀。
  “是你救了我吗?”他欠起身来环视四周。
  这是在一架空间很是宽敞的兽车内,车里面有床有椅有茶几,兽车行驶得平稳快速,估计最少也有四匹六级魔兽在拉。
  眼前的人金发蓝眼,身形瘦削。个子也不高,看上去比自己年轻点儿,穿一身最普通的黑色魔法师袍。料子是最便宜的须芳棉,没有任何的绣线装饰。
  左胸上别着一枚三角形的月白色宝石徽章。
  三角形代表着学徒,月白色代表冰系,这意味着他是一名冰系魔法学徒。
  但是克里斯感觉不到他的气息,这说明此人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  
  “是我和詹森学长,你的独角兽叫的太凄惨了,它一定很爱你。”魔法师说着打开了后窗。
  独角兽流星正跟在车后飞翔。
  “和它打个招呼吧!”独角兽瞧见自己的主人平安无事,兴奋地凑到窗前。
  “流星,”克里斯挥动手臂,不小心扯到了伤口,“嘶!”
  “小心。”
  “感谢您和詹森先生救了我,我是克里斯·布鲁克,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克里斯伸出手道。
  魔法师上前握住他粗糙的大手:“布莱恩·怀特,叫我布莱恩就好。”
  “你就是银箭公爵?”克里斯万分震惊。
  “是我没错。”布莱恩笑着眨了眨眼睛。
  他知道银箭公爵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却没想到他看上去这样弱不禁风。
  而且眼前的人温柔和善,怎么也无法将脑海中那个残忍暴戾的形象和这个人联系到一起。
  “我听说你病了,可是不知道这么严重,”克里斯说完才意识到不妥,“抱歉,我是说你看上去不太好。”
  布莱恩笑道:“比起我,你现在更需要休息。你怎么一个人在雪山过夜?”
  “我遭受了偷袭,要赶到黑湖镇去寻找药草。”克里斯没有说实话,幸好布莱恩接受了这个解释,并且邀请他同行。
  “我在那里有一座庄园,也许可以帮到你。”
  布莱恩将外面驾车的詹森唤了进来:“学长,这位勇士醒了。”
  一个身材挺拔、温柔敦厚的青年应声而入:“那可真是太好了!”
  詹森·斯威特绝对称得上是一位正直忠厚的兄长。
  他在魔法学校时,就对布莱恩照顾颇多,魔法修行上也兢兢业业、独树一帜。
  布莱恩对他一直十分敬佩。
  在回途中两人偶遇,相谈甚欢,因此结伴而归。 
  克里斯早就听过詹森·斯威特的大名,知道他是一位高级魔法师,是当今魔法师学术界的杰出人才。
  “克里斯决定和我们一起回庄园,对吧?”
  “是的,冒昧打扰两位了。”
  詹森看上去对克里斯很喜欢:“别跟布莱恩客气,他一向这么热心肠。”
  因为自己几乎没有参与过佣兵团的行动,所以詹森对此相当好奇,他和克里斯探讨起来,偶尔布莱恩也插两句话,直到克里斯累了才停下。
  一路上相谈甚欢,傍晚时分,一行人来到了黑湖镇的斯诺庄园。
  管家史蒂文·巴比特早就得了消息,和一众仆人恭候在府外。
  这位管家三十来岁,也是一位高级斗气师。从小就跟着布莱恩,两个人一块成长起来的,感情非同一般。
  “欢迎回家,我的小布莱恩。还有两位尊贵的先生,斯诺庄园因您二位蓬荜生辉。”管家史蒂文巴比特上前给客人见了礼。
  “谢谢你,亲爱的史蒂文,”布莱恩上前拥抱了自己的管家,然后给他介绍:“这位是我在魔法学校时的学长詹森斯威特,我们在非如河相遇,他还是像以往一样体贴人意,一定要送我回来不可。”
  “如果不是你这么多年没出现过,我也不会这样紧追不舍啊!不过你的庄园还真不错,难怪你不肯出来。”
  布莱恩骄傲地挺了挺胸:“那当然。”说完他自己忍不住笑了场,然后又向巴比特介绍道:“这位是克里斯·布鲁克,一位了不起的斗气师。今早我们在雪山顶上遇到了他,当时他昏迷了过去,如果不是他的独角兽格外通人性,我们可能就要彼此错过了。”
  “万分感激您和詹森先生对我的救助,您能因此心情愉悦是在下的荣幸。”克里斯硬邦邦地说了两句场面话,但因为他那张向来严肃的脸,大家都不以为怪。
  “有您这样一位朋友可没人会不开心,对吧詹森学长?”
