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二婚(玄幻灵异)——祈鹿八今

时间:2019-05-11 09:37:01  作者:祈鹿八今

   《二婚》作者:祈鹿八今

 
  文案:祝曜渊一根正苗红的大好alpha,系统居然为他强制匹配到了个被标记过的omega。
  这个omega听说是二婚,前任战死在了前线,正处在信息素紊乱期,迫切需要二次标记。
  刚接到通知的祝曜渊佛了。
  狐朋狗友知道以后乱出主意,找人勾引omega做出格的事,他寻机录像作为证据。
  可他见了人,发现omega虽然二婚,但信息素馨香怡人,是朵正经的高岭之花,窘迫的面红耳赤,怒目圆睁骂人的模样该死的可爱。
  祝曜渊临时改变计划,将人送回了家。
  几个月后,婚礼照常举行,祝曜渊把新婚燕尔的伴侣抵在墙角:“听说你二婚?不如试试我和你前夫谁厉害?”
  年下,甜文,(伪)双向暗恋,(伪)先婚后爱,(伪)破镜重圆
  懵懂冷淡年长受(钟文冉)×小疯狗汪汪汪.其实很直男攻(祝曜渊)
  一些雷\废话:1.稍狗血,微强制爱。2.攻和受从头到尾都只有彼此,二婚为剧情需要。3.晚上更新,几点不一定。4.希望大家文明看文,不合口味就退出去,谢谢啦。5.随缘甜,虐点低的童靴慎入。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祝曜渊,钟文冉 ┃ 配角:. ┃ 其它:abo,记忆重置,微科幻
 
