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血族契约:南总,轻点抱(玄幻灵异)——莒小白

时间:2019-05-12 10:54:33  作者:莒小白
只是他看清楚那张脸的时候,整个人坐倒在地上。
这不可能,怎么会是他?
他明明已经……
很快,南寒熙感受到体内那股鲜血快速涌动。
这股力量,除了他能给予,又还能有谁呢?
轻轻抚了抚季沐昀面颊,他苦涩笑了笑。
“沐昀,上天终究是不忍我们分离,所以这才安排我们在一起的,前世,我没有抓住你,今生,我死都不会放手的……”
说完,他竟俯下身来,轻轻吻在他额头上。
……
睡梦中,季沐昀一直被南寒熙追赶着。
最后,他紧紧掐住自己脖子。
那双獠牙狠狠咬了下来。
“不要!”
季沐昀大喊一声,从梦中惊醒过来。
擦了把头上汗水,他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自己出租屋内。
而苏晓婉正在忙碌着为自己煮面。
瞧见他醒过来,苏晓婉赶忙把手里面条放到桌子上。
“你可算是醒了,你要再不醒,我就得送你去中心医院咯!”
一把拉住她的手,季沐昀焦急询问。
“晓婉,我是怎么回来的?我之前不是在别墅里面吗?”
听了这话,苏晓婉拿把椅子坐下。
她满脸认真的回答说。
“你还好意思说呢!我都讲了,不让你自己去,你非不听,就不能等我一起吗?我今天早上打电话给你,你一直没接,就来出租屋找你,你也不在,所以我就赶去了鬼屋,结果发现你躺在别墅客厅里,你别说,那个鬼地方,虽然大白天,可进去还是感觉凉嗖嗖的,你晚上怎么敢进去的,我实在是太佩服你了……”
顾不上听她唠叨。
季沐昀迅速跑到洗手间那面镜子前。
他扯开自己白皙脖颈,仔细检查起来。
看了许久,却发现丝毫没有任何伤痕,更别说被牙齿咬过的窟窿。
这无疑让他心里疑惑不已。
真是奇怪了,自己分明看到棺材里面跳出来的吸血鬼。
而且他也咬了自己,那种疼痛以及鲜血被吸走感觉绝对不是假的。
可现在为何什么痕迹都没有呢?
难不成是自己天天考虑思路,所以产生幻觉了?
狠狠敲了敲自己脑门,季沐昀才回了自己房间内。
他打开电脑,迅速码起字来。
昨晚深刻经历必须要写到自己里面。
瞧见这家伙奋笔疾书,苏晓婉知道自己在这里只会影响他。
因为他码字的时候,会把一切都当做空气。
小心翼翼将那碗煮好的面条放在季沐昀面前。
她才悄悄说了句:“面条给你放这里,我还专门给你做了两个荷包蛋,你记得趁热吃,学校还有事情,我就先走了。”
说完,苏晓婉披上衣服,蹑手蹑脚走了出去。
临走的时候,还不忘了轻轻闭上房门。
由于有了灵感,季沐昀修长手指在键盘上啪的作响。
很快,便码出一章来。
将鼠标挪动到最上端,他才开心添上章节名称:我与吸血鬼的第一次相识。
第6章:南总驾到
看着自己辛苦成果,季沐昀长长地呼了口气。
“晓婉,我码字完了,你刚才问我什么来着?”
可当他转头看向房间,早就没了那丫头的影子,剩下的只有桌子上还冒着热气的面条。
……
空云市市中心,商业街C区大厦前。
一辆加长版林肯停在那里。
随着保镖将车门打开,顿时一个身穿西装革履的帅气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当他摘下墨镜那一刻,两旁女孩子们纷纷发出花痴般叫喊声。
今天的南寒熙更加英俊爽朗。
而在他身旁跟随着的则是一位长发波浪美女。
她一袭粉紫色短肩小外套,衬托出其绝佳的身材,再搭配一条嫩黄色天鹅绒齐膝裙,一双黑色高筒靴,简直迷倒众生。
此女名为月清歌,真是人如其名。
月清歌父亲林特伯爵一直效忠南寒熙。
所以她从小便跟他一同长大,算得上青梅竹马。
在阵阵拥护下,南寒熙上了大厦最顶层。
得知有贵客驾到,风起集团现任董事长马博亲自迎接出来。
虽不知面前这位的身份,可单单他华丽出场便已然说明一切,非富即贵。
“您好,我是风起集团CEO……”
伸出手来,马博本想与他握手。
但没有等到他说完,南寒熙已经整个人靠在软皮沙发上,然后让自己的管家布雷德给自己点了颗雪茄抽了起来。
这样打招呼方式不免让马博有些尴尬。
倒是旁边月清歌笑嘻嘻走上前,然后将一份合同递交他手中。
“马董事,我们家少爷这次来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收购你们风起集团股份,成为你们新的CEO,这是收购合同,您如果没有意见的话,请在上面签字吧!收购款在您签字同时,便会打在您的账户上。”
听了这话,马博顿时愣住了。
看得出他富贵,可随随便便收购自己公司,怕是有些夸张吧!
