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瑜炎天命(玄幻灵异)——夏钺

时间:2019-05-10 20:15:30  作者:夏钺

 《瑜炎天命》作者:夏钺

文案:
第一部
 
-----土著俊美忠义首领攻 VS 小迷弟弱鸡醋坛巫师受------
 
 
 
【咳咳,下面放正(sha)经(diao)文案】
 
 
他,万人敬仰的新一代天蜀部落首领,旋转跳跃闭着眼,酷炫帅拽炸翻天。
 
 
他,既没人疼也没人爱的见习弱鸡巫师,弱小但能吃,祖传酿造老坛醋酸。
 
 
这是一篇关于牛逼鲜肉首领扛架智斗劲敌,魅力四射,从而俘获弱鸡巫师的故事。
 
 
◆被锁章节,苦逼作者正在全力抢救ing,各位稍安勿躁,比哈特~~~`
 
◆国际惯例:**剧情已打码,各位自行想象,比哈特~~~~~
 
 
 
【食用需知】
 
 
1.正剧向,非小白,剧情发散,埋有爆点,需要耐心,么么~~~~
2.1V1,HE,主攻,攻是纪锴阳,受是游桦,莫站错
3.工作日更3000以上,周末爆更直到完结。
4.保证攻受不渣,全程无虐,放心食用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锴阳(攻),游桦(受) ┃ 配角:一群小土著们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天气越来越热,到处都弥漫着干草的味道。
  萧玉掀开棚屋的帘子,眯起眼睛向天空看了看。
 
  她没有直接去看太阳,那白蓝色的光线太刺眼了。
 
  不过她凭借经验,可以感觉到赫寰即将到达它在天空中最高的位置。
 
  蓝太阳的光芒穿过薄薄的云层,投射到大地上。那些原本呈现白色、绿色的东西,像岩石,树木,此刻全都熠熠生辉,明艳无比,仿佛它们自身也在发光。而那些原本是红色的东西,比如她手腕上红色的珠子,此时却变得黯然失色。
 
  远处,蓝光将天空和大海变成一种更鲜明的颜色。
 
  在她和大海之间,散部着二百多个圆形的棚屋,这些由树干和干草搭成的屋子组成一个小村落。但现在空场和屋檐下只有玩耍的孩子,成年人都去海滩了。
 
  萧玉的母亲也一早就赶去了。
 
  今天,全部落的成年人都要参加一个仪式。
 
  “啪,啪。”
 
  这声音吸引了萧玉的注意。
 
  原来在她的屋子不远处,几个未成年的女孩子正挥舞着梿枷给刚刚收割的麦子脱粒。
 
  谷物的碎屑在空中上上下下的飞舞,形成一片金色的浓雾。
 
  感谢千瑜神。
 
  她在心中默念。
 
  很久以前,正是千瑜神赐给了他们种子和家禽,使他们不用再继续整日拣拾果子和进行危险的捕猎。他是这个世界的创立者,是天蜀部落的守护神。
 
  萧玉微笑着,向远处的一个棚屋走去。
 
  一路上遇到的女孩子们都说:“今天的萧玉真美啊!”
 
  是啊。
 
  她为了今天的仪式特别打扮了一番:头发里编上了许多红色和黄色的水云花,胸前挂满花枝和红色的陶珠,皮裙外面围了一条有花纹的蒲草粗布围腰,并缠上了用羽毛和棕绳编织的腰带,长长的穗子直垂到小腿上。
 
  她是部落里最动人的姑娘。
 
  而今天这身打扮完全是她所要扮演的角色的需要。
 
  萧玉向前走着,视野间突然跑过一个人,她紧赶几步,并喊着:“游桦!”
 
  远方的人闻声停了下来。
 
  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跟部落里大多数人不同,他的黑头发剪得短短的,衣饰也非常简单。
 
  他的额头正中有一个特殊的纹身,像又高又尖的三角形,那是巫师的标志。
 
  但游桦还未成年,现在只是见习。
 
  萧玉问他:“准备好了吗?”
 
  男孩点点头。
 
  “那纪锴阳怎么样?”
 
  “他还在自己的棚屋里。”
 
  听到这话萧玉突然紧张起来,“他看到你了?”
 