 
第1章 
  白天祝曜渊正在工作,他秘书程小姐,一个身高一米七五的beta,踩着五厘米的高跟鞋,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连门都没敲就推门打断了祝曜渊的沉思。
  她说:“祝总,您的匹配结果下来了。”
  上一秒还在思考中午该点什么外卖的祝曜渊,明显没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
  程小姐个子和脾性成正比,耐心解释:“您不是到了法定匹配年龄?上个月国家的通知刚下来您就交过去了择偶标准清单,结果昨天已经下发至了您的邮箱,刚刚政务大厅的工作人员给我打电话过来,让您早日领人去登记。”
  实际上,登记之前,国家还会给两个新人段交往适应期——但这不是现在的重点。
  祝曜渊站起来,他的身高有一米八九,比穿了高跟鞋的程滢还要高出不少,站起来时气势迫人,加上比较骇人的信息素,如果此时有个小o站在他面前,估计能直接软倒,边发情边哭。
  他表情带有一丝裂缝,“匹配成功了?”
  “是的,匹配成功了。”
  “我列的那份清单,递交的时候你确定一条都没遗漏?”
  “祝总,我是老员工了,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程滢回想起他递给自己那份写满了整整两页A4纸的清单,嘴角还是忍不住抽搐了下。
  祝曜渊坐回去——这位国家二级alpha,帝国举国百分之八十年轻人眼中的最佳结婚对象,此时正陷入了不敢置信的恍惚当中。
  他挥挥手,让程秘书出去了。
  关门前,程滢看见祝曜渊已经直起上身打开了电脑,眉头皱的能夹死只苍蝇,声音几不可闻:“不应该啊……给我找了个天仙儿?”
  程秘书嘴角又是一下抽搐。
  天仙儿不天仙儿的程滢不知道,她只知道她们公司一向以敬业爱岗著称的祝总,今天没撑过下班就溜了,走之前和她撞了个脸对脸,彼时程秘书手中还抱着堆需要处理的文件。
  祝总脸色阴晴不定,复杂到难以言喻,手上通着电话,抽出空来瞥了程小姐一眼:“嗯,二十分钟后到——文件放我桌上明天处理,麻烦顺道帮我关下电脑,今天我有事要先走。”
  程滢答应一声,还待说什么,祝曜渊已经匆匆进入电梯走了。
  办公室里的电脑果然没关,程滢轻触鼠标,电脑屏幕亮起,却不是主界面,而是停留在邮箱。
  程秘书很有职业操守,目不斜视,上来就叉掉了。
  但页面太直观,还是免不了看到零星那么几个字,是她家老板刚匹配到的对象,名字叫钟文冉,长得不错。
  婚姻状态那一栏写着:离异。
  她好像突然明白过来走之前祝曜渊的脸色为什么那么复杂了。
  而她家老板在那不久之后到达了家KTV,进门先被一群狐朋狗友围攻,而后坐到了一旁开怀畅饮。
  “你说啥……嗝,”祝曜渊的发小兼狗友张聪挨过来,他喝得有点高了,“你说啥瘠薄玩意儿?”
  “我说,”祝曜渊胳膊微弯,搭他肩膀上,音乐声太大,所以只能贴着讲话,蓦地大喊,“我他妈匹配到个离异omega!”
  他这突然来一嗓子,张聪耳膜都快震碎了。
  张聪悻悻然缩回去,alpha之间的信息素相互排斥,而强者和弱者之间更是有着泾渭分明的差别,他弱了祝曜渊有一大截,挨近了不舒服。
  他一退缩,祝曜渊又开始喝酒,他今天好像闷着气,信息素里都掺着股霉味儿,惹得闻到的人也跟着他心情抑郁。
  从前祝曜渊当兵时的战友、如今的商业狐朋荀长青左揽右抱,右边的小o喂完酒,左边的小o递葡萄,他喟叹道:“天天酒场里做生意,我特么现在看见饭店就想吐,还是咱兄弟几个在一块痛快。”
  “你是痛快了,”张聪抱着酒瓶子,眼神一个劲儿往祝曜渊那瞥,贼溜溜的,“有人可郁闷着呢。”
  荀长青:“要我说兄弟,你当初鸡血上头列那一堆条件上去,现在想反悔,人上边可直接按最重的那条罚你,十万公民币还好说,降了公民等级那可就严重了,再加上剥夺下次匹配的择偶条件,弄不巧和你匹配到的omega再是个脾气暴的,啧,你说你还不如当初拒了,何必呢。”
  张聪听完就笑:“他那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当初听别人说把条件弄多点,系统一时半会儿就匹配不到了,有的甚至靠这招拖了一辈子,其实你说想想就不靠谱,这朋友还真信了,强呀曜渊。”
  祝曜渊不想说话,随便摸到手边的某样物件,冲张聪砸了过去,一个大写的“求闭嘴”。
  荀长青松开身边的两个omega,往前坐了坐,笑得不怀好意:“生气又解决不了问题,你有什么打算没?”
  “我他妈能有什么打算,”祝曜渊咬牙切齿地点着了根烟,叼在嘴里,全然不见在公司里的正经严肃,眉目间甚至有点痞气,吐出口烟圈,“找找关系多交点钱,把这事推了,怎么着也得把等级保住,实在不行,不就个离过婚的omega吗,老子还怕他不成?”
  “啧啧,”荀长青眯着眼睛笑,跟条大尾巴狐似的,“做那么久的生意了,你就不能像个正经商人一样,多动动脑子?”
  俗话说无奸不商,祝曜渊吸口烟:“你有主意?”
  “有是有,得看你能不能豁出去了,”荀长青捏了把左边omega的脸蛋,见祝曜渊瞪过来,连忙接了下句话,“你不想降公民等级,就让那个omega主动提出来拒绝申请不就得了?用钱也好,用人也好……总有样东西他抵挡不了。”
  祝曜渊捻灭烟头,若有所思。
  如非必要,他对着omega正不想使什么腌臜手段,但事关公民等级,公民等级在帝国是种十分重要的身份凭证,有制度严格规定了几级可以购买多少房产、收购多少地皮,甚至可以说它决定了一个人在帝国人生可以到达怎样的高度。
  他现在是二级,除高官贵爵外最高的一个等级,降了,损失的可不止是表面上拒婚十万罚款。
  不知道上面是有意无意,先是通知到了法定适婚年龄,而后又给他匹配到个离过婚的omega。
  他也不是有老一辈的独占情结,可omega如果离过婚,首先要经过标记洗刷,标记洗刷对omega的身体伤害非常大,相当于怀孕五六个月流产,几乎可以肯定这个omega身体不好。
  可他也确实到了适婚年龄,而清单里,也独独纰漏了不希望配偶离异。真真是日了狗了。
  正思索,那边张聪扬声大叫:“可把你个臭小子盼来了,你怎么比老祝还难约!”
  祝曜渊抬眼,看见包厢门被推开了,进来了杨嘉。
  杨嘉是他们几个里最安静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beta,大学时认识,比认识荀长青的时间早,他学习好,大学毕业后留校攻读了研究生,如今已经是硕士。
  杨嘉笑道:“听说老祝有对象了,我放下手头的工作就跑过来了,晚上还得回去加班。”
  祝曜渊黑着脸:“谁说我有对象了?”
  他们有个小群,一般都是张聪最活跃,闻言连忙转移话题:“哎哎你们那导师是不是有病,天天加班,问题也不给你涨工资。”
  杨嘉不知想到什么,莫名脸红:“还行吧……我也没那么想涨。”
  “□□们看他那恶心的模样,”张聪大叫,“老杨,有情况啊?”
  杨嘉不否认:“我们导师是个omega。”
  这相当于承认了,张聪大声起哄,连祝曜渊都挑了下眉,荀长青摸着右边小o的屁股,喝了口递过来的酒:“有照片么?看看。”
  杨嘉有点羞涩,但还是找了张偷拍的侧脸,手机递到祝曜渊面前时,他乍一看没怎么反应过来,只觉得眼熟。
  照片里的人眼眸低垂,脖子细长白皙,正站着调整某种仪器。
  偷拍人角度找得好,他对着光,脸上细小的绒毛纤毫毕现,肌肤通透,往下放大,能看见他手背上起伏的筋骨,还有微凸的血管。
  祝曜渊愣住几秒,与杨嘉对视,迟疑道:“他是不是叫钟文……”
  杨嘉接:“钟文冉。你认识?”
  “这可有意思了,”祝曜渊挑眉笑了,“今天他的资料刚被发送到我的邮箱里。”
  音乐不知被谁给调小了,全场安静的能听见屏幕传出的哼唱,祝曜渊漫不经心地又点燃烟,只见杨嘉满脸疑惑。
  张聪震惊:“不是我想的那……”
  祝曜渊弹弹烟灰:“老杨,你喜欢他?”
  杨嘉狐疑:“你想干嘛?”
  “我能干嘛,我又吃不了他,”祝曜渊嗤笑,“不过如果你想‘吃’掉他,或许我可以帮你一把。”
  真是打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啊。
  面对杨嘉的不解,祝曜渊把手机扔给他,只说:“把人约出来吧。”
  张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你们搞什么呢,以我的智商怎么理解不了了呢?”
  “说您笨您还真不客气,”荀长青调侃,“匹配这种东西,一个人拒绝又罚钱又降等级的,可是如果我们帮帮老杨,让那omega和老杨看对眼儿,瞧不上老祝,到时两人一块去民政大厅递了拒绝申请书,这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不是,”张聪脑子还没转过弯来,“你怎么知道那老师能瞧上老杨啊。”
  “这不就要靠我纵横情场多年的杀手锏了吗,”荀长青不知从哪掏出来小瓶试剂,“无色无味,加水里狗鼻子都闻不出来异样。”
  张聪连忙过去够:“不是我说,你这可就太不厚道了,我看这种下作手段就算能得到人身体,喜欢可够呛。”
  “你放心吧,”荀长青递给他,懒洋洋一伸腰,“就是助兴的,如果那老师对老杨真没意思,这药顶多让身体发热,有意思的话……”
  他含着戏谑,顿了顿:“皆大欢喜。”
  “那也不对啊,”张聪把试剂一放,“老祝你不是对那点儿事没兴趣吗?平时装得道貌岸然,我都不知道的东西你怎么知道?”
  “偶然发现的,”祝曜渊扶额,继而轻“啧”道,“老杨,放心大胆上吧,哥哥的幸福生活就靠你了。”
  杨嘉则轻攥拳头,垂头一言不发。
 