带着些小脾气,他瞄了眼收购额。
数字给的还算合适。
可自己公司经营好好的,凭什么说出售就出售?
将合同扔到紫檀木茶几上,马博坐回到自己旋转椅子上。
“这位少爷,您确实是财大气粗,而且给的收购额也确实够诱人,可很可惜,这家公司,我暂时没有出售的意愿,所以请您离开吧!”
似乎早就猜到这家伙不会配合。
南寒熙迅速起身,疾风般闪现到他身边。
一把搂住马博脖子,他吐掉口中吸食一半的雪茄,坏坏笑着。
“马董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在前两个季度税收里面,少交了一些,如果把这件事情捅出去,那您在商业圈里辛苦经营大半辈子的信誉,可就……而且只要我一个电话打过去,税务局那边怕是很快就会查过来……”
这些话让马博眼睛瞪得跟金鱼般大小。
他气得用手指着南寒熙,浑身哆嗦的说道。
“你居然偷偷调查我!”
将马博指向自己的手轻轻放回去,南寒熙才转身回到软皮沙发上。
翘起二郎腿,他摊开两只手。
第7章:月清歌的嫉妒
“没办法,俗话说得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谁让马董事你做了坏事呢!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和和气气将公司卖给我,第二个则是我现在就给税务局打电话,让你身败名裂,公司破产,到时候我再把公司收购过来,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选!”
马博一屁股坐在地上,无奈的在合同上签了字。
将合同夺过来,月清歌朝他翻了个白眼。
“就凭你还跟我们家少爷作对,好笑,行了,收购款我让人给你打过去了,回家颐养天年吧!风起集团现在属于我们少爷南寒熙了!”
很快,两个保安便走进来,把他架了出去。
这时候,月清歌满脸温柔坐到南寒熙的身边。
“其实您没有必要为了这么一家文学公司,如此卖力,您如果真的想做董事,完全可以去那些石油大亨那里……”
可没有等她说完,南寒熙已经冷淡走到办公桌前。
他冷冷甩出一句。
“怎么?如今本少爷做事,还要跟你商量吗?”
知道他那倔强脾气。
月清歌赶紧闭上了嘴,乖乖跟过来。
打开马博先前办公电脑,南寒熙在里面迅速搜索起来。
很快,一张照片浮现在他面前。
见到照片里面的人,南寒熙不由嘴角微翘。
“小家伙,可算让我找到你了!以后,你可就是我公司的职员,咱们多的是机会见面呢!嘻嘻……”
很久没有见到南寒熙这么高兴。
所以月清歌也很纳闷,到底是什么人让他费了这么大功夫。
可当她瞥眼看向电脑里那张个人资料照片的时候,整个人呆住在那里。
这不是……洛沐昀。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何……
不对,这个人虽然长得与洛沐昀一样,可这个人肯定不是他。
仔细看向资料内的名字。
月清歌才握紧拳头。
呵呵,季沐昀对吧!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上一世因为洛沐昀,寒熙不肯与我成婚。
这一世,你还想化作季沐昀继续抢夺他吗?
不可能,我绝对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再次往下看去,月清歌看清楚季沐昀如今所住地址。
眼眸微蹙,她转身便走了出去。
老板椅子上的南寒熙则笑眯眯盯着季沐昀照片,久久不肯将视线挪开。
总经理办公室内,一道黑色影子从窗户内闪了进来。
“不知道清歌小姐找墨鸢来,有什么事情?”
来人疑惑的询问道。
摇晃了几下杯中红酒,月清歌抿抿嘴唇。
“我想让你替我去杀一个人!”
