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血族契约:南总,轻点抱(玄幻灵异)——莒小白

时间:2019-05-12 10:54:33  作者:莒小白
“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节哀顺变吧!我相信如果他在天有灵,肯定也不想看到你这么难过的……”
没有等到他的话说完。
南寒熙已经迅速坐起身来,紧紧抱住他。
脸上带着欣慰,他才使劲点点头。
“你说得对,我以为我们缘分尽了,没想到老天却给了我们另外一段缘分,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手的,对了,我想喝咖啡,你能给我倒一杯吗?”
居然让自己去倒咖啡,自己虽然在他公司写文,但那也不代表自己就是他的佣人。
所以季沐昀内心是拒绝的。
他将脸转过去,摇摇头。
“南总,只怕我做不到,这是你家,你可以吩咐你的佣人管家去做,我可不是你们家佣人,更非管家,所以我没有那个义务,很抱歉。”
这股倔强劲儿真的跟当年的他一模一样。
没有跟刚才那样恐吓他,南寒熙这次好像软蛇似的在他身上蹭着。
“哎呀,你就行行好,去给我倒杯咖啡嘛!布雷德现在在收拾院子,实在是没有时间,你去嘛!而且你冲的咖啡,味道会比较好喝。”
实在禁不住这等软磨硬泡,季沐昀也只能乖乖妥协,端起杯子走进厨房。
一边磨着新鲜咖啡豆,他脑海里一直回想着刚才南寒熙给自己讲的那个故事。
为什么自己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总觉得自己当时就在场,而且还离着当时的南寒熙特别近。
甚至能够看到他当时痛苦落泪的样子。
一个不小心,热水差点滴到他的手腕上。
幸亏南寒熙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他的双手。
“你这家伙心不在焉想什么呢?小心一会儿你的手变成红烧猪蹄!”
责备归责备,很快南寒熙眼眸中再次充斥着溺爱。
这时候,季沐昀似乎猜想到什么。
难道说,他口里面提到那个已经死去之人,就是自己吗?
不可能!
自己是季沐昀,才不是他说的那个人呢!
看了眼外面已经有些发黑的天际,季沐昀将冲好的咖啡递给南寒熙。
“好了,咖啡泡好了,你喝吧,天不早了,我也得赶紧回家了,谢谢你救我。”
说完,他急匆匆便朝着大门跑去,推开门便离开了……
这时候,布雷德疾风般闪现过来。
“少爷,真的还要继续吗?我怎么看到他似乎什么都记不得了……”
第19章:南寒熙的儿子
再次苦涩一下,南寒熙轻轻摇头。
“我相信,上天冥冥之中肯让我与他再相遇,那便是让我们再续前缘,前世,我没有抓住他,这次,绝对不会放手,死都不会!”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哭声。
南寒熙瞬间闪身到别墅之外。
只见一个浑身穿着破烂的孩子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布雷德也跟着跑出来。
他用手放在孩子鼻息处,然后轻轻摇摇头。
“少爷,已经是回光返照,不行了……”
话虽如此,可让南寒熙对视上孩子那双明亮双眸的时候,不知为何,一种冲动让自己去救他。
快步走过来,他从自己领口掏出一把利刃,狠狠割破自己手指。
紧接着将鲜血滴到那孩子嘴巴里。
“少爷,不要……这样会伤及您的元气。”
旁边布雷德想要劝阻,却为时已晚。
说来也是奇怪,本来已经失去气息的孩子,竟然睁开眼睛,活了过来。
南寒熙有些虚弱的朝着布雷德摆摆手。
“带他进去,让他洗个澡,换身衣裳再来见我。”
得到命令的布雷德赶紧点点头,抱起孩子走进一楼洗漱间。
而南寒熙则是浑身瘫软躺在沙发上。
原来刚才他是用自己身上吸血鬼精血来救那个孩子性命。
得到吸血鬼之血的人类,便会从此不生不死,也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活死人。
可他还是会有意识地,只不过从此只能保持现在这个年纪的体态,哪怕再过万万年,也不会长大。
过了没多久,布雷德领着洗漱好的孩童走过来。
这个孩子此时的模样真的让南寒熙眼前一亮。
面前是一个小男孩,他浓密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眸子,忽闪忽闪的,挺直的鼻梁,犹如玫瑰花瓣似的粉嫩小嘴唇,白皙如玉的皮肤,真的是萌呆可爱极了,让人忍不住想亲他一口。
轻轻摸摸他的小脑袋,南寒熙笑着问道:“几岁了?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挥动着长长睫毛,眨了眨眼睛,最后却摇摇头。
“少爷,你看他那身衣服,八成是小乞丐。”
刚开始以为小家伙会怕生,可没想到竟然敢直视自己,丝毫没有恐惧的意思。
很快,这孩子居然凑到南寒熙面前。
“是你救了我吗?”