  布莱恩招呼着大家往客厅走去,他看出来克里斯不想与他人交往,因此也就没有追问他过去的打算。
  毕竟在这片自由与冒险的大陆上,谁没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呢?
 
  ☆、第 2 章
 
  管家先生带着一众仆人各司其职,克里斯也被请到了客房休息。
  庄园占地面积广阔,城堡里有几百个房间,克里斯被安排住进了离主卧不远的客房。
  黑湖镇终年积雪,庄园里面也是银装素裹。客房明亮宽敞,外面是白色飞雪,里面布置得既体面又温馨,有各种应用之物,几乎比他自己在思古埃尔的房子还要让他满意。
  仆人送来了换洗衣物,克里斯梳洗了一番,换上了新衣服。  
  出乎意料的是,见到应当仇恨的对象他竟然没有多少恨意。
  银箭公爵虽然一脸病容,命不久矣,可谈吐却那样风趣温和,好像病魔也无法侵蚀他对生命的热爱,任谁也很难对着那样的脸狠下心来。
  可是克里斯追随老师在大陆上东奔西走近十年,深刻得了解外表很多时候并不能代表内心。
  他仍然相信,真实的布莱恩性格暴戾,内心丑陋不堪。
  过了一会儿,有人来请他去餐厅用饭。
  因为只有三个人,大家赶路也都累了,所以就在小餐厅摆了圆桌。
  虽然是小餐厅,面积也并不狭窄,壁灯点亮,窗明几净,透过窗户能看见外面的园林。
  晚餐是简单实惠的两三种烤兽肉和几样果蔬,搭配着可口的浓汤和酒水。
  车上三人已经用过下午茶,所以并不太饿。
  简单吃了几口,几个人就散了。
  晚饭后,克里斯猜测布莱恩应该会和他的学长一起聊会儿天,因此随意摘了一枝六级月盈花叼在嘴边,动作利落地攀上了主卧的窗台。
  只不过他在刚刚转身的瞬间立即察觉到有人。
  布莱恩刚刚洗完澡,光着脚踩在地毯上,披着浴袍走了出来。
  他手上拿着毛巾,低着头正在擦头发。
  浴袍没有系上,露出大片胸膛,在灯光下闪着莹白的光。金色发丝上滴落一颗水珠,顺着细腻白皙的肌肤流下。
  克里斯一时看愣了。
  此时布莱恩一抬头吓了一跳,克里斯一个健步上前捂住了他的嘴。
  他的嘴唇并非想象中的干燥粗糙,反而柔软而湿润。
  他正瞪着一双蓝眼睛瞅着自己,好像即将发怒的小猫一样。
  “请先保持安静,先生。”克里斯确定他不会喊叫之后松开手,顺便拿下口中的花枝,“我并无恶意,你瞧。”
  “我以为你会和詹森先生一起喝点茶什么的,”他暗中调动体内斗气促使这朵本就秀美优雅的月盈花绽放得更加迷人,“所以想趁着此时给您的房间插朵花。”
  他说话的时候习惯直视着别人的眼睛,这次也不例外。
  可惜布莱恩躲过了他的视线,他迅速转过身系好带子,将头扭向别处,恰好显露出羞红的脖颈:“他已经累了。多谢您的好意,不过我从未见过有人爬窗户来送花的。”
  “抱歉。”克里斯感觉到他的些许恼意,轻轻将月盈花放在他的床头。
  路过他身边的时候,闻到一股青草的香味,眼前扫过他结实的小腿和光裸的脚踝。
  克里斯沉默地原路返回了。
  回到客房之后,克里斯靠在床上,自衣领间扯出一块金嵌珐琅的怀表。
  打开之后,指尖输送一点斗气,眼前便出现了月盈花的视角。  
  布莱恩已经换了睡袍躺下,闭上了双眼。
  但他的脸颊依然红润,呼吸依旧急促。
  晶润的小嘴开开合合,不知在嘟囔些什么。
  片刻之后,他终于忍不住掀开被子,胡乱揉搓了一顿那头柔顺的金色短发。
  发泄一通之后,他任命般的倒了下去,睡了。
  克里斯十分不解。
  假如这个布莱恩和十年前的银箭公爵是同一个人的话,为何他们的性格脾气差异如此之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