  “没有。我是从墙缝里看的。他在睡觉。”
 
  游桦做了一个扒开墙壁四周的干草,向里看的动作。
 
  “哦。”萧玉松了口气,“那他就看不到你了。好,时间快到了。我会带纪锴阳去海滩。你记得让那些未成年的孩子们离得远远的,千万不要破了禁忌。”
 
  少年笑了起来,颇有些自豪的说,“没问题。他们都听我的。”
 
  游桦走后,萧玉继续向前。她到了一个与其他二百多棚屋没太大区别的屋子前,停下了脚步。
 
  “纪锴阳?”
 
  她问,声音不大,屋里也没有任何回答。
 
  于是她掀起了门帘,走了进去。
 
  棚屋的中央竖着起支撑作用的大木柱,圆形的地面上铺了一层白色的细砂,上面又依次铺着草垫、粗布和兽皮。
 
  最上层金色和褐色的兽皮上,躺着一个年轻人。
 
  他修长健美的身体以略弯曲的姿势侧卧着,右手自然地向前伸出,左手则搭在腰际。他长长的棕色头发披在他漂亮的肩上,
 
  有几缕还覆盖在脸上。他的脸庞纯美恬静,额头上刺着椋鸟花纹,鸟儿尖尖的喙从眉间一直延伸到鼻尖,鸟颈上的羽毛则分开在眉骨上方。
 
  纪锴阳胸前也挂着几串用珠子和羽毛编成的项链,但颜色却以蓝色为主;他的腰间只系着一张深红色的、揉制得很轻软的兽皮,再没有其他装饰品。
 
  萧玉看着他睡梦中的脸。
 
  他是部落首领卫逸最年轻的儿子,现在他只有十九岁,不过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是二十岁的成年人了。
 
  她也许有一天会成为他的妻子。
 
  不。
 
  萧玉在心里说,她一定要成为他的妻子。
 
  不过首先,纪锴阳必须完成成人仪式。
 
  “别睡了,醒醒。纪锴阳,时间到了。”
 
  说着,她伸手推年轻人的肩膀。
 
  纪锴阳慢慢睁开眼睛。在看到萧玉时,他的脸上露出了焦虑的神色。
 
  “这么快就到了吗?”他问。
 
  “是的。赫寰已经高挂在天上,不能比这个时间再晚了。”
 
  他四下里看看,又问:“游桦呢?他去哪儿了?”
 
  “你今天不可能见到他。难道你忘了,成人仪式完成之前的一天是不能见未成年的孩子的。好啦,纪锴阳。快起来,仪式就要开始了。”
 
  年轻人揉着还带着睡意的眼睛,站起来。萧玉给他整理头发和饰物,并把自己颈上的一圈花环挂在他胸前。然后她取下了左耳的耳饰,放在纪锴阳手心。
 
  “拿着它。这是我的护身符,是我母亲给我的,是浦昂人用过的东西。母亲说拿着它会保佑你顺利完成仪式,不会受到痛苦。”
 
  纪锴阳仔细看着掌心里的东西:一颗金灿灿的小球,很硬、很光滑,像是金子做的,但分量要轻很多,在球体上还刻着奇特的浦昂人图案。
 
  “谢谢你,萧玉。我会一直带着她的。”
 
  他将小球挂在项链上,跟着萧玉走出屋子。
 
  在门帘打开,明亮的蓝白光芒包裹住身体时,他深深地呼吸着热腾腾的空气。
 
  远方的沙滩上,一缕黑烟徐徐上升到空中。
 
  大巫师已点燃曼梓树红色的枝干,提醒人们那神圣的时刻已经到来。
 
  嘉郁河的入海口处有一大片沙地,平日里是部落的男女们清洗身体和捕鱼的场所,但今天不同,沙滩上支起了几个棚子,围成一个四方形的小广场,在四角上有烧红的树堆。
 
  北面的棚子装饰着鲜花,首领卫逸和妻子们坐在树桩劈凿成的椅子上。
 
  卫逸今年有六十岁,他身着镶满金、银和宝石的袍子,面容威严地看着在场的所有人民。
 
  作为千瑜神在人间的形象,他受到天蜀部落的崇拜已经有四十年了。
 
  西面的棚子坐着首领的儿女和家族人员。为首的是长子卫宇博,他和妻子坐在正中央。
 
  萧玉在将纪锴阳带进场子里后,回到了东面和南面给部落里普通人坐的棚子里。那里没有椅子,人们席地而坐。
 
  萧玉坐到她母亲和姐姐身边,最美丽的姑娘自然会招来小伙子的注意,棚子里一片骚乱声。
 
  萧玉的身边是她的母亲辛楠,她是一个面色苍白阴郁的女人。
 
  “纪锴阳怎么样?”她问。
 
  “还好,有些紧张。这算不得什么,我在成人仪式上也紧张过。不过我把护身符给了他。”
 