他再次眨眨眼,询问起来。
南寒熙有些意外,但很快点点头。
不曾想小家伙居然直接跳到他怀里,紧紧抱住他。
“那你就是我的爸爸,爸爸……”
这番话让南寒熙目瞪口呆,但却不忍心拒绝他。
最后,他哈哈大笑。
“对,我就是你爸爸,以后你就是我南寒熙的儿子,你就叫南君淘,爸爸的小淘淘……”
听到自己有名字了,淘淘开心的用脑袋蹭着南寒熙。
“爸爸放心,以后淘淘肯定会孝顺爸爸的,对了,淘淘的妈妈在哪里呢?”
说起妈妈,南寒熙再次一愣。
突然想起自己手机里面有季沐昀照片。
他赶紧拿出手机,然后将那张图片放在小淘淘面前。
第20章:为什么妈妈是男人?
“淘淘,记住这个人,他就是你的妈妈,以后你可要好好保护他,不能让任何人欺负他。”
用两只小眼睛仔细打量着上面长得十分漂亮的男孩子。
过了很久,淘淘才疑惑地问道。
“爸爸,为什么妈妈是个男人呀?”
旁边布雷德差点噗嗤笑了出来,但是看到南寒熙那双警告自己的眼睛,他吓得赶紧捂住嘴巴。
摸了摸小家伙的小脑袋。
南寒熙才语重心长的解释说:“因为爸爸爱妈妈呀!所以不管妈妈是男的还是女的,爸爸都爱他。”
这时候,小淘淘才似懂非懂点点头。
“既然爸爸爱妈妈,那小淘淘以后也要爱妈妈,爸爸放心,小淘淘会保护好妈妈的。”
捡回来一个这么乖巧的孩子,南寒熙真是欢喜到不行。
而且他仔细打量着小淘淘,从某个角度来看,这孩子还真的挺像自己的。
回到出租屋之后的季沐昀这次不像之前那样心里头惶恐到不行。
反而异常的平淡。
其实吸血鬼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至少南寒熙就没有,老管家布雷德也没有。
看着镜子里面发呆的自己,季沐昀狠狠敲了敲自己脑袋。
喂喂喂,季沐昀,你想什么呢?
现在他们虽然没有伤害你,可是谁知道以后会不会?
猛兽温顺的时候也挺好的,一旦发起狂来,却可以随便要了你的命!
所以以后还是不要再跟这位南总有什么联系的好。
刚刚准备出去将房门关上,就看到顾夜白踉踉跄跄从外面经过。
他脸色十分难看,看上去好像是病了。
之前是他救了自己,自己还没有好好去跟他说声谢谢。
刚好趁着这个机会,去给他道声谢。
从冰箱里面取了几个苹果还有橘子装在袋子里,他便朝着出租房隔壁走去。
季沐昀住的出租房一层有五个住户,他自己住在最左边,而顾夜白则是住在中间那间最小的单人间。
刚刚推开房门,一阵阵呕吐声便从卫生间传出来。
难道他出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季沐昀赶紧将手里头水果扔到桌子上,然后走进卫生间。
果然,顾夜白整个人烂醉的趴在地上,马桶里面更是他刚刚吐完的东西。
“顾夜白,你没事吧?怎么喝了这么多?”
一边询问着,季沐昀一边将他搀扶到床上。
然而此时的顾夜白已经醉的不省人事,嘴巴里只是喃喃的说着什么。
把他扶到床上之后,季沐昀为他脱下鞋子,然后来到厨房里面,给他倒杯热水过来。
“喂,喝口水吧!”
可唤了几声,这家伙只是张着嘴,却不知道喝。
季沐昀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从旁边取了吸管,然后一头放在水里,另外一头放在顾夜白嘴巴里。
或许是真渴了,顾夜白一口气把一大杯水全喝完了。
替他盖上被子之后,季沐昀擦了把头上的汗,打算回去码字。
谁曾想顾夜白居然一下子抓住他的手。
“我喜欢你……我一直都喜欢你……可我不敢告诉你,我只敢在远处偷偷看着你,守护着你……”
第21章:南寒熙遇难
听了这话,季沐昀惊讶地下巴壳子都要掉到地上。
什么东东?他喜欢自己!
不对,这家伙肯定喝醉了,在说醉话。
这话指不定是对谁说的呢!