一听这话,墨鸢满脸慌张。
她赶忙拒绝。
“这恐怕不行吧?少爷命令吩咐过,不许随便吸食人血,更不能随便杀人,如果我这么做了,少爷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想起南寒熙那双凌冽眼神,墨鸢便吓得浑身颤抖。
瞧着她这副没出息的样子,月清歌狠狠掐住她的脖子。
“你不去也可以呀!那我现在就让你死在这里,我的手段如何,你应该最清楚的。”
墨鸢咽了口唾沫,无奈地点点头。
第8章:书粉,危险的兔子
“我去就是了……”
从她手中接过关于季沐昀的资料,墨鸢才闪身跳出窗户。
将身子靠在软皮沙发上,月清歌眼中闪烁出异彩光芒。
“不管你是洛沐昀还是季沐昀,你今晚都逃脱不掉了,哈哈哈哈……”
……
出租屋内。
季沐昀码完最后一千字,疲惫的从凳子上站起来。
他使劲儿伸个懒腰,正准备转身去床上躺下。
忽然书评区蹦出一条书评。
“作者大大你好,我是你忠实的书粉,从你第一本书绝色鬼后,我就开始追读,一直到现在你的这本新书,我也都在读哦!”
仔细瞅了眼,季沐昀才看清楚这位书粉ID:危险的兔子。
他不由噗嗤乐了。
兔子还能有多危险呢?最多也就是兔子急了咬人。
不过有人支持自己的书,季沐昀还是很开心的。
他赶紧回复过去:“谢谢你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下去。”
刚准备转身,危险的兔子再次来了回复。
“作者大大,知道您晚上码字辛苦,所以我为您准备了爱心便当,之前我曾经在书粉群看过您的住址,真的好巧,我就住在您家附近,不知道现在方不方便把便当给你呢?我真的特别仰慕您。”
说实话,码字那么久,肚子确实有些饿了。
而且自己向来都很在意书粉。
她能够这么喜欢自己,自己怎么能让她失望呢?
所以季沐昀便回复说:“好,那咱们便在同心公园长椅那里碰面,还有,谢谢你能够喜欢我的书以及支持我。”
危险的兔子发过来一个好字之后,便没了动静。
因为第一次见书粉,季沐昀心里面多少有些小激动。
他把上班时候才穿的正装找了出来,穿在身上,然后又洗了把脸,这才出门。
可刚走没两步,他便有些后悔了。
现在已经接近凌晨一点多,街上偶尔会走过几个人,跑过几辆车。
公园里面更是除了鸟叫虫鸣,空无一人。
不过想到那位女书粉为了支持自己,还不辞辛苦专门做了便当,自己不能让她失望。
所以季沐昀硬着头皮,在公园昏暗路灯下,沿着淅淅沥沥的小路往公园中心长椅那边走去。
两侧垂柳树影在风儿吹动下,犹似哭泣少女不断摆着长发。
那一排长青树更是好像身体佝偻的老人。
走了十几分钟之后,季沐昀总算看到不远处长椅。
在椅子上,确实坐着一位长发女孩。
月光下,她整张脸被面前垂下长刘海挡住,看不清样貌。
看来,这应该就是给自己留言那位书粉危险的兔子。
生怕女孩子会尴尬,所以季沐昀率先开了口。
“你好,你早来了吧?让你久等,实在不好意思,谢谢你对我的支持。”
可许久,那个女孩都没有说话。
季沐昀还以为她是害怕或者怎么样,正准备安慰一下。
忽然,那女孩仰起头来,露出青面獠牙,恐怖的笑了起来。
“嘿嘿嘿,你可算来了,我真的等你好久咯!现在我就送你去下面!”
第9章:驱魔人顾夜白
这个时候,季沐昀算是彻底看清楚了。
她根本不是什么书粉,而是一只骇人的吸血鬼!
“救命呀!”
季沐昀转过身来,大声呼喊着想要逃走。
谁知那女孩好似狸猫般迅速蹦到他面前,一把扼住他的脖子。
“你居然还想从我手中逃走?简直是做梦!我墨鸢作为吸血鬼中的人类猎杀者,从未失过手,算你小子命不好,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所以乖乖去死吧!”
说完,她张开血盆大口,便朝着季沐昀脖颈咬了过来。
季沐昀攥紧拳头,使出全身力想推开她,却丝毫没有任何作用。
他眸子里带着失望。
难道今天,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吗?
眼看那双尖牙要刺入他脖颈,一道黄色符咒赫然飞了过来,贴在墨鸢身上。
“啊……我的身体……”
被符咒张贴的墨鸢扑通摔倒在地上。
她整个人像被撒了硫磺的毒蛇,蜷缩不断。
最后,竟然慢慢化成了黑色灰烬,消散在空气中。
好似从来都没有这么个人存在一样。
抚摸着自己被掐红的脖子,季沐昀使劲喘着粗气,抬眼看向身后。
面前之人让他格外惊讶。
一个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的男人背光而站,因为脑袋低垂,所以前额那些碎碎刘海垂了下来,遮住眉目。
可轻柔月光下,依旧照射出他那双桀骜不驯的眼神,细细长长丹凤眼角,高挺鼻梁,两瓣骄傲的嘴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