  “傻孩子,他们男人的成人仪式哪里像女人的那么简单。但愿你的护身符可以保佑他,可怜的孩子。”
 
  她们说话时,混乱仍在继续,但几乎立刻就被镇压下去了。大巫师连旭的一个眼神就让他们像班羚羊一般乖乖安静下来。
 
  在广场中央,用树枝、蒲草和石片搭起了一个台子。巫师们站在上面。
 
  连旭是这场仪式中最重要的人物。他是部落的巫师头领,大概四十岁,一双蓝眼狡黠而又目空一切。
 
  他的地位和卫逸相当。
 
  卫逸是半神,是真神在人间的投影,而连旭是和真神直接通话的人。
 
  如果说人们对首领是崇拜和尊敬的话,对他却是又敬又怕。
 
  他现在正指挥着两名普通巫师用燃烧的水云花枝干环绕着台子中央的大石块不停地转圈。
 
  这石块黝黑,表面布满凹凸的小坑,四周涂满了红色的花纹,是从古代流传下来的浦昂人图案;但石头的上半部分却异常平坦、光滑,正容下一个人蹲伏在上面。
 
  现在,石块上跪着的正是纪锴阳。
 
  他全身*,只有脖子上挂着一串红陶项链,护身符闪着金光。
 
  烟熏得他睁不开眼,那又香又辣的味道钻进身体,让他只看到自己的无限扩张,并且变得敏感、激动,严重地与时间和空间脱节。他被强光和火炬弄得眼花缭乱,发现自己淹没于雾气弥漫的远景中,深邃,幽蓝,有如踏入芳香的花园,那里布满奇花异草,花萼发出沁人心脾的香气,勾起了他对往日生活的记忆,向往梦中遥远的仙境。但同时,他的下半身僵化成石头,只剩下尚有感知的柔韧肩膀遭受曼梓树条的鞭笞……
 
  他的身体常常不由自主地倒下去,每次巫师都会扶起他,继续漫长的仪式。
 
  烟撤走了。幻觉的烟雾散去,纪锴阳觉得清醒了一些。但紧接着,一罐浸泡着花瓣的河水便从头顶上浇下来,刚刚热得汗流浃背的身体遇上刺骨的冰冷,强烈的刺激使他不由得跳起来,但两名巫师按着他的胳膊,不让他动。
 
  再之后是由蜂蜜和棕油混合成的液体,它们被涂满全身。巫师手中拿着粗糙的布。将纪锴阳的皮肤慢慢按摩成粉红色。
 
  涂油的同时,一群巫师穿着垂到脚踝的白粗布袍子,手持用班羚羊皮制成的鼓,一个接一个成对地跳起舞蹈,高高地蹦起,唱着歌。歌声结尾时变成一阵阵粗野的喊叫。
 
  一对巫师唱着:
 
  “千瑜之神啊
 
  向我们显灵吧!  
 
  以便向你祈祷,
 
  深信不疑!”
 
  而仿佛是作答似的,另一对巫师立刻接道:
 
  “我是神,
 
  将从天上降临到你们人世。
 
  我要挑选一个圣洁的**。
 
  我**你的**,
 
  走动起来。”
 
  蓝太阳赫寰已经靠近了地平线,天空变成了深蓝。但纪锴阳知道,仪式甚至还未真正开始,他必须忍耐接下来的更大的痛苦。
 
  西方的天空因为阳光的褪去变成深色,但紧接着,从海的后面出现一片柔和的玫瑰色,好像是一股雾气腾起一般,它移动着,向天空铺展开去,越向上颜色就越明艳。整个天空被分成了蓝色和红色的两部分,在两种颜色斗争交织的天顶则是神秘的紫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