想到这里,季沐昀挣脱开他的手,然后急匆匆便离开了。
随着大门被关上,顾夜白慢慢睁开眼睛,眼角含着隐隐泪花。
“为什么你不懂我的心意呢?我也就只有趁着酒醉之时,才敢表达自己对你的爱慕之意……”
记得小时候,父亲便教导自己那些驱魔人的术法。
而且再三强调,无论如何都要保护身上有灵血之人,不能让他落到吸血鬼手里。
小小年纪的顾夜白乖巧的点着头,答应。
所以当测算出季沐昀便是自己要守护的那个人,而且住在空云市的时候。
他便紧随其身后,也来到这里。
并且在季沐昀不远处租了房子,方便守护他。
可当第一眼看到这个阳光少年的时候,他整个人便沉沦了。
因为,自己爱上了他,不能自拔。
苦涩笑了笑,顾夜白将身子靠在墙上。
“沐昀,你放心,我会好好守护着你的。”
……
季沐昀忧心忡忡回到自己房间里,呆呆趴在床上。
一直回想着刚才顾夜白说的话。
渐渐地,夜色降临。
今天的月亮格外明亮,十分好看。
忽然间,原本纯白色月亮变成血红色,犹似滴血蔷薇般渗人。
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季沐昀使劲儿揉搓着自己眼睛,再次朝着月亮看去。
不,自己没有看错,确实就是红色月亮。
对了,今天是七月十五,也就是民间所说的鬼节。
据传这一天,鬼门大开,所有的鬼怪都会出来觅食,等到鸡叫之后,他们才会再次被关到鬼门之中。
不知为什么,随着红色月光洒在自己身上,季沐昀觉得心里面有种不祥预感。
而这种预感则是来自先前那座鬼屋方向。
难道说,南寒熙遇到事情了?
他是吸血鬼,应该没有人能够对他怎么样吧!
季沐昀试图这般安抚自己,可那种强烈感觉瞬间涌上心头。
实在无法说服自己,他最终披了件厚厚的外套,走出出租屋。
打了一辆车子,朝着鬼屋方向去了。
当赶到那里的时候,季沐昀远远便看见老管家布雷德倒在门口。
给出租车司机付了钱,他急忙跑过去。
“老管家,你这是怎么了?”
轻轻将他扶起来,季沐昀有些意外的询问道。
布雷德指着别墅后面小山,着急地说:“快去那里,少爷现在有危险!”
果然跟自己预感一样,南寒熙遇到麻烦了。
顾不得那么多,季沐昀赶紧急匆匆跑向那里。
不管怎么样,南寒熙曾经救过自己一条命,自己不能让他出事。
而此时山巅之上站立着两个人。
一个是面色冷漠的南寒熙,而另外一个穿着与南寒熙十分相同,只不过他脸上更多了几分阴沉和不怀好意。
这人便是北派吸血鬼之主北宫泽。
戏虐的看向南寒熙,北宫泽哈哈大笑。
第22章:北派吸血鬼北宫泽
“哎呦呦,这还是百年前那位统一北派的吸血鬼之主吗?瞧你这副羸弱样子,我都懒得跟你动手,我劝你自行了断吧!也省得我飞太多力气!”
由于北宫泽常年在北方吸食人类鲜血,如今力量大增。
南寒熙压根不是他的对手。
可就算如此,自己也绝对不可能向一个曾经的手下败将认输的。
闪过一丝冷冽眼神,南寒熙不屑说道:“区区手下败将,竟然还敢这样大言不惭,你以为过了百年,你就可以打得过我吗?痴心妄想!若非当年血族长老派人将我打伤,你怎么可能趁火打劫,可惜,我还是没有死掉,让你失望了!今天,你也需要为你当年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说完,他露出锋利尖牙,伸出修长指甲,怒视着面前北宫泽。
提起当年事情,北宫泽笑容渐渐隐没。
若不是那个该死的人族血灵体捣乱,自己现在早就坐上南北吸血鬼之王的位置。
可恶,真是太可恶了!
既然当年不能杀了他,那今天,绝对不能让他逃了。
北宫泽瞬间闪现而来,跟南寒熙不断厮杀着。
在血红色月下,两个人化成两道黑色亮影纠缠在一起。
伴随着一声巨响,南寒熙整个人狠狠被摔在岩石峭壁上。
他捂着胸口,吐了口鲜血。
看着面前得意的北宫泽,他有些意外。
想不到这家伙力量居然进步如此之快,现在的自己,绝非他对手。
甩了甩自己身后亮黑色长袍,北宫泽妖魅笑着。
“南寒熙,这些年老子我韬光养晦,每月吸食一对童男女鲜血,力量早就不是当年能够相比的,而你被封印了百年,怕是一点新鲜血液的味道都没有尝到过吧?对对对,我差点忘了,你一直都爱装出高洁的模样,食用着医院捐助的血液,可你知道吗?我很讨厌你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明明也是血液,你非装出品尝高档咖啡的姿态!吸血鬼就应该有血性,不然枉费别人对咱们这三个字的称谓。”
说完,他伸出锋利指甲和獠牙,朝着南寒熙慢慢靠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