 
第2章 
  钟文冉从研究所里出来时,天边染成了墨色,街上行人不多,脚踩在地上,发出寂寞的回响。
  马上快入春,天气却不见回暖,办公室里有暖气,他穿得单薄,一出门,就觉到冷了。
  他想着家中回去后的空旷冷清,特意减缓了步伐,慢悠悠地走着。
  突然,他的手机震动了下,拿出来看,是条短信,他手底下带的一个学生发的。
  他的手机长年累月无人问津,最近倒是热闹,先是政府,然后是这个学生,这一个月短信加起来,比去年一整年都多。
  短信上说,他的学生杨嘉喝醉了,在xx路xxKTV,让他过去接。
  钟文冉犹豫片刻,选择回拨过去,结果却无人接听,他挂断电话,颦眉沉默,思考要不要再拨一个。
  十秒钟后,杨嘉给他回过来了。
  钟文冉接通,张口要训他两句,可那边的噪杂经过听筒直接灌入了他的耳朵,他眉毛皱得更紧,冷声道:“杨嘉?”
  他的声线原本清澈婉转,这是上帝赋予omega的特性,但当他压低嗓子,就成了清脆冷冽,带了几分迫人在里面。
  电话那旁的人愣了一瞬,紧接着回神,他开口,是个陌生的声音,浑厚,低沉:“我不是杨嘉,杨嘉喝醉了。”
  说着,听筒里又传来阵喧闹,隐隐约约是有杨嘉的声音,钟文冉揉揉眉心:“他是我的学生,你们认识吗?如果认识,请赶快把他送回家吧。”
  “我们认识,但是,”男人顿了顿,似乎在犹豫该不该说,“但是他一直在叫你的名字,他……他好像喜欢你。”
  钟文冉闻言很诧异,平时杨嘉腼腆含蓄,别说叫他名字,就是喊“老师”都从不敢大声,他喜欢他?
  还没来得及说话,通话男人的手机好像被打掉了,磕磕碰碰,有很大的摩擦音,他听见他骂了声“操”,刚刚还正儿八经的人,突然被点着了一样,骂出了旺盛的火气与戏谑。
  “听见了吧?”男人捡起手机,鼻音微促,“我们快制不住他了,老师行行好,帮我们个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